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teddeleted
首页 > 有机园艺 > 有机农业如何帮助人类脱离农药的诅咒

有机农业如何帮助人类脱离农药的诅咒

1

化学农业是污染的主因

环境污染是一个重大问题。尽管多数人将目光放在污染行业,例如汞和交通污染排放的微粒等毒素,其实现代食品生产才是造成环境破坏的主要原因。现代化学主导的耕作方法无法提供生命的永续性,反而:

  • 剥夺土壤的营养物质
  • 破坏重要的土壤微生物
  • 造成荒漠化和全球气候变化

在农田上使用有毒农药、除草剂和化肥,最后流入地下水、河流、湖泊和海洋。

例如,以农为生的明尼苏达州许多地区目前正面临了饮用水中氮含量危险升高的问题。

草原和牧场转化为化学取向的工业耕地,破坏了这种原生景观天然的过滤地下水功能。氮对健康的危害包括致癌,以及人类和牲畜的甲状腺与生殖问题。

2

迫在眉睫的肥料短缺将终结现代农业

现代化肥由不同数量的氮(N)、磷(P)和钾(K)所组成,它们是植物生长必需的三种物质(下面我将讨论为什么这三要素可能不如我们想像的那么重要),并且随着每次采收时流失。

为补充流失的营养物质,农民遂在田地上施肥。这种方法当然不是理想且永续的农作方式,但大型农场认为是最有效率的,因为轮作和大面积休耕的农业策略会大幅度削减以数量为基础的利润。

可怕的是,地球土壤营养物质的消耗速度比被复原的速度还要快13%。不仅如此,更有一些人认为,人类可能面临两种重要肥料成分即磷和钾的短缺。

2012年《琼斯夫人》(Mother Jones)一篇讨论「磷和钾的高峰期」的文章中,举出这些天然元素储量减少与「石油峰值(peak oil)」之间的相似性。

不同于氮,磷和钾是无法合成,但人类侵略性的大规模种植方法却是依赖消耗现存的磷和钾,得以迅速地发展。而这些被耗尽的土壤营养物质势必经由其他方式予以取代。

知名投资人杰里米·格兰瑟姆(Jeremy Grantham)在《自然》(Nature)杂志中写道:

“这两个要素无法人工制造、无法被取代,但却是所有生命成长必备的物质,而且已遭开采并耗尽。这些言论引起不小的惊慌。前苏联国家和加拿大拥有超过百分之七十的钾矿,而摩洛哥拥85%的高品质磷酸盐。这是经济史上最重要的准垄断(quasi-monopoly)。

当这些肥料用完时会发生什么事,我得不到满意的答复。对此问题目前似乎只有一个结论:在未来20 – 40年内必须大幅减少它的使用量,否则我们将开始挨饿。”

这个很大程度上未知的问题,最终起的重要作用可能超乎我们现在的想像,因为它严重地削弱了现代农业实践永续性的核心,或者更准确地说,它缺乏现代农业实践的永续性。

“下次若有人轻易地坚持工业化农场是我们的未来,那么记得请问他对于磷有何计划。”《琼斯夫人》写道。「发展一个为缺乏磷的农业,意味着高度关注如何将人类从土壤中取走的营养物质再送回到土壤中——换句话说就是堆肥,但并不是停留在自家后院的层面,而是扩及整个社会。

与此同时也须拟订政策鼓励农民积累土壤中的有机物质,也就是留住这些营养物质,而不是任凭其流失。而这两种解决方案正好都是有机农业的特色。“

单一栽培(Monoculture)与多元栽培(Polyculture)

单一栽培(或单一作物)是指于同一片土地上,在没有其他作物轮作的情况下,年复一年地种植单一作物的高产量农作方式。玉米、黄豆、小麦和某些水稻是采用单一栽培技术最常见的作物。根据联合国FAO统计,玉米、小麦和稻米现在占人体卡路里摄取量的60%。

相反地,多元栽培(农作物和牲畜的传统轮作)较有利于土地和人民,因为它能满足当地社区的完整营养需求。如果适宜地操作,多元栽培能自动补充土壤中被消耗的营养物质,进而以最小的努力即能实现永续发展。

如果我们在某些时候确实会面临磷钾的短缺,那么大规模的农业设施在短时间内就很难继续生产。这个短缺情形甚至可能导致地缘政治冲突,因为磷矿主要集中在摩洛哥占领的西撒哈拉地区。这个情况听起来也许有些夸张,但是当整个农业和食品供应的未来取决于这个地区,那么缺乏这些物质的国家究竟还能存活多久呢?

单一作物不是解决与日俱增人口食物的方法

证据显示,如果人类希望继续生存下去,建立永续的替代方案势在必行。然而,工厂化农场和基改作物的支持者认为,单一作物或作物专业化是喂养人类的唯一方式,而且利润比每个乡镇都有小型的独立农场高出许多。

但,这是真的吗?有些研究正好得出相反的结果!这些研究指出,事实上,中等规模的有机农场所创造的利润,远远优于任何规模的工业化农业。

例如,威斯康辛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农业与生命科学学院和麦可田野农业研究所(Michael Fields Agricultural Institute)的研究人员发现[研究成果发表在2008年《农艺学杂志》(Agronomy Journal)],种植各种植物以抵御有害生物的传统有机耕作技术所创造的利润,优于单一作物。有机系统的利润,比「连续玉米、不整地栽培(no-till)玉米和黄豆,以及集约化管理的苜蓿」更高。

不仅如此,有机耕作实践使用天然、经过时间考验的技术,以自然的方式预防土壤枯竭和破坏,不使用化学肥料和其他污染土壤、空气和水道的农药。

3

在刚刚提到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认为,支持单一栽培的政府政策「已经过时了」,现在是转向促进作物轮作和有机农业计划的时候。事实证明,如果我们放弃农业化学品、专用机械和数百万美元的建筑物、燃料成本、保险成本以及大型工业运营的其他高昂的财务要求时,大幅下降生产食品的成本绝对可行。我是否提到过,有机农场的食物除了没有有毒污染物外,通常也更加营养?

甚至连美国农业部(USDA)也开始质疑目前的单一栽培之路。它最近发布了题为《美国的气候变化与农业》(Climate Change and Agriculture in the United States)的报告指出,长远来看,美国目前以玉米和黄豆为主的农业体系难以为继。如果温度如预期的上升,到本世纪中叶,美国农业产量可能会大幅下滑。届持粮食短缺将是无法避免,因为除了这些作物之外,美国几乎没有种植其他作物。(请记住,美国种植的主要作物用于加工食品生产,所以大量作物损失将会影响无数的食品。)

氮过度使用威胁环境

让我们再回到一开始讨论的议题。农业中过度使用氮气造成的环境破坏,远远超过我们目前所能了解的。

《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的一篇文章曾触及了这个问题:“失控的氮气使湖泊和河口的野生动物窒息、污染地下水,甚至使全球气候变暖。当这个饥饿的世界预估将再增加数十亿张嘴巴需要富含氮的蛋白质,有鉴于我们对肥沃田地的需求,还能留下多少干净的水和空气?”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合成氮生产国,拥有数百个制氮工厂,中国的农民将大量的氮施加到田地上。一位农民表示,每英亩土地上施用的尿素(一种干燥的氮肥)绝对不低于530磅,蔬菜农民使用量甚至更高。根据专题报导,有些农民在每公顷(2.47英亩)农田上的氮气施用量甚至高达两吨以上。

所有污染源头又回到环境

文章写道,当问及肥料对环境的影响时,一个农民说:”很少有人认为自己在做有害的事情。“科学家们却讲了一个完全相反的故事。北京中国农业大学(China Agricultural University)的巨晓堂(Xiaotang Ju)说:”在集中管理的田地里,氮肥用量超过安全量的30%-60%。这是滥用!“

一旦在田间施用氮化合物,它会经由环境逐级递增,并往往以不受欢迎的方式改变我们的世界。有些氮直接从田地流入溪流或暴露于空气中;有些则是以食粮形式被人类或农场动物吃下肚。但因世界上越来越多的猪场和养鸡场排放污水或粪便,氮肥于是乎被释放回到环境中。

4

水污染是氮过度使用的副作用之一

在几十年的时间里,中国各省过去清澈见底的河流,由于浮游植物的过度生长而变得混浊,而这些浮游植物食粮来源正是田间的施肥。《国家地理》指出:“最近对中国40个湖泊进行的全国性调查发现,一半以上的湖泊遭受过量的氮和磷污染。(含磷的肥料往往是湖泊藻类生长的原因。)

其中最著名的案例是中国第三大淡水湖太湖(Lake Tai)经常发生毒蓝藻污染。2007年的大爆发事件使得附近无锡市2百万人的用水遭受污染。过量的营养物质对中国沿海地区渔业的破坏性,就像密西西比河(Mississippi)的肥料迳流破坏墨西哥湾(Gulf of Mexico)的渔业一样,也就是藻类和浮游植物开花、死亡和分解形成死区(dead zones),耗尽氧气和使鱼窒息。”

寻找丰收与减少化肥污染的折衷点

《国家地理》介绍了一个在密西根州进行20年的研究计划,由位于卡拉马祖(Kalamazoo)附近密西根州立大学凯洛格生态研究站(Kellogg Biological Station)负责。该研究人员在面积一公顷的田地上并行比较从传统到有机的四种不同耕作方式。

所有添加到每个田地或从每个田地移除的物质都经过仔细的测量,包括降雨、化肥、一氧化二氮、渗入地下水的水以及采收。这篇文章指出:「在过去的11年里,按照标准的耕作和施肥建议种植的每一块田地每英亩释放610磅的氮进入密西根州的浅层地下水…罗伯逊实验中,不使商业化肥或有机肥的有机田,氮释放量比前者实验少了2/3,但粮食产量也少了20%。

有趣的是,接受少量化肥但也种植冬季作物的『低投入』田地,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因为它的平均产量几乎相当于传统田地,但是氮磷洗流失量(leaching)却大大减少,几乎达到有机田地的水准。

如果美国的农民可以把氮的损失量,降到接近这个程度,复育的湿地和小溪,有能力自行清除剩余的部分。但是,和中国一样,许多农民难以改变。因为当一个家庭的生计受到威胁时,施用过多肥料似乎比少用更加安全。罗伯逊说:“目前做一个好管家(good steward)的经济后果将是难以承受的。”

永续土壤科学如何帮助拯救人类的环境和粮食供应

我最近采访了国际公认的永续土壤科学专家伊莱恩·英格汉(Elaine Ingham)博士,并造访她位于宾州(Pennsylvania)的罗德尔研究所(Rodale Institute)。英格汉博士认为,农业成功的关键在于土壤中适当的辅助生物:细菌、真菌、原生动物、有益线虫(而非杂草)、微型足虫和蚯蚓等有益物种,所有这些生物会以多种不同方式促成植物生长。

养分循环是另一个主要问题。根据英格汉博士的说法,地球上没有土壤缺乏种植植物所需的养分。她认为土壤营养不足,需要添加磷或氮等植物生长的概念是个严重的错误,而且这个观念在很大程度上是化学公司精心策划的结果,因为它们观察的对象是土壤中已有的可溶性、无机营养素。

5

土壤中的微生物是土壤健康功臣

然而,植物所需要的真正营养,实际上是来自土壤中的微生物,这些有机体能将土壤中的矿物质转化为植物可利用的形式。没有这些生物有机体,植物就无法获得所需的营养。所以土壤需要的不是更多的化学土壤添加剂,而是有益土壤生物体的平衡。

英格汉博士说:「这些生物体是不可或缺的。它们能为植物提供完美平衡的所有且所需的营养素。当你开始意识到土壤中有机体的主要作用和功能之一,就是以适当的形式为植物提供营养的时候,那么我们就不需要无机肥料。如果我们让这个适当的生物体重新回到土壤中,当然就不需要基改植物或无机肥料。

蚯蚓或益生菌的适当使用

若能维持有机体的适当平衡,并对抗杂草,那么除草剂这个问题自然就迎刃而解。如果我们能够把适当的生物体带回土壤中,并且选择我们想要种植的植物并抵抗杂草的生长,就不需要“除草剂”了。

有意思的是,我们可以使用发酵菌元(starter culture)来促进发酵和有益细菌的生成,就像在发酵蔬菜中加入益生菌一样。另外,若想快速堆肥,也可使用此方法。在这种情况下,也可以使用发酵菌元来培育、促进堆肥所需的特定有机体组合。

为了打造最佳的健康身体,我们需要包含全营养素的植物性食物,因为这些营养素除了能使植物健康地生长,也是人类生长所须的营养素。

如何帮助与支持永续农业

其实若想维持最佳健康状态,只需重拾健康食品选择的基本原则即可。这些原则包括向负责任、高品质且永续来源购买食物。这也就为什么鼓励大家支持所在地区的小型家庭农场的原因。

但这不仅局限于直接造访住家附近的这类农场,也鼓励大家参加农贸市场和社区支持的农业计划。

永续、非集中式动物饲养经营(CAFO)来源的食物,不仅更加美味、健康,在露天的社交环境中选购新鲜食物的自在感,是所有人工照明、沉闷的超级市场(几乎所有的CAFO食物的家园)都无法与之竞争。

总结

地球土壤营养物质的消耗速度比被复原的速度还要快13%。我们也可能面临两种重要肥料成分短缺:磷和钾。

目前明尼苏达州的许多地区都面临饮用水中氮含量危险升高的问题。调查的中国40多个湖泊中,一半以上均遭受肥料残留物的污染。

土壤科学专家表示,化学肥料并不是必要的。植物的健康生长是依赖土壤中合适的辅助生物,它能从土壤中吸取矿物质并将其转化为植物可利用的形式。

有机耕作使用天然、经过时间考验的技术,以自然的方式预防土壤枯竭和破坏,并且不使用化学肥料和其他农业化学制品污染我们的土壤、空气和水道。

资料来源:

https://articles.mercola.com/sites/articles/archive/2013/07/02/fertilizer.aspx

http://www.organic-lohas.com/2018/07/16/%e6%9c%89%e6%a9%9f%e8%be%b2%e6%a5%ad%e5%a6%82%e4%bd%95%e5%b9%ab%e5%8a%a9%e6%88%91%e5%80%91%e8%84%ab%e9%9b%a2%e8%be%b2%e8%97%a5%e7%9a%84%e8%a9%9b%e5%92%92/?variant=zh-hans

文章来源:生态分子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JhM5JeRrHE5EDn6ef_qCFA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