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台湾的非学校型态实验教育

台湾的非学校型态实验教育

1

郑婉琪:“我们以申请『非学校型态实验教育』的方式,飞出学校,多方去尝试多元学习的可能。”

郑婉琪从参与1994年「四一〇教育改革运动」开始,长期观察与研究台湾教育。2004年开始,她回到小区接办妈妈幼儿园,以在地连结的方式推展别具特色的通泉草幼儿园,2012年也与新店区花园新城小区家长们共办「赤皮仔自学团」。

2

她认为教育改革需要更多草根的行动实验,多一些实际的创造。

学习文化的细节

取名赤皮仔,其一由来是赤皮湖,为花园新城小区附近的旧地名;其二赤皮湖意谓众多赤皮树的谷地,而赤皮树是台湾原生种植物,木质坚硬密致,强韧而具弹性。以二者命名,象征着自学团的萌芽、植根与成长。

赤皮仔自学团至今主要招收七到九年级学生,以半日学习、半日做事的教学结构,注重做中学的精神,成为台湾教育史中非学校型态实验教育的代表案例。

我们可能很难想象脱离学校的教育会是如何?但是探究「学校教育」的根源,郑婉琪说明现代国家中最早的义务教育,与国家主义、工业社会的发展息息相关,并不太是为了学习者而设立。

而在台湾原有的社会文化中,总是希望孩子完美,缺乏动手做与尝试错误的空间,「应该放手让孩子去做,尝试的过程中,他可能没有办法一次到位,可能会有很多错误,但是这些错误是可以被包容的,做错了,只要再去收拾,是很好的学习。」

4

她认为在网络革命时代,台湾的产业型态、学校结构皆会受到剧烈冲击,创造力及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日益重要,「做中学」势必成为未来主流的学习方式。

5

目前赤皮仔自学团约有40位学生,上午分年级学习国文、英文、数学、自然、社会等学科,下午采混龄分组进行各类选修课程,每逢周三前往坐落于新店山区的桐溪自然游戏场,分成「料理组」、「朴门组」、「生态组」等三个组别,进行不同的学习与实作。

每次料理的食材相当多样,学生们一面备菜,一面讨论每种食材如何处理。

每次料理的食材相当多样,学生们一面备菜,一面讨论每种食材如何处理。

「煮饭、手作,了解怎么把每样材料列出来、到哪里买,学习把一样工作拆解成几个部分,然后估计需要的时间,安排做事情的程序。」

郑婉琪说透过生活事务培养做事与组织能力,由于持续实作课程,学生们认识到许多生活知识,比方不同天气会有不同味道,哪株桂花最香?知识被身体牢牢记住,慢慢会变成文化的细节。

从感动中学习

2017年3月8日采访时, 生态组于室内进行生物课程,朴门组于室外分析桐溪自然游戏场周边的土壤性质。蔡明娟是负责朴门组的老师之一,她表示希望在教室周边营造耕作环境, 种些可食植物, 虽然距离40个人自给自足的目标还非常漫长,一开始先慢慢来,与学生一起设计自然环境,一边玩、一边学习与自然共处。

8

目前周边环境还在评估、规划阶段,蔡明娟说:「在种植之前,须要对环境做一些观察,比如说这边的水是怎么流动? 如何预防水的问题? 怎么好好运用水? 还有这边的土壤是怎么样?」

9

当日学生搜集了不同地方的土壤,放入水罐中,静待土壤沉淀后,观察土壤的颜色、成分及漂浮水面的腐质层厚度,并且以试纸测量酸碱值。她请学生分享挖土时的环境观察,并说明蚯蚓、动物粪便、落叶、杂草对于环境各有作用与意义,必须细心观察,才有办法做出最适合环境的设计。

带着孩子回到缓慢的生活中,让孩子在重复的生活中感受与发展。(摄影 / 黄薇洁)

带着孩子回到缓慢的生活中,让孩子在重复的生活中感受与发展。(摄影 / 黄薇洁)

「赤皮仔自学团做事的方法,是让权责回到孩子身上。我把学习分成三个层次,首先是发想,再来是分析,最后做下决定。我会协助他们去理解,最后决定的权责还是在孩子身上,如果做出来不完美,再来修正。」

郑婉琪说,学校教育有一定程度的形式化,然而每个主体会有各自想要学习的路径与方向,应该让学生自己思索,什么是有意义的学习,说出想要的学习方向,并对自己负责。

12

在这个过程中,老师要做的,就是营造一个让学生感到被接纳且自在的环境:「我们对于个人的状态,比较不是看表面行为,而是看见他内在的心,当每个人的心被看到、被接纳,有一些共同规则,团体之中就可以达到平衡,也能自在的展现自我。」

13

在赤皮仔自学团任教一年半的杨欣频表示,曾在体制内小学担任代课老师,与体制外学校的最大差异在于给学生的空间。

她认为每个学生都有适合的节奏,以及「被听见、被等待、被理解」的需要;然而体制内学校的老师得同时照顾课程和整个班级,时间挤压之下,无法等待每个学生。赤皮仔自学团的师生比约是一比十,更能给予彼此足够的时间及空间。

赤皮仔自学团家长李蕙枝的女儿小学曾就读种籽亲子实验国民小学,国中七年级时转学至体制内国中,让女儿看看其他孩子如何学习。

16

初期并没有太大的适应问题,主要是心理调适:「学校的许多规定到底是为什么?念书除了考试还有什么意义?」后来女儿找她谈话,希望改变学习环境,于是陪伴女儿拜访不同的自学团体。

她说,由于教育法规的修正,近年来自学团体越来越多,各有不同特色,有的着重于读经,有的采取精英教育,多方比较后选择赤皮仔自学团。

18

现在,自己安排作息,学习上有责任感,规划今天上什么课、几点起床、几点出门、怎么乘车过去,女儿觉得很轻松。赤皮仔自学团也会安排许多家长成长课,这个过程就像是与孩子一块学习。

不同区域的土地,植披、动物、土壤不尽相同,朴门组学生将土壤放入水罐,待沉淀后进行观察。

不同区域的土地,植披、动物、土壤不尽相同,朴门组学生将土壤放入水罐,待沉淀后进行观察。

赤皮仔自学团部分孩子在小学阶段就读体制外学校,部分来自一般公立小学,除了共同课程,孩子们认为在这里最不一样的,在于自己思索如何学习、安排学习计划。

20

国中八年级的庄雅棋相当喜欢这样的学习经验,却也坦承还是会偷懒,因此「学习自制」相当重要。同样八年级的连轩毅七年级时就读一般公立国中,觉得教学方法不太适合自己,转学到此后,对于选修课程都很喜欢,比方周一下午选修动手做课程,练习使用激光切割做出四驱车。

21

谈及从事教育工作的历程,郑婉琪表示推动实验教育,是自己觉得重要且想做的工作,当她向政府做各种抗议,反应现行实验教育法规不足之处,对她来说就像是打电动闯关一样。

2017学年度开始,由于组织转移,赤皮仔自学团不再招生;大部分师生将转入她所创办「之道学习」的「羽白群学」计划中。虽然现在推动规模还小,希望可以变成台湾的一个社会运动,让未来的孩子可以更自由地学习。

课本外的学习

桐溪自然游戏场设有半开放式厨房,流理台以红砖砌成,存放多种厨具。料理组负责准备中餐,从开列菜单、估算分量、采买食材到烹饪调理都必须亲力亲为。食材采买由家长陪同,家长仅给予建议,决定权仍在孩子。

23

每周三一大早前往市区的市场采买,接着返回厨房,分头处理食材,洗米、洗菜、打蛋,早在采买时便开始构思食材的搭配、料理方式,料理过程中不时与同学们讨论切块大小、料理顺序、调味料分量等细节,最后准时完成四菜一汤。

24

跟着孩子一起采买的家长李蕙枝,相当支持让孩子动手做:「我希望小孩有生活能力,理解学习并不只在书本上。」她笑称,自己的孩子已经习惯烹调四十人份的大锅饭,回到家准备四人份的小分量料理反而不习惯。
经过自学团的练习,八、九年级学生烹饪时相当从容,食材、调味料分量的拿捏已相当熟练。

负责料理组的杨欣频分享逛市场时,老板们都很好奇孩子们怎么买这么多菜,主动帮忙评估食材分量,学生们也向老板请教煮法,这些互动与沟通都是很棒的学习。

文章来源:生态分子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Z2JNccPT9JkBOzbziZlmdA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