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生活 > 【书摘】灵性美学——生态村运动之教育启示

【书摘】灵性美学——生态村运动之教育启示

作者:冯朝霖

1本文摘自“五南图书出版公司”出版书籍《教育美学——灵性观点的艺术与教学》第一章,有部分删节。侵删。

摘要

全球生态村运动的核心——盖娅信念——相信地球是孕育与滋养生命共同的母亲,如此的信念不能不是一种觉醒,并且是灵性的觉醒。盖娅信念代表的灵性觉醒也可说同时是“意识的转化”与“世界观典范”的改变。

“盖娅”一次牵涉的是世界观,灵性牵涉的是人类图像与全人教育,美学牵涉的则是教育的“究极想象”,而当着三者在全球生态村运动的脉络中聚焦时,可能对教育思维产生何种可能的复杂发酵?本文的意图在于经由探究生态村运动的乌托邦理念及实践,描绘教育革新及社会文明革新的整体性典范趋势。生态村体现了存在美学、公民美学与灵性美学的三重奏,更因此成为实现全人教育的典范。

关键字: 灵性美学、盖娅思维、生态村、万物一体论世界观

壹 文明灾难与盖娅思维

人类是怎么陷入这个烂摊子的?(Jackson,2012)

germany-2064517__480

当今人类文明的所有威胁几乎都可追溯到同样的根本原因,我们正经历几百年来将”人与大自然分离”之世界观的阴影面。这样的世界观把世界视为可分开操作,且是由各别部分组成的机器。大自然是我们身外之物,没有内在价值并且是要去征服的。这种以化约论看世界的观点是现代科学的基础,且不断增强提供我们生活的标准,通常被世界多数人视为伟大的成功。然而,人类开始意识到有诸多隐性的成本,这笔帐现在必须一一偿付。

只要我们人相对比较少,而技术相对是无害的,未来似乎是一个永无休止的成长和物质进步的地平线。尽管强大的技术开发具有深远的影响,但逐渐地,我们开始遭遇有限星球上有限的成长。现在我们可以透过炸山挖掘矿物,并且不分青红皂白地破坏海洋与植物生命,暴力地削刮海床来捕鱼。在这些年中,我们正共同学习重要的一课,即生态系统比我们所理解的更加复杂且不可预测。一个看似合理的地区发展,因为燃烧石化燃料,结果在其他地方,却引发气候改变而造成威胁。从自然到合成材料的转变,像豆类罐头的塑料内里这样简单的东西,尽管成本效益显著,却导致对生育力的威胁,基因工程植物可能是更加茁壮的,但在无法自然地抵抗病毒防御上却付出更高成本。我们发现,我们是整体活生生的有机体(即盖娅)中的一部分,在其中每一个组成部分以难以通盘理解的方式交互连结成为一体。

经济成长的谬误

尽管全球性过度消费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各国都有其经济成长最大化的政治目标。这是一个无望的任务。如果世界各国都要达成像美国一样的消费水准,将会过量360%,需要几乎额外四个地球资源来承担。在我们达到那一点不久,显然人类就会和生态系统一起迈向死亡。就像任何生物学家都可以证实的,以雨林为例,生长总是以衰退或稳定的“高潮”(climax)状态两者其一作为结束。随着文明的发展,更多经济成长的成本总是不断增加,由于我们首先会实施最低成本的解决方案,因此随后付出更昂贵的代价。在某些时候,编辑成本将超过边际效益。就是在这一点上,根据史学家Joseph Tainter的说法,许多过去的文明开始崩溃。【Tainter, J. (1988). The Collapse of Complex Societic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盖娅典范

如果我们要进入问题的根源找解决方案,首先我们必须丢弃旧有的机械世界观,在牛顿( Isaac Newton)与迪卡尔( Rene Descartes)之后,它有时也被称为牛顿/迪卡尔典范。我们必须将其替换以更好地反映地球生命的现实。幸运的是,这正慢慢地发生。一个新的、整体交互连结与团结的世界观正在萌发。我们可称之为盖娅典范,用以指涉、反映地球作为生命有机体并伴随作为整体一部分的人类之确认,同时扮演一个相当特别的角色。这样的世界观必定是包罗万象,如同我们不能拒绝身体的任一部分一样,我们不能否认少数族群的人类社会、动物或植物的生命都是地球家族的成员。

盖娅假说又称盖娅理论( Gaia Theory)或盖娅原则,乃英国自然科学家詹姆斯洛夫洛克( James Lovelock)在1972年提出的一个假说。盖娅假说指出在生命与环境的相互作用之下,能使得地球适合生命持续的生存与发展(Lovelock, 2000)。Morin ( 1999)呼吁地球人将地球视为人类“唯一的故乡”(the only Homeland), 这样的主张与洛夫洛克将地球整体视为所有生物共同母亲(The earth mother), 实是异曲同工。如果地球是所有生物的母亲,重建与母亲的和谐关系,对地球母亲的爱慕与歌颂就是生态美学的真意,而在另一层面,如此的认知与情意关系就是个人灵性(小我)与宇宙灵性(大我)的关系。因此生态美学本质上也即是灵性美学。

white-flowers-3544743__480

旧有世界观的致命重击可追溯到1920年代,当量子物理学理论指出整个宇宙中所有粒子是「缠绕一起」( entangled)或相互连结的( intercon-nected), 因此证明可以将观察者与被观察者区分开来的「迪卡尔」想法是错误的。因此我们无法如同迪卡尔所相信的,将人与大自然分开。万物以无法预料的方式交互连结。要以如此的洞见运作在社会上,需要几十年的时间,但是它正逐渐地发生。在每个奋斗的领域都有富前瞻性思维的小众创造这个转变。当整个社会发生这种转变之时,事物看起来会是如何?( Jackson, 2012 )

演化生物学家Elisabet Sahtouris ( 2012)会描述从最小的细菌层面到整体人类社会,演化如何从竞争走向全面的合作,她带着乐观的态度说我们如何处在学习合作的历程中。Sahtouris宣扬「模拟生物的合作文化」( Biomimicry culture of cooperation), 因为她认为进行合作就存在于我们的基因、我们的血液以及我们的骨头之中。人类以前就经历过这样的合作,只是以前从未在全球规模的视野上进行。,上述Lovelock (2000) 的《盖雅》( Gaia: A New Look at Life on Earth), 还有Lynn Margulis ( 1998 )的《共生的地球》( Symbiotic Planet)都是支持以上看法的重要理论。

物种要得以永续,即长久存活,得达到成熟的合作阶段,当其他物种滞留在青春期的行为而不再为它们提供服务之际,便走向消亡。人类身处在自已所造成的灾难中,现在正站在成熟的边缘。Sahtouris呼吁我们从地球最古老的祖先——古细菌那儿吸取教训 ,古细菌是充满生机的地球中唯一透过自身行为创造全球灾难并且解决灾难的生物。让我们看看是否我们也能做得跟它们一样好 !让成熟合作的全球经济结构成为我们的目标,也让我们使得这样的目标如同我们高度演化的身体一样成功 、高效率且有韧性。( Sahtouris, 2012)

Sahtouris认为所有我们的技术都是生物模拟( Biomimicry)——如蚕抽丝、蜘蛛织网、白蚁建窝、鼹鼠挖掘地道、鸟类飞翔以及人脑般的计算,如蝙蝠使用雷达、海豚使用声纳等等。但是现在是最重要以及最伟大的模拟生物演化壮举的时候了:复制那些我们祖先所从事的,他们使其走向成熟永续,拉回我们经济的扩张,就像我们的身体一样 ,当达到成熟的尺度时,则转变为维持稳定的持续状态。

观察人类最近的历史,我们见到许多合作的实验推动我们朝向真正的全球合作成熟期:从美国到欧盟,从NATO与SEATO及其他联盟到世界宗教会议、国际法庭与国际太空站( Intermational Space Stations), 从跨货币与文化的VISA卡到国际空中交通指挥部( Intemational Air Traffic Control )等等。网路是人类创造最大的“自我组织活系统”, 它改变了所有事物。由上而下的科层结构运作所维持与扩张的帝国,正让位给民主以及更加成熟的组织以管理我们自己的生活系统( Sahtouris, 2012)。

进行合作就存在于人类的基因、人类的血液以及骨头之中。人类以前就经历过这样的合作,只是以前从未在全球规模的水准上进行。合作不仅是一种合人读叹的生物行马,或是值得推崇的社会伦理,合作应该是当前人类文明困境出路的关键条件一共生的智慧一 的外显 (Morin, 1999), 而共生的智慧却仅当在灵性的觉醒之后才有所可能。全球生态村运动正是此一灵性觉醒转化咴社会创新创造的具体实践。

贰、生态村发展缘起与核心意义

windmill-2773150__480

顾名思义,一般以为“生态村”乃是以环境保育篇目的,事实上,“生态村”的论述开始于对资本主义经济主导社会发展模式的批判,反思人们究竟该如何生活。这一文明反思在1991年首次由丹麦盖亚(大地之母)信托基金会(Gaia Trust)提出。1995年,苏格兰的Findhom生态村首度举办了“生态村和永续社区”会议。生态村运动自西北欧启动后,随着“全球生态村网络” http://gen.ecovillage.org/ ( Global Ecovillage Network, GEN)”的成立,相关概念、论述和行动乃在世界各地逐渐热烈开展。

生态村运动展开于三个文明面向的反省批判,包括社会(含经济)、生态、文化和灵性生活( spirituality), 其中对社会之反思最为关键,甚可回溯60年代末发生于丹麦之“集村运动”(Co-housing movement), 当时某些人认为市场供给的都市居住环境无法满足人们的生活需求,决意发展更多共享空间(如厨房、菜园)、 照护服务( 如安亲托育)的集村住宅计画。原来丹麦语bofællesskab的意思更接近“生活共同体”( living commu-nity), 然经翻译,到北美却变成了“集村”(co-housing )。易言之,生态村运动的发展和人类对于现代文明生活方式的反省有关,经多方讨论研究,合作发展出一种创新生活方式,空间不限于城市或乡村,而社群组成也各自不同,如在丹麦有许多高龄住宅相关案例。生态村实践同时是对资本主义经济全球化的抵抗,致力降低不当生活方式所造成对于地球自然环境的负面影响。

我们或可简单定义“生态村”: 不论城乡,一群人致力于整合一套社会支持系统,采取对环境冲击较低的共居生活方式,可采纳不同策略包括生态设计( ecological design)、 永续农业( permaculture,亦作朴门农法/农艺)、 有机农业、可再生能源等等。在欧美等已发展国家,生态村案例多为计划性营造,然而,在亚洲、南半球,许多历史聚落的传统生活延续中早已具备生态村特质,因此生态村未必是个新建计画。

因此对生态村要提问的核心问题是:在不过度依赖科技的状态下,人究竟要与自己、社群与自然万物如何和谐共存?用什么方法才能凝聚共识,让人们愿意一起努力,创造新的生活方式?

生态村永续生活的四大意义包含:个人修行/灵性提升、社会生活、生态保育、经济稳定。这四大领域面相所组成的全面向永续生活,很清楚显现其中所诉求的各项平衡:个人与社群的平衡、经济与生态的平衡。生态村汇集来自世界各地的居民,就像个小型地球村。每个人到此居住的动机不同,但是透过遵守社区共识/规范,帮助个人思考,发现彼此所追求的目标殊途同归,善待自己、他人与环境的目标,其实都得回归到人与自己相处、人和人相处、以及人和自然相处的练习/实践之上。生态村的精神就是让人体悟:在多元中看见一体性(一多相即) ( see the unity in diversity)。

在世界其他地方,像哥斯达黎加(没有军队)与不丹( 最大限度地提高国家幸福总值)已经显示他们分享许多盖娅典范的价值。在非洲,赛内加尔( Senegal)政府不管如何,是第一个积极支持生态村运动的。在斯里兰卡,佛教萨尔乌达耶运动( Sarvodaya movement)串连15,000个村落,分享许多盖娅典范的价值。晚近在南美有33个国家成立地区联盟CELAC,其目标有许多面向与GTO类似(Jackson, 2012 )

bhunga-2904128__480

一、生态村是人类文明危机的积极性出路

盖娅基进会创始人之一的Ross Jacksen (2012), 在其最新畅销书《占领世界街道》中很中肯与充满自信地指出生态村典范是当前人类整体危机出路的最可欲与可行的出路。今日的全球生态村乃是史无前例的世界性社区实验,一个催生新人性的生活实验室。从此一巨大运动历程所浮现的不仅仅是一种哲学观,而是一种崭新典范,一处人类未来文明的迷你缩影(Joubert & Alfred 2007, p.XII)

二、 生态村是跨世纪(最)基进的教育改革运动

生态村本质上是以“整个村庄”整体作为创新教育与学习的空间,其实就是名符其实的“没有围墙的学校”, 下一代人类在真实环境中与大人共同进行闻名的革新与创造,这本身即是上一个世纪另类教育运动(altermative education movement)的基进愿景,如今终于得以实现( Dawson,2006,p.17)。

三、生态村实践草根民主与追求平权沟通文化

生态村在基本精神上都认同民主价值,并且信仰民主平权对于世界和平的不可或缺性。德国生态村Tempelhof以村落整体实验作为社会改革与世界和平的实验典范,全村重大事务的决策尊重每一个成员声音,以细腻的沟通关怀取代传统民主的粗暴及冷血。

四、生态村本身就是一个生活与学习中心

全球生态村逐渐具有校园的意义与功能( Ecovillages as campus), 学生利用生活在其中的机会,学习各种永续性相关主题。生态村与外面世界最成功的桥梁连结也被认为是在其教育面向,其实际教育功能甚至被认为优于一般学院机构,因此建议将生态村称之为富于创意之“社区大学”( Communiversity) ( Dawson, 2006 )。

五、生态村尊崇全人教育理念与理想

Jonathan Dawson明白确认全人教育乃生态村七大项共同要素其中之一项(2006) 。大自然的核心是相互关联的,其互动是动态的,我们可以看到原子、有机体、生物圈和宇宙本身都是动态的和互相关联的。不幸的是,人类世界自从工业革命以后,就被切割成片段和格式化(引自张淑美译,2007: 111) 。

六、生态村隐含的灵性层面强调人类意识转化

生态村的推动者都体认到,整体性文明实验成败关键在于人类意识是否能产生典范性的转化( Harland & Keepin, 2012), Albert Einstein曾给了典范性的启示:“我们所体验的自我 、思想与感觉彷佛是与其他事物分离的东西——这是一 种视觉意识上的幻觉,这种幻觉对我人而言实是监狱。…..人类的任务必须是将自已从此监狱中解放,扩展我人理解与慈悲的范围,进而拥抱自然整体的所有生命及其美丽”(引 自Harland & Kee-pin, 2012)。

七、世界生态村经验彰显「共生的智慧」的多元实相

生态学与机体论世界观的发展也启发人类应该谦卑向大自然学习更适当的生存智慧,因而有“社会仿生论”( social-biomimetic)的论述发展,生态村文明实验则显示人类只要心胸足够开放与谦卑,只要心存悲悯大爱与创意勇气,那麽不难在先民经验、自然生态、在地文化与团队合作的众多来源之中,发现可资参酌应用的独特“共生的智慧”。

八、生态村发展奠基于万物一体论(整体论/机体论)世界观

生态村体现一种生活方式,他们都是基于深刻了解所有事物与所有生命都彼此连结,而且,人类的思想与行为对环境会产生影响( Svensson, 2002 : 10)。 万物一体论( 整体论/机体论)世界观至少有三个不同的渊源:德国新人文主义、二十世纪中出现的复杂科学( Complexity Science)、 万物一体论世界观尤其是东方文化的基调,不论佛教、道教、儒教或印度教,都共享此一典范的世界观。

参、万物一体论世界观(the Worldview of the Oneness)

一个同时并行的觉醒正发生在世界各精神与宗教传统。当东方遇见西方、北方遇见南方,万物一体的真相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逐渐显露,人类精神意识不可缺的整体性越来越受到认可。世界的传统智慧与宗教原则相互映照与连结,带来先前分殊的实践与教义之间的融合( Keepin, 2012)。
这些趋势的意义为何,它们将何去何从?我们所见证的不外乎是意识的革命——东西方 、现代与在地、人类与非人类、当代与古代兼具且交互影响之广大、整体世界观的诞生——所有这些皆带领我们朝向对“存在共同体”(oneness of existence)深刻、整体的理解。此一充满吉兆的突破性发展来得一点也不晚,原因在于为了通过前方具挑战性的水域,并开始建构爱与和谐的新文明,人类迫切地需要一个全面的、团结的观点。这不是梦幻神秘的幻想。这是我们作为人类族群的命运,同时体现此命运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权利( Keepin, 2012)。

water-3344528__480

传统西方科学之世界观限定了我们,使我们相信这个世界是由不同的、孤立的、有形的物体所组成——所以事物在空间上彼此分开,并且根据理性的、确定的、机械的律则设置其动态运动。这种宇宙观强力地支配了几百年或更久的时间,带动古典物理学、生物学以及其他自然科学的言论。然而,上个世纪起,这种世界观在无数科学新领域的卓越发现下,开始崩溃。从此一角度观察,这导致了根本性的转变,它始于约莫一百年前伴随物理学的量子理论以及相对论而来,并持续到二十世纪在生物学、演化生物学、复杂理论、后现代超个人心理学及许多其他学科上的重大突破( Kee-pin, 2012)。

伟大的神泌诗人鲁米( Rumi)早就以诗表达相同意涵(Keepin, 2012) :

我是阳光下的尘土,我是太阳球体……

我是早晨的薄雾,傍晚的气息……

我是石头上的火花,金属的黄金光芒…..

玫瑰与夜鹰沉醉在其芬芳中。

我是存在之链,星球之轨道,

创造的尺度,兴盛与陷落。

我是所是与非所是…..

我是万物的灵魂。

有许多方式让我们能够与自然产生连结,并体验我们美丽地球的智性与相互连结网络,见证整体论/一体论世界观的真实意义。在团体中一起工作是个特别丰富的基础,因为这不仅带来与自然的巨大连结性,更可以强化团体的认同感。我们并不总是需要由正式的小组会议开始。围着开放的营火煮饭、用家用物品作为打击乐器一起玩音乐 、就地取材创造艺术、在星空下睡觉或在野外游泳,都可以使人产生这类的意识。如果是要在一起一个月的团体,建立一个小而物种多样的沙拉菜园是另一种方法。园艺开启我们对不同元素、微气候、水质、季节、当地野生动物以及生长历程的意识。很少有比从种子开始种植食物、欣赏形式中的固有样式以及透过良善耕种成为满足感的主体更神为奇的。种植种子也可以是一种深度的象征行动,当我们播种时,就好比种下我们个人或团体的意图。

肆、三种美学素养集一村

笔者在不久之前,根据Edgar Morin的思想提出符合当代社会文化脉络意义的美感素养论述(冯朝霖,2013/12), Morin的三元人类图像是为UNESCO推动所谓的“地球永续性发展教育”( Education for SustainableDevelopment, ESD)提供系统论述架构基础,笔者认为莫翰所提出的人类图像不仅对于当今“地球公民”教育之实践提供富于启示的理论基础,也可对应于三个层面的“教育美学”: 个体存在范畴恰好对应于“存在美学”;“社会”范畴对应于“公民美学”;“族类”范畴则对应于“生态美学”。 简要地说,存在美学要回应的是自由个体在“意义世界”中“精神的究极性发展”; 公民美学要追寻的是社会人在“民主社会”中“实践的正当性可能; 生态美学要开展的则是地球人在“地球社区”中“共生的永续性价值”( 冯朝霖,2012,页83-116)。

存在美学、公民美学与生态美学( 灵性美学)三个范畴的意义略述如下。

存在美学何以是美学的第一个范畴 ?冯朝霖(2000) 曾提出美学是教育上最容易被疏忽与遗忘的范畴,但是只要人们同意“教育即是成人之美的艺术”, 就会继而发现对人类个别主体而言,人的“自我完成”需求本质上既是存有学范畴,更是美学范畴,因为生命存在意义的寻找与实现乃是人类生命最为深刻的驱力与创造性动源,存在美学也即是人类主体自我创化(self-creation) 历程的整体展现。存在美学牵涉的是个人生命历程的意义邂逅( encounter)、 义意创造(creation) 与意义分享( sharing),三者组成了主体性的形成。“主体的力量无法如心智或品格般被培育或训练,唯有在独立于对象的自由实践中才存在。美感的邂逅(aestheticencounter)无法随意志徵召,唯有在不费力气的专注中到来”( Lovlie,2002)。 此段话道尽美感经验对于主体发展与建构历程的深刻意义。

西方公民美学论述传统起源甚早,席勒在《美育书简》第二封信即明显主张“现代政治问题的解决必须假道美学问题,人类只有透过美才能走向自由”( Schiller, 1795) ; 其第三封信继续谈论“根源于暴力的强制国家过渡到根源于法则的伦理国家,所需要的乃是第三性格(即美的性格)道根支柱”; 第四封信则论述“理性要求一体性,自然要求多样性,但有教养的人具有性格的全面性,只有在这种条件下,理想中的国家才能成为现实,国家与个人才能达到和谐统一 。”

席勒的游戏具有实现理想文明政治的意义,游戏因此可以称为“艺术化的公民行动”, 感性的冲动、理性的冲动都需要透过游戏的冲动来调合成艺术性,以建构席勒美育哲学中的“审美的王国”, 也就是所谓的“艺术化的作品”。 因此就席勒美育哲学观点而言,美感素养本身已经无可避免具有公民美学的意涵,全人教育与公民教育互相涵摄。

席勒之后,人智学( Anthroposophie)创始人史泰纳( Rudolf Steiner,1861-1925)与其后继者艺术家波伊斯(Joseph Beuys, 1921-1986)皆以扩展艺术概念为「整体社会之型塑/雕塑」( Soziale Plastik, Soziale Skulp-tur)而闻名于世( Roesch, 2013)。 这样的美学观点看起来与马克思主义哲学有所关联,都强调人类参与政治社会改革的主体性发展意义,因此也可以说,从席勒以来,史泰纳与其后继者的美学思考,已将美学意义从个人存在美学扩展延伸到公民美学范畴,甚而进一步而至于生态美学 (大自然整体)的范畴。

本文“生态美学”范畴意义采“生态思维”(ecological thinking)的衍义,研究者(冯朝霖,2000)会以“生态思维与宗教情怀”为题以诠释「德国新人文主义」教育哲学之现代意义。换言之,席勒与歌德等新人文主义时期的宇宙观就以「机体主义」(Organist Worldview)为其特征,视宇宙聚生彼此生死与共、祸福相关,此一思维典范宇宙观乃是二十世纪生态学与复杂科学的先驱。生态美学即同时是灵性美学的论断, 皆可在新人文主义与后来的人智学(Anthroposophy)思潮中得到应证。盖娅假说(Gaia Hypothesis)则是其最新的版本。

本文认为生态村的整体文化精神完全体现(embody)了存在美学、公民美学与灵性美学的三重奏,更因此成为实现全人教育的典范。如果将生态村视为二十一世纪另类教育的一种精彩演化,那麽可以说生态村、另类教育、全人教育与美学三重奏的汇流,乃是本世纪教育创新演化上最令人惊艳响往的愿景。(相关细节内容请参阋冯朝霖&许宏儒(2014/05) 。 学习的自由与地球的未来——另类教育与生态村运动的汇流。教育研究月刊,第236期,页29-43 。)

rice-3003573__480

伍、灵性美学与全人教育——共生与即兴

沧海尽头人灭度,乱峰深处塔孤圆。

忆登夜阁天连雁,同看秋崖月上烟。

一、全人教育是灵性的永恒的美梦

存在美学、公民美学与生态美学/灵性美学三者构成了后现代的全人教育(holistic education)完整愿景。或也可称为后现代“教育美学三重奏”(冯朝霖 ,2012)。 而梦想则是灵性的首要象征指标。

全人教育本质是教育的美梦!一场永远都不会醒的梦!在其中,孩童应是“梦想者”( dreamer), 教育者(含教师与家长等)应是“梦行者”( practitioner of dream)!但教育机构必须是“梦之乡”( dream-land), 是酝酿梦想、呵护梦想与培力梦想的温床,否则任何人的梦想都无法存在与实现!

如果十二年国教的教改基本上是壹湾斯土斯民的梦想,那就务必尽一切所能,让孩童能是真实的“梦想者”, 教育者能是真实的“梦行者”,而教育机构也能是真实的“梦之乡”!

梦想原是灵性的本质,是教育工作者最应关切的生命大事,当代德国灵性教育/和平教育思想家Sabine Lichtenfels以下的一篇散文诗<孩子们的梦>( The Dream of the Children) ( in Harlan & Keepin, 2012: 190-193), 美妙地传达了本文上述的思维:

father-and-son-2258681__480

请给孩子们与他们的梦想连结的机会

你不会再这么想:这些是我的孩子,他们从属于我。所有孩子都是天地大化( Creation)的孩子,他们从ME (大我)而来,也将返回到ME (大我), 他们携带自己的生命蓝图而来。

那是可能的,你将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发现你的字宙伙伴与老师。

别试图利用你的孩子来实现你未实现的渴望,请自已去实现自己的渴望。

倾听你孩子的语言,并感知他们的梦想;如此或将唤醒你自已的梦想。一旦你开始看见并了解孩子的梦想,孩子将会是你自己觉醒的祝福。
支持他们,以使他们的智慧能降临他们自身,他们需要你的爱,你的严格,你的清明与你的真理。

他们特别需要你割舍关系( 爱必隐含割舍), 以使他们能自由

维紧他们与世界的关系。

与孩子们的梦想连结,如此的连结将会带给你自身内在力量的增长。
…..

假使孩子偶然表现得有如叛逆的怪物,请别惊慌。他们只是短暂地重复人类演化的整体历程。请运用你自已宁谧的力量,指引他们清晰的方向。
请赐给孩子机会,让他们发现并接受他们的宇宙使命。

倾听孩子们的语言并感知他们的梦想,如此或将唤醒你自已的梦想。

二、全人教育的前提在认知灵性乃完整人性的成素

任何全人教育的主张,本质上都是教育美学意识的投射,其意义都是人类对于人性发展“尽善尽美”的渴望与投射!全人教育的主张都是文化乌托邦的设计。

人类审美活动与美感意识都与想像力及梦想密不可分!而梦想是灵性的本质,人同时是美的“受用者”与“创造者”, 作为美感受用与创造的基底若非灵性,那还能是什麽?

siblings-817369__480

灵性未必与宗教信仰有关联

我们每一个 人都可以有我们自己的“与神对话”, 跟自己的内在智慧接触,找到我们自己内在的真理。这就是自由之所在。这就是机会之所在。这就是生命最终目的之所在( Walsh, 1998)。

灵性即体验自己是神(圣)的一部分

你是,一向是,也永远是神圣整体的一部分,是整个身体的一员。所以,你在世上的工作并非学习( 因为你已然知道), 而是重新忆起你是谁,并且重新忆起每个人是谁。爱是终极的真实(reality) 。 它是唯一的、所有的真实。爱的感受是你对神的体验( Walsh, 1998)。

灵性即领悟最高的价值——喜乐 、真理、爱

喜乐、真理、爱——这三者是可以互换的,而其一永远导向另一个,不论他们的先后次序如何。最高的思维,永远是那包含着喜悦的思维。最清楚的话语,永远是那些包含着真理的话语。最崇高的感受,就是你们称为爱的那种感受( Walsh, 1998 )

灵性究极即是自性本觉的宗教情怀

冥想的觉照(空寂)即是真正的宗教情怀,具有宗教情怀的心才有「自发性」的爱。这份爱是没有分界的,对它而言,远就是近,个人就是群体。处在这份爱中,所有的分别分界都消失了。和美一样,它是无法言喻的。所有的行动都从这「寂照」中产生。

陆、结语

如果你认同的是你的形体与属性,那麽你仅是宇宙中的微粒。但假如你认同的是你的存有或本质,神圣的整体以其所有的深度与光辉与你同在。因此你真正的认同与万物一体——即与神合一 .。阿拉伯诗人纪伯伦美丽的诗篇上也如是说:美是生命,当生命取下面纱而露出她神圣的面庞时,但你是生命,你也是那面纱。美是永恒,在镜中凝视自己,但你是永恒,你也是那镜子(Gibran, 2006)。

我们以古波斯诗人鲁米( Rumi)的诗来结束本文,他在七百多年前更优雅地且更为简洁地表达了我们在本文中已经说明的所有事情,看关于灵性美学的意涵与深度在这首诗中如何巧妙地呈现(引自Keepin,2012 ) :

你所见到的万物在看不见的世界中有其根源。

形式也许会改变,但本质是一样的。

每个奇妙的景象会消失,每个甜美的字句会褪色。

但不要沮丧,

他们来自永恒的根源——

成长、枝散,赋予新生命以及新的喜悦。

你为何流泪?

你自身即是根源,

这整个世界

从它那儿涌现、成长。

此根源丰润,

其水源源不绝;

不要悲伤,喝个够吧!

不要认为它会干涸——

这是无止尽的海洋!

从你来到这世界的那一刻起,

梯子便放置在你前面,因你可能会逃脱。

从泥土你变成植物,

从植物你变成动物。

最后你成为人,

拥有知识、智慧与信仰

看看这来自尘土的身体,

——它变得多完美啊!你为何要害怕其死亡?

你何时曾不计垂死?

当你超越此人类外在形式,

无疑地你会变成天使

穿越天堂遨翔!

但不要停留在那里。

即使天上的形体老去。

再次地通过天堂的领域

投入浩瀚的意识之洋。

让一滴水,那就是你成为许多巨大的海洋。

但不要认为这一滴水可单独地

成为海洋——

这片海洋也会成属一滴水!

致谢

本文为行政院科技部补助专题研究计画【共生的智慧与即兴美学一以生态社区实践经验与参照 。计画编号: NSC 101-2410-H-004-116-MY2】之部分研究成果,特此致谢。

文章来源:青色生态家园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f5hQknEc285Gitumof3bZw

图片来源:Pixabay

本文由Lindsey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