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地球人该吃什么?健康和环保理论的首次融合

地球人该吃什么?健康和环保理论的首次融合

作者: 晚晴 Wanqing

2019年1月16日,公益组织EAT和全球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合作发布了《人类世的食物:EAT-柳叶刀可持续食物体系及健康饮食委员会特别报告》(Food in the Anthropocene: the EAT-Lancet Commission on healthy diets from sustainable food systems)。

这个名字又长又拗口的委员会有两位主席,都是当代食物研究领域的重量级人物:

1

哈佛大学公共健康学院的流行病学及营养学教授,沃特·威莱特(Walter Willett)。

2

波茨坦气候影响研究所教授,“地球边界”理论的提出者,约翰·洛克斯特仑(Johan Rockström)。

一位主攻健康,一位主攻环境,敏锐的读者或许已经猜到了,这篇报告的主题就是——如何让地球人吃得既健康又环保?

乍一听,没什么新颖之处。健康饮食、生态食材、低碳农业……这些概念已经让无数人磨破了嘴皮子,也让更多人耳朵听出了茧子。

但是,对食物有过思考的朋友应该都遇到过这个世纪之问:“可持续农业好是好,能喂饱全世界吗?”

我们知道,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先搞清楚,所谓“喂饱全世界”,具体要拿什么喂——是粗茶淡饭,还是大鱼大肉?

这篇报告的意义就在于,它第一次站在全球高度给这个问题提供了量化的参考答案,并下结论:2050年,全球人口预计将达到100亿。只要有足够的意愿,立即行动起来,我们将能借助可持续的食物体系,让全世界人民既吃饱,又吃好。

 一个目标

2050年,让全球100亿人都能吃得健康环保。

 3两个重点

重点一:健康饮食

报告提出了一个可满足人体营养需求且有助于预防多种慢性病的膳食结构——“地球健康饮食”(Planetary Health Diet)。

每人每天吃(括号里是弹性区间)

粗粮 四两半(232克,干重)

薯类 一两(0~100克)

蔬菜 六两(200~600克)

水果 四两(100~300克)

豆类 一两半(0~100克,干重)

坚果 一两(0~75克)

油 一两(20~91.8克,不饱和脂肪为主)

奶 半斤(0~500克)

肉、蛋和水产 共不到二两(0~211克)

一点点糖(0~31克)

这种膳食结构遵循的原则,相信大家都很熟悉:首先要保证充足的热量,多吃各种粗粮、豆类和蔬果,少吃肉蛋奶,油要用不饱和脂肪,最好不吃精米面、精加工食品和额外的糖。

威莱特教授认为,“地球健康饮食”的边界是有弹性的,可以根据不同地域、农业体系、文化传统和个人偏好来灵活应用:“杂食者、素食者和纯素食者,都可以吃得健康。”

报告还指出,每个人的年龄、体型、体质和生活方式都不同,所需的食物自然不同。并且,健康也不仅指身体健康,还包括精神健康和社会健康。所以,不应把任何一种特定的饮食立为标杆,盲目追随。

4

从目前的全球平均饮食结构看来,最突出的问题是红肉和薯类吃得太多,五谷、豆类和蔬菜水果吃得太少。

以报告提出的边界为准的话,每天吃两个水煮蛋就已经超标,排骨啊红烧肉啊什么的,也就是每个月吃一次的节奏,那是相当健康了。

重点二:可持续生产

在生态环境方面,报告沿用了洛克斯特仑教授提出的“地球边界”(Planetary Boundaries)理论框架,为全球食物生产设定了资源利用和污染物排放的限度,涉及六个方面(括号里是弹性区间):

温室气体(甲烷和氧化亚氮)排放量:每年50亿吨二氧化碳当量(47-54亿吨)

氮素施用:每年9000万吨(若不改善生产技术、不平衡全球用量,则可接受的区间为6500~9000万吨;若改善技术、平衡全球用量,且对50%的磷肥进行循环利用,则可接受的区间为9000~13000万吨)

磷素施用:每年800万吨(若不改善生产技术、不平衡全球用量,则可接受的区间为600~1200万吨;若改善技术、平衡全球用量,且对50%的磷肥进行循环利用,则可接受的区间为800~1600万吨)

用水量:每年2500立方千米(1000~4000立方千米)

耕地面积:1300万平方千米(1100~1500平方千米)

物种灭绝速度:一万个物种中每百年灭绝10种,即10 E/MSY(1~80 E/MSY)

报告指出,以这六大边界为准,食物生产给环境带来的压力已经全面超标,问题最严重的方面是生物多样性损失(物种灭绝)、氮磷施用,和气候变化(温室气体排放)。

5

而且要注意,在计算温室气体排放时,作者们作了一个乐观假设,即到2050年,全球已经停止使用化石能源,农业生产也已全面转型为可持续农业,土地不再是碳排放源,而是已经开始实现二氧化碳的净吸收。
因此,在这篇报告里,作者根本没有管食物体系排放的二氧化碳,只考虑了甲烷和氧化亚氮这两种温室气体。

目前,二氧化碳排放占农业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四成以上。也就是说,食物生产对环境造成的实际影响比报告中显示的要严重很多呢。

但希望还是有的。报告提出了努力的方向:

五大策略

策略一:促进国家和国际层面的健康饮食承诺

吃东西首先是为了活命,现代人却吃出一身毛病。报告呼吁世界各国的决策者参考“地球健康饮食”结构,结合当地情况,避免过度消费,并且让更多人——尤其是低收入者——也能吃到可持续生产的健康食物。

策略二:将农业生产的首要目标从高产转向健康

产量优先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人们不仅要吃饱,而且要吃好。报告呼吁决策者制定相应政策,增加农作物的种类,提升农产品的营养价值(见:营养来自生机勃勃的土壤),避免大面积单一种植,尤其要避免用大片农田种植动物饲料。

策略三:推动食物生产的可持续集约化以提高产品质量

绿色革命正在谢幕,当今世界需要的是可持续农业革命。报告呼吁决策者用系统化的思维看待农作物的产量和质量,节约农业用水,杜绝化肥滥用,增加农田内部的生物多样性,并且大力发展固碳农业(见:生态农业如何吸收温室气体)。

策略四:对土地和海洋进行有力的协作治理

要“喂饱全世界”,现有的耕地就够了。报告呼吁决策者制定强硬政策,杜绝将自然生态系统改造成农田牧场的行为,同时鼓励植树造林、修复生态,并且依照同样的原则对海洋进行治理。

策略五:至少将食物损失和食物浪费减半

全世界生产出的食物有三分之一是被浪费掉或损失掉的。报告呼吁所有地球人行动起来,通过技术改良、合作和教育,减少供应链上的损失,减少消费端的浪费。

五大策略,缺一不可。正如报告一再强调的,当我们把食物的产量和质量、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健康、社会的安定繁荣,以及生态环境的改善综合起来考虑时就会发现,通过可持续的食物体系让全世界吃饱、吃好,不仅可以实现,也是必要之举。

6

参照“地球健康饮食”的平均推荐量,我随便挑了些家里常吃的食物放在一起。照片里差不多是一人一天的量。说实话,我还真吃不了这么多呢!

 参考资料:

Walter Willett et al. 2019. Food in the Anthropocene: the EAT-Lancet Commission on healthy diets from sustainable food systems. The Lancet Commissions.

文章来源: 食农杂记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Ga5vNmr1qQyfTZg5cjT2Aw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