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生活 > 一群志趣相投的男男女女,回归简单生活,这一年如何折腾的?

一群志趣相投的男男女女,回归简单生活,这一年如何折腾的?

作者: 朴自然阿花

1

现代工业文明告诉我们,快速的经济增长,先进的技术以及丰富的物质是通往繁荣的道路,但现在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似乎不止如此。我们真切地感知到,人类和地球都在遭受着这样或者那样的痛苦。尽管如此,我们似乎却找不到新的出路。过去的已经过去,未来又在哪里?我们能不能找到这样的生活:满足自己的物质和精神需求,同时不破坏环境,让自然恢复其本来面貌?

澳大利亚一个名为“Simplicity Institute”的组织,在2014年10月面向社会发起了一项邀约,邀请人们参加一个为期12个月的生活体验,叫做“一种更简单的生活”项目。整个项目的目标在于探索能否用一种“更简单”的方式,来应对环境、文化以及经济危机等重叠问题。

3

三个月以后,一个小小的社区Wurruk‘an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的吉普斯兰形成了,“Wurruk”是当地的一个词汇,用来描述土地和故事,而“kan”是一个玛雅词汇,意为“种子”。在这里,参与者们把简单生活、朴门还有自然建筑运用到了实际,这个纪录片记录的就是他们的故事。

参加项目的志愿者们有不同的身份,之前都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希望从城市的桎梏中解脱出来,过更简单的生活,有更多的时间来思考,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

5

Antoinette Wilson是Wurruk’an的一员,她说:“我来到这里的是想找一种方式来简化我的生活,无论它在别人看来是对是错,这对我来说是值得奋斗的,我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来思考对我来说真正重要的事。”

6

Liam Culbertson说:“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一直都践行着简单生活,一直在挑战自己尽量少地伤害环境,这次实验对我来说是一个机会,可以检验自己,对可持续有更深的理解,同时也能在可持续地生活方式上走更远。”

7

Elizabeth Wade:“ 我很期待这一年,成为探索简单可持续生活方式的一份子,希望可以对别人有所启发。“

8

Ross Inness-McLeish:“我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我一直试着去践行着这些原则,但是没有外界的支持,在这里有一群和我一样的人,大家一起学习,一起做一样的事。”

9

Renee McKie & Ruby Moon:“对我来说,这个项目最吸引我的地方是有一群志趣相投的人,一起学习和分享一些技巧,让我的女儿有机会在乡村地区生活,启发别人过上简单可持续生活。”

10

Emmet Blackwell:“我很感激这个项目,它让我有机会把自然建筑和自然食物产出的理论运用到一个大规模的土地上,这在城市地区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土地很昂贵。”

11

Taj Sciculuna:“我学习朴门永续设计很久了,非常期待用我的经验与双手把它运用到现实生活中,而不是仅仅只有从书上看来的知识。”

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因为对环境问题的担心,而加入到这个项目,Ross就是其中的一个代表。他在英格兰的一个郊区长大,从小受的是很传统的教育,一家人和自然有着很强的联系,他们一家经常去森林和荒野,Ross从小就对自然有着深深地热爱。

12

在他十几岁的时候,通过互联网和书本,了解到当今世界所发生的生态危机—森林采伐、海洋污染、有毒垃圾、工厂化养殖等等,这让他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担心。这种自杀式的生活方式要持续到几时?是否还有另一种选择?

13

Ddavid Spratt是气候红色密码(Climate Code Red)的联合作者,他说:“现在有很多清洁能源,看起来大家都在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一切都很好,所用的都是可再生资源,大家有利可图。但我们并不能只看到这些好消息,还要看看那些不好的一面,虽然有时候会很困难,但总比假装轻松要好得多。”

14

而Nicole Foss的观点则激烈得多,她认为一些科学技术是具有欺骗性的,这些技术会让人们相信,不需要做出改变。然而,没有一点紧迫感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刚开始的时候,Wurruk’an的基础设施很少,只有几所小房子和一些堆肥设施,还有一个中等大小的农场棚,所以,当下最要紧的是给Taj建一所房子。

15

说干就干,一周之后,一所美丽的小屋子就建立起来了。这间小木屋是大家劳动的集合,大约95%的材料都是从路边或是别人的院子里收集的。屋子虽小,但却很舒适。多边形的半球窗户上镶嵌着彩色的玻璃,点上蜡烛非常漂亮。

16

此外,还分割出来一个阁楼作为卧室,几块木板装订的书架,还有一个小小的工作台。Taj在屋外挂上许多植物装饰品,整个小屋看上去异常可爱。

17

Taj说:“现代的很多人都觉得居住的地方越大越好,可我并不这样认为,我喜欢小屋子,它会让你觉得很多东西其实是很没有必要的,只需要留下那些实用的就行了。”

生活在这样的地方是极具挑战性的,几乎没有任何基础设施,所有的一切都要从零开始,这是一个机遇,也是一个挑战。最重要的是,他们要将“小组”的价值放在个人的价值之上,这是最难的。

18

Antoinette在30岁的时候,身体健康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促使她开始关注健康的食材,了解食材来自哪里,是如何栽种出来的。

19

之前她是一个不知道植物如何生长出来的城市姑娘,而现在,在她的小屋前面,有她亲手种出来的各种各样的蔬菜。

Taj也开始了她的朴门农艺工作,不用任何除草剂,杀虫剂还有化肥,最重要的事是营造土壤,这项工作由堆肥来完成。

20

“食物不仅是身体的燃料,它也是人与土地的联系,食物让你的触觉、味觉、视觉、嗅觉与之互动,能够享受到新鲜的季节性蔬菜是一件幸福的事。“

21

跨国公司和连锁超市没有尊重农民的多样性,他们的商品要求统一的标准尺寸,不能有瑕疵,致使很多产品被销毁。以至于现在很多大学的研究方向是产品的外观和可运输性而非营养价值。

22

社区的菜园产出了很多食物,但冬天的食物不是很够,因此他们会从外面购买一些蔬菜,标准是采购当地产出的食物,尽可能有机。

23

Zainil Zainuddin:“对我来说,消费是一种道德行为,也是一种政治行为。我喜欢称自己公民,而非消费者。我们不能全仰赖政府来做引导,我们自己也要做出努力,这是自下而上的。”

采购当地食材作为冬季补充

采购当地食材作为冬季补充

自然建筑师也在这里发挥了他们的才能,Hayden是一名兼职做土坯圆顶房屋,在Wurruk’an做建造的圆顶房实际上属于“棚类”,因此不需要许可。土坯房的建造不需要花费太多金钱,建筑的材料是土壤。

 玩泥巴?不!人家是在工作!

玩泥巴?不!人家是在工作!

这里的厕所采取的是堆肥旱厕的形式,旱厕所用的木屑来自于当地的一个木材厂。

Wurruk’an社区有几个专门收集粪便的垃圾桶,垃圾桶装满后放置约300天,粪便就会变成菜园里的肥料。

28

朴门永续农业是社区重要的一个部分,在菜园里,尽量最大化果蔬的多样性,他们还在里面栽种了药草,用于虫害管理。

“朴门永续可以从很多方面来定义,在我看来,首先是永续农业,然后才是永续文化,它利用设计来创造一个可再生、可自我照料的系统,不会产生任何浪费。“

30

大卫洪葛兰说:“朴门永续农业是一个可持续地利用土地和可持续发展的设计系统,我们同时强调消费和生产的问题。为什么不把它们整合在一起呢?我们自己要吃食物,在菜园栽种食物,为什么不把这两样整合在一起呢?不要像工业系统一样,把所有的都无限延伸到一条长长的供应链上。由此,很多设计原则就出现了,需要的是多样化而非单一化。“

几个月过去了,小组遇上了很多的挑战,包括生活在同一社区的社交困难,中途有人退出,也有人加入,总的来说,整个社区一直都在运转。

冬天来临,人们打算建立一个更温暖的休息室,把农场的棚户仓库改造成集厨房、休息室、手工室于一体的公共多功能区域。同样的,尽可能使用回收的材料,必须购买的材料也是在当地市场采购,大多数是二手的。

改造前

改造前

改造后

改造后

有了这个休息室,终于可以用再生能源来做饭了,以前只能使用电能,柴火来自于房屋拆迁后留下的木头,同时也有附近森林里收集的小木柴。

很显然,现在要把以化石燃料为基础的能源型经济转变为以可再生能源为基础的经济。不光是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在未来的几十年内,化石燃料产出会达到一个峰值,然后下降,能源供应会出现短缺。因此,只是用绿色能源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大幅度地降低能源需求。

自制太阳能灶

自制太阳能灶

当你的邻居缺少某样东西时,他会过来找你借,你也是一样。或者你的邻居出远门了,你可以帮他照看他的菜园,你的自行车坏了,他可以帮你修好。建立一个邻里和睦的社区好处多多。

哈哈好可爱

哈哈好可爱

给你们欣赏小哥哥的盛世美颜

给你们欣赏小哥哥的盛世美颜

事实上,成为一名成熟的社区居民也是需要学习的。特别是当一群人居住在一起时,沟通就显得尤其重要。生活在社区中,需要彼此交流想法,经验,不吝惜自己的技能与劳动,有时候甚至要做出一些妥协,这在刚开始是非常困难的。

随着社区建立的时间越久,社区的好处逐渐显现。人们聚集在改造好的休息室,聚餐,聊天,分享自己的经验和想法,这些都是有助于彼此以及社区进步的。在这个浮躁的时代,找到共同的文化显得困难得多。

这一年中,参与项目的人们都有很深的感触,从项目开始到结束,他们经历了一个很大的转变,有一点是相同的:简约的生活更适合自己,对环境也更加友好。

他们当中有的人打算以后继续找一个更长久的社区生活,有的人打算带着自己的轮子小木屋继续享受没有计划的生活。总而言之,都会以自己的方式,选择对环境伤害最小的生活方式。

劳动休息时间到啦

劳动休息时间到啦

从某个方面来说,这个社区的结果是失败的,一年的时间对于建造社区来说还是太短,特别是一群之前互不相识的陌生人。再次,社区的很多规划设计还有待改善,元素与元素之间的联结未充分利用。

但是,这个纪录片却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方向:过一种更简单的生活,对能源的需求减少,把现在的危机转变成一个机会,对地球更加友好是可以做到的。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个项目其实是成功的。

文章来源:朴自然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Fc8EZpB0LcHdxRD3b236Vw

本文由Lindsey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