首页 > 亲子乐活 > 城市日记:行业百态,他们正在知晓,并且终将抵达

城市日记:行业百态,他们正在知晓,并且终将抵达

作者: 刘恩保

1

1月20号,13位来自湘西的孩子从上海南站走出来,第一次来到了上海。今天我想和你讲一讲,关于他们的故事。

不用猜的未来

火车提前了几分钟到站,我们举着偌大的横幅在出口焦急地等待——他们在火车上睡得好不好?第一次坐火车习不习惯?这几天会不会水土不服?

大概是因为还没到春运,出站口旅客寥寥,十多人的队伍一眼就能望见。背着小书包,脸上带着一点冷风吹刮而泛起的潮红,孩子们在上海的旅程从这一刻开始。

3

出发前,带队老师在群里让我们猜,他们在去镇上赶集时买了什么东西送给上海的朋友。

“橘子,还有各种吃的。”

“你猜的好准!还有苹果、甘蔗、栗子、糕点、瓜子。”

其实我没有猜。

去年冬天我们到湘西沅江边上的一个山村拜访,在茂盛的果树林认识了一位世代都是读书门第的老先生,临走前车厢塞满了老先生送的橘子和柚子;

在浦市,我们到老街上去进行文学采风时,见到最多的是卖橘子的。

就像在之前写的一篇文章: 里,和孩子们的梦想一样,他们反复描画的未来其实是“过去”,并不知道这个时代的人们会去哪里:

VR,BIM技术,设计,新闻,互联网新零售,新服务业……他们有智能手机,却对与之相匹配的新媒体趋势了解甚少;他们中有的人能准确认出公路上所有车辆的标志,但不清楚还有汽车销售和品牌体验;他们想当老师、作家,然而尚不知道无论是备课还是写作的素材积累,都不是一朝一夕凭梦想和意志就能做到。

4

不过没关系,这些,他们在未来七天都会见到。

城乡之间,皆为生活

在乡村笔记的这一年多,他们是我见过最爱笑的孩子。

“你们对上海有什么印象?”晚上在虎咖啡,老师问大家。

“繁华。”

“车很多,楼很亮。”

“拥挤。”

“看不到星星,但是还有月亮。”

在光影闪烁的轨道高架下,有少年在仰头拍照。在挂满苗族风景照的大厅里,有少年的手指在钢琴跃动。

6

无论开朗还是沉默,无论积极问问题还是侧耳聆听,他们都在以自己的方式看这个世界。

从火车站出来第一次坐地铁,面对闸机、不同方向呼啸而来的列车和密密麻麻的站点时他们手足无措;第一次乘自动扶梯,踩在两个阶梯间的他们被上升后分开的阶梯吓了一跳;走在街道上,层出不穷的红绿灯、电动车更是令人紧张。

但他们总能用一个或腼腆、或开朗的笑度过。

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第一次到上海时俯仰间被霓虹灯和高楼惊讶的自己,在冬天里戴着手套捧蛋糕的自己,中学时代第一次听讲座认真戴上眼镜记笔记的自己。

“你们喜欢什么?”

“下象棋。”

“打篮球。”

“看书。”

“语文和数学。”

“追剧。”

7

他们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有憧憬的明星,有喜欢的运动、动漫和书,也有喜欢的学科,只是需要时间来适应外面的世界。

就像我们第一次到乡村,认不出农作蔬菜、不懂生火劈柴;就像他们第一次到城市,拿着交通卡不知所措、看着地铁线路眼花缭乱。

曾经见过许多人致力于乡村调研和田野观察,也做过无数城市里的乡村人的访谈观察,但看着那一篇篇从理论到案例、数据都堪称完美的文章,我总感觉有一丝不舒服,好像让大家去和对方交流的动力不是出于同理心,而是“猎奇”的好奇心理。

城乡之间,皆为生活,不该有居高临下,不该有隔着实验室般的玻璃相互观察,谁也不是谁的样本。

所有“想知道那边是什么样子”,都是在创造另一种残酷的隔绝,把距离越拉越远。

8

如果想知道的话,就动脚迈过去。

他们终将抵达

“我想做一个设计师。”

“你要设计什么?”

“服饰,婚纱。”

“那你得好好学习了,去更远的地方看看橱窗里最新的衣服款式,也去看看更多穿着各种服饰的人们的内心。”

今天的行程是最满也最累的一天,微信步数两万二,志愿者们都累得腿脚酸痛,但有个孩子却说:“老师说了,我们是从湘西来上海这边的,不能喊苦喊累。”

夜晚的沃尔沃体验店外,黯沉如墨的草丛里紫色的光瀚如云海。

教授心理课程的杨老师在小白板上写下了友情、亲情、健康、知识、理想、正义……等十七种“价值”,每一种价值后面都标着孩子们自己讨论后定义的价格。但最后,沃尔沃的经理说:“其实这些写在上面的东西,根本不需要钱买。”

我们自己的不断努力不断学习,才是最大的价值。

9

这是一个正在变化的世界,你需要去了解可能在十年前根本不存在的职业,需要在昨天刚认识一个新事物之后在第二天就了解它最前沿的发展……

也需要在变化之中保持定力。

下午参访的是上海隧道工程轨道交通设计研究院和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没有CAD之前,设计师们趴在地上对着庞大驳杂的图纸写写画画。轨道交通设计研究院的老师们展示了BIM技术,在虚拟影像中抬高、降低、平移模块,隔着百十公里用数字就能够调整一个天花板的位置。

屏幕上,当现实的城市风景与数据的框架相匹配,线条在飞舞。

设计院的老师说,“人手上拿着的东西从十九世纪的扳手到二十世纪的鼠标,总是在不断超越历史,然后成为历史,再继续超越。”

尽管有时新的技术会拐进死角,有时会被局限在构件里寸步难行——就像在VR体验中偶尔会遇上无法移动和操控失灵的bug,但那些怀抱探索精神的人们始终在尝试起跳。

10

没有新媒体之前,人们通过报纸和新闻了解那些遥远地方发生过许久的事。在复旦大学的新媒体教室,全国各地的话题阅读数据都呈现在大屏幕上,天蓝的背景下孩子们在对着镜头练习演播。

有个孩子兴趣索然地在桌椅边缘徘徊,我问:“你不想试试这些吗?”

“我喜欢看书。”他是一个在体育课上会跑回教室看书的孩子,想要成为一名作家。

“其实吧,作家是最多元的职业,写作者是生活最丰富的人。灵感是时而有用,时而又不那么靠谱的东西,所以说写作来源于生活。写作者真正的底蕴来自他们经历的生活、积累的种种不同素材,有时要成为一名骑手,有时是一个牧羊人,有时是一个白领,有时又是精通机械的工程师。想要真正写出点什么,你得把自己真正当成那个领域里的角色。”

没有人生来天马行空,所有的想象力和突破都来自辛苦的长途跋涉。

11 12

“城市定向”活动中,我们走过陆家嘴、外滩、城隍庙、南京西路步行街……从厨师到摄影师,从轨道交通设计到专车司机,繁华商城和钟楼伫立的南京西路和外滩拐进去,就是杂货铺、电磁炉和晒衣服的铁杆充斥着的棚户区。

“险峻的山峰往往更能开出灿烂的花朵。”

未来还很长,行业百态,他们正在慢慢知晓,并且终将抵达。

晚上的总结会,少年在衣领上别了一个小麦克风,过了约十秒钟——那段沉默的时间,因为大家的屏息凝神,仿佛被拉伸到了四季星霜那么长。

他说,“我好像知道一点,以后该怎么走了。”

文章来源:乡村笔记BTC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cUC_mv7QyZjUAwlSG5GPsg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