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你知道吗?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群美丽的生灵

你知道吗?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群美丽的生灵

在北京这个千万人口的超级大城市,每天都发生着各式各样的神奇故事:

地铁里涌动着成千上万的市民,

外卖、快递小哥们穿梭在密密麻麻的写字楼、小区当中,

孩子们背着书包匆匆忙忙地来往于学校和家之间,

退休的老人们在公园跳广场舞、打太极拳……

在这看似平凡无奇的生活中,你可知道北京还居住着各种神奇的鸟儿。

每到周末,自然之友野鸟会的免费公园观鸟活动就会在北京的各大公园如期举行。

在天坛

5月, 天坛公园上空一对赤腹鹰盘旋而至,它们选择了一棵靠近水坑的核桃树降落,树上恰有喜鹊的“烂尾巢”一个,它们添枝加固,筑巢为家。

赤腹鹰

赤腹鹰

从5月到8月的整整80天的时间里,这对赤腹鹰夫妇筑巢、孵卵、育雏,为了孩子们竭尽全力、不辞辛劳,如同天下所有爱孩子的父母。

赤腹鹰

赤腹鹰

赤腹鹰

赤腹鹰

10月末的一天,正是候鸟迁徙的季节,上午十一点左右,乌鸦、喜鹊们围绕着天坛内墙小路南的一棵高大白杨树飞来飞去,红隼在杨树上悬停,摆出一副决战的架势。鸟友们端起镜头瞄准仔细寻找,在树叶下霍然看到了一双橙红色的圆眼……居然是只头顶树叶、爪抓树杈的雕鸮。

雕鸮

雕鸮

乌鸦、喜鹊、还有一只红嘴蓝鹊围着雕鸮轮番骚扰,都是些色厉内荏的家伙:翅膀扇来扇去,叫声此起彼伏,可是连人家雕鸮的一根毛都不敢碰!

雕鸮非常淡定:身不摇、爪不抬,仿佛与树混为一体。只有在长焦镜头下才能看清被风吹动的下巴上的绒毛和反射着阳光的晶亮的眼睛。

雕鸮

雕鸮

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周末的奥森游客熙熙攘攘,有慢跑的、遛娃的,而这里真正的常住人口却是奥海北岸的十几只苍鹭,它们时而在奥海上空悠闲的展翅翱翔,时而立在栏杆上一动不动的等着鱼儿送上门来,难怪它们又有个外号,叫“长脖老等”。

苍鹭

苍鹭

苍鹭

苍鹭

5、6月份,正是鸟类的繁殖季节。走在奥森湿地的栈道上,芦苇中东方大苇莺的叫声不绝于耳,大杜鹃在湿地上空飞来飞去,它们是优秀的投机家,总是伺机要把自己的蛋产在东方大苇莺的巢中,而大杜鹃的幼鸟又总是能够第一个被孵化出来,并且把东方大苇莺的亲生儿女们一个个的推到巢外去!

大杜鹃

大杜鹃

最具戏剧性的场景,是身材高大的养子大杜鹃,张着大嘴向弱小的养母东方大苇莺乞食的镜头,看到这一幕的人们都很心疼这个柔弱辛劳的妈妈。

这也是最能引起孩子们争议的话题,为什么要这样,大杜鹃是“坏鸟”吗?大自然有好坏之分吗?

东方大苇莺辛勤喂养大杜鹃的孩子

东方大苇莺辛勤喂养大杜鹃的孩子

在圆明园

10月的一天,圆明园南门的碧湖上,一阵聒噪打破了平静,二三十只小鸟突然从柳树上直冲下来,在碧绿的睡莲叶片上翩翩起舞起来,丝光椋鸟和灰椋鸟在圆明园筑巢安家多年,但同时冒出来这么多只并且集成一群的情况也属难得一见。

丝光椋鸟和灰椋鸟

丝光椋鸟和灰椋鸟

丝光椋鸟和灰椋鸟

丝光椋鸟和灰椋鸟

圆明园东门附近是著名的“黑天鹅之家”,一对黑天鹅夫妇被人类优待,在此筑巢并生儿育女,很多市民甚至成了它们的粉丝,隔三差五地就来看望它们。这里茂密的芦苇、丰富的食料也吸引了其他鸟类到来,和黑天鹅分一杯羹。

“快看,快看,小鸭子,小鸭子!”岸上的游客指着一只黑乎乎的水鸟叫道。

其实那不是鸭子,而是长着靓丽的红色额甲的黑水鸡。趁着黑天鹅夫妇不在家,黑水鸡在黑天鹅的巢边上来回溜达着觅食,它听着岸上的游客喊它“鸭子”,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故意亮出它巨大的脚说:“嘿,你们倒是仔细看看,我是鸭子吗?鸭子有我这么威风的大脚丫子吗?”

黑水鸡

黑水鸡

文章来源:盖娅自然教育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DQBYOMD_BVgSXHHWsDGDEQ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