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重新连接的工作② | 在生态危机时代,“感恩”是基本的生存技能

重新连接的工作② | 在生态危机时代,“感恩”是基本的生存技能

1

续上文:重新连接的工作① | 每个人内在都有疗愈世界的能力

感恩,在“重新连接的工作”中是最基础的第一步,也贯穿于其他各个步骤的练习过程中。对于生态行动者来说,感恩能为我们奠定稳固的基础、深深扎根于大地。在面临危机的时代、在大转折的进程中,要保有感恩之心是很有挑战性的事,却也是一种基本的生存技能,是在生命与生命之间建立连接的纽带。

感恩,始于培养感受的能力

9月我参加的国际生态村构建(EDE)课程,跟主流教育相比有很大不同,EDE的“老师”不仅是知识的传递者,也更是支持者和引导者,引领着学员去发现自己内心的情感和智慧,也让我们从跟彼此的相处中学习。知识的传递,只是课程的一小部分,更多的可能是感受的传递。这里是一个安全又紧密的空间,能支持每个人去觉察自己和他人的感受。这听起来简单,在我们日常的生活中却往往是被忽略的。

在第四周课程(世界观维度)中,这种感受的传递显得尤为明显。这周主体的课程内容是进行“重新连接的工作”的练习。我们作为一个团体,走过了一个完整的螺旋。螺旋的第一步(也是基础部分)是“感恩”。对于生态行动者来说,在为社会的生态转型做出努力时,拥有“感恩”的能力,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根基。只有基于此,我们才能稳住自己的身心,也才能懂得如何与痛苦相处,更有力、更积极地进行自己的每一步工作。

而感恩其实是没法被“教”出来的。那么EDE的老师是怎么做的呢?在课程中,来自斯里兰卡的Trudy老师从没有用任何道德标准去约束我们“必须要对……感恩”。但是,感恩的练习却自然而然地,贯穿到了一整周课程的始终。学员们不是为了迎合某种规范而表达感恩,而是从培养感知能力开始,在这个安全的空间中,自然而然地让各种感受(包括感恩)浮现出来。

比如,每天早晨,大家会聚在一起,自由地做简短分享。虽然Trudy老师说,这个时间可以用来做一些通知、提出事项或其他,但是很多时候,大家的分享是跟感恩有关,特别是常常有学员对志愿者们的辛苦付出表达谢意,“今天的早餐太美味了!”

而且,这种感恩不是单向的,并非只是学员在感恩志愿者。在课程结束的志愿者会议上,负责烹饪的一位志愿者说,她很感谢这里的每个人——她刚来这儿时,很少与人交流,只顾着工作。但是后来,随着她慢慢把自己打开,去认识新朋友们,她就开始逐渐发现每个人身上的闪光点,于是,每一天她都觉得像是开始了新生,每一天都充满赞叹。

在我们的主流文化中,人们鲜有机会表达对彼此的感恩,不是不愿意,而是觉得有些别扭、不好意思说出来。当来到一个开放式的、安全的表达空间时,尽管没有设定主题,感恩却自然地流动起来了。

再比如,我们常常一起做正念练习,包括静坐、观察自己的呼吸;或者围坐一圈、手心相对、感受能量的传递;或者慢慢地在户外静默行走,连接自然……平时的忙碌生活中,我们的感官往往是紧闭着的,我们并非不会感恩,而是很少允许自己静下来品味和感受。当慢慢学着练习正念,那些忙碌时被忽略的细节就会变得明显。

在户外体验的那节课,我们两两一组做感受自然的游戏。玩法很简单,其中一位同学闭上眼,另一位引导着他/她慢慢走,同时用触觉、嗅觉、听觉、直觉等等多种感官,来感受身边的自然。游戏过程中,我带领同伴去触摸两棵相邻的大树。静默许久后,他说,他第一次感受到,树与树之间似乎在传递信息。而且,开始时是从一棵传向另一棵,过了一会,传递方向反了过来。后来他握着一颗石块静坐了一会,他说双臂感受到了石头的力量,眼前浮现出一些画面。这都让他惊讶不已。他在后来的团体分享中说,要谢谢那两棵树和那块石头。自始至终都没有人在“教”他要感恩自然,但是感恩却像是在每一种身体感官中存在着。

还有“巨人和小矮人”的游戏,也让感恩贯穿到了每一天。这个游戏是源自一位翻译志愿者的提议。一周开始时,我们各自把自己的名字写在小纸条上,所有纸条混合打乱后,每人从中抽取一个名字,这就是你的巨人,而你是他/她的小矮人,你需要每天为巨人做一件好事或送一个礼物(最好不是用钱买的礼物),而且不能被他/她发现。当然,同时,你也是别人的巨人,也会有人默默地每天为你付出。在这一周,每天都有人收到不明来源的小礼物,比如野花束、小画、信件……他们会开心地笑出来,赞叹小矮人们有多么用心。结尾“公布答案”时,有位同学说,“我不想知道我的小矮人是谁……因为我想感谢这里的每一个人。”当时我顿时就想到,“我其实也不想让我的巨人知道我是谁,因为悄悄送礼物、不被发现的感觉特别的好。”

这像是简单的“礼物经济”实践。我们为他人付出着,但同时完全不索取回报,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另一个角落里,也有人关注着自己、为自己付出。我们不要求对等的“交换”,而是完全信任——善意终会流动到每个人那里。

2

自然本就是个巨大的礼物经济圈。树让枯叶落向大地时,总是很慷慨,也不会在乎这些叶子会化为谁的养分。因为这棵树知道,森林里有众多的生命在支持着自己成长。当我们看到,我们本就是这个礼物经济圈的一部分,“巨人和小矮人”的游戏就会延续到每一天的生活中。

感恩不是靠“教”出来的,而是我们打开感受力后自然出现的“副产品”。对于生态行动者来说,感恩不像是一种道德规则,而是一种与自然共生的基本技能。在经过长期练习后,感恩可以成为坚实的根基,为我们的行动赋予源源不断的能量。

在《Coming Back to Life》(回归生命)和《Active Hope》(积极的希望)两本书中,就分享了如何用另一种眼光来看待“感恩”。(下一个部分主要是这两本书中内容的整理、摘译,也融合了我自己的理解。)

感恩的力量

当你情绪低落时,如果要尝试把注意力集中在积极的事物上,似乎显得有点牵强。然而,看见生命中的“礼物”,能给你带来深刻的力量。通过品味这些礼物的价值,即便在面临困难时,你也有能力保持平衡。这就是为什么“重新连接的工作”课程总是从感恩开始。感恩能增强心灵的韧性,让我们更坚强地面对令人不安的事物。

所有宗教和灵性传统的起源,都是对生命恩赐的感恩。然而,我们常常轻易地将生命视为理所当然,这也许就是为什么,许多灵性练习都从感恩开始,以便提醒我们,尽管有那么多痛苦和忧虑,生命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恩泽。例如,在藏传佛教中,人们会在冥想开始前停顿下来,反思人类生命的珍贵。这并不是因为人类在道德上优于其他生物,而是因为我们可以“改变业力”。换句话说,有了自我反省的意识,我们就有了选择的能力——可以对正在做的事情进行评估、并改变方向。对于其他一些生命体来说,可能主要依靠本能来行事。但现在身为人类,我们已经被赐予了思考、判断和选择的能力,而这是值得我们感恩的。

在动荡和危险的时刻,感恩能帮助我们保持稳定。它把我们带回到当下。而全然地处于当下,或许是我们能为世界所做的最好的奉献。

感恩会培养信任,让人更加慷慨。想想那些与你互相信任的人,你们是否也对彼此心存感恩呢?有研究表明,我们更可能帮助那些我们对其感到感恩的人,这就带来了“感恩-信任-合作”的正向循环。正因为此,当我们尝试构建合作型社群(包括生态村)时,感恩在其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

我们的世界确实正处于危机之中,但生命的每一刻依然是充满奇迹的。感恩并不依赖于我们身处的外部环境。不论身处何处、面临着什么问题,我们都可以主动选择拥有感恩之心。生活在这个时代,我们其实是被赋予了一个独特的机遇——如果我们愿意,就可以随时参与到转向生态可持续社会的“大转折”中。面对这个挑战,我们可以选择集结所有的力量、智慧和勇气,以让地球上的生命延续。

感恩的曼陀罗

感恩的曼陀罗

如果你正在面对个人生活中的问题,或面对世界的危机,寻找感恩的理由可能一开始会让你感到不舒服,甚至有点像在否定问题的存在。但是,你不必对正在发生的一切感到感恩。更重要的是认识到,永远存在着一个更大的整体,一个更广阔的视野,而这个整体中既有苦难,也有积极的方面。感恩可以帮助我们获得足够的力量,以清晰地面对困境,并建设性地做出行动。感恩是一种我们可以随时取用的资源。

感恩能帮助我们从工业增长社会的思维方式里解脱出来,帮助我们抵御消费主义。拥有感恩之心,我们更容易对已经拥有的事物感到满足。而工业增长社会中,许多企业的目标却是要让你觉得自己总“缺”点什么、让你越来越不满足。在一个面向营销专业人士的网站上,对于“不满足定律”是这样描述的:“广告人的工作就是在受众中制造不满的感受。如果人们对自己的外表满意,他们就不会买化妆品或节食书籍……如果人们对自身、对自己的住处、对生活所得感到满意,那他们就不是潜在客户了——也就是说,除非你让他们变得不开心。”

感恩能够把我们从这场激烈而盲目的竞争中拉出来。它帮我们把注意力转移到已经拥有的事物上来。这样,我们不是强迫自己减少消费,而是慢慢练习感受能力,让生活方式自然地发生转变。如果我们要设计一种文化“疗法”,既能保护我们免于抑郁和焦虑,又能帮助我们减少消费(即减少生态破坏),那么这种疗法中必然要包括——培养感恩的能力。这种能力,是参与“大转折”所必须的。

感恩是原住民文化的核心。比如对于北美的易洛魁人来说,感恩是一项神圣的义务,是生存的根本保障。在几乎每一个会议或仪式的开始,他们首先要做感恩和问候,这被看做“比其他一切都重要的话语”。感恩会被献给所有赋予生命的事物:太阳、月亮、水、风、植物、动物……

在他们的感恩祈祷中,最特别的一点是,他们并不注重个人占有的财产或个人的好运,这不是他们要感恩的对象。相反,他们是为所有人都得到的祝福而感恩,因为这些祝福是自然世界的一部分。在易洛魁人的不同的群体中,人们会用自己的方式表达感恩,而同时也遵循着传统的结构。比如莫霍克人的一个感恩致辞是这样开头的:

今天我们聚集在一起,
我们看到生命的循环正在延续。
我们被赋予了一种责任,
要平衡、和谐地与彼此、与所有生命一起,
共同生活。
现在,向彼此致以问候和感恩时,
我们要让思想合为一体。
现在,我们的思想是一体的。

我们都感谢地球母亲。
因为她赐予了我们生命所需的一切。
当我们在她的身躯上行走时,
她支持着我们的双脚。
她从古至今一直关爱着我们,
这给予着我们喜悦。
我们向地球母亲致以问候和感恩。
现在,我们的思想是一体的。
……

接下来的致辞包括,感恩世界上的水体、水中生活的鱼类,感恩植物生命的多样和广泛,感恩田园里的庄稼、草药,感恩动物们,感恩鸟儿“每天都在提醒我们享受和欣赏生活”,感恩四方的风,感恩雷鸣和闪电“带来了能使生命重生的水”;感恩兄长太阳、祖母月亮,感恩“像钻石一样划过天空”的星星,感恩开明的师长,感恩造物主,也感恩那些任何被遗忘或尚未命名的事物……

这样的感恩,会加深我们的本能认知——我们本就属于一个更大的生命网络,在为生命创造福祉的过程中,我们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在面临社会和生态危机时,我们都会感受到巨大的痛苦。要做的事太多了,而时间又太短了。如果将悲伤和愤怒为出发点,我们可能也会有所行动。但是,如果能以感恩为根基,我们的行动会更容易持续下去,也更有创造力。因为感恩能让我们获取更深层的力量。

4

附 | 适合每天进行的感恩练习

以下是我自己的总结,欢迎你也分享自己喜欢的感恩练习。

感受当下:紧张焦虑的状态会削弱我们的生命力,也削弱感恩的能力。我们可以经常练习,通过观察呼吸、观察身体感受、放松身体、唱诵、静默等方式,来回到当下。这会把我们的意识带入到更深的空间,培养感受力。

连接自然:经常来到户外的自然空间中,放松身体,安静地行走或观察,以多种感官去感受自然。仅仅在形式上表达“感恩地球母亲”是苍白的。在亲身感受的基础之上,我们才会理解,为什么地球母亲是值得感恩的,为什么人类的生命是值得感恩的。

不计回报的付出:我们不只是会在索取、获得的时候才觉得感恩。当我们不计回报地付出时、不留姓名地做一件好事时,往往能感受到更深的感恩。

重新体验感恩时刻:回想今天你经历的一件让你高兴的事。闭上眼,想象自己再一次经历了这件事。用尽可能多的感官去身临其境地再次体验它。观察自己的身心中浮现的感受。

感恩食物:除了常见的餐前感恩之外,我们还可以做很多。比如认识为自己种植食物的农人,与他们成为朋友、互帮互助。或自己亲手种植食物,包括在阳台或室内做简单的种植,这个过程也是一种感恩的仪式。

感恩日记:当我们能感受到越来越多值得感恩的事物,不妨用日记(文字、摄影、绘画等等形式)把它们记录下来。比如,可以试着记录下:能在这个世界上生活,让我觉得感恩的是……;今天让我感到特别幸运/受祝福的一件事是……;今天有很多人帮助了我,他们是……;我要感恩自己,因为……;生活在这个大转折的时代,让我感到困难的是……,让我感到感恩的是……;当我观察自己的生活,我发现自己已经参与到大转折当中,比如通过这些方式……。(语句形式并不重要,关键是自己是否真正感受到了这些事物。)

感恩的练习并不止于“重新连接的工作”螺旋的第一步,而是贯穿于始终。特别是在接下里的“尊敬痛苦”的练习中,感恩的重要性会体现得尤其明显。真正对生命之间的连接心存感恩时,痛苦将不再是一件可怕的事,而是一份独一无二的礼物。随后的文章将跟大家做更多分享。

(待续)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