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裘成:营造健康、可持续的生态食农体系,美国的启示

裘成:营造健康、可持续的生态食农体系,美国的启示

作者: 裘成

本文整理自裘成在「一场关于食物、土壤与健康的中美对话」上的主题演讲。若您渴望拥有健康,若您对恢生态环境和营造美好社区怀有向往,那您定会从这篇演讲中获得启示。

1开 场

大家好!

非常高兴能在周六的一个美好雨天,和大家一块儿交流这场关于食物、土壤与健康的中美对话。我先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我叫裘成,是本次活动的策划者,也是今天的主持人,也会为大家做演讲。我现在在美国纽约大学就读食物学博士。这是一个非常跨学科、以食物为载体来研究社会与文化的博士专业,我的主要方向是可持续农业和食物体系以及食物文化的研究。除了读博士之外,我还在做一个链接中美、以生态食物为载体的可持续教育平台,主要是希望培养中国大陆能够践行可持续农业和食物体系转型的人才,来恢复人与自然、人与食物的关系。

这次来云南实际上是做我们平台的一个项目,叫做可持续跨界考察,S.M.A.R.T. (Sustainability Multidisiplinary Applied Research Team)。我们考察了很多云南的生态农业,以及食物是怎样从土壤到餐桌的整个产业链。我们招募了一支来自全球的团队,团队中包括有国际知名的再生农业倡导者,也就是过一会儿也会做主题演讲的Elizabeth Kucinich教授。那么,趁这个机缘就非常希望能在昆明跟大家做一场分享会,来一场中美对话,交流和分享食物、土壤和健康。很有幸能与麗日永续生活、社会资源研究所合作举办今天的分享会,也非常感谢大象艺术中心能够提供分享会的场地,以及禾然有机对今天活动的支持。

那我首先想讲一下,我们为什么要做这场分享会?我想结合我自己的经历来讲一讲。2010年是我第一次踏上美国,目前在那里待了九年了。我最初是去美国读公共政策、国际发展硕士,在康奈尔大学。之前,我是在国内读的经济学本科。在康奈尔毕业之后,我非常有幸的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一个国际组织「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工作,主要的工作就是研究和农业健康营养相关的发展政策,很多都是在非洲的发展项目。

其实那个时候的我和很多大众一样,我以为农业是必须要使用农药和化肥的。

因为作为一个农业经济学家、发展经济学家,我们在做调研的时候通常都会问农民:你用了化肥农药吗?用了多少?这是一个指标,来判断这些发展中国家的农民有没有接受比较新的科技。这被视为是一种先进,一种发展。我并不知道其实人类使用农药和化肥仅仅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而它已经造成了非常严重的污染。我以为,这是必须的,因为要喂饱世界上的人口。

而直到后来,因为一些缘分,我开始了解到一个全新的世界,它就是可持续的农业。很多的名词:自然农法,朴门永续农业、再生农业……为我打开了一个新的窗口。我开始意识到,原来农业不一定非得破坏自然,反而农业是可以恢复自然的,这是全然不同的一种思维方式。我们现在的农业,看到了虫子,就想要去消灭它。而可持续的农业是建立一个健康的生态系统,让我们的土壤可以健康,让整个生态系统的各种益虫,各种的生命,都相互的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它也会让食物更加的健康。

因为我在美国,我就开始去了解美国的食物体系,以及美国的再生农业和可持续食物体系转型。我在首都华盛顿附近就找到了一个森林生态农场,它是一个模仿森林来种植食物的农场,仅仅五年时间,它就从一片非常贫瘠的种了几百年烟草、然后用化学的方式种玉米的这样一片土地,变成了一片郁郁葱葱的食物森林,各种各样的生命都在那里非常欣欣向荣的生活。我当时还是在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工作,我就说服我的老板每天多工作一些时间,然后每周就可以有一天去这个农场务农。于是,我在农场务农了两年。那是我每周最开心的一天,因为那个农场所有的植物,所有的生命都非常地滋养我。

美国Forested森林生态农场第一年

美国Forested森林生态农场第一年

美国Forested森林生态农场第五年

美国Forested森林生态农场第五年

然后,从2015年开始,我就通过网络、撰写文章等形式,向国内传播这种全新的再生农业、森林生态农业以及可持续的食物体系。去年还有回国一整年,来推动中国的生态农业转型。

那我们今天的这场分享会主要是这么几个目的。为什么要做这场分享会?

首先我想告诉大家未来的农业。

未来的农业是再生农业(Regenerative Agriculture),我们现在的农业在不断地破坏自然,而未来,我们需要农业来恢复自然。这种农业可以恢复土壤,恢复我们的生态环境,让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得更加健康,吃得更加健康。

第二点是让大家明白农业与健康的联系。现在因为环境、饮食等问题,我们中国也有越来越多的健康问题,慢性病等。很多人就会从医药方面去思考和解决,医药的产业也在蓬勃发展。但很少有人会联想到土壤、农业和我们健康有什么关系。那今天的分享会,会帮大家把农业和健康、土壤和健康联系起来。

第三点就是希望向大家介绍真实的美国食物体系。当我认识到美国食物体系的严重问题后,我开始参与到他们其中,去践行可持续的农业和食物体系,去转型。但是我却发现,中国在很多层面却以为,美国的这种工业化大规模非常垄断的农业是一种需要学习的榜样。比如2016年,我跟随国际粮农组织来到云南考察,当时去到了一个农场,其实让我非常心痛。这片农场有六七千亩的土地,是做中草药种植的,它把野生的某一种中草药从野生的环境中一棵棵地摘过来,然后单一化的种植在七千多亩的山上。当这么大面积单一的种植一种中草药的时候,你其实是非常难免要去用农药的。当然他也是希望去建有机生态的种植,但这非常困难。主要原因是我们思维模式中认为这种单一化的大规模的农业是一种未来的趋势,但其实不是。

我希望让大家了解真实的美国的食物体系,从而有助于中国、有助于我们去判断——未来我们的农业、我们的食物,要向什么方向发展。

最后一点就是我们今天除了美国的嘉宾,还有来自中国的七位嘉宾,也会跟我们分享他们的案例。因为中国其实也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做这些再生农业和可持续食物体系了,他们正在探索之中,他们非常有勇气。这七位嘉宾会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立场来分享他们的经验。我们分享会最后也会有中美对话,以及和观众的交流。

这就是我们今天这场分享会,我想要举办它的目的和初衷。

美 国

那这是一个开场分享。接下来我开始讲。我的标题是《美国的食物革命——一个被工业化食品绑架、慢性病缠身的国度,如何通过恢复土壤,找回国民的健康》。这个题目听起来可能有一点吓人,但是我会先跟大家介绍一下美国的食物体系,然后用三个故事,结合我自己的经验、经历,来跟大家分享美国现在的食物革命。

5

首先从健康说起,美国的健康问题。很多中国人去到美国,会非常吃惊于美国人的身材,因为各种各样的体型都有。那事实上,美国有70%的人是肥胖或超重的。这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因为它导致了很多美国人患慢性病,各种各样的慢性病。 在最近的100年,其实就是农业工业化以来的100年,美国的慢性病占所有疾病的比例从36%升高到了88%。升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在2000年后出生的美国孩子,预计每三个就会有一个得糖尿病;1990年后出生的美国孩子比前一代人的预期寿命都要更加低了。

6

为什么美国会有这个慢性病激增的现象呢?大家可以想一想,为什么?

科学家发现,基因和衰老其实都无法解释慢性病的激增。

那我想用比较科学的方式来跟大家解释一下这些问题。

最近十年来人类对于微生物的研究,其实揭示了很多慢性病的成因。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一个生态系统,我们身上有很多很多的微生物与我们共生。有多少呢?大概有100万亿的微生物。它在我们的眼睛、鼻子、肺、皮肤、肠道等各种地方,这些微生物数量如此之大,可以占到我们每个人体重的两到三千克。它们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多的外源基因,提供了额外的800万的基因,比人类本身的基因要多150倍。

8

每个人都是生态系统 与人共生的微生物提供给人的外源基因(大圈) 是人体本身基因(小圈)的150倍

每个人都是生态系统
与人共生的微生物提供给人的外源基因(大圈)
是人体本身基因(小圈)的150倍

其实现在发现,人类免疫系统的80%都是和肠道微生物有关系的。而绝大多数人体微生物其实都居住在我们的肠道中,它是一个非常丰富的世界。我们肠道就像这些微生物赖以生存的地球,它们也非常的多样,各种各样不同的微生物,它们共生在我们肠道中。肠道菌群的多样性、它们的平衡直接影响了我们免疫系统的健康

健康人的肠道菌群多样且益生菌占主导; 慢性病人的特点是:全身 慢性 轻度 发炎, 肠道菌群较单一且坏菌群占主导

健康人的肠道菌群多样且益生菌占主导;
慢性病人的特点是:全身 慢性 轻度 发炎,
肠道菌群较单一且坏菌群占主导

那肠道菌群的健康是由什么决定的呢?其实这些肠道菌群主要吃的是我们吃剩的东西,它和我们的饮食结构是直接相关的。

另外就是我们食物的质量,如果食物中有农药等等,短期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长期它还是会影响我们的肠道菌群的。而现在美国,检测发现草甘膦农药在成人的血液、尿液还有乳汁里,都存在这个农药含量。所以饮食的质量也是跟肠道菌群的健康直接相关的。

那美国人的饮食结构是以肉为主的,而人类长期进化以来,其实都是作为狩猎采集者,主要是吃素为主。在短短的这么几十年突然变成以肉为主,这大大影响了肠道菌群的变化,所以肠道菌群整个就变得非常的不平衡。这是造成美国慢性病激增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肠道菌群的平衡被破坏了。

那你可能会说,美国人吃肉吃这么多,这是饮食的问题。我想说,这不只是饮食的问题,他们之所以会是这样的饮食,和他们的农业结构是直接相关的。

在美国,美国是一个非常地大物博的国家,但是呢他有一半的耕地都只种两种作物,就是玉米和大豆。种玉米和大豆干什么呢?主要是做饲料来喂养工厂化养殖的动物。工厂化养殖就是把动物非常密集的,在一个室内去圈养,因为这样可以有最快和最多的产出。

这张图是美国工厂化养殖厂地图,大家可以看到,颜色红色非常深的都是工厂化养殖场。那么,玉米和大豆不仅支持工厂化养殖,还有作为加工食物的原料,所以美国有很多的加工食物,而且它的加工食物非常的便宜,肉类也非常的便宜。

11 12

这个图是美国种给人吃的食物(绿色)和种给动物吃的食物(红色),大家可以看到红色的那些州,甚至有整个州100%都是只种动物的饲料,就是玉米大豆。那当你大面积只种玉米,在一整个州几千万公顷的面积上只种玉米,你势必会吸引喜欢吃玉米的生物,那就是吃玉米的虫子,所以就会去用农药。而转基因的发明也是为了方便使用农药,让玉米自动就可以像杀虫药一样把虫给杀掉,同时只要洒下专门的农药,杂草全都可以死去,而玉米没有倒下。

这是美国的农业,它支持了这样的一个饮食结构,让人吃那么多肉。然而,这个工厂化养殖其实是1950、1960年代才开始的,它其实是非常近期的一个事情。

美国人在超市里面会看到琳琅满目的工业化的食物、加工食品,但实际上,尽管品牌很多,只有(图中)这几家公司是拥有这些品牌的,所以美国是非常垄断的一个食物体系。这些食品公司非常非常的强大,以至于他们经常在国会游说,让农业的补贴继续支持着这样一个工业化的农业模式、工业化的食物体系,他们可以继续这样的经营和控制着美国人的饮食。

13

然而,美国的健康成本是非常大的,环境成本也是非常大的。美国是一片处女地,但是仅仅500年,它的土壤就已经被退化的如此严重了,很多表层土都已经没有了,就是因为这样的农业工业化进程。美国耕地土壤退化的成本,实际上每年有550亿美金那么高。而这些都是隐性成本,没有计入到食物的价格之中,没有计入到经济系统中

14

那隐性饥饿是什么呢?隐性饥饿就是当土壤退化,矿物质减少,其实食物的营养也变得少了。我们现在的一只苹果和过去100年前的苹果,其实在钙呀锌呀很多营养素上都是大大减少,有的甚至减少了70%那么多。所以美国人他肥胖,他吃很多东西,但是他依然觉得自己没有吃饱,其实很多时候是跟微量元素缺乏、隐性饥饿有关系。

当土壤退化,食物的营养也变得贫瘠; 健康的土壤,才有健康的人

当土壤退化,食物的营养也变得贫瘠;
健康的土壤,才有健康的人

除了农业工业化的健康成本、环境成本如此之高,美国其实还有很多因食物造成的社会问题:15%的人口还是饥饿的,他们吃不到东西。不要以为美国有如此高的食物产量,就没有人饥饿、贫困了。实际上还有15%的人口饥饿,因为给穷人生产食物并不是非常赚钱的一件事情,对那些跨国公司来说。

然后,有一半的食物没有上到餐桌就直接浪费了,是非常大非常大的食物浪费

因为转基因的应用,超级杂草——就是用除草剂都除不了的——遍布了4.2亿亩的美国的土地。

最后,因为这样单一化的种植,美国94%的蔬菜和水果的品种也是消失了。美国的超市里面蔬菜和水果品种其实非常少,大家的饮食也变得越来越单一,因为农业的单一

16

美国在20世纪初,实际上并不是这样一个工业化大规模非常垄断的一个食物体系,它还是非常本地和可持续的。而如今食物体系的问题这么严重,以至于美国开始了可持续食物运动,整个社会自下而上地在转变它的食物体系。

我发现,美国现在在转向一个可持续的食物体系:有越来越多的新农人从事生态有机农业;有各种社会创新的模式实现生产与消费的对接,比如社区支持农业,从农场到餐桌,消费者合作社,从农场到机构等等;还有城市农业,全民堆肥,学农教育,食育教育;以及关于可持续农业和食物体系研究等。所以美国现在正在非常快速的转型。那我觉得,我们如果理解了美国的这个进程,我们其实可以选择不要再走这样一条弯路了。这也是今天这个分享会非常希望传达的。

改 变

我想用我自己参与美国食物革命的三个案例故事来给大家分享。接下来话题会稍微轻松一点,刚才比较沉重。

故事No.1

首先第一个故事,我想为大家讲的是社区支持农业,真正链接起农人与消费者的。 那我不知道在场有多少人是听说过社区支持农业的(Community-Supported Agriculture,简称CSA),可以举下手。对,很不错。社区支持农业,基本上就是消费者在一年的农业季节之初就付给农人一笔经费,相当于来自消费者的直接支持,然后农民就可以用这笔经费来计划自己全年的农业生产,那消费者就可以在固定的时间去取菜或者获得农人生产的、一般都是有机生态的食物。

17

我在美国华盛顿居住的时候,定了一整年的CSA菜。为我种菜的这位女的非裔美国新农人叫做Gail,她务农大概六年多的时间。我每次去取菜的时候都特别开心,因为我可以跟她交流,她每次一看到我就叫我名字,然后我们就会聊天,最近天气怎么样呀,然后这个食物怎么样。每周都在一个定点儿的取菜,有非常非常多不同的菜品。

18

我在那里享受了各种季节的不同的食物,像夏天就会多一些瓜果蔬菜类,冬天多一些根茎类,还有各种蔬菜。还有本地草药师用天然草药配的一些护肤品,也都可以在这个社区支持农场取到。

19

我还记得那里有很多我从来没有看到过或者吃过的食物,让我去尝新。比如说左边这个图的生姜,我其实作为一个消费者,从来都只是看到生姜下面的那个部分,我并不知道生姜的这个茎这么漂亮,像竹子一样。我还记得我那次取了这个菜特别开心,就把它放在我的书包里头,骑着自行车,然后它就像竹叶在我身后飞,特别的拉风。

20

那这里有非常多不同的菜,Gail她还和华盛顿其他的CSA农场合作,来一块儿给消费者更多的选择。其他农场有养鸡的鸡蛋,养蜜蜂的蜂蜜,还有养蘑菇的菌菇,我们也都可以在这个社区支持农场取到。Gail会在一块黑板上写上,这周有哪些菜品,然后我就可以去选。

21 22

她还带我们去看她的农场,在那里做一些活动。她的农场非常的美。她有给我们看她种的玉米,刚才讲了美国92%的玉米其实现在都是转基因的玉米,但是Gail她可以在这里种老种子的玉米,还有棉花,像这个是彩色棉花老种子。

23 24

因为她的祖先其实是美国南方的黑奴,种这些玉米和棉花,用传统的种子,对她而言是意义非常重大的一个事情。而Gail的农场,就是在城市里头,一块非常小的两亩的地。本来这块土地是城市里的一片废地,没有人用,但是她用了短短几年时间,不仅有了社区支持农业这么一个企业,供起了我们50多个家庭的食物,还恢复了土地。大家可以看到,她的农场是非常多样化的,植物都在那里生长。所以城市废地也可以变成沃土。

25

Gail的故事告诉了我,作为消费者,比如说像我这样的吃货,我们可以用钞票去支持新农人——做生态有机的这些农人,来恢复土壤、恢复环境。而农人可以用这种再生的农业去恢复环境。消费者和农人之间可以有这样一种面对面的认识、信任,知道自己的食物是从哪里来,然后去珍惜和爱食物。

 故事No.2

27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变废为宝且有趣好玩的城市农业与全民堆肥。那Gail的农场是在城市里头,在华盛顿还有很多的城市农场,很多是社区农场,也就是一个社区一块儿来维护的。比如说像这个社区农场,他有一片土地是家庭可以去包一小块地,大概只有一米菜园这么小的面积,但也可以种得很立体。

28 29

在华盛顿这么一个小小的城市,有如此之多的社区花园,每个街区都有。这是我们在一个社区花园做蘑菇床——在社区花园还可以养蘑菇。

31 30

那城市社区花园的意义是什么?不仅是城里人种菜,可以有新鲜生态有机的食物,可以很好玩,可以营造社区,它其实还是非常好的一个把城市的厨余垃圾、有机垃圾就地循环变成肥料的办法。这个城市社区花园/社区农园离我当时在华盛顿住的地方只有两条街,我大概走三四分钟就可以到那里,它后面有一个木箱,是一个三箱式堆肥系统。我就可以把我的厨余垃圾混合边上的一些废纸、木屑等有机垃圾,扔进第一个箱子,然后它会慢慢地变成堆肥。

32 33

那堆肥是什么呢?其实有点像肠道菌群,自然界中有那么多的微生物,我们的这些厨余垃圾其实是可以喂给它们,请它们把垃圾变成肥料的,然后可以重新用在社区花园的土壤,来恢复土地。这其实是帮助大自然完成一个闭环的事情。我们现在在城市里面制造了如此多的垃圾,没有把它回归土地,所以可以用这种方式,结合城市农业与社区堆肥,把垃圾变废为宝。

自然界中的微生物

自然界中的微生物

我们有组成社区堆肥合作社,大概每个月只需要去翻堆肥一次,然后就可以了。这其实是非常棒的健身运动,我是非常开心去参与的。在短短几个月后,这些厨余垃圾就会变成堆肥,非常清香的。其实正确的制作堆肥是不应该有任何难闻的气味。如果有难闻的气味,一定是没有做好有氧的条件。

35 36 37

在华盛顿,它的政府还有一个城市农业项目,开展了非常多的城市农业工作坊和课程,还有把我们这些感兴趣的市民培养成堆肥大师,可以去管理这个堆肥箱。

38

这是在一个小学,这个小学里面也有一个城市农场,是个学农花园。它在这里有养鸡,养了大概三四只鸡,学校的小朋友们会给鸡取名字,每个年级的小朋友一块儿去照顾这个鸡,也可以培养孩子的爱心。我们在这个养鸡的城市农业工作坊里面学怎么样养鸡,也是非常有意思的。

40

这种城市农场还可以亲子互动,可以让小朋友们接触到自然。

这是华盛顿青少年学农花园,也是非常丰盛的、多种作物共同种植的学农基地。

纽约大学在曼哈顿的校园农场(NYU Urban Farm Lab)

纽约大学在曼哈顿的校园农场(NYU Urban Farm Lab)

城市农业课教导大学生与研究生重拾农耕

城市农业课教导大学生与研究生重拾农耕

第二个案例告诉我,结合城市农业与全民堆肥,我们可以变废为宝,可以营造社区,可以把教育和农业相融合,可以恢复城市的环境。而这个事情是整个城市里面的居民,还有学校政府社会机构都可以一同参与进来的。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假如我们的城市不再是这些硬生生的钢筋水泥,而是到处都有一些社区花园,我们可以种上我们喜欢吃的新鲜的瓜果蔬菜,又可以欣赏又可以娱乐,这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个事情呀。

《华盛顿的城市农业》实拍介绍视频

 故事No.3

第三个故事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故事,我想为大家介绍模仿自然的食物森林。这是我在华盛顿务农了两年的食物森林,也叫森林生态农场,它叫Forested。

45

这是一种模仿森林来种植食物的模式。我们看到森林里头有各种各样的植物,它非常的有层次。我们可以模拟它来做我们的农业,比如说最高那层我们可以种上坚果树,然后再是低一点的果树,再低一点的灌木,比如说像蓝莓啊这些。而一些藤蔓比如说像百香果、猕猴桃、葡萄,就可以缠绕着树生长,这其实都是他们在大自然中本身生长的样子。菌菇也可以包括。它最多可以有七个层次。

46

这种森林生态农业不仅可以给我们生产出丰盛的食物,它还有其他非常棒的作用。这是森林生态农场第五年的样子,大家可以看到它非常的丰富。

47

而这个农场第一年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呢?

48

它实际上是这样的。当时它种了几百年的烟草,然后再用化学的方式轮种玉米大豆很多年。当美国新农人——我的老师林肯和本杰明接手这片土地的时候,它非常非常的贫瘠,非常非常的板结。而我们就这样,从第一年,首先做一些规划,种上一些树,然后第二年,大自然慢慢的恢复,第四年农场已经是这样了。第五年就已经非常美。

在森林生态农场,我们不需要用化肥,我们可以种植物来给提供肥料。大自然中有16000多种不同的豆科植物,从地表的三叶草到比较高的槐树,他们都可以固氮,转化空气中的氮气,给土地提供氮肥。还可以轮牧鸭子(等动物),来提供肥料。

53

在森林生态农场,我们有种各种各样的野花,各种各样的植物,丰富的生物多样性也引来了各种的昆虫,它形成了一个链条,那病虫害其实就不会变成什么大问题。

55

我们的生物多样性也直接带给我们饮食的多样性,可以吃各种各样不同的食物。

56

我们在农场一些阴暗潮湿的地方,还种了一些菌菇,也是模仿自然的方式。

57

大自然因为生物多样性丰富了,还给我们很多意外!像很多菌菇,它自己就冒了出来。像左边是我发现的、真的像珊瑚一样的美丽的珊瑚菌,而右边这个是用作中药的马勃,它非常像一个大脑,但是里面是软绵绵的,就像豆腐一样,然后我们就可以摘来吃这额外的佳肴。

58 59

这个菌菇非常的有意思,大家看,它看起来和吃起来其实都非常的像鸡肉,这种菌菇叫做「森林里的鸡」,它也是自己就长了出来,给我们很多额外的收获。这就是丰富生物多样性的好处。

60

我还在森林生态农场品尝到从未吃过的食物,比如说这个叫做Pawpaw(泡泡果),它是一种非常非常好吃——味道像木瓜、芒果和香蕉混合的那种味道。但是绝大多数美国人都没有吃过,因为超市里面的食物都是利于储存的,而这个是不易于运输,不易于储存,马上就会坏掉的,所以本地化的食物森林可以给你从未吃过的、本地的、非常好吃的食物。

61

我们还有做一个非常棒的活动,叫「从农场到餐桌」,我们会叫它「从森林到餐桌」。我们和美国的名厨合作,几乎所有的食材都来自于食物森林,打造了这样的晚宴,有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报道

像这个是我在挖的玫瑰色的一种番薯,最后被大厨做出来的样子。

63 64

这张照片左边和右边的两位,就是把这片土地从如此贫瘠变成一个郁郁葱葱的食物森林的两个新农人,叫林肯和本杰明,改变了这十英亩也就是六十亩的土地;中间的这位是和他们合作的美国名厨迈克尔·科斯塔。当这位主厨来到这个森林生态农场的时候,他眼睛都发亮了,他说:「我作为一个厨师,能和你们这样的农人合作,是我这一生最大的梦想。」所以,连续三年他都有和我们合作,来做这个「从农场到餐桌」的活动。

65

食物森林不仅仅在城郊乡村可以做,在美国的城市中也有越来越多的食物森林,把城市中的城市农业、社区农业和食物森林相结合。它们像雨后春笋一般,在很多美国大城市中都出现了。

66

这第三个故事告诉我,我们的农业实际上是可以和自然去协作的,而这里最重要的关键就是增加生物多样性。增加生物多样性不仅可以恢复生态,给我们提高饮食多样性,还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还有,真正的美食实际上是农人、厨师、消费者和大自然一起共同完成的杰作

 那美国的食物革命现在正在走向何方呢?

我分析了一下,我觉得它正在走向这样的一个未来的可持续食物体系。在食物的生产端是生态农业,往往是可以恢复自然、恢复土壤的再生农业,而另一端是消费者用吃货拯救世界的方式来为这样的农业投票,支持这样的农业。而在城市里有城市农业,所有的居民都可以做堆肥,来帮助大自然完成闭环,变废为宝。而农业呢也可以发挥多种作用,和社区营造相结合,和养生相结合,和恢复环境和教育相结合。在生产和消费端,我们可以用各种另类的社会、商业模式把它链接起来,有非常多的创新。

68

另外,也可以用金钱去支持这样的一个食物体系。美国2010年开始出现一个思潮,也是一场运动,叫做慢钱:Slow Money。我们现在钱都是越来越快。快钱的这种资本叫做Venture Capital(风险资本),而慢钱叫Nurture Capital,「培育资本」——用钱去培育我们的未来,培育土地,培育良好的生态环境。我们可以用慢钱投资来比较长远的支持可持续的食物体系。(嗯,我们「食物森林Forested」平台有关于慢钱的一些微课,大家可以去看一下。)

那实际上我们最终的健康是和环境、和农业、和土壤不可分割的。食物它就像生命,从土壤到我们的餐盘中,然后进入我们身体,和我们的肠道菌群相交互,最后又回到大自然之中,经历这样一个循环的生命旅程。所以我们想要健康,其实最终需要的,是土地的健康,是农业与大自然协作,去恢复我们的环境。

70

最后我想用两张对比的图来结束我的演讲。

这是在1984年亚马逊丛林的样子,大家可以看到,它是深绿色,这是地球的肺,还有非常多的茂密的热带雨林。

71 72

而在2012年,亚马逊丛林就变成了这样,有越来越多的浅绿色。那是什么呢?那是转基因的大豆田,单一化的、洒化肥农药的转基因大豆田,以及工厂化的养牛场。我们在不断的毁林,不断地破坏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来为我们生产更多的肉,更多的其实会让我们吃得越来越不健康的这些食物。我们要不要继续这样呢?

另一对图,2010年8月美国食物森林/Forested农场是这样的,大家可以看到,这是刚刚耕过地、玉米全部收割完的样子。

73 74

而2016年,仅仅是短短的六年,它就变成了这样,谷歌地图显示出是如此郁郁葱葱的一片食物森林。

75

我们其实只要与大自然去协作,而不是去对抗它、去消灭它,自然就可以非常快的恢复,我们也就可以比较快的获得健康,所以未来其实在于我们的选择。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选择去支持这种再生农业,支持生态美食,一起恢复我们的家园,收获我们终极的健康。

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食物森林Forested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NPQdv-Y4Q_kNkBsBxnfKQQ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