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美国资深CSA农民警示:只有蔬菜配送,不是真的CSA农场

美国资深CSA农民警示:只有蔬菜配送,不是真的CSA农场

作者: 伊丽莎白·亨德森

翻译: 李艳霞

第十届中国社区支持农业(CSA)大会本周即将召开。CSA,全称Community-Supported Agriculture,一般译成“社区支持农业”,它到底是什么意思?不妨来看看美国最著名的CSA农民,也是国际CSA运动的领军人物伊丽莎白·亨德森对CSA核心价值的梳理,她特别强调CSA要创造新的产销和社会关系,消费者和生产者应该共同分担成本、风险和收获,甚至共同劳动。而文中所批判的商业利益对CSA价值的侵蚀、盗用和阉割,也正在中国发生。

作者从事CSA近40年,也是《分享收获:公民CSA指导手册》的作者之一。

作者从事CSA近40年,也是《分享收获:公民CSA指导手册》的作者之一。

最近我被生鲜电商Local Harvest网站上的一则广告震惊了。这家公司在网站上列出了全美各地的有机食物。上面写着:“很多农场都有每周配送食材、鲜花和其他农产品的订购服务。今年就来试试社区支持农业(CSA)吧!”

“订购本地农场的农产品?”我想,“这就是CSA的全部?”

在本地食物运动浪潮越来越猛烈以及本地农场农产品的销售额不断攀升之际,许多CSA的消费者似乎已经忘记了CSA这个词的初衷。作为一个农民,同时也一直研究与撰写美国以及国外CSA历史的人,我认为这样的趋势非常令人担忧。许多城市居民如今似乎把CSA仅仅当做某种形式的“零售农业”,而不是“公民农业”(civic agriculture)的一种模式,即一种在地化的能够改变各种关系的团结或合作经济模式。

1986年,Indian Line农场和Temple-Wilton社区农场的农民在美国最早开始实践CSA时,美国正面临家庭农场危机:无数农民失去土地,家庭农场数量逐年下降。这些CSA先锋希望能为这一危机寻找出路。暂不提农业生产的各种风险,生产食物这份重任完全依仗农民,但农产品销售所得很难覆盖生产成本,更不用说维持基本的生活了。CSA模式招募本地消费者以提前支付整季款项的方式,在分享收获的同时也和农民共同承担风险。消费者对农场有一种主人翁意识,作为回报,他们也能收到农场的产出。

Indian Line农场实实在在地把每周的收成平均分配给作为股东的消费者。每位消费者也会参与农场生产的各个环节:采收,除草,或协助配送、推广及管理。Temple-Wilton社区农场则召集所有的会员在年度会议上共同协商定价,来承担农场的整年预算开支,以此来改变消费者按每镑多少钱的方式给食物定价的心态。收获的季节一旦开始,会员按需而不是按照支付的费用来获取食物。

消费者承诺长期订购的价值所在

时至今日,虽然上面这样的CSA模式依然存在,但是也有一些CSA农场完全抛弃了共担风险的理念。在旧金山湾区人满为患的市集上,有的农场,比如Full Belly农场和Capay Organic农场,招募短至一个月的会员。Farm Fresh to You是Capay Oganic农场的产品配送部门,也是全美同业中规模最大的几家之一,广告是这样宣传的:“顾客友好型服务,灵活方便,可以在任何时候取消订购,无需承诺订购时长。”

Genesee Valley有机CSA农场的所有会员都在农场中承担一定的工作,图为会员们正在洗菜。

Genesee Valley有机CSA农场的所有会员都在农场中承担一定的工作,图为会员们正在洗菜。

CSA概念的风行也催生了一些根本没有农场的模仿者。这些人利用本地农场关系来诱导消费者选择他们的蔬菜箱配送方案。一家本地食材配送商声称自己是“非常类似CSA的项目”,然而这位企业家老板并没有提前付费给农民,也没有以任何形式与农民共担风险。正如位于威斯康星州的网站FairShare CSA所说的那样,“这些所谓的‘食材箱计划’和大多数常规食品杂货店没什么两样,食材箱里的产品来自全国甚至是全世界各地,你不需要和任何一个生产食物的农民建立关系,甚至都很难弄清楚产品的真实来源。”

加州家庭农场主联盟(Community Alliance with Family Farmers)的Dave Runsten告诉我,加州的食品农业局正要给CSA下一个官方定义。Runsten提到,政府计划把单个农场的CSA和多个农场的CSA模式区分开来,并且也在考虑禁止那些从批发商进货或没有提前向农民支付费用的人滥用CSA这个词。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然而,风险共担又在哪里呢?

美国农业部是这样定义CSA的:“CSA是由承诺支持农场运营的人组成的社群,因此不管在法律上还是精神上,农场都是整个社区成员的农场,种植者和消费者互相支持,共担风险,从食物生产中共同获益。”

芝加哥的生物动力农场Angelic Organics为1000多位会员提供蔬菜,这家农场则用更加丰富多彩的语言描述了消费者与生产者之间的这种关系:

当你签约成为会员之时,你就承诺成为我们一整年的客户,从而为我们提供了稳固的市场,在变幻多端的农业生产中,这一举措所带来的确定性是我们非常欢迎的!另一方面,我们也承诺成为你的农民,为你提供品种多样、而且营养充足的蔬食。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每周为你提供美好丰富的蔬菜箱,但是由于我们的大老板,也就是大自然,无法给出绝对的保证,所以我们也无法给你任何数量上的承诺。社区支持农业模式的前提之一便是股东共同分享,既分享蔬菜,也分享农民所承受的大自然的恶作剧(和恩赐)。

为消费者提供便利之外

在第一个CSA农场出现之后的25年里,许多农场采用了这种模式。小到三亩地,大至上千亩的各类农场从稳定的整季客户的支持中获益。CSA模式还鼓舞帮助了大量与农场相关的社会服务项目,包括位于加州圣克鲁兹的Homeless Garden计划,为无家可归人士提供工作,以及位于宾州的Red Wiggler社区农场,为残障人士提供有意义的工作。

会员的参与方式也不尽相同。纽约的Genesee Valley有机CSA农场和密苏里州的Fair Share农场备受瞩目,因为他们采取了罕见的农民与消费者共同参与的合作社形式:所有的会员都会出力,要么参与核心小组工作,要么帮助干农活和配送。威斯康星州的Vermont Valley社区农场在其1250位会员中招募了50位作为摘菜小分队,劳动换蔬菜。还有一些CSA农场会让会员在农场志愿劳动,或是给提供提货点的会员一点折扣。

参与程度高的CSA会员还会在农场有需要的时候提供额外的投资与借贷。这是我亲身经历过的现象。当我自己的Peacework有机农场在几年前需要资金支持来确保土地的使用时,我们的CSA会员出手相助,最后一家土地信托机构得以买下农场并将其返租给我们。

在作者经营的Peacework有机农场,会员和农民一起劳动,在农场遇到资金困难时,会员还会以投资或贷款的形式支持农场。

在作者经营的Peacework有机农场,会员和农民一起劳动,在农场遇到资金困难时,会员还会以投资或贷款的形式支持农场。

这样的社区关系来之不易,我们应当格外珍惜。

像CSA模式这种反主流文化的产物进入大众视线时,尽管一些商业化的做法可能难以避免,但是我听到的关于CSA对消费者“不够便利”讨论根本没有抓到重点。

在我看来,CSA原本意图构建食物生产者和食用者之间的长远关系,但现在把CSA简化为蔬菜订购的做法不但去除了这种力量,也是对CSA模式的阉割。正如慢食运动的发起者Carlo Petrini所说的那样,CSA能够让市民与种植自己食物的农民成为“联合生产者”(co-producers),而不仅仅是被动的消费者。

在理想状态下,真正的CSA能够创造多赢的局面:农民能够维持生计,不必为盈亏而忧心。困难时期大家共度难关,好年头大家共同获益。没有浪费,社区共同的投资能让农场负担得起土地与设备的开支。最重要的是,消费者能够在其中获得健康的食物和志趣相投的伙伴。选择CSA,尽管对消费者未必足够“便利”,但也让他们在食物体系的转变中发挥直接的作用,从而获得极大的满足感。

关于作者——Elizabeth Henderson

40年来,Elizabeth Henderson不仅作为一位有机农民,亲身实践CSA,也通过写作、倡导等方式推广CSA,出版了《分享收获:公民CSA指导手册》等书。

4

文章来源:食通社KnowYourFood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6d1IW62NM_RE-pEHRfLqgA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