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生活 > 杭州三生谷,我的生态村发现之旅

杭州三生谷,我的生态村发现之旅

作者: Ding

初识生态村

作为一名设计师,我从传统设计向可持续设计转型的过程中,了解到朴门永续设计(permaculture),有人翻译成“朴门农艺”。我认为朴门不限于农法,它源于永续理念和对生活方式的重新设计。那时,我从种植入手,发展到对整全生活的关注,认识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生态村/生态社区。

从发起全球生态村联盟的苏格兰芬虹生态村,到受《鸣响雪松》系列书籍中阿纳丝塔夏鼓舞而形成的俄罗斯生态家园。这种生活当时离我有些遥远,但没想到真的有一处地方可以实践人与自然和谐共处、永续生活、创新教育、心灵成长,那是我的梦想,我被深深的吸引。

 住在曙光村周围的印度传统村落

住在曙光村周围的印度传统村落

2017年末,我带着朝圣般的心情拜访了南印度的著名生态村曙光村,参加了第13届朴门永续大会。会上遇到几位国内朋友,聊到各自经历,有人提到去过杭州的三生谷生态村。曙光村成立50多年,有较大的发展,我满脑子是它的光辉;相比之下,对新兴的生态村并无了解,也不感兴趣。生态村的成长和人一样,没有青涩哪来成熟呢?那时我对生态村还一知半解。

全球生态村运动进入中国,在逐渐发展中。2018年举办了为期四周的生态村构建工作坊(EDE),这次课程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可持续发展教育官方认可,在他们的培训中心上课,我有缘参加。小时候我梦想当联合国秘书长,希望所有人联合起来,让世界更美好。一直向往的联合国走进我的生活,圆了一个梦。通过这次活动,我了解到世界上不仅有人做生态村的实地建设,还有一群学者已将生态村网络多年的实践,总结成可持续生活和生态村构建教育。我们系统性的学习了生态村的方方面面,从理论到实践,还有动人的故事和案例,这段经历对我很颠覆。三生谷是这次课程的主办方,我无意中认识了大半“谷民”,也没理由不去走走了。

易经的智慧

2

从杭州市区出发的大巴停在高速公路旁,好不容易半小时又搭到一辆车,绕上九曲十八弯的盘山路。三生谷没有明显的路标,隐秘堪比桃花源,景色也是。司机边开车边看着窗外说这里是不是世外桃源。是啊,十一月的胥岭秋色怡人,五彩的叶子交织在一起,层林尽染。

晚饭时分,来到聚餐的饭堂,有位韩剧里一样可爱的大叔用自制的泡菜给大家煎泡菜饼。他是这些天将和我们分享易经的金载亨老师,来自韩国,穿一身棕色的韩国传统服装,衣襟上绣着莲花。

 山顶的易经课,自然而动人的学习

山顶的易经课,自然而动人的学习

《易经》是东方文明的源头文化之一,被称为群经之首。我一直心生向往,却没找到合适的路径,现代生活和古代文化间好像有隔阂。而听金老师讲易经,不如说讲故事。他娓娓道来,清新自然,像一道桥梁,我们只觉得边走边欣赏风景,就进入了易经的世界。易经的八卦“天地风雷水火山泽”皆取于自然,有几节课我们确是在野外上的,在大山和阳光的拥抱中,更感受到与自然和易经的连结。

易经融入生活,和人联系起来的时候,卦象活了起来。摇卦再解卦,三枚钱币映射出天人感应的宇宙智慧。爻与卦之间是连续的故事,事物发展的不同的阶段,是道的流动。金老师讲到开心时笑着跳着,像动画人物。他致力于讲年轻人听得懂、喜欢学的易经,这次也带来两位韩国学生,彬彬有礼的晶薰和多才多艺的高树,都是90后。

再看这些天书感觉好亲切

再看这些天书感觉好亲切

金老师是韩国自然教育的推动者,对中国刚刚兴起的生态村和自然教育是助力和典范。他大学毕业后经历了NGO,共同体,住在村里自己盖房子;50岁后希望做一名旅人,在中国住更多时间。比照《道德经》“小国寡民,老死不相往来”,他在东亚地球市民村活动写下“东亚市民,至死长相往来”,读来十分感动。

东亚各国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正在崛起的中国也对世界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我们以什么形象走向世界,展现东方智慧,呈现生态文明,值得生态人探索。

三生谷见闻

和我们一同学习的,还有两位三生谷的新村民,小米和卢伟。卢伟喜欢手作,有着顺遂的生活哲学和仙怪气质。山路上开车偶遇老村民,会特别停下问候,让我很感动。小米在将金老师的书《诗读易经》翻译成中文。她给大家读自己的诗,文采飞扬,有万钧之力。不像城市女生善于妆饰,初见她并不起眼;相处中逐渐看到她的博学和坚持,回想起来如同像仙子一样。课程结束第二天,她开始了百日闭关。

山里的孩子,身上有种特别的气质,独立也好,野生也罢,像那山间的野花。常常是鞋带与头发散着,一阵风一样跑来跑去,总干事心桐说,“他们会管理自己”。山中的人事,越品越有味道,学习往往在课堂之外。

5

小时候学国画,常看古人画云山雾绕。见了胥岭的晨雾,才知那不是想象。清晨、雨后、夜晚,山色随时节变化万千看不够,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好几位村民的微信头像都是胥岭风景了。每天踏着曲曲折折的石板路上山去生态书院上课。一路慢行,会看到一群鸡在散步;每次都要凑近枇杷花,闻它独特的香甜;惬意躺在老树伸出的粗壮枝干上,好像隐身了,没有人发现我。

对朴门和生态村探索两年,最初的热切变成平常,有机成为我的生活方式。回顾这段时间,我经历了很多,自己逐渐从迷茫变得从容。当初以为生态村是童话中“王子和公主快乐幸福地生活着”那样的世界,有些时候却发现与现实生活并无太大不同。当理想主义的色彩褪去,如果去生态社区生活,现在我会考虑:它是什么经济模式?我是否欣赏它的社群文化,成员如何相处?怎样与自我实现相平衡?我可以为社群贡献什么?从脑海中对完美生态村的期待,到参与其中,落地观察与反思。我忽然明白,对于生态村我不是旁观者;当我关注它,就开始参与;它如何发展,取决于我的态度。生态村没变,变的是我的认识。

每餐诵读《五谷赞》后静默10分钟,高质量的相处说话不是必需

每餐诵读《五谷赞》后静默10分钟,高质量的相处说话不是必需

三生谷是一个“共同体”,成员每天一起开会、用餐,联系非常紧密。实践去中心化,没有领导与被领导,每个人自主而平等。根据各人特长分别负责策划、外联、教育、农耕等内容,实现个人价值。发起人海潮希望推动中国生态村发展,心桐为了整全的生活和孩子的教育,Being在实践社群构建,舍文探索财富的新定义……这种新的社群生活方式,聚集一群不同生活背景而有共同目标的人一起生活和成长,找到归属感。大家相互支持,长者为有理想而缺少经验的年轻人提供建议,孩子们因为有玩伴而解放父母,古村落因为活化获得新生,这些都给更多的返乡者信心。

我关注到生态村对年轻人的赋能。嘉萍是我在EDE认识的小伙伴,大学毕业不久。之前她在一家关注公益和国际游学的社会企业实习,原本打算毕业后去澳洲打工旅行,去农场体验,和动物们生活在一起。机缘巧合下接连在麗日永续生活中心、原宿自然环保农场学习,现在在三生谷,于不断的探索和找寻中遇见真正契合自己生活和工作理念的事情,也遇见了许多和自己一样的人。她说,“山居生活也是一种文化”。新世代有对生活新的期盼,他们希望融入自然,平等开放,生态村是面向未来的。

和书法好的手艺人陈大爷学做麦芽糖,第一次吃自己手工现制的糖果

和书法好的手艺人陈大爷学做麦芽糖,第一次吃自己手工现制的糖果

三生谷有足够的吸引力,使20多位返乡青年入住胥岭。如果只听这个数字不会有太大感觉,当我认识他们后,觉得这不是容易的事。山居是一种主动的选择,他们有勇气选择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如果认为住山等于文艺,当发现要自己砍柴生火、交通物流不便、卫生状况不理想,会无法承受种种不美好。若没有预设前来,反而会遇见惊喜。比如这里的素餐太美味,每次要添饭一两次,比在家吃的还多。

生态的未来

此行拜访了乡村振兴典范,太湖南岸德清县三林村的白鹭水乡。出乎我的意料,不同于印象中的农村,这里碧波环绕,百年樟树舒展,美得让人留恋,留得住乡愁。户外休闲空间设置精巧,让同行的祖孙三代玩的不亦乐乎。带领我们参观的是生活在这里的年轻人,朝气蓬勃,讲述他们引入乡村创客和专业规划团队,短短几年时间三林变化很大。

8

人们从乡村到城市,生活更加丰富,同时面临着人际和与自然的疏离。当带着回归的意识和先进的理念再回到乡村时,我们会创造另一幅图景。生态村是一种生活状态,一个过程,不是结果。它的建设没有终点,没有所谓完美,只有不断的变化,重要的是每一个当下和每一个人。

当初住过原生态的土袋房,我便以为生态村都要从零开始,造自然建筑。后来去了有现代化公寓的生态社区,发现整洁、有设计感的环境也很好。走得越多越发现,每个生态村有独一无二的样子,不拘形式。如果问我到底什么是生态村,我觉得它丰富多彩有生命力,来往的是有趣的人,关心地球未来,正在开创一种新的可能。

文章来源:有机会

图片来源:有机会

本文由Lindsey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