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东仲,这个满足我所有幻想的高原林场

东仲,这个满足我所有幻想的高原林场

作者: 李沛芸

在玉树,东仲林场,是一个挺神奇的地方。

在玉树这样一个动辄海拔四五千米的区域,东仲镶嵌在东南角,在通天河深切过的山谷里,长出了一大片茂密的林子。

延绵的通天河河谷孕育出这一大片林子

延绵的通天河河谷孕育出这一大片林子

桦树、椴树以及云杉,交错在一起,拥有一个成熟的、原始的林子该有的样子。从海拔3300米到海拔5200米,沿着通天河仅仅几十公里的距离带来的海拔落差,给诸多动物提供了多样的生存空间。

茂密的森林、广阔的草地、以及冬季连绵的雪山,给诸多动物提供了多样的生存空间。

茂密的森林、广阔的草地、以及冬季连绵的雪山,给诸多动物提供了多样的生存空间。

作为玉树州海拔最低的区域,位于四川、青海以及西藏三个省(自治区)交界地带的东仲, 可以长出苹果,并且不需要温室大棚就可以长翠绿得要把颜色流出来的青菜。

第一次去东仲调查,快要午饭的时候林场的小伙伴们说,我去给你们揪一把青菜做汤吧,那种震惊的感觉完全不亚于你告诉我在北京看见了一只正在和金钱豹愉快玩耍的雪豹。

东仲林场里生长的野生川西樱桃(左图) 和当地人自己家里种的苹果(右图)

东仲林场里生长的野生川西樱桃(左图)
和当地人自己家里种的苹果(右图)

好吧,就因为这样的地形,东仲有了颇为不同的生态系统。

2017年,在玉树市环境保护和林业局的支持下,我们开始了东仲的研究和保护工作,这一工作后来获得了战略合作伙伴华泰证券的大力支持。我们希望,能够花一些年的时间,把这里作为了解青藏高原森林生态系统的一个窗口。

2018年7月,华泰证券&山水自然保护中心“长江源区生态保护战略合作”正式启动。

2018年7月,华泰证券&山水自然保护中心“长江源区生态保护战略合作”正式启动。

正如大家所知道的一样,过去近10年的时间,我们一直专注于三江源雪豹的研究和保护,这个生活在雪线之上的大萌物,由于形象好、自带神秘感,帮我们获得了颇多的关注和认可。

但显然,只关注雪豹是不够的。

雪豹是山地生态系统的旗舰物种,它以及它的主要食物岩羊,主要生活在有高山裸岩的地方,而这样的区域,即雪豹的适宜栖息地只占到三江源面积的三分之一左右。

一个雪豹,无法完全地代表三江源。而其他的区域,是草原、是森林以及湿地。

最好的草原是属于家畜以及以鼠兔为食的众多中小型食肉动物的,于是我们逐渐开始了藏狐、兔狲、荒漠猫以及狼的多物种研究项目,并启动草场管理板块,希望和牧民一起讨论出好的草地管理的办法。

在湿地里,我们开始关注黑颈鹤以及水獭,并且尝试随着气候变化的影响,找到新的湿地保护的可能。而森林,则是最后一个空缺和挑战。

对于经常走在广阔无垠的草原与植被稀少的高山裸岩的我们来说,森林其实挺可怕的。

这种可怕有对于密林遮挡的未知的前方的紧张,被各种奇奇怪怪的植物绊倒、扎伤的艰辛,对于很多女生来说,更有对各种奇奇怪怪的小(dà)生(chóng)物(zǐ)的恐惧。

林子里“奇奇怪怪的小生物”与随处生长着的扎死人的植物,对爬林子的我们都是极大的心理和生理的挑战。

可是,无论如何,林子还是要硬着头皮爬的。不过好在,在任何地方,我们都有最坚实的合作伙伴——牧民监测员。

我们只需要做好培训,协助找到好的位置,打上一次点位信息,那么接下来,我们就可以坐等数据了。

牧民监测员在茂密的森林灌丛中飞快的穿梭,带我们去他负责的红外相机监测点。

牧民监测员在茂密的森林灌丛中飞快的穿梭,带我们去他负责的红外相机监测点。

于是,在过去的5500个红外相机工作日里,我们总共监测到了17种兽类,其中包含了雪豹、金钱豹、马麝和白唇鹿四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雪豹(左上) 金钱豹(右上) 马麝(左下) 白唇鹿(右下) 四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雪豹(左上) 金钱豹(右上) 马麝(左下) 白唇鹿(右下)
四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从海拔分布上,我们发现金钱豹、狼、赤狐、豹猫以及藏棕熊的海拔跨度很大,金钱豹最高可以达到海拔4800米处。而与此同时,马麝、白唇鹿、中华鬣羚和岩羊以同样的海拔跨度分布,为食肉动物提供了丰富的食物来源。

红外相机拍摄到难得的金钱豹追马鹿的影像

红外相机拍摄到难得的金钱豹追马鹿的影像

除此之外,有意思的还有两点:首先,这是迄今为止我们唯一一个能够同时记录到白唇鹿、马鹿和水鹿三种大型有蹄类的区域。这三种大型鹿科中,白唇鹿一般分布在草原地带,马鹿分布在灌木,而水鹿则在低山亚热带森林。在中国的很多地方,这三种鹿有一种还有健康的种群都非常不容易了,更何况三种在一起,想来,这会对研究物种间关系非常有意义。

草地上的白唇鹿

草地上的白唇鹿

灌木丛中的马鹿

灌木丛中的马鹿

林子里的水鹿

林子里的水鹿

其次,我们在7个点位记录到了金钱豹,3个点位记录到了雪豹,但这两个物种,并未在同一个地方出现。不同于在澜沧江源头的昂赛,雪豹和金钱豹会在相同位点频繁出现,我们觉得东仲骤升骤降的海拔落差,和丰富的食物资源,实际上给雪豹、金钱豹带来了足够的隔离空间。而昂赛相对平缓的地形,灌木和林子反复的交错,则带来了更多共存的可能。

对于金钱豹,325平方公里,一年内记录到9只,想来并不算少。但按照雪豹所设计的“5公里X5公里”网格显然满足不了金钱豹的研究和监测需求,等待我们的,会是更密集的相机分布。

当然,除了监测,我们还做了些其他的事情,比如观鸟节。

今年,我们举办了第一届“巴塘河-东仲”观鸟节,两天的时间,记录到了包括斑尾榛鸡等在内的115种鸟类,不算太多,但让我们看到了牧民作为向导的希望与可能。

2018“巴塘河-东仲”观鸟节启动仪式

2018“巴塘河-东仲”观鸟节启动仪式

这些为了保护做出了诸多贡献的当地人,应该从这些生态资源里获得一些让自己能够生活得更好的可能。
未来,我们也希望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最后,感谢玉树州林业局、玉树市环境保护和林业局,感谢华泰证券,感谢诸多的小伙伴的支持,让我们可以了解和认识三江源,另外的一种风景。

作者介绍

14

文章来源:山水自然保护中心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hVgqr-zMepjyxBpdvkTFkQ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