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理解有机农业的正确姿势:环境效益及启发价值

理解有机农业的正确姿势:环境效益及启发价值

作者: 孟凡乔

2019年1月12日,近200位农友、消费者、媒体、学者来到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参加由北京有机农夫市集和食通社主办的每年一届农友大会。此为农友大会系列报道之一。

1

孟凡乔

中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教授

孟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有机/生态农业、农业固碳减排和面源污染控制。他担任中国国家认可委员会农产品认证技术委员会委员、世界粮食计划署、世界银行以及亚洲开发银行等机构的有机农业和环境咨询专家,主持和参与国家重大、重点科技研发项目30余项,是《有机产品》国家标准和相关法规主要完成人,主编和参编《有机农业概论》等专著10部。

孟老师也是有机农夫市集的支持者和很多生态小农产品的消费者。在今年的农友大会上,他和大家分享了有机农业的环境价值、如何正确看待有机和常规农业以及生态小农的突围之道。

本文根据孟老师在大会上的发言整理而成。

理解有机农业的环保价值及其对中国农业的启示

我今天主要想跟大家讨论三个问题,一是有机农业的环境价值,二是怎么样看有机农业和常规农业这两类农业方式,以及怎么样评估它们,三是谈一谈有机农业对中国农业的启示或是贡献。

与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不一样,农业是唯一与生命相关的系统。种植业提供饲料,养殖业提供肥料,种植业和养殖业就循环互动起来,这是生命系统最基本的原则,如果违反这些原则就会破坏整个农业生态系统的链条,导致整个农业生态系统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例如环境污染、农业污染、食品安全等。只有链条连在一起时,环境、经济和社会三者才协调起来。

孟凡乔教授在北京有机农夫市集主办的“2019农友大会”上为大家讲解有机农业的环境效益问题。摄影:四月天

孟凡乔教授在北京有机农夫市集主办的“2019农友大会”上为大家讲解有机农业的环境效益问题。摄影:四月天

环境效益的量化之争: 怎么测算有机农业的价值?

过去几年我们团队一直在做的一项工作,就是估算我国有机农业生产基地到底对环境做了什么贡献,包括它们的运营成本以及经济情况。关于有机农业对于环境的贡献,目前发表在国际顶级学术期刊nature和science上的文章就有几十篇,正反两方各执一词。我们团队发表的这篇文章里,全面参考了国际上已有的研究思路和方法。到2013年,我国经过认证的有机农业耕地面积达到了120万公顷,也就是1800万亩地。按照全国18亿亩耕地来计算,有机农业面积相当于我国1%的耕地面积。我们发现,有机农业降低了农药投入和化学肥料投入,节约了生产成本。此外,在生态服务方面,有机农业还增加了土壤有机质,并且固定了碳,减少了温室气体排放,增加生物多样性,保持农业系统稳定,提高了作物抗性,减少氮素流失,避免水体污染。因为禁止化学合成投入物,也减少了农药在环境和食品中的残留,促进了人体健康。

如果将这些方面的效益用经济学的方法进行结算,并和有机农业产量损失进行比较,就会看到:和常规农业相比,每年有机农业减少农药使用的总成本为898(百万元),减少化肥使的总成本为2211(百万元),固碳减排效益为395(百万元),增加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效益为287(百万元),减少氮素流失效益2676(百万元),降低能源投入效益3.56亿元。和常规农业相比,每年有机农业的产量损失为6115(百万元),均摊到每公顷土地上的有机农业产量损失为5082元,环境效益1659元,成本降低2868元。

根据这些年的研究经验,我想谈谈如何理解这些测算出来有机农业的环境效益。这些数字,我们可以这么理解,目前全国1800万亩有机农业耕地,保护了环境,每年每公顷政府至少应该补贴1659元。需要指出的是,这个数字是严重低估的,这涉及到我们研究中的一个遗憾——因为方法的限制,我们无法计算由于不使用农药对于环境、产品和人体健康带来的巨大效益。对于这个有机农业的环境效益,我们也可以这么理解:常规农业对环境的损失,每年每公顷远远超过1659元。常规产品比如蔬菜看起来比有机蔬菜便宜很多,根本原因是因为它造成的环境成本没有被算入成本。从环境效益的角度来说,常规产品与有机产品之间的价格差异长期以来是扭曲的,应该被尽快改正。

在估算有机农业的环境效益时,另一个关键要素是氮元素。氮素供应和由于氮引起的污染是农业生态系统的核心问题。农业贡献了全球氮污染总量的三分之二,而全球每年通过人类活动新增的“活性”氮导致全球氮循环严重失衡,并引起水体的富营养化、水体酸化、温室气体排放等一系列环境问题。所有植物生长都需要消耗氮,目前,若要把空气中的氮转化为植物能够消耗的氮素,有三种途径:第一个通过是雷电;第二个是通过豆科作物来转化(这类作物根系寄生着一些固氮细菌,形成共生关系,为植物生产氮以便交换糖类);第三个就是1908年德国人发明的合成氨工艺,能够把空气里面的氮气转换成硫酸铵、尿素等化学氮肥。补充氮肥有助于农产品产量的提高,然而过量施肥会对植物生长造成副作用,还会给全球生态环境带来压力,造成环境污染。这里需要强调的是,目前我国一些商业化有机农业所使用的氮肥,严格意义上都是化学合成的,这是因为制作有机肥料的动物粪便来自动物饲料,而动物饲料中的氮绝大多数来自化学氮肥。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从根本上,是不符合有机农业根本原则的。目前,我国有机农业产量较高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它使用的氮肥仍是常规农业的衍生品,关于这个问题,欧盟已经给予了关注。

氮循环示意图。

氮循环示意图。

严格意义上说,一个有机农业系统如果要想保证氮素供应,就必须种植一些豆科作物,比如三叶草、苜蓿、大豆来提供氮素,如果没有这部分氮肥供应,有机农业产量将降低50%以上。但遗憾的是,目前绝大多数研究没有把这部分供应氮肥的土地利用考虑在内,称有机农业和常规农业的产量差别在10%—15%,最多不超过20%。在产量降低为10-15%的情况下,有机农业的环境效益能够补偿有机农业的产量损失,当产量损失水平达到20%甚至更高时,将不能补偿。这样的结论是错误的,因为它没有把豆科作物的种植面积对产量的影响考虑在内。如果计入这部分成本,实事求是地说,有机农业产量比常规农业的降低可能50%甚至更多。为什么很多人的研究报告两类农业产量差异只有10-15%呢?这是因为,对于大多数欧美国家而言,农产品都是每年种植一季或一季半,另外,欧美国家农业现在集约化程度已经远低于上世纪7/80年代,已经往环保型农业方式转换,本身产量就比我国低很多,因此欧美国家的有机农业和常规农业产量几乎可以持平是可以理解的。

有机产品必然会比常规农产品更安全吗?

消费者经常关心的是有机产品是否比一般常规农产品更安全?这个问题没有一个简单“是”还是“否”的回答。目前,在欧美日这些发达国家,已经不存在农产品安全的问题了,因为生产者的受教育程度高,违法成本也高。在欧美国家,消费者购买有机食品的主要动机不再是安全,因为常规农产品已经足够安全了。但发展中国家,例如中国、印度以及非洲,情况就不同。这些国家的农民违规违法使用农药的成本太低,农业生产者素质相对较低,所以食品安全就成为有机农产品相对于常规农产品的一个重要优势。另外一个问题是,有机农产品是不是比一般常规的要更好吃更美味?这就更是一个开放性的问题了,也是一个非常非常复杂的科学问题,但我个人相信,有机产品的风味应该是优于常规产品的。

我们常说,真正的有机农业要实现环境效益,还必须要兼顾多样性种植和养殖,这是一个重大挑战。农场精细化管理很难实现,由于收获、施肥、浇水等方面劳动力投入非常大,成本也很高。目前有机农夫市集上,在精细化管理上做得特别好的一个农场是小柳树农园,但大部分生产者难以做到这个程度,也给生产和销售和经营带来了很大挑战。

试种不同的品种需要插牌来区分标注。图片来自:小柳树农园

试种不同的品种需要插牌来区分标注。图片来自:小柳树农园

每个季节都要有细致的种植安排,才能确保全年任何时候都有20多个品种的产出,给消费者和餐厅足够多的选择。

每个季节都要有细致的种植安排,才能确保全年任何时候都有20多个品种的产出,给消费者和餐厅足够多的选择。

目前在我国,农业承担了太多的责任。国家要依靠农业提高农民收入,又要给消费者提供安全的产品,还要保护环境。要协调这么多需求,很多时候农业领域出现问题也是可以理解的。关于有机农业到底好不好?它面临的问题是否可以解决?在这里我无法提供一个简单的“是”或“否”的答案。相反,我们讨论这些,正是希望能够扬长避短。根据我个人的理解,有机农业最大的功效是它提倡生物循环,这种思路可以为我们的农业所借鉴,采用系统想法、整体的思路来经营、管理和生产。

种养结合与资源循环:有机农业发展的技术核心

关于如何实现农业健康、可持续地发展,种养结合与循环是核心和关键。过去两年,许多地区的环保局关闭了大量的养殖场,其中不乏粗暴的执法情况。在农业中,猪粪、牛粪等动物粪便其实不是废弃物,而是一种资源。正确的方式应该是将它们循环利用,而不是简单粗暴地将农场不论大小统统关闭,这种做法只是剥夺了农民使用有机肥料的可能性,他们只能转而使用化肥。另外,农户必须学习通过耗氧堆肥、厌氧堆肥来实现整个物质循环。我建议,小农场最好设置堆肥或者是沼气,它们是物质循环的一个核心环节。我们研究团队在山东淄博桓台县的研究发现,整个桓台县在过去30多年一直在做秸秆还田,整个桓台县的土壤有机质在过去30多年时间提高了50%,而且还将化肥里边1/5的养分归还到土壤中去。

北京房山的天福园养了为数不多的几头奶牛,牛儿吃草,牛粪可以作肥,牛奶滋养人类。刚好够小农场自给自足的循环生态。想了解更多:《天福园:从城市金领到乡野村妇,农业已是她的生活》供图 | 天福园

北京房山的天福园养了为数不多的几头奶牛,牛儿吃草,牛粪可以作肥,牛奶滋养人类。刚好够小农场自给自足的循环生态。想了解更多:《天福园:从城市金领到乡野村妇,农业已是她的生活》供图 | 天福园

再一个问题,就是要发展生态补偿机制,促进环保型农业措施的应用,这对于发展有机农业也非常重要,是政策制定者应该注意的。欧盟在这方面提供了一个发展思路。欧盟(彼时的欧共体)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强调农业环保政策,到2010年开始强调全系统的生态系统服务价值(value of ecosystem service)。相比之下,目前我国在整个生态补偿政策里,对于农业环保行措施的鼓励亟待加强。

此外,有机/生态农产品是提升农产品质量安全的重要措施。这一点我们在前面比较有机农产品和常规农产品的时候已经提到了。

最后,有机/生态农业,是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选择。提高就业、创造宜居环境和提供多样性健康农产品都是发展有机农业的重要价值。

总结以上,我们一方面应该认识到,有机农业自身特点决定了它的产量目前还满足不了地球上人口需求,但是有机生态小农对于保障就业、发展经济、生态保护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可以在国家当前乃至今后的乡村振兴和生态文明建设中发挥主导作用。

孟凡乔教授在农友大会现场为天福园的张志敏老师颁发“守护大地奖”。摄影 | 四月天

孟凡乔教授在农友大会现场为天福园的张志敏老师颁发“守护大地奖”。摄影 | 四月天

文章来源:食通社KnowYourFood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e8PWxpZVywCQv4DhrZjWvA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