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生活 > 我们为什么需要了解生态村运动?

我们为什么需要了解生态村运动?

作者: 金振豹

1

去年12月,我在北京昌平东新城村参加了由国际生态村联盟(GEN)首席执行官Kosha Joubert女士主讲的为期五天的生态村构建课程。那是我第一次听说生态村这个概念不久。那次课程之后,在回顾性文章:“中国需要再来一波上山下乡运动”当中,我不无兴奋地说“这个课程所介绍的生态村这个理念,能够很好地把我迄今为止所追求的所有东西很好地整合到一起。”

去年12月的这个五天工作坊已经很精彩,但仍然只是对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开始兴起的生态村运动以及生态村建设比较概括性的介绍和初步的呈现而已。一个完整的生态村的建设需要考虑社会、生态、经济和文化四个方面。每一个方面都是相对独立的学问和技能,而又彼此相互关联,让我们更加系统地看到可持续的个体的生命成长、可持续的社群和人类整体的发展以及可持续的生态环境是如何相互依存,可持续的发展和高品质的人类生活又是如何可以并行不悖。

国际生态村联盟于1995年成立以后,很快就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能够把生态村的理念和原则有效地传播到世界各地,而又不失去它的核心价值?为此,国际生态村联盟于2004年在苏格兰的芬虹(Findhorn)生态村召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24位资深的生态村建设者进行生态村建设课程的设计,以为世界各地致力于创建生态村的人们提供经验和支持。在此基础上形成的生态村设计教育大纲(the Ecovillage DesignEducation Curriculum, EDE)成为联合国“可持续发展教育十年(2004-2014)”的重要依据之一,也在越来越多的国家成为学士和硕士学位课程。

2

在国内,浙江三生谷生态村是多年致力于推动中国生态村的发展,以及积极地把国际生态村联盟的课程引入国内的公益组织。8月份,三生谷生态村创始人海潮兄问我愿不愿意参加8月底到9月底他们在都江堰组织的完整的EDE课程,并说可以给我一个免费参加的名额,只需承担自己的差旅和食宿费即可。说实话,这几年来我在经济上一直处于比较捉襟见肘的状态。我的原则是以理性和科学的方式不断深入地认识和发掘静修打坐的奥秘,选择走一条可以说是少有人走的路。按照我现在对静修和自愈力的理解和把握,完全以疾病疗愈为卖点频繁地办培训班,也能够很快让自己摆脱经济上比较紧张的局面。但是也正是随着自己对静修理解的加深,我意识到人不是孤立存在的个体。疾病疗愈只是我们持续一生的生命转化和成长过程当中的一小步而已。如果我们不能把疾病疗愈放在整个生命转化和成长的视野之下来理解,不以此为契机从根本上认识身心健康和意识转化之间的关联,暂时性的疾病疗愈并不能为我们的生命提示真正的出路和方向。所以,尽管参加这个课程意味着我将有将近一个月时间不能举办工作坊,我还是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买了来成都的机票。

在课程开始之初我还是有些犹豫的。对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专门花五六天时间去学一样新东西都是相当奢侈的,更不用说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课程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反复在想有没有参加全程的必要。但是负责第一个星期社群板块的Kosha对生态村理念和社群建构的精彩把握和带领,她自己富有传奇性的人生经历,以及她对人类同胞和这个星球之命运的深切关怀和慈悲让我的心很快安定下来。到了第二个星期由另一位生态村运动的先驱者Albert Bates带领生态板块的时候,我已经完全确信,哪怕接下来要饿肚子,花差不多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和二三十位来自全国各地,对生命和世界有着同样关切的学友一起参加这个课程也是绝对值得和有必要的。我对接下来的经济板块和文化板块同样充满期待。

3

原因很简单。我负有为自己的孩子找到一条真正契合这个时代,能够帮助她在这个复杂多变的世界当中发现和实现生命的根本价值和意义之道路的责任。这也是我对所有我所爱的人的责任,并且首先是对我自己的责任。生态村并不仅仅是一种新类型的农村。它首先是一种生活方式和生命立场,一种要求我们真正对自己,对他人,对这个世界负责任的生活方式和生命立场。它崇尚简单质朴,奉行“更好”,而不是“更多”,既要有高品质,也要对个人、社会和地球生态都具有可持续性的财富观和发展观。生态村的理念既适合农村,也适合城市社区。事实上,它是农村和城市该有的样子,是我们每个人生存的社区该有的样子。

4

从因为生病,追求自我疗愈走上对静修和儒释道传统文化的探索和实践之路至今已经六年的过程中,我深刻地认识到人具有本质意义上的精神性,并且因为这种本质意义上的精神性,人的生命有着无穷的自我疗愈的潜力和自我发展的空间。自我疗愈之路也是自我转化和成长之路,是我们对作为人的自己,对人性不断重新认识的过程,也是我们每一个人对自我和他人所承担的根本的责任。在结合自我的生命转化并一步步地深化对此种精神性的认识的过程中,我的资源主要来自对道家、佛家和儒家义理的学习和实践,以及依据我对西方科学和哲学之精神和方法的理解,对这些精神传统的重新阐释。

道家、佛家和儒家在当今时代之所以重新被人们所重视,正是因为这些传统的实质都是看到了人和世界本质意义上的精神性,并且从各自的角度揭示这种精神性的不同面相。在物质主义达到顶峰,因为它给个体身心、社会伦理和生态安全造成的种种危机已经越来越难以为继的今天,借助我们的传统重新认识人的精神性是我们无法回避的自我救赎之路。

但是,道家、佛家和儒家作为探索人类生命实相和生存之道的努力,都存在只偏重人之精神性某一方面,过份依赖传统权威,变得过于抽象和僵化的趋势,在理性、系统性和整全性方面需要后人进一步加以发展和更新。在这方面,西方的哲学和科学传统及其所提供的洞见具有重要意义。在我看来,由国际生态村运动的先驱者们在自己长期实践之基础上发展出来的生态村建构课程正是整合不同文化传统之智慧以及从自然到人文各个科学领域的前沿研究的硕果。更重要的是,它并非一个只重学术价值的抽象理论体系,而是人们可用来实实在在地应对包括社群建设和社会治理、教育和健康、从食品安全、环境污染到气候变化的种种生态危机等重大课题,同时兼顾精神富足和物质富足的一整套有关人类生存之道的解决方案和操作原则。

文章来源:静修与读书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huQhEzWECn66umPo_pCW7Q

本文由Lindsey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