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生活本应如此简单

生活本应如此简单

作者: Jon Jandai

翻译:Florence

我很想和遇到的每个朋友分享这样一句话:生活其实可以很简单。它不仅可以非常简单,同时还能带给我们幸福与快乐。但从前的我并不这么认为——当时我生活在曼谷,深感人生不易,坎坷艰辛。

Jon Jandai与来农场参观的年轻人们在一起聊天。 摄影 | 周娅

Jon Jandai与来农场参观的年轻人们在一起聊天。 摄影 | 周娅

从村庄到曼谷

我出生在泰国东北部的一个贫穷的村落。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生活中的一切平实简单,也充满乐趣。但是当电视台的人来了之后,他们却对我说:“这里太穷了,只有离开这里人生才会成功。你需要去曼谷找到你的成功之路。”

他们的话让我非常失落,便发誓一定要到曼谷寻找自己的人生。可是,当我真的到了曼谷之后,却发现那里的生活并不尽如人意。每天至少要辛苦工作八个小时,却只吃得起一碗清汤寡水的面,偶尔才能吃上炒饭。说到住处则更让人难以接受——那是一个窄小阴暗的房间,里面充斥着疲劳而又绝望的躯体,拥挤不堪又潮热难耐。于是我开始反问自己:为什么我那么努力地工作,生活还是如此艰辛?为什么我每天付出了那么多的劳动力,可钱还是不够花?这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于是我尝试着去学习,去上大学。可在体验过之后,我发现,大学好像也并不适合我。首先,大学的环境对于我来说太无聊了;其次,我觉得自己很难在那里学到我真正想要了解的东西。对我来说,大学里教的知识没有一个在面向真实的产出。反之,我看来,这些知识更多的是引向破坏,甚至毁灭。

比如说,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建筑师或者工程师,这意味着你要毁坏更多的自然资源。越多这样的工作存在,就会有越多的山脉遭到破坏,湄南河盆地富饶的土地就会逐渐被水泥所覆盖。(译者注:湄南河平原在泰国中部,是泰国的主要农业区,稻田面积占全国稻田的一半,产量占全国的五分之四,故其有“泰国谷仓”之称。)如果你想成为农业学家,就意味着你其实是去学习怎样污染水源和土壤,消耗其他自然资源。

当时的我不仅要面对现实生活的艰辛,精神世界无法满足也让我痛苦。这一切都令我感到深深的绝望。我甚至开始反思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来到曼谷。

对生活本质的反思引导我辍学返乡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没有大人要一天工作八个小时。一天当中,人们只工作两个小时;一年当中,人们只工作两个月:一个月耕种,一个月收割。剩下整整十个月,都是他们的自由时光。也许这便是泰国之所以有那么多节日的原因吧。(笑)几乎每个月都有。

也许正是因为有这么多的富余时间,午后人们常常还会小憩一会儿。即便是现在,在老挝乡下,人们仍然保留着饭后睡个午觉的习惯。午觉醒来后,他们就会张家长李家短地和邻居闲谈。闲暇的时光里,人们会花大量的时间与自己相处。在这样的过程中,他们变得更加了解自己,也更加看清楚了生命里对于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很多人逐渐意识到,他们最想要的其实是幸福,是去感受爱,是去享受人生。他们就开始行动,去理解生活中的美,并且去借助各种方式来表达他们所捕捉到的美。

当时的人们去雕刻刀柄,去编织竹篮。把工艺训练得极其精湛,做出来的工艺品让人爱不释手。可是现在,已经没什么人会去做这些事情了,因为许多人已经丧失了这种体验和表达美的意愿。因为我们日常所及的大部分物件都能被塑料制品所代替。当时的我就觉得,自己不能再以这种方式生活下去了。于是我毅然决然地从大学辍学,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一回到家乡,我便开始按照自己记忆中的方式生活。一年我只工作两个月,这两个月的工作换来了四吨重的大米。一家六口人,一年只需要半吨米,剩下的米便可以拿去卖掉。另外,我还挖了两个池塘。这就让我一家人一年四季都吃上了新鲜的鱼。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不到6亩地的菜园,里面种了30多种蔬菜。

Pun Pun农场的老品种黑番茄。摄影 | 周娅

Pun Pun农场的老品种黑番茄。摄影 | 周娅

我每天只需要花上个15分钟的时间照料它们,收的新鲜菜品就已经远远超出了六个人的需求。于是,我和妻子便把剩下的拿到集市上去卖掉。这样一来,我们也开始有了一些收入。我意识到,一切其实真的可以很简单,可我却花了七年的时间在曼谷那么努力地工作,风餐露宿、食不果腹。在这里,我只需要每天15分钟,一年两个月,就能养活一家六口人。这简直太容易了。

5

我之前一直觉得,像我这样在学校从来都是垫底的差生,根本没有可能拥有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因为比我聪明的人,那些年年都考第一的人,他们即便有了非常好的工作,也要工作30多年才能负担得起属于他们自己的房子。像我这么一个连大学都没读完的人怎么可能买得起房?就此我几度感到绝望,因为受教育程度低在要求薪资的时候的确是个硬伤。

可当我开始建土屋之后,我发现拥有一栋自己的房子其实很简单。我一天花两个小时,从早上五点开始到早上七点,三个月之后,我就有了自己的房子。我那最聪明的同学也花了三个月建了自己的房子,可他要花三十年的时间去还贷款。与他相比,我相当于一下拥有了29年10个月的自由时光。

6

夕阳下,Jon Jandai依靠在土屋的墙垛儿边读书。

夕阳下,Jon Jandai依靠在土屋的墙垛儿边读书。

我从没想到建房子可以这么简单。于是我就开始不停地建房子,至少一年一栋。我现在虽然没有什么钱,但是却有很多房子。我现在每天晚上的最大困扰就是到底应该回哪个房子睡觉。所以房子并不是什么问题,任何人都可以盖房子。十三四岁的孩子,只要每天放学之后花很少的时间把砖摞在一起,一个月之后他们都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图书馆。甚至年迈的尼姑,都可以利用空闲时间给自己建个小屋。如果你也想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但又不相信我说的话,不妨自己试试。

除了房子之外,还有一件事,就是衣服。我之前觉得自己又穷又丑又土。为了看起来更体面,我便试着去学电影明星的穿衣打扮。于是呢,我就去买了一条牛仔裤,这条牛仔裤花掉了我攒了一个月的钱。可当我真的穿上它之后,我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怎么看,也都还是原来的那个自己。那么贵的一条裤子,最终也没能改变我的人生。

我想,花那么多钱去买一条裤子,我真的是脑子进水了。攒了一个月的钱买来的牛仔裤,终究也改变不了我是谁。于是我又开始思考:为什么我们要追求时尚的潮流?我们永远都追不上它,不仅是因为这是它得以运转的逻辑,也是因为我们一直都选择跟随它的脚步。那为什么我不在意识到这个问题后,停下追逐的脚步,利用现有的一切,就站在原地做回我自己呢?在那之后的20年里,我一件新衣服都没再买过。我的所有衣服都是来Pun Pun农场参观的人送给我的。当人们看到我穿着很旧的衣服,就会给我更多的衣服。现在问题反而变成了我要想着怎么才能把我的衣服送给其他更需要它们的人,因为衣服已经太多了。

Jon Jandai穿着旧衣服,和来参加工作坊的世界各地年轻人在一起。摄影 | 周娅

Jon Jandai穿着旧衣服,和来参加工作坊的世界各地年轻人在一起。摄影 | 周娅

所以,我还要重复这话,人生真的太简单了。我不再买衣服这件事情让我更看清楚了一个问题:我们每个人的消费行为究竟是被什么驱动着的呢——究竟是我们的需求,还是我们的喜好?

疗愈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如果我生病了,我该怎么办呢?其实最初我是非常担心的,因为我没有钱。于是,我开始花更多的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后来我想通了,我发现生病并不一定是坏事,它其实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病痛是一记警钟,它会告诉你,你在生活中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想要去找到生病的原因。所以当我生病了之后,我就停下来,回归自我,反思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慢慢的,我学会了怎样通过水、土以及基本常识来治愈自己。我感受到了无尽的自由,因为我不需要再为任何事情担忧了。我不再害怕了,因为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在那之前,我对世界充满恐惧,所以我一事无成。现在我觉得自己独一无二,因为没有人像我这么活着,我也不需要成为任何其他人。我是唯一的我。一切都变的简单、轻松起来。

泰北冬季干燥,Pun Pun就聪明地利用地势来蓄水。摄影 | 周娅

泰北冬季干燥,Pun Pun就聪明地利用地势来蓄水。摄影 | 周娅

Pun Pun的诞生

每当回想起在曼谷的时刻,我都觉得那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也许很多人都和当时的我面临着同样的困境。于是我们在清迈创立一个叫Pun Pun的基地,主要目的是保留种子。

Pun Pun农场网站的自我介绍:这是一个小型有机农场和学习中心,我们通过留种、自然建筑和适用技术来实践可持续生活。它对自己的定位是“自给自足中心”。

Pun Pun农场网站的自我介绍:这是一个小型有机农场和学习中心,我们通过留种、自然建筑和适用技术来实践可持续生活。它对自己的定位是“自给自足中心”。

插在农场入口处的路牌。摄影 | 周娅

插在农场入口处的路牌。摄影 | 周娅

种子意味着食物,食物意味着生命。如果没有种子,就没有生命。没有生命,谈自由和幸福就都是白搭。一旦没有了食物,人就需要依赖别人而活着。在这样的前提下,收集种子的工作就变得至关重要。这也正是我们关注种子的原因,把它定为了Pun Pun的首要工作。

微型种子银行展示。切开红果果,就能挑出种子来留种啦!摄影 | 周娅

微型种子银行展示。切开红果果,就能挑出种子来留种啦!摄影 | 周娅

除此之外,Pun Pun还是一个学习中心,我们想建立一个中心来帮助大家学习,学习如何让生活变得简单而快乐。这不同于我们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因为它们让生活变得更加复杂和困难。但如何让生活变简单本身就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只是现在的人们不再明白这个道理了。

Pun Pun成员P'Nit在自然土屋里和志愿者们交流。摄影 | 周娅

Pun Pun成员P’Nit在自然土屋里和志愿者们交流。摄影 | 周娅

所以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学着一起生活,一起成长。我们一直被教育要脱离周围的环境,独立生活,这样我们不再需要他人的帮助,只需要依赖钱就可以了。但是现在,为了重新获得快乐,我们需要回归自我,与周围的人重新建立联系,从而在过程中连接自己的身体与心灵。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重拾幸福,让生活变得简单而快乐起来。

直到现在,我意识到了人类生活中有四种最基本的需求:食物、衣服、住房以及医疗。在一个成熟的人类文明中,这些东西本应该能够以最低价格、最简单的方式就被获得。可现在,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些都是最遥不可及的梦想。我认为这简直就是原始野蛮的社会。因为在我们目所能及的地方,一切都是那么难以得到。我感觉这就是地球史上最荒蛮的时代。我们有这么多所大学,这么多高校毕业生,这么多的聪明人,但为什么生活却越发的艰难?我们到底是为了谁而把生活变得如此艰辛?我们到底是为了谁而日以继夜地拼命工作?我觉得这一切都大错特错,太不正常了!我所想的只是去回归一个正常的生活状态,当一个正常的人,和动物们享有同样权利的人。

参与工作坊的年轻人们正在学习如何通过协力合作来修建一个土屋。摄影 | 周娅

参与工作坊的年轻人们正在学习如何通过协力合作来修建一个土屋。摄影 | 周娅

一只鸟只要花一两天时间就能搭建起自己的巢穴,一只老鼠用一个晚上就能挖好自己的小窝。可是拥有高智商的人类,却要花30年的时间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家,甚至大多人都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无法负担得起房子。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对!为什么我们要如此消耗自己的精神和能量呢?对于我来说,我已经受够了。我只想尝试着回归正常人的生活。

身边的朋友常常觉得我是个不正常的疯子,但是我根本不在乎。因为我心里知道,问题不在我。他们之所以会这么思考,是因为问题出在他们身上。我现在的生活简单而轻松,对于我来说这已经足够了。人们怎么想是他们的事情,因为我控制不了除了自己以外的事情。我能做的事情就是改变并管理好自己的心态。现在我的心态很轻松、很简单,这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人呢,可以选择简单地活着,也可以选择艰难的活着。而这个决定权,就在你自己的手里。

谢谢。

 食通社的好朋友,广州的“三粒豆”两年前曾经组织过去Pun Pun的访学,和Jon Jandai零距离交流。本文的配图,除了TED Talk截图,都是三粒豆周娅(前排戴蓝色围巾的女生)2016年的实地拍摄。


食通社的好朋友,广州的“三粒豆”两年前曾经组织过去Pun Pun的访学,和Jon Jandai零距离交流。本文的配图,除了TED Talk截图,都是三粒豆周娅(前排戴蓝色围巾的女生)2016年的实地拍摄。

文章来源:食通社KnowYourFood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b2MvqaeT4_6R5QAJwSJ0Tw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