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生活 > 平凡小草,自由塔拉

平凡小草,自由塔拉

作者: fongaia

塔拉,第10期盖娅自然体验师

塔拉,第10期盖娅自然体验师

袋子开会

袋子开会

塔拉总能把乱糟糟的东西,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塔拉总能把乱糟糟的东西,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海边的一片明媚草原

“塔拉!”“大地!”

我从萧瑟的初冬街道挤进藏在书店里的小餐厅,呼唤中,角落里一顶女巫一样的大帽子扬了起来,帽子下的塔拉对我绽放出无比明媚的笑容。她把下午茶菜单递给我,笑嘻嘻地说这家餐厅她早就想来了。

“TALA”是个蒙文名字,但塔拉却是山东威海人。高中的时候,学美术的她来到北京参加集训,一位草原上来的姐姐给她起了这个名字。塔拉说她只想起个平平凡凡的、和小草有关的名字,但后来才知道,“塔拉”的意思是“广阔的草原”。

大学时,塔拉进入了清华美院的染织服装艺术设计系学习,然而比起伏案设计的工作,她更喜欢和人打交道,于是毕业以后留在北京,和朋友们一起做创意市集,甚至创办了国内第一家格子店,只售卖原创设计师作品。
工作间隙的塔拉,喜欢吃也喜欢做饭,在一次创意市集和“北京有机农夫市集”(以下简称“市集”)的合作中,塔拉发现逛农夫市集也很好玩,不忙时就来当志愿者帮忙。2013年,在筹备市集的第一家社区中心–“集室”的过程中,因为帮忙帮得太多,塔拉也索性从志愿者转变成了全职工作人员。

塔拉说,喜欢市集,是喜欢市集里的人情味。最开始的市集,就是一帮“热心群众”张罗着自己信赖的农户一起卖菜,农户多起来以后,大家就自发组织实地探访,看看这个农场是否在以有机、生态的标准生产蔬菜。

4

通过消费者、其他生产者和一部分专家的联合实地考察,以“过程检测”的方式持续关注、评估这些农户的生产情况,实际上,塔拉与伙伴共同探索出的这种认证方式正是所谓的“PGS”(即参与式保障体系)。PGS是建立在信任、社会网络和知识共享之上,不仅不容易出现数据造假的情况,也比有机认证更适用于小农,更重要的是,这样紧密的交流能促进农户技术的提高,也给了农户更多的自由和机会。

当消费者了解了一个农户的生产理念甚至平日为人后,农产品检测就不是他们首要关心的事情了。而塔拉喜欢的,正是这种人和人之间的简单的关系、友善的氛围,以及心中秉持的美好愿望。

自然教育,从日常生活开始

最初接触“有意思、有人情味、有好吃的”的农夫市集的时候,塔拉觉得这不过就是卖菜嘛!时间久了,才认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按有机方式种植的蔬菜,长得不一定好看,价格也不便宜,一般来说虽然味道要更好,但是在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的味蕾并不能感受出很大差别,那么,除了考虑到食品安全,市集为什么要选择支持在地生态小农?消费者为什么要买有机蔬菜呢?

于是从2016年起,塔拉与伙伴开始以“共学”的形式组织食育活动,由于本身是从消费者转变为组织者的,他们自己都没有太多的相关知识和方法,后来她开始关注自然教育,参加了盖娅的自然体验师课程,对人和自然的关系有了系统地认知和了解,等到回来继续开展工作的时候就有了方向。

其实,食物循环是与生活最贴近的自然过程,“食育”也是最容易开展的自然教育活动。塔拉希望让大家意识到人和食物之间存在的复杂关系,包括食物在生命中的重要作用、食物生产过程对环境的影响,甚至于被当作“垃圾”的剩食的去处等。就这样,市集的食育活动组织了三年,从“传统食物制作”到“餐桌上的植物学”,从教室到田间地头,去年更是在小毛驴市民农园租了一块地,用一年的时间带着孩子们播种收获,深入土地探寻食物的来源。

5

除此之外,常常下乡的塔拉还发现农村的生活生产垃圾处理是个大问题,而市集越办越好以后产生的垃圾也成了问题。于是塔拉开始把工作重心放到环境教育的工作上来,将“二手袋循环利用”的原则引入市集,并与辛庄村合作,分类回收集友带来的生活垃圾。

不仅如此,占生活垃圾70%的厨余垃圾也有了去处,塔拉在自己家中尝试各种堆肥方式,也在集室堂前摆起大大的堆肥桶,时常给大家分享处理厨余的方式。塔拉开玩笑说,以前别人还说你一个清华大学的怎么变成卖菜的了,现在可好,我成收破烂的了。

“卖菜”的“收破烂”的塔拉所进行的环境教育和食育工作,正是希望让消费者认可有机农夫市集的运营方式,用消费推动生态小农的可持续发展,从而解决食品安全、环境污染、社区空巢等三农问题,让农民持续增收,生活得到保障。

塔拉从小在城市长大,是市集让她开始接触向往久之的大自然,并且把她锻炼成半个农业专家,同时,市集也让她看到种地很累、经营农场更难的现实,“破灭”了自己的田园梦。不过,当越来越多的家庭农场被市集孵化出来时,塔拉那个 “小块地、种种菜”的田园梦,落在了每个与家人团聚务农的返乡青年身上,自由而坚定地生长了起来。

有些东西,老早就存在了

说来也巧,大学时的塔拉做的毕业设计就是旧物改造——把废旧牛仔布改造成家居用品;更早的时候,初中住校的塔拉不知从哪里看到节约用水的宣传,于是每天都边刷牙边给大家关水龙头,还在宿舍门上贴了小提示;再早一点,上小学的塔拉与家人去爬泰山,看到人们把垃圾扔的到处都是,心里就憋下一口气,拎着小袋子一边哭一边捡。

塔拉说,其实有些东西,老早就存在了,它们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自然而然地展现出来,你的内心特质决定了你未来会做什么,而你经历的开心或不开心,都会成就未来的你。曾经可能成为时装设计师的塔拉,从那个追求新颖、浪费巨大的时尚圈跳出来,兜兜转转回归到最本真的生活。

在转变的过程中,最难的事情莫过于朋友的断舍离,比如,刚刚过去的“双十一”狂欢是大众所向,而可持续生活、自然教育仍属于小众话题。所以开始的时候,塔拉也会有自我怀疑的孤独时刻。

前几年,塔拉来到台湾宜兰,探访CSA(即社区支持农业)运动倡导者赖青松老师的家。那幢漂亮房子和整面墙的书架留下的特别深刻的记忆,而赖老师的一段话也一直影响着塔拉。他说,如果你想倡导一种生活方式,就一定要让自己过得开心;如果你过得不开心,哪怕这种生活方式再好,别人都会心存芥蒂;如果你的生活过得很开心很美好,那你也不需要特地告诉别人,别人自然会来追随你。

6

于是塔拉转变了心态,从自己能做到的开始,慢慢突破;也不去试图改变所有人,而是去影响可以被影响的人。有一次,一位交往并不深的朋友在向别人介绍塔拉的时候,在措辞间竟然对她做的事情表示非常认同和推崇,那时她头一次觉得,原来自己身边的人还是会看到的啊。

现在的塔拉,从不后悔自己选择的简单生活。她会开心地挑拣二手衣服并得意地穿起来秀给大家;她会在大家聚餐吃不完的时候掏出自己的小饭盒收拾战场;她也会在超市结账时拿出自带的袋子,故意大声说现在塑料污染太严重啦,我们可以少用一点塑料袋啊……

今年,塔拉选择跳出之前的角色,在市集兼职工作,把更多时间用来学习和反思。她也期待明年有一个更好的自己,能够过好自己的生活,让更多人心向往之,追随而来。

后 记

塔拉说,她喜欢小的东西,比如小草,小草平凡且简单,但对于草原却很重要。

小草守护着草原的脆弱生态,也守护着草原的自由。很多年前,从那个小小生命中蔓延出的秩序感和完整感,在“塔拉”成为“塔拉”的起点种下了第一株小草。而现在,从小草开始的明媚草原已水草丰美,将来还会更加广阔,能够让更多心怀善念的人踏上这自由之地。

文章来源: 盖娅自然教育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wFpNuWcPOhwQLBDf5EVudA

本文由Lindsey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