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生活 > 我们曾经都是小孩 | 心声

我们曾经都是小孩 | 心声

1

你会不会和我一样,经常思考一个问题:人是否能想象出他从未见过的东西?答案是那么的模糊而不确定。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似乎越来越空泛,道理知道一大堆,却不清楚要什么。如果我们想象不出未来的样子,又如何实现它呢?

好在孩子没有这方面的困惑。孩子的每一天都充满了新鲜感,不管条件怎样,他们总能找到乐子。那快乐不是大人给的,也不是环境给的,而是无边无际的想象力生发出来的。而我们,曾经都是小孩。

手绘玩偶

手绘玩偶

从不会玩、不敢玩的那一天起,我们的想象力便逐渐消磨了。以至于长大成人的我们,为了弥补想象力的缺失,把快乐的源泉拱手相让。我们挣钱,然后购买各种服务,这服务还必须包括程式化的教学和事无巨细的指导。我们失去了自娱自乐的能力。按说成人这样就算了,但成为家长后,我们偏又要把这种生活方式灌输给孩子们。比如,让孩子学画画,那是连每一个色块涂什么颜色都明确规定了的,作出来的画,家长看了满意,但孩子无尽的脑海却从此多了堤岸。

我们正是在不经意之间,扼杀了孩子的想象力。在城市的公园,越是大孩子,越是畏手畏脚,他们不敢踩草坪,也不敢爬到树上,连触摸一朵花的手都不太敢伸出去。其实,他们曾经也伸过手,但因为被训斥了——“这些花是用来欣赏的”,所以他们不再伸手。以至于常年缺少自然相伴的小孩,即使身处野外,身体也被思想束缚,不敢逾矩。我们为什么要人为地将孩子的世界打散,令他们形成了有分别的行为模式?难道我们不可以在城市里,创造一个无拘无束的环境吗?

孩子在集市上玩全纸质的玩具

孩子在集市上玩全纸质的玩具

十一期间,我们在798举办了有机会的首个线下市集——儿童集市。活动场地选在了Claret听厨餐厅。这家餐厅的主人是日籍华人 Kiyono 女士。她先生来自德国,是受华德福教育的第三代。她曾分享过一张玩偶的照片,那是每个华德福家庭都有的——没有五官的布娃娃。为了不限制孩子的想象,华德福教育的许多玩具都是开放式的。布娃娃没有五官,也就没有表情。娃娃的神色是随着孩子的心情而变化的,孩子高兴,他们就高兴;孩子伤心,他们也跟着伤心。提到华德福,再顺带一提其创始人鲁道夫·斯坦纳。

纯手工的布娃娃,家长与孩子共同完成(网图)

纯手工的布娃娃,家长与孩子共同完成(网图)

鲁道夫·斯坦纳在农夫的请求下,开了8次农业讲座。但这些内容都不是来自他的实践,而是他看待自然和人类衍生出来的想法。当他的讲座结束时,农耕试验才起步。贯穿农业、教育、医疗等各领域的庞杂知识,由鲁道夫讲给身边的人听,知识得以系统化,并生生不息传了下来。如今,德米特农耕与华德福教育在包括其发源地德国在内的很多国家,都得到了本地化的发展。

我不禁追问:鲁道夫·斯坦纳是如何得到他经验之外的知识呢?三天的儿童集市给了我答案。

自然拓印工作坊 简单的工具、自然的素材,创造性的玩法

自然拓印工作坊
简单的工具、自然的素材,创造性的玩法

在集市上,我负责在自然拓印工作坊上,陪孩子们玩。我们准备了鲜花、树叶,还有在公园捡的落叶——应季的枫叶、银杏叶和松叶;还准备了一把锤子,各色颜料,以及全白的布袋。一个小小的“自然绘画师”摊位就在城市的空间里支起来了。熟悉自然教育的朋友或许对这个游戏不感到陌生,但置身儿童设计周的众多塑料活动中,这游戏就显得与众不同了。

在有限的条件中,孩子们玩得津津有味。我坐在对面,欣赏他们创作的过程,也从不同的生命画卷中发现了丰富的精神世界。“人在劳作时,样子果然最迷人呢!”我感叹着。他们十分投入,不分长幼,身上散发着因专注而无畏的气质。

专注地画画

专注地画画

在我的摊位上,孩子是不受约束的。我希望他们敞开玩,心境保持最自然的状态。可是,一开始并不顺利,很少有孩子主动把花瓣摘下来,即使我已经告诉他们:“你们可以用花瓣来画画!”也没人行动。直至我做了示范,他们才敢采花自用。随着花瓣零零落落,桌子越来越乱,来摊位的孩子也越来越疯了。

有一个小男孩敲得格外用力,整个桌子颤颤巍巍。他的朋友——一个女孩,起初连锤子都拿不稳,但由于感受到了震动,她也加大了马力。“你不累吗?”我问。“不累!我还可以使更大的劲!”说完,她就敲得更用力了。两个孩子像炒菜似的,把各种颜色的花瓣撒在布袋上,然后轮流使用锤子一阵狂打,花瓣的颜色就印在了布袋上。孩子们的创作手法不同,哪怕使用相同的工具,过程的差异都是显而易见的。

左边是颜料着色,右边是纯植物拓印

左边是颜料着色,右边是纯植物拓印

还有两个姐妹一起来玩的。姐姐对画画很感兴趣,她打算创作一幅心仪偶像的布画。妹妹一开始抗拒画画,连说了好几个“不不不!”但是,当姐姐坐下来,在布袋上打线稿时,妹妹心动了。她也坐了下来,说要和姐姐画一样的画。当她看到姐姐的草稿特别复杂时,又立马改变了主意,她只拷贝了姐姐的颜色,但形态是自己创造的。在小姑娘的脑子里,一定有那么几个灵光闪耀的瞬间,否则她不可能画出只属于自己的作品来。

姐妹俩

姐妹俩

姐姐画了一个多小时,是所有来画画的小孩中,最认真的。她几乎用掉了全部的蓝色、黑色和白色的颜料。妹妹中途玩了一圈回来,又在布袋的背面新画了一幅。在姐姐完成一幅画的时间里,她完成了两幅画,真是了不起!这女孩本是一个不愿意拍照的人,但居然答应了我的摄影请求。“你要是不愿意上镜,可以把头遮起来!”我善意地说。可是,小女孩大大方方地露出了脸。这是发自内心的,对作品感到满意才有的自信吧!

活动中,我也见到手把手教导孩子作画的家长——那片叶子该怎么放啦,这里用什么颜色更好看啦……在大人的干预下,孩子做出来的东西满足了妈妈的爱,却没有实现天马行空的想象,这点比较可惜。如果孩子没有主动请求帮助,那我们为什么不给予他们充分的自由呢?

大孩子小孩子,都有收获

大孩子小孩子,都有收获

还有一个小女孩,完成了一幅很美且有思想的作品。她画了一朵花,花上有心形的、两个颜色的花瓣,有完整的花茎和叶子,还有一只蝴蝶在旁边。她画出了世界上不存在的东西,哪怕只是在原有事物的基础上,改变了一点点形态。创造不就是这样,发明也不过如此。从一朵小花开始,她头脑中的世界正翩翩起舞,飞向了广阔的宇宙。

小女孩介绍她的作品

小女孩介绍她的作品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大人玩起自然拓印也不亦乐乎。一位妈妈带着一岁多的小孩,玩得也很开心。那孩子特别安静,坐在妈妈腿上,也不害怕锤子落桌的声音。还有两个女孩结伴来玩,她们说在敲打中,心情变得愉悦。每个人都从自然拓印中,感受到了创造的价值,这就相当于把树种在了心里,自我浇灌、自我成长,与外界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份安稳的快乐,绝不同于购买服务。

妈妈带着宝宝也在玩

妈妈带着宝宝也在玩

我们需要将更多自然的游戏带给孩子们,在城市里开辟多一些无拘无束的活动空间,让那里的花儿可以摘、食物可以吃、心境可以流动,小人大孩还能使用工具实现脑中的浮景。善于营造“从心所欲而不逾矩”的环境,正是年迈的智慧能够给予孩子们的最大关爱。

从孩子们的拓印中,我也找到了“想象”的答案。人类的想象并不受限于已知,也无关年龄,就像我写的这篇文章一样。愿我们永葆赤子之心!

玩转集市

现场有好喝的有机果汁

现场有好喝的有机果汁

素道有机棉玩具

素道有机棉玩具

孩子喜欢吃的干果

孩子喜欢吃的干果

柒分有机茶 孩子玩耍,妈爸品茶

柒分有机茶
孩子玩耍,妈爸品茶

巴马小屋的有机米 禾然有机的酱油

巴马小屋的有机米
禾然有机的酱油

文章来源:有机会

图片来源:有机会

草西
草西,有机会网COO,写作爱好者,一个透过写作与世界对话的人;喜欢记录与分享,关注食物、自然、旅行、在地文化和有机生活;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身体力行推广有机。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由草西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