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default, 环保大家 > 专栏|张赫赫 以里山作自然学校 为北京留下石虎家园

专栏|张赫赫 以里山作自然学校 为北京留下石虎家园

作者: 林琪娟 环保信息中心记者

张赫赫在此次中国绿色人物脸谱论坛。摄影:周昭蕊。

张赫赫在此次中国绿色人物脸谱论坛。摄影:周昭蕊。

「你好,我叫张赫赫,也可以叫我蚊滋滋!」

因为本身手长脚长,再加上性格开朗,常一不小心就打开话匣子。来自环保组织自然之友的张赫赫(下称蚊滋滋),调侃自己就像蚊子一样,常在别人耳旁发出嗡嗡嗡嗡的声音。

在北京读大学,之后也到过挪威读硕士。但在城市生活多年后,蚊滋滋却和男友长角羚一起,毅然决然搬到了北京平谷区华北平原向山区过渡的浅山地带生活,这儿不但是北京生态多样性最丰富的地方之一,且近十年来,农户在此开垦种植经济果树,山林与农田交汇衔接,构成了很典型的里山环境。

「盖娅・沃思花园」,是他们给自己这30亩的家取的名字,而它,同时也是「自然之友・盖娅自然学校」的永续生活教育基地。

盖娅・沃思花园全景照片,有作物区、果园、鸡舍、香草园等等。提供:张赫赫(不适用CC共创授权)

盖娅・沃思花园全景照片,有作物区、果园、鸡舍、香草园等等。提供:张赫赫(不适用CC共创授权)

是石虎偷吃了鸡,还是我们没尽到农夫的本分?

蚊滋滋和长角羚都热爱自然,平日里,两人乐于农作,对食用香草的栽培尤其著迷。有空时,也会在生态丰富的花园做自然观察,写文章分享到网路上。盖娅・沃思花园说是有30亩地,但实际上他们把一半的地留给了荒野自然,因此有幸,很多野生动物也在此生活。

「到我们香草园来偷吃桑果的野兔、山上的环颈雉小刺猬,还有有毒的腹蛇。在北京啊,能看到蛇已经是很不错了,还有这种咬到就会有生命威胁的毒蛇!然后另外就是大家看到这里有狗獾、有果子狸、有豹猫也就是石虎⋯⋯」

而说到石虎,在两年前蚊滋滋和长角羚养的鸡与石虎有段不解之缘,而也是这段缘份,让他们更认识到与野生动物虽有冲突,但也有和平共处的可能。

「我们山上的石虎,进入了我们的鸡舍,吃掉我们100多只鸡,而且,它一次就会杀死20多只。完全不去吃它,只是扔在那儿展示它的能力!」蚊滋滋略带无奈的笑着说。

蚊滋滋和长角羚刚开始以为,来鸡舍的石虎应该是被人野放的,而不是自然的个体,所以两人一起弄来了无害的捕兽笼,把抓到的石虎放到40公里外的保护区,但石虎却还是抓一只来一只,怎么也抓不完。

而之后经猫盟(观察野生动物的公益组织)的提醒,他们才知道,这里应该是石虎的自然栖地,石虎是这的原住民,当然就怎么赶也赶不走了。
「是我们农夫的本分没做好,我们其实偷懒了,在那个鸡舍的进出口留了一个我们自认为很聪明的小洞。鸡可以自由的出入,白天出去觅食晚上回来休息,没想到豹猫(石虎)也会尾随啊,然后进来以后就大餐呗,因为那不是7-ELEVEN吗?」说到这蚊滋滋自己也笑了出来。

后来,蚊滋滋和长角羚维护了鸡舍,每天早晚检查,自然与石虎的关系就变好了。并不需要伤害或赶走石虎,也能解决冲突,这是石虎给蚊滋滋带来的启发。

盖娅・沃思花园拍到的石虎照片,蚊滋滋取名叫美斑。照片提供:张赫赫(不适用CC共创授权)

盖娅・沃思花园拍到的石虎照片,蚊滋滋取名叫美斑。照片提供:张赫赫(不适用CC共创授权)

盖娅・沃思花园——对大自然有深爱,才会自发去保护自然

盖娅・沃思花园,除了是蚊滋滋与长角羚共同生活的家园,同时也是盖娅自然学校的教育基地。学校的活动也十分丰富,手作步道、盖娅绿色生活营、工作假期,应有尽有。

而在盖娅自然学校的部落格里,有这样一段文字——盖娅自然学校以20年的「环境教育」为基底;以「完全教育」为「教育」本质的探究;以「培力行动」为教育目标主旨的「自然教育」,逐渐拥有了自己的特点。

完全教育,指的是除了常见的知识累积型教育,它更注重的是情感培养、素质提升、身心均衡等方面。而「完全教育」也注重「教育」不仅仅发生在学校,更是「家庭教育」、「社会教育」和「自我教育」的融合。

为什么要注重完全教育?打个比方,第一次来到盖娅自然学校的孩子,表现的大多是不适应。

「(老师)做了很精致的便当给大家吃,席地而坐嘛,然后苍蝇会很自然的飞过来停落在他们(小朋友)的手臂上,小朋友就瞬间哭了,泪崩!」
在城市生活多年,我们对自然的记忆只停留在书籍上,才会在真的接触大自然时被吓到,因为我们不是真的知道自然是什么,唯有我们真的走进大自然,才能懂得自然。

而盖娅自然学校认为,「体验式」的教育方法是最好的「完全教育」承载之一。

「哪怕只是一个简单的生态旱厕的清理的动作,也会比我滔滔不绝讲20分钟来得有效的多。因为他可以亲自看到那个粪尿分开的堆肥桶里,很活跃的微生物就这么真实的长出来,可以在我们视为污物的粪便当中,长出蘑菇长出真菌。他就知道,大自然循环的真理是什么,我们人,可以在一个什么位置上,去更谦卑的参与到自然的循环中去。」

盖娅・沃思花园的生态女旱厕,大家戏称为「女王的座椅」。照片提供:张赫赫(不适用CC共创授权)

盖娅・沃思花园的生态女旱厕,大家戏称为「女王的座椅」。照片提供:张赫赫(不适用CC共创授权)

蚊滋滋认为,人在人类社会和大自然中,有着不同的位置。为了让大家更亲近自然,作为盖娅自然学校校长,蚊滋滋呼吁大家在盖娅自然学校里叫彼此取的自然名,比如张赫赫叫蚊滋滋,还有人叫长角羚、风暴、石头等等。

「回到里山的环境的生活,在这样的观察过程当中,我越来越认清我自己,我在这块土地上是一个物种,首先我是一个蚊滋滋,和他们(大自然)什么关系,我周遭都有谁,我应该怎么守好我的分寸?在我的人类社会当中,我有我的祖辈先民教育教化我应该对人有礼貌,我应该知道和人交往的规矩。但是在大自然中没有,我可能就只能用我有限的生命去体会,我应该怎么回到我那个位置当中,和它们共处。我要能够吃饱肚子,同时又能够让它们(其他物种)世代繁衍生息。」

蚊滋滋认为,唯有对大自然有着真正的热爱,才能转换成持续的环保行动。

「当这块土地和你产生深深的连结的时候,如果有朝一日,当它由于发展的缘故或其他原因,受到了影响,你可能会获得一个切肤之痛的感受,而你就不想做一个沉默的个体,想去为它呼告呐喊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行动,我们很看重这样一些内心的纠结。」

可能是恰恰没有希望,才会坚持去追求一个希望。

梁从诫是自然之友的创始人,在世时,对蚊滋滋说过一句话:「其实环保是一场永远也打不赢的仗。」

蚊滋滋说:「比如在2008年,不是有一个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吗?然后有一些得过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经济学家就出来说,如果现代人类社会的一些制度不被翻转的话,不会出现一个彻底的改变,其实很多问题是无解的,因为我们在这样一个秩序之下我们人的选择只能走这样一个路线。」
「可能恰恰因为是觉得没有希望了,才会愿意坚持去追求一个希望。因为很多人问我说你为什么一直在自然之友,你为什么一直在做环境教育的工作,因为做教育本身就是要一直追求那个希望。坦率的说作为一个老师,他今天给这孩子一堂课一学期的课或者4、5年的课,他并不知道这个孩子10年以后20年以后会怎么样,他是一种未知的影响,但是我作为老师我不可能因为未知是不可遇见的就放弃我工作的价值,就是这个是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部份。」

蚊滋滋说,或许大家就是太理性了,只做可看见结果的事,比如树砍了可以赚钱,但保护这棵树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大家就不去做。但或许人类现在就是缺乏这种精神,看不见希望就不做了吗?自然教育或许短期看不见效果,但只要做下去,希望的种子就会在人心里发芽。

盖娅自然学校课程照片。照片提供:张赫赫(不适用CC共创授权)

盖娅自然学校课程照片。照片提供:张赫赫(不适用CC共创授权)

张赫赫小档案

1998年,大学成立环保社团

2003年,毕业后去自然之友工作

2007年,挪威生命科技大学读国际环境硕士

2009年,回自然之友继续工作

2014年,担任自然之友・盖娅自然学校校长

2015年,创立盖娅・沃思花园

2016年,博雅小学堂帮助展开「盖娅花园四季物语・有声课堂」

文章来源:环保信息中心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iO_pHhZoTicIncWfiUzjdA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