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乐与食物对孩子的早期教育有多重要?

乐与食物对孩子的早期教育有多重要?

作者:刘雪枫

我们重视对孩子的食育,并不是想把他/她培养成美食家,也绝对不是将其培养成饕餮吃货。


我是刘雪枫,我是一个狂热的音乐爱好者。现在更愿意把自己当成是一个音乐生活家。

为什么呢?

因为我把音乐跟生活尽量把它们往一起扯,往一起靠,希望音乐不要让大家感觉到是一种很高大上的、可望不可及的,甚至觉得听音乐、喜欢音乐前提是要懂它。

所以说今天我更愿意做一个音乐生活家,跟大家一起来聊音乐和生活的事。

音乐和吃是一家

1

今天的主题是「吃」,所以我今天重点是讲一讲音乐和吃的关系。

音乐和吃可以硬给它扯到一种关系,也可以不给它扯到一起。但有一点它们是相通的,就是音乐是一种美,吃也是一种美。
所以说我觉得美育和食育,两者是密不可分的,特别是对孩子的早期教育。当然从小教孩子音乐,让他学音乐,也是一种选择。

但是学音乐有很多很多的问题,可能是所有的家长都面临着让孩子学音乐带来的各种各样的苦恼。

比如说买乐器很贵、找老师也很贵,老师还要找对,然后家里还要出一个人整天跟着孩子去学琴,不得已,很多的爸爸妈妈也基本上学会了。

或者是把老师讲课的内容进行录音录像,回来之后根据这个录音录像来督促孩子练琴。

然后孩子又不愿意练,把家里的关系也搞得特别紧张。后来很多爸爸妈妈用一句话把自己的努力给打发了,他们会说“反正我也不想培养孩子成为一个专业的音乐家”。

就这样的话,很多人觉得学音乐是一个很难的事。

除了音乐之外,这种美育还有很多。

比如让孩子学书法、学画画、学舞蹈、学形体;

还有的人学西方贵族精神,让孩子去学击剑、学体操。

这些如果家里条件允许的话,都是可以的。

但是我觉得对于很多家庭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一方面是开销上的负担,另一方面还有精神上的负担。

其实你可以从身边最基本的层面入手。

2

对于吃,小时候来教育孩子,我有的时候很绝对地认为,吃其实比学音乐还重要。

如果一个孩子小时候就对吃非常讲究、非常认真,就像刚才很多的嘉宾都讲到了这个问题,其实父母在家庭的这个环境下、这个层面下,通过潜移默化可以让自己的孩子,对吃产生一种审美的认知。

这种情况下对孩子的成长,对孩子美育的培养,可能比让孩子去学一个音乐或者其他的什么技能都更重要。

因为毕竟孩子将来成名成家、身居高位或者是发财,可能这样的人还是非常少数的。更多的孩子应该过的是普通人的生活,但

是又与众不同。

因为什么呢?

这样的孩子对生活态度比较认真,充满了满足和感恩,对生活细节不将就。

文盲不可怕,美盲才可怕

所以我今天来主要是来分享我的一些感受。当然我的年龄也很大了,出生于上个世纪60年代。对今天来说,那是一个很特殊的时代。

但是我觉得一个人对美的这种感受,比如说对音乐也好、对吃也好,对身外的这些事物也好,可能都是来自于小时候的培养,其实很多东西是与生俱来的。

我就在想,现在大家都在经常引用木心的一句话:没有审美能力是绝症,知识也救不了。文盲不可怕,美盲才可怕。 (很多公众号都拿这个做标题)

3

现在大家都知道,审美能力确实是一个比较天生的,可以说是先天培养的东西。

很多人年过40岁了,想去补审美能力,确实挺难的。但是尽管是难,我想很多人还是想通过知识来弥补。

比如说,我就是一直想从事这方面的事业,于是给成年人开了很多的讲座、网络课程,就是帮助他们如何去爱上音乐,如何能够欣赏音乐。

另外对于孩子我也很重视,因为毕竟是从小培养嘛。现在孩子学乐器是一种方式,但是更重要的是让孩子从小能够爱上音乐,

能够把音乐当成日常生活当中的一个陪伴。

就像吃一样,孩子从小对吃产生一种敏感。

那么人是有「五觉」的。

比如说有视觉,视觉现在最重要,人都认为眼睛最重要。

还有听觉,说听觉最重要,特别是对喜欢音乐的人、对创作音乐的人来说。

还有触觉,还有味觉和嗅觉。

4

我觉得这几种觉都跟美有关系,最突出的就是视觉和听觉。

但是非常不幸的是,今天的视觉和听觉都被智能手机给毁掉了。而且智能手机,对你的视觉和听觉的这种滥用、这种浪费,是通过特别粗暴的触觉。

我们的手触摸屏幕,刷起屏来,即使是你翘着兰花指,刷起来也是特别难看的样子,急不可耐地刷刷刷。

如果我们宝贵的视觉、听觉和触觉都这么滥用,被这么暴力地使用,绝对是我们时代的悲剧。

另外,关于味觉和嗅觉,其实大现在绝大多数的人在吃上都是凑合的。大人凑合,其实也就是影响到了孩子。

那么这种凑合呢,其实等于说,我们今天文明高度的发达,物质生活高度的丰富,但是恰恰我们与生俱来的这些五觉都面临着退化甚至会丧失掉。

5

因为我觉得好像很多高科技的人说,将来科学发达了,吃就是吞胶囊就可以了,甚至人体胃部制造一个拉链,直接把食物放进这个拉链里再拉上,这个都是有可能实现的。

这样来讲,那么我们味觉和嗅觉可能都跟着消失掉了。我觉得这就是我们时代一个非常荒诞的事情。

文明虽然这么发达,但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原属于动物本能的那些人体的功能都在退化、都在丧失掉。

所以我觉得我们有必要重新以吃为起点,来强调我们对人的感官的感知能力、分辨能力,而且要从孩子做起,从娃娃抓起。

“吃”属于美学范畴?

6

欣赏音乐跟吃同样属于一种审美的范畴,这是我高调门喊口号,但是我觉得还是应该讲一讲我所经历的人生。

首先我认为,刚才已经说了,音乐的天赋还有吃的天赋其实是与生俱来的。

为什么叫与生俱来呢?这都是受你的爸爸妈妈的兴趣、基因影响,绝对的。

7

/我与小提琴的故事/

小时候,首先强调这个遗传,我爸爸是个音乐家,也是个小提琴家。我妈妈在怀我的时候,是爸爸事业的巅峰状态,就是1961年的时候。

我妈喜欢听他拉琴,他经常晚饭后就一遍遍拉琴,给我和我妈听,我那个时候在我妈妈的肚子里。

后来我记事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爸爸是个小提琴家,他教了很多学生,后来还教了我姐姐。我听小提琴就听得特别喜欢,然后我就缠着我父亲让他教我拉小提琴。

其实我父亲本身是看不上搞音乐的人,他觉得读书人最了不起。所以他就坚决不教我拉小提琴。

可是我真的是太喜欢音乐了,我最后就让我姐姐教我,我姐姐就征求我父亲的意见,说:“正好我用过了的那把小琴在家闲着,我就教他拉吧,反正他是玩。”我爸也就默许了。

8

我学起琴来是超快的,有一首曲子,我拉第一遍的时候,我就跟着这个曲子唱起来了。

我说这谱子怎么没有后半段呢?

其实我爸爸那个时候有点傻,他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知道还有后半段。因为他只在我妈妈怀着我的时候拉过,从我出生后就没拉过了。

这就是来自于胎教的音乐。所以说别不信胎教,它已经刻到了你的心灵当中,你不由自主地就把它给哼出来了,所以这个曲子的旋律我记了半辈子。

这首曲子我任何时候一听,我就像回到了那个时代。我都不能说回到婴儿时代,比婴儿时代还早。因为这个音乐伴随着我整个的童年时期,非常非常幸福的感觉。这就是一个故事。

/和吃有关的故事,来自我的味觉记忆/

第二个故事就讲我的吃的问题,因为吃的问题,对于孩子这种来自于父母的影响特别特别重要。

9

无论你的家庭条件怎么样,无论是今天吃喝不愁,孩子都对饮食很厌倦了,或者父母对饮食已经过了饥饿时代,也觉得无所谓了。

但是吃这个事情,不仅它事关你的身体长成,你的营养摄取。它主要是一种人生的态度。吃太重要了。

小时候在我的印象当中,我们家的条件要稍微好一点,因为父亲有另外一个身份,叫革命残废军人。所以我们家有一个人是百分之百的细粮,每个月30多斤的大米白面。在60年代,我们相对而言吃得就会稍微好一点。

但是副食是个问题。因为60年代,买肉、买鸡蛋,买油都是需要供应的,都是需要凭票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其实家里的营养严重不足。

但是即便营养不足,他们也会想方设法把每顿饭都要做得非常像样。特别是晚饭,不管谁先回家,都是自己带着菜回来,我印象中起码桌子上是四个菜,而且都是色香味各个方面都很讲究。

101

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们家楼下有一个副食品商店,当年叫合作社。

在我印象中,它那里面几乎凡是吃的都要凭票,买糖也要票,但是就一种东西,随时随地就能够无限量供应。是什么呢?

我住在一个北方的海滨城市,就是从海里打上来的,被人挑剩的杂鱼,这个鱼大概是有几十种,种类很多。一卡车直接就卸到了马路上,在马路上就堆成一座小山,我们就会拿着脸盆去装。

回家了就往锅里一炖,或者说一蒸,然后放点盐,基本上就能吃了。但是大多数都给它晒成干,留着秋冬天吃。

这个鱼里边有一种鱼是非常重要的,那就是河豚。今天我们吃的河豚都是属于超级美味,特别贵,做得好才好吃。但是我爸爸,我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学的,他做得一手好红烧河豚,而且方圆几百米是出了名的。

到今天想起来依旧会流口水。但是红烧河豚费油,所以说是两三个月才能吃一次,大多数是把它撒上盐、晒成干,留着慢慢地,比如说蒸着吃、烤着吃,还有就是平均一个月能有那么一次包饺子的时候可以吃到。

我一听包饺子也很高兴,但是一看不是猪肉馅的,不是牛肉馅的,而是河豚馅的。我觉得特别像鲁迅的一个小说《奔月》,《奔月》里面,嫦娥回家就看到后羿又给她做乌鸦炸酱面,嫦娥为什么奔月了?天天吃乌鸦的炸酱面吃的。

我一听说今天包饺子了特高兴,但回去一看又是河豚饺子,就是这种已经吃得很烦了,但是,真的是,身子骨打下了,对美食的钟爱打下了。

11

因为我父亲他是一个纯粹的北方人,他在北京待过十年,年轻的时候到北京。他在北京就是个吃货,我爸爸二十几岁的事迹全是跟吃有关系。

他又特别喜欢做美食,所以他做的红烧河豚、红烧鸽子肉、红烧鸡块、辣子鸡、干烧鱼,我后来真的是吃遍天下,我认为无可替代。

接下来就是1970年文革已经达到了最高潮的时候,我们全家就跟着他一起,两辆卡车就给拉到农村去了。到了农村很多人都说,这个日子是不是过得很艰难啊?还真不是。在农村最艰难的是我。因为我是我们家的头号家庭劳动力,那个时候才11岁。

因为我姐姐她要练琴,为什么呢?她要出人头地,她要成为小提琴家,我父亲重点培养她。

我妈妈又表现特别积极,在生产队卖命苦干,被选上了妇女队长,更是早出晚归,家里什么事都不管。我爸爸则顶着一个革命残废军人的头衔下去的,什么活也不干。

所以说家里的事全交在我身上了,家里有自留地我来干。然后我又喜欢养小动物,我们家房子刚弄好,我就着急养狗养猫养兔子养鸡养鸭养鹅,最后还养了一只羊。养一只羊是为了每天喝羊奶,要强身健体。

所以我小时候营养是绝对够的。羊奶一开始的时候我不愿意喝,但是父亲逼着我喝。

然后学校还有自留地,每个礼拜星期三的下午还要去学校,帮着学校干自留地的活儿,所以说到今天我都吹牛,我说我在十几岁的时候,一年四季所有的农活我都给干了。

我喜欢冬天,每年到了冬天就会杀猪。别人家只有一种吃法,就是清水煮白肉蘸着酱油、蘸着盐吃,然后还有第二种吃法,就是把猪肉腌起来留着春夏秋三个季节吃。

但是我父亲他整天地给我们想着法子做猪肉,在春天还没到来的时候,就把猪给吃完了。

而且到了冬天,父亲给我讲着音乐,妈妈教我画画,因为我妈妈是一个非常好的小画家,专门画工笔画的。

这段时光给我的人生,也可以说是给我自身感恩生活、热爱生活、讲究生活品质,真的是打下了一个基础。

12

在那么一个环境里,在今天很多人回忆到那个年代,都会经常抱怨,不堪回首,而我就感觉人其实最能考验你的成长经历的,你对生活的珍惜的,就是在条件不具备的时代,在苦难当道的时代,你是怎样去珍惜生活的每一点、每一滴。所以这个我觉得是特别特别地重要。

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音乐和吃之间有什么关系?关系很大。我现在正在做一档节目在蜻蜓上,叫《古典音乐怎么用》,我这几天一直在酝酿,有一个配乐的场景就是在厨房里面听什么音乐,或者说什么样的音乐配什么样的吃的。

我要做这个节目,在这个节目中,大家可以来感觉一下我对吃和音乐之间的关系。今天没有把这方面阐释透,但是要说明一点,只要热爱音乐,就一定会喜欢吃。

因为吃的讲究可能是要超过音乐的讲究,从小对吃挑剔、对吃认真的孩子,比从小学音乐的孩子可能未来要更出色。

13

这句话我也是像今天的余老师说的,我把这话放在前头,不信咱们走着瞧,走着看。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食话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xOpZoNzxBk_tWDDs6vxCPw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