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一个有机食者是如何初识有机农业的?

一个有机食者是如何初识有机农业的?

作者:孙霖

1

我的探寻从反思大家早已认为不再是问题的第一产业——农业所面临的问题和拜访有机农场开始。

虽然传统农业也并非一种纯粹自然和天然的食物获取方式,但不断膨胀的人口数量和对食物来源稳定化的需求迫使古人必须如此去做。通过驯化和圈养某些植物和动物,人类将自己少量的意志加入到动植物的生命过程中去,但基于自身能力的局限,依然保持着一种非常谦卑的与天地合作的状态。

当人类的自大因科技的发达而日渐泛滥,当人们的欲望在剥削各种“机器奴隶”(即机械和电子设备)的过程中不断膨胀,对大自然应有的尊重与敬畏就会荡然无存。

2

现代化农业促使人类将农业与工业等同化,以剥削机器的方式去剥削大自然。让人们如轻视廉价工业产品一般轻视农产品:想要多少去制造就好(大自然=机器)!轻视农产品就会轻视农民的劳动,乃至轻视农民。

而一个农民对菜肴的贡献其实并不亚于大厨,他在田地里“加工”食材的原味,他的努力对菜肴品质、营养和能量具有无法替代的重要作用。

通过农药、化肥、激素和基因工程,人类对土地进行剥削压榨,一方面我们得到了大量稳定供应的廉价农产品,而另一方面我们得到的农产品味道和营养都很寡淡,甚至还含有对健康有负面影响的化学物质,连土地和水资源,乃至整个生态系统都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3

物极必反,当工业化的农业生产对于大自然的平衡和人体内在的平衡破坏到一个极其严重的地步时,自然而然地,一股相反的力量就会崛起,越来越多的有机农人因着各样的发心已经开始以一种不破坏生态平衡乃至能够恢复局部生态平衡的方式在全国各地进行农业生产。

有机农业,看似一种种植方式的改变或回归,但其实以此为突破点,可以慢慢改变人心——无论是生产者、加工者还是消费者。人心若有变化,一切就皆有可能了。正如天福园农场的张老师所说的那样,我们在耕耘农田的同时,其实也是在耕耘自己的心田。

天福园创始人张老师

天福园创始人张老师

在拜访有机农场的过程中,我学了很多新词儿,也触发了很多感悟。我甚至发现,只要善于观察和领悟,连种地都可以入道。

抗性

5

我在进行农场拜访时学到的第一个词儿就是“抗性”。它指的是植物的抵抗力。讲究点儿说就是植物所具有的抵抗不利环境的某些性状:如抗寒,抗旱,抗盐,抗病虫害等能力。

对于农作物,这抗性要如何加强呢?一个思路是通过转基因技术来获得抗性,以满足人类在农耕劳作中想要让收益最大化的需求。

而真正的有机种植方法却有着不同的思路:在育苗的时候,种植者会让种幼苗通过适当挨渴挨冻等方式接受历炼,以此提高它的抗性。这么做时,农人心里对于造物主,对于物种自身潜力是有着一份信任的。带着这份信任,他可以放下恐惧与担忧,放心地让种苗去接受各种严峻生存条件的锻炼,但又会在一旁细心观察,虽然不过分呵护,又不会让种苗遭受到无可挽回的伤害。

种苗经过这样的磨练,自身变得强壮起来,不仅茎和叶会茁壮,它的根系与没接受锻炼的种苗相比也会显得更为粗壮和繁茂。这样的种苗可以凭自身的实力而非农药化肥扛过一些不利的自然条件,乃至抵挡住一定程度的病虫害侵袭。

人类也是造物主的作品之一,我们成长的过程跟植物在道理上是一样的。培养一个身心脑都健康的孩子,或者说培养一个适应能力强,有“抗性”的孩子是每个父母的心愿,但很多父母所做的却只会带来相反的结果。

有些家长打着防止孩子遭受挫败或创伤的旗号护着孩子,不让他们经历艰难与痛苦,这样的家长其实并没有履行自己的责任。他们这么做会阻碍孩子的成长。孩子只有经历痛苦才能真正地学到东西。

孩子体验到的任何精神上的痛苦都是他学习内容的一部分,并且能带给他一种特殊的内在力量,让他能够站稳双脚挺直脊梁,以积极的心态去面对人生。但我们过度的呵护会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受害者,并且太把自己的弱点当回事。这样只会培养出心态消极的孩子。

6

对于身体上的痛苦,道理也是一样。我们教育孩子不要忍受任何痛苦。孩子有任何不适或疾病时我们都会立刻给他吃药来去除症状和缓解痛苦。这样只会让他们学会排斥和逃避任何身体乃至情感和精神上的痛苦,从而变得脆弱不堪。

我们与其把经受痛苦的孩子当作受害者去安慰或想方设法帮他逃离痛苦,还不如停下来思考要如何帮助他利用生活中的经历来获得成长。

在培养孩子身体与精神层面承受力和抵抗力的过程中,没有绝对的标准,关键是个尺度拿捏的问题。我们要让孩子接受充分的锻炼,而又不能让孩子受到严重的身体或精神上的伤害。这真的跟培养种苗的抗性时所遵循的原则没有差别。

病虫害

7

在另一次的农场拜访中,我跟农场的负责人谈起了病虫害的问题,他的第一句话就像根棒子一样响当当地敲在了我的头上:“也许站在蔬菜的角度来看,我们人类才是最要命的害虫!”

这句话站在以人类为中心的角度来寻思是荒谬的,但如果我们站在蔬菜的角度来考虑,此话则真实不虚。我们人类所界定的害虫是各种以农作物食的生物。而其实这些农作物如果不被害虫吃掉,最终也会被人类吃掉。我们不仅是全季候的害虫,一年四季都要吃农作物,而且还是灭绝型的害虫,根茎叶,乃至果实种子一概可以入馔。

如果不是为了留种,我们绝对会把一株农作物吃得断子绝孙。此番道理倘若推演开来,我们人类其实可以算是地球上一切其他物种的天敌。其他物种间的残杀全部是为了生存,只有人类对其他生物的残杀有可能是出于自身生存以外的其他原因,比如为了金钱、为了占有、为了卫生、甚至为了娱乐……

在一般的农业种植中,农人都将病虫害视为洪水猛兽,一旦发现,必采取包括下毒(撒农药)在内的一切必要手段奋起而诛之。哪怕那些手段会伤害大自然、伤害土地,乃至伤害人类自己。其实,我们对于自己身体的疾病,对于社会问题,也是希望采取简单的暴力方法直接去除。比如生病时我们会直接以抗生素杀戮体内的病毒。遇到犯罪时,我们会囚禁和杀戮那些威胁我们生命财产安全的人类。

而结果呢?一切的问题,在这种暴力之下也许会暂时被“解决”,但往往会以更加汹涌之势卷土重来,或是变化一种形式再度出现。无论是病虫害、人类疾病还是社会问题。颇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意味。

古代智者提出的解决问题的方式与现今不同。对于社会问题,他们强调把重点放在礼乐教化而非刑罚上。对于治疗疾病,他们强调把重点放在扶正而非祛邪上。

对于病虫害的发生,有机农人们也是同样的思路,事先在育苗阶段就加强植物的抗性,更多地激发植物的抵抗力。很多有机农人确实发现作物如果生命力足够顽强的话,在遇到病虫害时会更加卖力地生长,长出更多的新叶来顶替那些被虫子吃掉的叶子,不一定会因虫害影响收成。除此之外,有的有机农人还采用大禹治水的疏而不堵的方式,在田里专门种些虫子爱吃的作物留给它们吃。

8

在检视球生菜上面的蚜虫时,农场的负责人又说出一句让我惊讶的话:“这些虫子要吃就让它们吃些呗,不能什么都是你的,要跟自然界中的这些生物分享,太计较得失的人做不了有机农业。我们卖的和客户吃的其实都是虫子给我们留下的。”

站在所谓的“害虫”自身的角度,它们是不会觉得自己有害的,它们危害蔬菜的行为其实只是在求生存,求繁衍。一个“害虫”的小BABY诞生出来,它跟我们的婴儿一样,会饿,想要求生。于是它开始以作物为食,只为填饱肚子。我们只是因为它们会给我们种植的作物带来危害,可能会影响收成进而影响经济利益,就以自我为中心地把它们定义为“害虫”并想要赶尽杀绝。而它们其实也是与我们一样的生命,大地母亲孕育出蔬菜,平等地养育一切生命,而我们却贪婪地想要把土地和上面的作物全部占为己有。

我们可以有一千个理由来支持剿灭害虫的生产方式,来支持所谓现代化的农业生产方式。但这种思维方式受制于我们现有的意识发展水平。我们的意识状态让我们难以感同身受地体会到自己的行为给地球、其他生物和自身带来的伤害,同时也让我们深深地被利益、金钱和生存的恐惧紧紧抓着,无法挣脱。

9

如果我们能通过自身的修炼提升自己的意识状态,我们就会透彻地看到真相,就会按照自己的良心,而非按照个人的贪心或遵从集体意识的影响去行事。这样的话,我们其实可以很容易地找到一千个理由来支持生态农业。

到农场去

我接触到的有机农人内心的智慧和慈悲还不仅于此,他们中有的人还有着这样的理想:在菜地边办一所敬老院,一方面让老人多吃健康食物,多接地气,有机会活动身子骨,另一方面如果一个人能够看到一年四季农作物生、长、衰、亡的轮回,应该也能够有助于他体悟自身的生命意义,活得更加坦然轻松,不再那么执着,不再那么恐惧死亡。

造物主创造的大自然和万物都是人类的老师,它们里面都蕴藏着造物主的智慧,我们只需谦卑地解码和学习。人类用心观察和体会万物,可以悟出各个方面,各个层级的道,包括最根本的大道。

我们自以为很聪明,可以有很多所谓的原创想法和理论,其实这些无不是造物主的造化。而且如果你够谦卑,够放空,则会有更多的灵感和智慧经由你这个管道被带到世间。那些伟大的发明和研究成果很多都是研究者绞尽脑汁后头脑彻底放空才获得的,这就是所谓的灵光乍现。

我走在农场中,脚踩在宽厚的土地上望着绿油油的蔬菜,心忽然很静,看着一片片叶子反射着太阳的光辉,仿佛可以听到各种蔬菜奋力生长的声音。我终于不再把植物当作一个个物体,而是能够切身感受到他们勃勃的生机,切身感受到他们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

10

去农场拜访的好处当然不只是学习农业知识和领悟人生道理,最重要的是还可以吃到地里最最新鲜的蔬果,吃到一些在菜市场在超市里永远吃不到的美妙味道。直接采摘的蔬果抹抹土就直接吃,能量是最足的。放置一夜再闷在快递公司颠簸送到家的蔬菜能量肯定损失不少。

最讲究的农场是不用物流公司配送的,因为那样菜采下来要第二天才能送到消费者手里,我见过的讲究的农场会坚持当天起早摘菜,专车上午配送到家,把农场到餐桌的间隔时间压缩到最少,让人们尝到最新鲜最有生命力的蔬菜。

从此以后,我开始把有机的蔬果引入家中的厨房。一开始觉得价格不菲,但仔细想想,还有什么比吃得健康更为重要的呢?

12

与其说花万把块钱去买套名牌的衣服、去旅游,还真不如吃一年的新鲜有机蔬果菜来得更实惠。对于有孩子、孕妇或病人的家庭来说更是如此。很多人花费很多钱在早教在胎教上,还不如多吃点真正健康的食物更能让孩子直接受益。运动是肌肉的机能,而智力是大脑的机能。大脑其实也是一块肉,这块肉由什么品质的材料长成,健康不健康,会直接影响它的机能。

我家里有两个娃娃,年纪都非常小。对于我家可支配收入的开销来说,会首当其冲保证食物的品质,其他的生活开销都排在后面。

文章来源:生态分子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HhRQZPzYYCgnjhxMQO8RdQ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