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自主教育”学校:找回学习的本能

“自主教育”学校:找回学习的本能

摘自Yes! Magazine
作者:Amanda Abrams
编译:Jing

在实践“自主教育”的那些另类学校中,学生就是自己的老师,他们有权决定想要学什么、怎么学。而家长却可能是“受教育”最多的人。

ALC Mosaic的一名学生正在户外厨房玩耍。图片由ALC Mosaic提供。

ALC Mosaic的一名学生正在户外厨房玩耍。图片由ALC Mosaic提供。

如果你是个孩子,那么“自主教育”(self-directed education)的想法听上去就像天堂一般美妙:来学校后,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这可能意味着整天玩电子游戏,在森林里搭建堡垒,或者花好几个小时读《哈利·波特》。

“自主教育”这种学习方式,近年来已是越来越流行。学生自己决定如何分配时间,这是基于一个推测:孩子本就是天生的学习者,当他们能够全身心投入到真正感兴趣的领域中时,孩子的成长才是最好的。

标准化考试和问责制,使主流教育显得黯淡无光。2015年的一份报告[1]发现,美国大城市的学生们平均每年花20个小时参加标准化考试。然而,多年的研究表明,这些考试的分数并不可靠或有效。[2]

自主教育与此形成鲜明对比,意在找到一种专注于孩子的想象力和兴趣的教育方式。目前对于自主教育的研究还不多,但几项研究表明,大约四分之三的自主教育项目毕业生会继续上大学或接受其他高等教育,绝大多数人都找到了自己满意的职业。[3]

图片由ALC Mosaic提供。

图片由ALC Mosaic提供。

但是,参与自主教育的学生真的能学到社会生活中需要的东西吗?这种教育方式是否适合于所有社会经济层次的孩子,或者仅仅是为那些能从家庭中获得丰富学习资源的孩子而设计的?

自主教育的支持者认为,这些问题误解了什么是自主教育的含义,以及它是如何运作的。

自主教育并不是要教育孩子,而是允许孩子——不论家庭经济状况如何——专注于他们真正感兴趣的领域,在这过程中有机地学习,并自主地来获得他们“需要”的东西。

教育工作者认为,自主教育能够激发学生的自然创造力,并彻底改变主流教育文化中基于年龄的升级制度。与这些教育者对话时,很难不被他们的兴奋之情感染。尤其是因为,目前还很少有人对这种学习方式提出正式的批评。

这些教育工作者认为,在人类历史中,自主教育比正规教育更早出现。毕竟,狩猎采集者的孩子是通过玩耍和实验来学习生活常识(而在人类进化历史的95%的时间里,人都是在过着狩猎采集的生活)。现代的自主教育在1921年由英国的夏山学校(Summerhill School)首次正式实施。这所学校现在仍然存在。20世纪60年代之后,一些自主教育学校在美国出现,但其中大多数已经消失。不过,仍有一些这样的学校坚持下来了,包括马萨诸塞州的瑟谷学校(Sudbury Valley School),这是美国同类学校中办学时间最长的,也激励了许多其他学校的工作。

夏山学校,图片来自Wikipedia

夏山学校,图片来自Wikipedia

波士顿大学教授彼得·格雷(Peter Gray)撰写过几本关于自主教育的书,并且是自主教育联盟(Alliance for Self-Directed Education)的董事会主席。格雷说,现在美国全国大约有40所类似的瑟谷式学校,再加上多达150个类似设计的教育项目,比如灵敏学习中心(Agile Learning Centers,下文简称ALC)和一些“自由学校”。(注:ALC是一个正在不断成长的、小型自由学习中心的网络,已有美国不同地区的七个学习中心加入其中。ALC由一群家长、教育工作者和志愿者创立于2013年,其前身是曼哈顿自由学校。)

此外,格雷估计,有几十万名在家上学的孩子正在尝试所谓的“去教育”(unschooling),即一种以家庭为基础的自主教育。[4](注:“去教育”和一般的在家上学有所不同,孩子可以自主选择学习领域,不采用标准化的课程体系,孩子也通过自然的生活经验来学习,包括玩耍、做家务、实习和工作、旅行等等。)

ALC Mosaic的学生和大多数自主教育学校一样,都是民主决策的。图片由ALC Mosaic提供。

ALC Mosaic的学生和大多数自主教育学校一样,都是民主决策的。图片由ALC Mosaic提供。

这些不同形式背后,共同点是,没有任何标准化的正式课程。例如,年轻的学生可能会花一整天的时间在户外,建造沙堡、爬树、赛跑。大一些的学生可能会利用较多的时间阅读、演奏乐器、田野考察、或者当学徒——做他们喜欢和想做的事情。

如果学生渴望学习一门特定的学术科目,比如物理,那么学校会请人来教这门课。但一般来说,学生不必死记硬背历史事件和数学概念,也不太会有正式的阅读课。理想的情况下,家长只是等待孩子自己对阅读产生兴趣,然后,孩子会主动学习。

自主教育学校的关键之一是,不同年龄的学生在一起学习、玩耍、互相教导。

例如,在位于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的ALC Mosaic(ALC网络中的学校之一),学生们被分成两组:3-8岁的幼儿/儿童组,9-18岁的儿童/青少年组。这两组学生可能都会在上午9点左右开始学习,可能会自己召开会议,以讨论学习计划和前一天的回顾。接着,年幼的孩子们几乎会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户外,在沙坑、泥巴厨房或木工制作区域玩耍。成人协作者(他们不被称为“老师”)可能会建议小组开展一些活动——比如,周一可能是艺术日,周二可能是科学实验——但这些活动都是可选的,学生自己选择要不要参加。

年级稍大的学生花在室内的时间要多得多,他们也可以选择参加更有组织的活动:比如去公园或博物馆的实地考察旅行,由学生自主发起的项目,如表演或棋盘游戏,或学习自己要求开设的学术性课程。但也有很多非结构化的时间,比如阅读、电脑游戏和社交。

“孩子们互相交流,并且会从中互相学习,”格雷说。“在研究中,我得出的一个结论是,孩子从其他孩子身上学到的东西比从成年人身上学到的要多。如果你让孩子来到一个很多孩子都在读书、谈论书的环境中——那么新来的孩子也会想要跟大家一起参与活动。孩子们会在这个过程中互相学习。”

毕竟,格雷和其他研究者指出,孩子们最开始只是通过听别人说话来学习说话,而不是通过任何正式的教学来学说话。如果被允许能“有机”地成长,那孩子不是也可以通过类似的方法来学阅读吗?在这些自主教育机构,这就是所有学习背后的哲学。

“它(自主教育)给了你想学什么就学什么的自由,而不是被告知应该怎么想,”12岁的路易莎解释说。她已经在ALC Mosaic学习了三年。她补充说:“我不会学习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我也不认为(主流的)学校标准课程在日常生活中很有用。”相反,路易莎把她的学习时光花在绘画、烹饪、园艺、阅读和玩游戏上。她会算代数题吗?并不会。但她从事的每一项活动都需要一些关键技能,并为她提供向周围世界学习的机会。

然而,要想自主教育获得成功,一大决定因素是——家长改变教育观念的能力。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意味着不要把自己孩子的经历与主流学校孩子的经历进行比较,包括不要竞争性地衡量学生的进步。

ALC Mosaic的运营总监汤姆斯•帕克(Tomis Parker)表示:“自主教育是为自己‘减少教育’。我们需要放下很多的事情,放下很多我们本以为学习‘应该是这样’的事情。”

想象一下:当我们在学习自己喜欢的新东西时,我们通常会不断尝试,观察什么是有效的,并在失败后做出调整。我们大多数人通过这种方式学到了很多技能,比如烹饪、使用电脑、驾驶汽车等。

相反,当我们在主流学校学习的时候,我们背下了事实和过程,但往往不能把知识融入到对世界的更广泛的理解中。我们没能以放松的心态去面对眼前的各种可能性,而只是想着自己对试题的答案猜得准不准。后者可能看起来像是“学习”,只是因为我们已经很习惯了这样的“学习”。但是,根据几乎所有人类学习方面的专家的研究,这跟真正的学习并不是一回事。[5]

“在我们的社会中有一种信念,那就是,你学到的任何东西,都是别人教给你的,”在费城经营自主教育资源中心的彼得·柏格森(Peter Bergson)解释道。“但学习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一个存在于每个人的头脑中的内在过程。”他认为,学习是探究精神的产物,而不是一味地追求答案“正确”。

对于一些家长来说,就很难适应这种新的思维方式,也很难相信孩子在从事喜欢的活动时实际上是在学习。但是,“我们不知道如何信任孩子,是因为,我们感到自己不被信任。”帕克说。自主教育需要信任的飞跃——尤其是当孩子选择花一天时间玩电子游戏时。

“这绝对会让你紧张,”费城自由学校(Philly Free School)的两位学生的家长卡罗尔•布卢姆(Carol Bloom)说。“如果你期望他们能学到学术技能,你会失望的。”但我冒了这样一个风险,而他们得到的远远超过了他们失去的,可能超过百倍。在其他环境里,我的孩子不可能以这样的方式成长为独立的个人、独立思考者和正义追求者。”

而且,自主教育学校都不需要父母在家里教孩子阅读或解数学题。

ALC Mosaic的年轻学生大部分时间都在户外发挥他们的想象力。图片由ALC Mosaic提供。

ALC Mosaic的年轻学生大部分时间都在户外发挥他们的想象力。图片由ALC Mosaic提供。

阿基拉·理查兹(Akilah Richards)创建了关于自主教育的网站和播客节目,并专门为少数族群孩子们服务。她认为:“关于‘标准结构’和‘具体知识’的问题,并不适用于自主教育。”虽然没有具体的研究数据,但是理查兹和其他人相信,自主教育对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同样适用。

格雷也认为,自主教育“对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尤其有效,正是因为,它提供了自我主导的学习机会和支持。”他说,与僵化、专制和唯分数论的环境相比,自主教育的充满滋养的环境更有利于学习。例如,在自主教育中,孩子不必因为阅读能力不高而感到羞愧,相反,她可能会因为拥有其他独特的才能而受到赞扬——也许是擅长爬树,或者是精通于乐高建筑。

对于少数族群,自主教育可能是比主流学校更好的选择,也是因为,主流学校往往会附和社会上的种族偏见。

迪尔德丽•凯利(Deirdre Kelly)是纽约奥尔巴尼自由学校(Albany Free School)的执行董事,她说,“从这里毕业的年轻人们说,他们学会了如何以一种灵活的方式生活,懂得跟许多类型的人相处,也懂得如何满足自己的需求,他们觉得当年在学校时获得了许多关心和支持。”

许多自主教育学校也给了学生跟成年人一样的决策权,大家共同商讨和决定学校的事务,这有助于培养孩子的责任感。因为年幼时就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那么多的责任,他们通常都能很好地安排自己的时间,并能搞清楚如何去学习新领域的东西。但最重要的是,他们擅长于发现自己的热情所在,并且总是被允许追随自己的内心。来到学校之外的世界中时,这一特质会带来明显的成效。

奥尔巴尼自由学校的学生们外出旅行,图片来自奥尔巴尼自由学校

奥尔巴尼自由学校的学生们外出旅行,图片来自奥尔巴尼自由学校

两名曾就读于奥尔巴尼自由学校的学生,特别爱好电影制作,2016年,在他们20岁出头的时候,就在圣丹斯电影节上获奖。来自布鲁克林的双胞胎兄弟曾在曼哈顿自由学校(Manhattan Free School)自学吉他、在地铁站演奏,他们后来出现在CBS电视台的《艾伦秀》中。

640_003

费城自由学校的家长布卢姆说:“我的两个孩子都是在自主教育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我甚至不知道孩子竟然能这样成长。”她的孩子已经在这里上学四年多了。“他们做了一些我从没想过他们会想要做或能够做的事情,”她说。她列举了两个孩子在学校里学到的同理心、独立性,和自我表达的能力。今年秋天,布卢姆的女儿将获得一大笔奖学金,就读于一所博雅学院。

在我们的社会中,有些孩子早早就被归类为“没什么大用”,而另一些孩子则在焦虑中徘徊,对于他们来说,自主教育可能是一剂解药。但是,在当今竞争激烈的环境中,自主教育学校的一些孩子可能会在某些方面被远远甩在后面,这也是一个巨大的风险。

注释

[1] https://www.cgcs.org/cms/lib/DC00001581/Centricity/Domain/87/Testing%2520Report.pdf
[2] http://www.fairtest.org/whats-wrong-standardized-tests
[3] http://education.oxfordre.com/view/10.1093/acrefore/9780190264093.001.0001/acrefore-9780190264093-e-80
[4] http://www.pbs.org/parents/education/homeschooling/unschooling-101/
[5] https://www.ted.com/talks/ken_robinson_how_to_escape_education_s_death_valley

以上译自Yes! Magazine,原文链接

https://www.yesmagazine.org/people-power/when-school-is-based-on-what-kids-want-to-learn-20180828

附:ALC网络的教育理念和原则

尽管自主教育的风险确实存在,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当今天的儿童长大成人,他们所面临的世界和我们现在熟知的世界将是大不相同的——这将是一个完全超出主流学校教育范围的世界,将是一个超出课本的条条框框和标准化考试题的世界。

从某种程度上说,只追求“找一份稳定工作”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未来是掌握在企业家、自由职业者和创意社区建设者手中的。这将要求年轻人们懂得如何发现机遇、组织团队、筹划工作、完整地执行工作、并且从过往的经验中学习、建立声誉,等等。而诸如“坐下!不许说话!照我说的做!认真答题!……”的命令,是无法满足新时代人才培养的需求的。

自主教育不等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通常有着比主流教育更具挑战性的原则。在这些原则之下,学生有自由选择学习领域的权利,并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来看看上文中提到的ALC网络具体是怎么做的吧。

以下摘译自ALC官网http://agilelearningcenters.org

我们成长的土壤是“信任”:对学生的信任,对彼此的信任,对自己的信任。

我们扎根于四个基础(根系)中:

学习:学习是自然的。它一直在发生。

自主:人们能自主做决定的时候,才能学得最好。孩子也是人。

体验:比起学习的内容,人们能从文化和环境中收获更多的东西。媒介就是信息。

成功:成就是通过意愿、创造、反思和分享的循环来实现的。

12项指导原则

在12项指导原则之上,社区可以开发新的学习工具和实践。原则就像是枝条,而学习工具和实践像是枝条上生长出的叶片。

灵敏性:学习工具和实践需要是灵活的、适应性强的、易于更改的……(也易于再更改回去)。一次做太多的改变会让你迷失方向——尝试在多次反复中进行温和的改变,看看效果如何。

无限玩耍:无限玩耍,无限成长。玩耍是最有力的成长途径之一。无限玩耍的概念提醒我们,游戏不是为了赢。不断变化的规则和边界,都是游戏的组成部分。这让学生能不断扩展个人成长的游戏,让新的玩伴加入、发现新的边界。

扩展组织:确保个人有选择的权利和自由,同时也对选择负起责任。每个人都应该有机会参与到对于教育组织的设计和更新当中。

文化创造:我们塑造文化,文化也塑造了我们。一种有力量的、积极的文化,是一个学习社区所能拥有的最强大的支持结构。我们需要发展集体智慧,而不是限制性的规则制定。有意识的文化建设,也会支持其他领域中的意向性。

协作:清晰化、简化、连接。不要引入不必要的复杂性。在赋能的文化背景中,保持个人成长的连贯性。当孩子们寻求学习资源时,将他们与社区中更广泛的社会资本连接起来。将不同的原则和意图整合到一个学习工具或实践中,而不只是试图维护更多的原则和意图。

清晰的反馈:让参与者能够看到选择、模式和结果,这样他们就可以相应地调整未来的行动。让沟通更清晰,扩大透明度。这能够在社区成员之间建立信任、为他们赋能。

尊重他人的时间和空间:不要举行不必要的会议。让所有的会议都保持紧凑、高效、富有参与性。遵守承诺,以及计划的开始和结束时间。在为其他人分配工作之前,需要征求同意。使用共享空间时,需要对他人关切、有充分的考虑。

支持:以最小的干扰提供最大的支持。作为成年人,我们经常需要外界的支持来实现目标和意图,孩子们也是一样。在ALC,我们创造支持性的结构、实践、文化和环境。然而,重要的是记住,支持不等于干预——支持不意味着代替孩子做决定,或干预和管理他们的学习。占用太多空间的支持会适得其反。

关系:做真实的人,懂得接纳,尊重差异。真诚的关系,是学生和学校工作者之间合作、沟通和信任的基础。支持自我表达、自我认识和自我接纳,让充满滋养的关系来教会人们相互连接和社群的力量。

全方位的能力:欣赏多种智力、表达方式和学习方式。培养多种能力。当今的教育需要关注的不仅仅是“照本宣科”的语言、数学、分析或背诵技能。现在,社交技能、维系关系的技能、数码科技,以及各种其他技能都是必不可少的。我们需要认识并发展这些能力。

可分享的成果:让学习中获得的成果可见、可共享。学生可以对成长进度进行记录,制作成博客、作品集等,并分享给其他人。

安全的空间营造:为孩子提供能保障身体安全和情绪安全的环境。设定并保持关键的界限。在适当的安全和合法的框架内,培养更广泛的自由,这样孩子们的精力就可以解放出来,专注于学习而不是保护自己。

有机会原创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