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生活 > 我在魔都种地

我在魔都种地

作者: 梁大福

曾在广州4A广告公司工作的梁大福(那是纳),2016年头脑一热,只身前往澳洲 Outback 打工度假了半年。在那人烟稀少、WiFi昂贵、一遇雨天就被隔离的地方,他的生活一下子回到了无智能机的状态。时隔2年回到中国后,他又跑去了上海种地。前情提要:真是了不起,生活在这荒凉的地方 | 澳洲Outback打工度假

结束了2年的澳洲和新西兰打工度假之旅,31岁拖着箱子回国的那一刻,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所有就只是一个箱子。朋友们都已经车房入手,纷纷成为张总李总。外出2年已经赶不上祖国的速度,似乎被远远抛在前进的巨轮之后。现实的当头一棒:31岁,大龄未婚男青年,拖箱背包客。一回家就是买房结婚的问题,没人关心你内心想要什么,人人都想给你“指条明路”。但我清楚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回到过去朝九晚不知几点的办公室生活,也回不去困在钢筋水泥的大都市。2年在国外跟自然的亲密接触,让我向往自给自足在自然中的生活。

image001

5月回国,在上海岑卜村参加了“东亚市民村”的活动是我决定到魔都种地的一个契机。在“东亚市民村”我了解到很多人在用朴门永续的方法做农耕,很多人都在为了更健康的生活身体力行一点一滴地改变,改变人与自然相处的方式。生长在农村,我深刻体会到城市化进程给农村带来的冲击,最明显的莫过于土地荒废。寸土寸金成为寸土皆草。我觉得这不对,大家都不耕地,食物从何而来?再者年轻人都不呆在农村了,农村发展动力不足。当然,我不是要豪言壮志地去进行乡村建设,只是单纯地想回归土地,生活在自然的环境中。我就真的“一意孤行”了一把,瞒着家人,冒着活不下的压力独自跑到崇明岛陈西村种地。

image002

开始种地之前,有些七上八下,加上已经是9月下旬,想快点播下秋冬的蔬菜。内心有很多疑问:草要不要除?地要不要翻?要不要……慌张得变成了“十万个为什么”。

image003

所幸正在陈西村实践自然农耕的小伙伴都给我一一解答了。我似懂非懂地开始开垦我的那一小片土地了。地里长着差不多齐人高的草,有些还有三四个手指那么粗。自己干劲十足,铆足了劲,跟个人肉割草机似地一个早上就把小3分地的草给割了。没过多久,心里又开始怀疑:“这草根这么粗,真的不用拔掉么?”最后又找小伙伴给自己上了一课,才知道留根是为了保持土地疏松,也才意识到自己忙活了一大早上,跟土地完全0沟通。于是决定给土地好好缓一缓,急切的心情也一下子缓了下来。

image004

开垄到播种也都学习跟土地交流起来,要干啥都跟“她”打声招呼,像个朋友,还给她搬来个“大虎妞”(废旧玩具车)做伴。在草根残留的地里,我播下了生菜、菜心、茼蒿、芥蓝和红菜苔种子,土也没盖,野蛮地撒播。

image007

播完之后每天下午都给它们浇浇水,给它们鼓鼓劲,加加油,感觉就像照料自己的孩子。播下去的第5天红菜苔就率先出芽了,小生命在黄土里添了点点新绿。我内心小雀跃,没白费我的悉心照料,同时也验证没盖土,种子也能发芽。

image005

其他的菜也相继发芽,但是零零星星。地里其他的生命也没闲着:草根靠着残存的能量蹦出了新芽,杂草开始探出头,虫子也开始在大快朵颐我的菜苗。有点担心,但唯有去顺应这自然发生的一切,能做的只有每天给它们呐喊助威。可惜可怜的菜心君,仅有的几株小苗被虫吃个精光,不得已又重播一遍。后面种的也一样逃脱不了虫子们的美餐一顿,唯有香葱幸免于难。

我并没有因此而沮丧,我知道虫子在告诉我它们不够健康,只有健康的才会好好生长。终于知道自然农耕的艰难,然而我依然相信土地和自然会给我回馈。正如地里突然冒出了很多萝卜苗、瓜苗一样,指不定哪天就给我个特大的惊喜。种了地之后就更加感激自然,以至于在吃饭前都不自觉地要感谢一下她的馈赠。有更想保护她的欲望,尽量地环保生活,减少对她的伤害。也许这就是我要逃离大都市的初心吧。

住在乡村,食物是无可挑剔的。蔬菜甜得如此细腻,慢慢沁入你的味蕾,甜下心头,可以感受农人的用心栽培。吃肉也减少了,着实不知道菜市场的肉是怎么来的,禽畜到底有没有被好好地饲养。种地,悄然在影响我选择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这里的生活节奏慢悠悠的,累了就休息,发呆一天也无妨。村民都特别热心友好,给我送菜送水果的,“让我哭会儿”的感动。家里也好不热闹,螃蟹、蟾蜍、蟋蟀等各种小动物拜访,一天不停地招待他们,也挺忙。

image006

虽然没有收入,但每天都吃得香,睡得香,瞎穷开心。我想在魔都种地我是种对了,甚至赚了。

关于作者

梁大福:澳洲新西兰打工度假两年,回国种地的无业游民。不种地,吃啥?

文章来源:有机会

图片来源:有机会

本文由Lindsey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