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生态新农人故事(二):一颗极致火龙果的修养、七“不”橙子、会中医的习武者的自在心田

生态新农人故事(二):一颗极致火龙果的修养、七“不”橙子、会中医的习武者的自在心田

作者:李振基

接上篇:生态新农人故事(一):种枣种成“佛”,古稀阿姨的合作社,华为IT男的丑苹果

论一颗极致火龙果的修养

长泰县汇兴家庭农场坐落于长泰县岩溪镇湖珠村,于2014年开发建设,总占地80亩,以红心火龙果为主打品种。

1

农场主黄志辉从2013年开始,因种种原因放弃了原有职业,开始从事农业种植,刚开始也想走短平快路线。在火龙果种下去不久,就看到红心火龙果滞销的新闻,于是开始重新思考发展方向,采用不用农药化肥的方式,打算走极致路线。

刚开始并没有接受过自然农法的正规培训,只是知道土壤和水质很重要,于是用烧谷碳等土办法来改良土壤。几年来即使一直都不被周围的村民理解,即使历经重重困难,他也仍然没有丝毫动摇。

2017年8月将火龙果送到厦门大学的农残检测中心检测,392项农残中,仅检测出1项极低浓度的灭蝇胺,当时他们有点不放心,我跟他说,国标是0.5-1mg/kg,你们的才0.008mg/kg,出口都没问题了,这份付出也终于得到了应有的回报。如今的汇兴家庭农场的火龙果园,已经是农业科技试验示范基地,成为了当地的一大特色产业。

2

自从参加了2018年1月5日自然农法培训之后,他感觉到自己找到组织了,原来自己并不是孤军奋战,而是有一群人在跟自己一样,从事着自然农法种植之路。顿智老师、童志强老师、郑玉元阿姨等都是他的榜样。

军人出身的他,带有点强迫症。将果园里面的杂草锄的干干净净,火龙果树清一色跟阅兵似的整整齐齐。之后我建议他不再除草,他欣然接受,这一举措,很好地给土地保持了水分,让果园免受了冬旱和春旱,迎来了2018年的丰收。

4

他一直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可以说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他只要保护好,不用去破坏就可以了。现在火龙果园的土壤改良后,乔木、草木、鸟类、虫类基本上恢复,动、植物的多样化已日渐明显,连对环境要求严苛的萤火虫也来到这里安静落户了。

现在火龙果园的土壤改良后,乔木、草木、鸟类、虫类基本上恢复,动、植物的多样化已日渐明显,连对环境要求严苛的萤火虫也来到这里安静落户了。

除了种植方式外,他也同样重视销售和服务环节,他考虑了鲜果销售运输的每一个细节,确保运输到客户手中都新鲜完好。同时为了突破鲜果销售的瓶颈,他开发了深加工产品-火龙果冻干,成为粉丝们居家旅行必备的零食。

曾经有另外的火龙果园拿着他们觉得很好的火龙果来跟他PK,结果吃了他的火龙果以后,就不好意思拿出手了。

7

去年,他们参加了第17届中国绿色食品博览会,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们获得了金奖。

为了让更多的朋友吃到他们这么好的产品,古老农耕商城不定期举办品鉴会,品鉴会上也从超市中买来火龙果,火佳园的火龙果入口即化,酸甜而无青涩之味。

七“不”橙子

他原来爱吃脐橙,于是去到几户往年常买脐橙的果农农场,到了所谓的生态种植果园,农药味扑鼻而来,除草剂让果园一片焦黄、满目萧杀,政府鼓励树立的太阳能灯光诱杀虫灯下厚厚一层的昆虫,生物多样性急剧下降,生态系统健康越来越糟糕,现状惨不忍睹,令人伤心欲泪。

跟许多地方大面积果园一样,大量的杀虫剂、除草剂的施用,导致了恶性循环,于是在2014年赣南黄龙病爆发,果农的大量成熟树龄的果树被强行砍伐,面对每年的农药化肥与人工开支,果园入不敷出,难以为继,谈黄龙病变色,从其言谈与眼神中深感无助、无奈…

11

他于是萌生了在赣南脐橙的核心产区信丰或者安远找一块不太大的果园,自己来践行无杀虫剂、无化肥、无除草剂、无激素、无转基因种子、无地膜覆盖、慈心不杀的种植方式,用酵素来降解农残或络合重金属,多样化种植绿肥还田来改良土壤,使土壤中肥力与结构得到改善。

通过保留杂草及多树种与果蔬多样化种植,令作物自然生长,不急于求成,慢慢来构建一个和谐的森林生态农场。

12

他希望借此影响与带动周边的果农同行来实践生态种植,减少对环境的破坏,种出更多的安全食品,让家人与朋友享用。进而也可以有场地、有条件促进更多的自然农耕、助学、扶孤、绿色、环保等公益慈善事业。

会中医的习武者的自在心田

自在心田的创办人何建江(小何老师)从小随族中长者修习拳术和接触中医药典籍,亲历过顺德传统生态农业的和谐美好,也见证了农业的变迁。他曾任职外资企业,负责施工与安全工作,其后进入邮政系统,负责广州地区校园阅读推广,并兼任多所中小学校外辅导员和华南师范大学学生创业团队导师。

有感于80年代以来顺德一带农民开始盲目追求蔬菜与水果的美观与高产,消费者盲目追求所谓现代化的审美消费,田间蛙类、鱼虾悄然消失,越来越多的农田水域几乎没有了生命迹象,而曾经罕见的疾病却变得常见。

为了家人的身体健康,小何老师较早消费有机食品,但孩子免疫力不足,小病不断。何夫人更是接连出现纤维瘤、肌瘤、贫血、抑郁,屡经医院诊治不愈,医生断言除大型手术别无他法。

于是,小何老师再次拿起典籍,重新审视人体的营养、养生与诊疗。研究结论是:身体情况的好坏和营养紧密关联,且养重于治。

14

他为追寻健康食材再次接触农业生产的时候,发现农民普遍在滥用化学药肥,正导致土地、水源和空气污染,各种毒性与激素在食物上严重残留。农民普遍缺乏传统的农法传承和科学知识。面对生产问题仅凭口耳相传或咨询农资店获得解决方法,在商业的牵头下,他们很容易获得“操作简单、成效快捷”的化学药肥。

粗壮、整齐、光鲜、无虫眼、便宜、多品种是最佳选择,甚至有人认为黄瓜顶花带刺是因为新鲜而不是激素,这种价值观的嫁接,导致大部分消费者形成了惯性审美观和性价比选择,导致健康食材在大众市场的生存空间十分狭窄,转而也导致了消费者购买健康食材的途径也十分有限。

生产者无法生存,消费者何来渠道?小何老师感觉到,现实诚如年仅11岁美国小孩Birke Baehr在演讲中所说:要么付钱给农民,要么付钱给医生。

面对残酷的现实,仰望家族宗祠《留耕堂》“但存方寸土,留与子孙耕”的训示。为了家人健康和孩子未来,小何老师用了2年时间四出寻找安全且适合的土地。2013年3月小何老师终于选定地址,正式建立了“自在心田”生态农场,并离开了铁饭碗的工作单位,从此专心研究生态农业和养生文化。

很庆幸,几年下来何夫人的身体已完全康复,孩子也越发健康。曾经有中医学博士指着他小孩对学生说:“你们看看这孩子,这就叫健康”。

四年来,小何老师一直致力于人与自然的健康,以遵循自然的方式生产各式食材,组织体验活动和生态农业讲学,为会员提供食材配送到家服务,坚持为品质负全部责任。自在心田的蔬菜得到了众多会员家庭孩子的喜爱,有会员说,孩子是吃自在心田蔬菜长大的,身体健康且不挑食。自在心田的同仁一直以此为荣。他们感恩天地造化,感恩会员朋友的认可,让自在心田得以存续至今,能为更多人提供健康的选择。

自在心田新的生产基地也即将投产,养生中心和传承农业、中医文化的耕读中心也即将投入运营。未来,自在心田希望继续为更多朋友提供健康食材,并在农耕和医疗文明上为中华民族留下更多可传承的文化。

文章来源:生态分子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jpmVj2nN5OdTTmL33jfPrw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