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生活 > 一个家庭农场的账本和生活方式

一个家庭农场的账本和生活方式

作者: 唐亮

食通社说

经常有人问:做农业赚钱吗?返乡青年能活下来吗?我们就请成都亮亮农场的唐亮帮我们算了一笔账,也分享一下他返乡务农6年的感受。

如果你也是返乡青年,或者正在考虑返乡,有更多问题想问唐亮,或想分享你的经历和看法,欢迎留言,也可以给食通君投稿哦!

1

唐亮,四川成都金堂县福兴镇牛角村人,家里第一个大学生。2008年毕业于西南大学生物科学专业,毕业后在重庆上班。2011年辞职北上,先后在小毛驴市民农园和分享收获工作学习,2013年回到家乡成都,创办爱佳源·亮亮农场,践行友善农耕,凝聚乡村家庭。

亮亮农场就在我的家乡,成都郊区的金堂县福兴镇牛角村,是一个小型家庭农场。30多亩土地,采用环境友善的耕作方式,主要种植小黄姜、辣椒等作物。家里平时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一共九口人:父亲、母亲、大伯、小伯、弟弟、弟妹、侄子、侄女,再加上我,加上二叔家一个的话则是10个人,从参与农场日常工作的角度,算有六位全职人员。

唐亮(左一)和他的一家人。摄影:张小猫

唐亮(左一)和他的一家人。摄影:张小猫

亮亮农场的收入和开支

从2013年回家算起,今年是我和全家经营亮亮农场的第六个年头,这几年的财务情况大致如下:

3每年的收入减去生产、销售的成本,以及平均5万左右的各种硬件设施投入,剩下的“盈余”,就是农场人员的劳动收入,差不多每人每月2000元。

具体到2017年,亮亮农场总收入307681元,总支出190076元,盈余117605元。农场30万总收入中,87.6%来自农产品销售,12.4%来自接待农场接待、讲课费等非农产品收入。

农场19万总支出中,与生产直接相关的支出为67854.3元,占35.7%,包括地租、农资、短期请工、加工材料、农机翻地收割、电费、活动材料等费用。管理费用支出39841.2元,占21%,包括差旅费、日常办公费、培训学习(5536元)、人员保险、对外捐赠(3420元)等。固定资产支出45712元,占24%。快递相关支出36668.5元,占19.3%。

亮亮农场2017年19万开支去向。

亮亮农场2017年19万开支去向。

3万元,也能建农场

作为一个小家庭农场,我们没有多少可直接投入的现金。2013年回家的时候,我拿出前些年工作攒下的3万多元,作为农场的启动资金。这就决定了农场的基建不可能一次性建成,而是逐年投入,今年建设一点,明年建设一点。这样,资金和人员的投入不至于太集中,不耽误农场的正常生产,也不占用过多资金,资源的调配尽量处于家庭可控的区间内。

说白了,就是没钱。没那么多资金投入,请不起人,也添置不了什么设备,就得用自身劳动力代替资本投入。虽然一家人辛苦点,但是每年逐渐完善的过程,也让我们看到了农场和自己的成长。

2013年打水井、买割草机、建鸡舍、牵网线、买三轮车、买电子秤、备置封口机、买做豆瓣酱的坛子等。后面几年陆续建地窖、盖猪舍、建沼气池、盖亭子、修路、修旱厕、买打印机投影仪、买烘干机、货架等。2017年则建了蓄水池、牵了动力电、买了微耕机、完善农场接待设施。

家庭农场也需要与之相适应的机械配套。两年前买了开沟机,弟弟唐进每年起沟就轻松多了。

家庭农场也需要与之相适应的机械配套。两年前买了开沟机,弟弟唐进每年起沟就轻松多了。

这几年,经常有朋友来农场(包括多次造访的食通君哦!),来得勤的朋友就会说:每年来你家,都会发现比前一年多了一些变化。

根据市场需求规划生产

说了农场建设,再谈谈生产规模和销售。返乡前,也观察过其他农场,发现不少求大求全的,在面临销售不旺的时候,会出现明显的资金问题。所以我们会注意控制生产规模,不盲目扩产。第一年没有种植多大的面积,先是小面积的做生态种植的尝试,感觉差不多了,再逐渐增加生态种植面积,让生产量与市场消化量相互匹配,其它的地块就养着,要么种绿肥(紫云英、三叶草、勺子草、菊苣、豌豆、蚕豆、油菜、小麦等)、或者休耕。

农场一角。30亩地,多样化生产,每年能有30万收入。

农场一角。30亩地,多样化生产,每年能有30万收入。

用时髦的话来说,我这叫订单式生产:知道谁会买我的东西,会买多少量,我就大致按照这个量去做生产规划。而不是一下子生产很多量,然后再来找市场找渠道啥的。所以这么多年来,农场基本没有什么产品积压,偶尔一些小的波动,都是在可缓冲的范围内,这样可以避免潜在的风险。

经常有人出于好意对我说:扩大规模,开连锁农场,争取外部投资,获得规模效益,等等,认为这样才算获得事业和人生的成功。但我对开多少连锁农场,占领多少市场份额没有什么兴趣,甚至要赚多少多少钱也没什么兴趣。这既是出于我自己对农业的认知(整体而言,农业不太可能是一个赚大钱的行业),也是因为我不想让一个小家庭农场变得太复杂。

7 8 9 10

唐亮是成都生活市集的积极参与者。在市集上,他和本地的消费者建立了更多连接,也打开了四川省外的销路。成都生活市集上有十多户像唐亮这样的生态小农。摄影:张小猫、食通君

既然是家庭农场,那么农场的工作量就应该是一家人可以基本完成的,而不用太依赖外部劳动力,农场的面积与家里的人员以及相应的生产力水平相适应。这样的方式下,农场的工作安排也会相对灵活自主一些。农场面积太大了,就会超出家庭力所能及的范畴,那么将不得不调整农场的生产组织方式,进入另一种模式。我们更希望看到有更多像我们这样的家庭农场,有更多这样的家庭。是更多的“亮亮农场”,而不是一个很大的亮亮农场。

弟弟唐进和弟妹龙新桥在收割农场的明星产品——小黄姜。

弟弟唐进和弟妹龙新桥在收割农场的明星产品——小黄姜。

经营好家庭,才能经营好农场

虽然对农场做大做强没什么兴趣,但我对怎么让农场更美更好更有生机比较有兴趣。对怎么让家庭和睦,怎么让人幸福生活,怎么让人对这个世界友好相待,也有兴趣。现在的这个世界,不缺各种战略规划大师,不缺各种人生规划导师,不缺各种商业企划项目书,大把大把有的是,但却比较缺乏知足常乐、在日常生活中发现意义、能感知幸福的人。这才是我和家人想过的生活。

六年来,唐亮(左一)和家人一起劳动,共同生活。

六年来,唐亮(左一)和家人一起劳动,共同生活。

家庭农场是家庭和农场的合一,支撑农场的是一个家庭,表面上是在经营一个农场,背后更多是在经营一个家庭。我回家的初衷就是想通过生态农业,把分散在各个地方的一家人重新凝聚起来。在这之前,父亲在成都一个小厂子里上班,母亲在乡镇上经营一个小茶馆,大伯常年在家得过且过地待着,小伯在外漂泊,兄弟弟妹在广东的一个厂子里打工,还带着刚出生不久的侄子浩浩。家人四散在各个地方,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我和弟弟也算是最早一批“留守儿童”吧。因此,我很早就种下了一个念头,希望有一天一家人可以重新聚起来。经过这几年的积淀,虽然经历了各种不理解、各种曲折,但这个愿望却真的逐步实现了:现在全家人都在家工作,在家生活。以农场为载体,全家人重新聚起来了!

弟弟弟妹和他们的两个孩子。

弟弟弟妹和他们的两个孩子。

亮亮农场花了五年时间,基本完成了农场所需的各种基础建设,或者说是物质文明建设。现在,我们在继续优化升级硬件的同时,会逐渐偏向农场和家庭的精神文明建设,也就是增加家庭成员的生活幸福感,同时探索未来的可持续生活,而不是追逐更多的物质财富。我们的目标很简单:既幸福地生活着,也照顾着这片土地,让这里的人和这里的生态环境相依相存,可持续地生活。

家庭的支出

经常有人问我:2000元的月收入,你们够吗?你们是怎么生活的呢?确实,相对于我曾经的收入,相对于四川省5000多元的社会平均薪资水平,我们的现金收入确实是比较低。相对于北上广,这个收入就更低了。其实,赚钱是用来花的,那么,我们来看看家里的一些日常支出吧。

一家人的蔬菜,基本都来自自家的农场。

一家人的蔬菜,基本都来自自家的农场。

首先看吃。因为就在家里,有土地,大部分的食材可以自给自足,只需要自己付出一些劳动,地里就可以长出各种各样的食材来,而且还是上好的食材。这点跟在城里几乎什么吃的都要花钱去买很不一样。也有些食材是家里没种,或者种不了的,只有想尝个鲜吃点特别的,才会采购一些。

其次看住。除了建房子花钱,这个部分就没什么开支了。而且自家盖房子的成本,大概只有成都市区买房子的10%,而且还是“独栋别墅”。虽然似乎没有什么升值的空间,但对于满足自身居住的刚需,这栋别墅完全可以了。

虽然只有3万多“启动资金”,但六年来,亮亮农场不仅养活了一家人,还建起了房子。

虽然只有3万多“启动资金”,但六年来,亮亮农场不仅养活了一家人,还建起了房子。

医疗,教育,养老等福利需求,当地也有基本的社会保障体系。小孩直接当地念书,平时有个小意外生病啥的直接当地就医即可。乡镇地区这些方面的软硬件条件,整体水平可能比大城市逊色一些,但基本功能还是具备的。至于城乡平衡发展,这个有待于政府部门关于社会公共品资源分配的再平衡,希望这个差距会逐渐缩小。
再加上一家人在一起,方便补充家庭教育,也能在家养老,生活在乡村,良好的心态、食材、以及生活环境,可以把这一块的风险和成本降低。

爸爸妈妈都在家,巴适!

爸爸妈妈都在家,巴适!

衣服的部分,只要不追求名牌和时尚,支出也不多。

出行,大部分时间就在乡村,这是一个天然的大公园。平时出去参加一些活动,包括一些培训学习,就当出门旅游了。

唐亮的爸爸和大伯小伯去博物馆参观。

唐亮的爸爸和大伯小伯去博物馆参观。

这样一算,人均月收入2000元,虽然不高,可能全家人的收入还抵不上城里一个人的工资,但一家人在家工作在家生活,相对支出也不大,消费上也没有城里的一些虚荣和泡沫。

这样全家一起在乡村的田园生活方式,也是我个人所喜欢的。生活方式的满足,很难用金钱收入来衡量。一家人的收入,够盖个房子,负担孩子教育、父母养老、普通的医疗支出和日常开销,也能出门转一转,再给农场追加一些硬件设施,估计也就差不多了。这样的家庭农场,谈不上赚大钱,但也足够承载一个稳定的乡村家庭。但如果说发财赚大钱,那就还是省省心吧。要想发财,就肯定不会是这么一个小家庭农场的状态了。

食通君11月刚刚拜访了亮亮农场。唐亮家特别民主,有人提议吃火锅,全票通过!然后就开始分工,食通君被分配跟着唐亮去找菜,地里能涮的随便摘。中午的火锅材料超级丰富:三种萝卜(胡萝卜、白萝卜、水萝卜)、豌豆苗、大白菜、土豆、生菜、乌塌菜煮了满满一锅。摄影:食通君

食通君11月刚刚拜访了亮亮农场。唐亮家特别民主,有人提议吃火锅,全票通过!然后就开始分工,食通君被分配跟着唐亮去找菜,地里能涮的随便摘。中午的火锅材料超级丰富:三种萝卜(胡萝卜、白萝卜、水萝卜)、豌豆苗、大白菜、土豆、生菜、乌塌菜煮了满满一锅。摄影:食通君

我们家目前的这个收入,基本能让全家人不担心衣食住行,只要不出现什么特别的意外情况,也算得上是一种比较有安全感的小康生活了。生活幸福感跟收入多少不是完全正相关的,收入不多也是可以幸福生活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的感受到的是一种希望。希望是可以给人力量的,我们也相信农场会更好,我们的生活也会更好。

生长中的小黄姜。

生长中的小黄姜。

大家庭里也有小家庭和个人

在这个大家庭里,我们努力做到既发挥农场和家庭的整体性,又尊重和照顾到每个人和小家的独立性,各自有相应的空间。在大家庭里,我们每个人或者说每个小家庭,各自的财务又是相对独立的,既统筹又自主。

25 22 23 24

唐亮的侄子侄女在农场和家人一起劳动、生活,不会像他们父亲和伯父那样做“留守儿童”了。

一个大家庭共建一栋房子,共用一个厨房,共用一辆车。我们不需要什么都置备两套或者多套,这样在无形中也就降低了一些支出。在一些家庭公共资产投入方面,比如要买一个冰箱,家里就共同筹钱,一起买。将合作的力量在家里发挥出来。在当下这个强调个体独立,强调小家庭的社会中,似乎有点逆向而行的感觉。一个大家庭里,各人年龄、文化程度,甚至成长背景和生命状态其实都不一样,那要怎么把握一个度,解决好不同家庭成员的关切,让一家人可以安心的生活,这是需要全家人共同努力的。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是中华民族华夏儿女的一种精神传承。而我则是践行着“修身齐家”的事儿,让自己安心,让家人安心,照顾着一片土地,如此而已。

2018年10月,唐亮回到北京凤凰岭下的小毛驴市民农园,参加农场的10周年活动。小毛驴农场是很多返乡青年的“黄埔军校”。摄影:食通君

2018年10月,唐亮回到北京凤凰岭下的小毛驴市民农园,参加农场的10周年活动。小毛驴农场是很多返乡青年的“黄埔军校”。摄影:食通君

文章来源:食通社KnowYourFood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lQsQ_WRVGGLaHtkxed3dew

 

本文由Lindsey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