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来香格里拉 做一个安静的猪猪观鸟者

来香格里拉 做一个安静的猪猪观鸟者

作者: 高大向

从开始观鸟以来,我参与了很多次观鸟活动,但身份都是工作人员或领队,这次终于能以一个纯粹的参赛者身份,参加一次观鸟比赛。没有作为工作人员的包袱,终于能拉开架势好好比个赛了!

▲香格里拉美丽的清晨 摄影/高大向

▲香格里拉美丽的清晨 摄影/高大向

我说的是刚刚结束的2018香格里拉冬季国际观鸟节,这里着重感谢山水一直以来的合作伙伴之一朱雀会的邀请。由于成员来自北京与浙江,所以我们的队名叫做“京杭大运”:希望能有好大的运气。

从天而降的队员

然而人生的一场鸟赛,并没有一个完整的开场,由于要代表山水参加险峰行动的决赛,不得不错过第一天的赛程,难为了另外三个队友,京杭大运队在比赛第一天少了一双眼睛。

带着险峰决赛大反转的好运,我一夜只睡了3个小时,在比赛第二天上午8:40,准时降落在香格里拉机场。

那时候我们的队伍已经开始了第二天的比赛,他们在高山植物园上看着我坐的飞机降落,京杭大运队伍终于完整了。

▲对我就是坐着这架飞机与队友们汇合的 摄影/胡若成

▲对我就是坐着这架飞机与队友们汇合的 摄影/胡若成

这里介绍一下亲爱的队友们:

3

▲(左二)胡板子:从云龙天池科学志愿者、到查干淖尔观鸟活动、再到成都的自然教育论坛、再到香格里拉观鸟赛,他说今年跟我出差住一起的时间比和他爸妈都要多。

▲(右一)七星剑:七爷,我们的队长,资深观鸟者,“线人”遍布各参赛队伍,总之,抱着队长的大腿,就对了!

▲(左一)东斯老师:队伍中唯一的大炮筒,坐在副驾驶专攻摄影大美图,事实证明,名不虚传,东斯老师果然获得了摄影奖!

高原鸟赛惊喜多

观鸟比赛的过程,就像是四处寻宝的游戏,各位在专注找鸟的时候,甚至连声音都不会发出来,在安静的环境中,大家用手势甚至眼神来交流。

▲全副武装的我正在寻找林子中的朱雀 摄影/胡若成

▲全副武装的我正在寻找林子中的朱雀 摄影/胡若成

但在香格里拉这个地方观鸟本身还值得多说几句,这是在高原地区开展的观鸟赛,为时三天,并且分为多个子赛区。无论是从自然环境还是比赛时间来说,都够的上一定的难度,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完成好的。

本次活动主要赛区基本都在海拔3000米以上,在这样的高原地区,参赛队员们还是有了一些有趣甚至算得上是惊喜的发现。

▲近处的雪景与远处的纳帕海 摄影/高大向

▲近处的雪景与远处的纳帕海 摄影/高大向

参赛者们发现河乌与褐河乌出现在了同一海拔高度的溪流上,这并不是一个常见事情。人们一般认为褐河乌分布在海拔2500米以下,而河乌的分布会更高,多在海拔3000米左右。如果这一发现属实,那么就有点像山水在昂赛项目点记录到的金钱豹与雪豹的重叠栖息,分布区高低之间的界限并没有那么明显。

▲在小中甸水库附近的溪流中拍摄到的河乌 摄影/东斯

▲在小中甸水库附近的溪流中拍摄到的河乌 摄影/东斯

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本次比赛的鸟种总数最终达到了170种,我们京杭大运队提交了105种有效记录。赛会总记录中有6中是香格里拉的鸟类新纪录,分别是中华秋沙鸭、黄嘴朱顶雀、青头潜鸭、普通秧鸡、拟大朱雀和孤沙锥,我们队伍有幸目睹了其中的后4种。

▲拟大朱雀,送给朱雀会。 摄影/高大向

▲拟大朱雀,送给朱雀会。 摄影/高大向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比赛在海拔3300米的高原湖泊发现中华秋沙鸭(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与青头潜鸭(IUCN极危物种),这本身就是一个很有价值的越冬地的信息。

▲可惜我们并没有碰上中华秋沙鸭,只能通过图片看看啦。摄影/韦铭

▲可惜我们并没有碰上中华秋沙鸭,只能通过图片看看啦。摄影/韦铭

▲转圈儿的青头潜鸭 摄影/七星剑

▲转圈儿的青头潜鸭 摄影/七星剑

 分享精神令人赞许

既然是比赛,就还是有竞争的。

能够记录到更多的鸟种,就意味着多一分获得更高名次的机会。所以每次听到有队伍发现了比较少见鸟种的消息,我还是有点焦虑的。

毕竟人家在哪里发现了什么,这是人家的“秘密”,而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在比赛群里有一些率先发现的队伍会向大家分享位置,方便其他队伍前去观察。

比赛最后一天的下午,我调侃说就像篮球比赛第四节的最后6分钟,是大家做最终冲刺的时候。当时我们在小中甸水库晃悠了半个下午,收获甚微,正准备灰心地打道回府。但队长七爷得到了可靠线报,附近的小溪里发现了孤沙锥!

▲俯视视角的孤沙锥,隐秘的它是非常难以发现的。摄影/高大向

▲俯视视角的孤沙锥,隐秘的它是非常难以发现的。摄影/高大向

这可是香格里拉的鸟类新纪录!于是我们立即决定调头回去寻找孤沙锥,虽然我没记住分享消息的朋友的名字,但我非常感谢他的分享精神。

我们和另外一队人马沿着小溪寻找,结果趟飞了孤沙锥,(沙锥习性隐秘,经常藏在水边隐蔽处,当人走到跟前才突然起飞),我走到一处土崖,以俯视的角度对脚下的溪流进行地毯式扫描,才发现了它。我赶快叫其他几位过来拍摄,但可惜它又飞走了。

临走的时候还有一个小伙子跟我说,他在溪流尽头发现了黑颈䴙䴘(pì tī),这值得一看。

▲黑颈䴙䴘非繁殖羽 摄影/高大向

▲黑颈䴙䴘非繁殖羽 摄影/高大向

虽然大家都希望自己的队伍看到更多种类的鸟,但这并没有导致大家去阻止其他队伍去有更多的发现。
最后上一些美美的鸟图。

▲虚张声势的大麻鳽 摄影/高大向

▲虚张声势的大麻鳽 摄影/高大向

▲花彩雀莺 摄影/高大向

▲花彩雀莺 摄影/高大向

▲高山雀鹛 摄影/胡若成

▲高山雀鹛 摄影/胡若成

▲不可描述的鸭子们 摄影/高大向

▲不可描述的鸭子们 摄影/高大向

▲白眉雀鹛 摄影/胡若成

▲白眉雀鹛 摄影/胡若成

最后的最后,来张大合影,那几天的时光短暂而难忘,期待下次相见。

▲大合影

▲大合影

作者介绍

640

文章来源: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iERK7PVgDx2QzF71uKD5zw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