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这个时代,食草还是食肉

这个时代,食草还是食肉

作者:孙霖

1

有一个谜团至今无法以科学解释。我太太在怀孕后便吃不下肉了,哪怕是海鲜吃了也会呕吐。这并非一种出于宗教或动物保护情怀的心理反应,而是纯生理的。我们本以为是妊娠反应,但谁知孩子出生后她依然吃不了荤腥。

本来家里还想搞个一国两制,但她后来连吃肉之人嘴里和身上的味道也开始本能地排斥,甚至用沾过荤腥的刀具和案板做出的素菜她也能吃出腥味。于是,我一咬牙,也开始吃素,并且开始反思某些人类对于肉食的这种生理性排斥。

从生理机能的层面来看,老天给人的味觉与嗅觉机能应该不是用来欣赏美食的,而是像其他动物一样,用来分辨饮食或空气是有益的还是有害的,从而做出本能反应,维系自己的生命。

我发现,即使是很多吃荤的人路过生肉摊,海鲜摊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地屏息皱眉或加快脚步,他们对于生肉似乎有种本能的生理性排斥,而对生的蔬菜水果却没有。而且厨师很多时候确实是在用各种方法,用各种调料来掩盖或去除生肉令人不适的味道。

现如今,由于化学污染的普遍存在,吃一般的素食其实并不健康,里面各种化学添加剂、重金属、农药、激素、保鲜剂等都不会少,但吃素至少可以避免摄入肉类中含有的那些抗生素、动物激素、瘦肉精等有害物质。

▲除草剂和化肥农药毒害的农地

▲除草剂和化肥农药毒害的农地

▲ 被抗生素喂食的牲畜

▲ 被抗生素喂食的牲畜

有人觉得食用深海鱼类会比较健康,但最新的研究表明,塑料微粒已经严重污染了海洋和不计其数的海洋生物。据比利时根特大学的研究人员估算,经常食用海鲜的人每年会食入约780000颗塑料微粒,消化系统会吸收其中的大概4000颗。至于这些被吸收的塑料微粒会对人产生怎样的伤害,还需进一步研究。正所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4

有时候仔细想想,吃素不但可以存活,而且口味、营养和多样性都不差,既然如此,真的没必要非得弄死那些动物来娱乐我的口腹,不如就放过它们吧。这种素食观与宗教和动物保护主义都没有关系。我只是觉得人活着要惜福,对世界的索取适可而止就好。另外,人活着还是少一些自我矛盾之处会比较舒坦。

生态农业也提倡以友善和谐的方式与大自然和其他生命相处。记得曾经看过一部介绍美国“农场到餐桌运动”(Farm to Table)的代表人物——大厨丹·巴伯尔的记录片。他试图在自己的农场培育出最好的食材,然后直接运到餐厅进行简单的烹饪,并且希望大家能够吃出他的用心。

他提到在自己的农场,小牛不会像其他农场那样一生下来就被从母牛身边带走,而是可以尽情地吮吸妈妈的乳汁。一幅超有爱的画面。然而,画面一转,马上呈现的是餐盘里从刚被杀戮的小牛身上切下来的粉红色肉片和丹大厨的解说:生下来有母乳喝的小牛其肉质要比生下来就与妈妈隔离开来的小牛好很多。后者吃饲料,肉虽然鲜嫩,但却是惨白没营养的。

每当看到类似的画面时我的心里都会有说不出的别扭,在这里没有道德评判,只是感觉到一种非常明显的自我矛盾。反正我无法在给孩子讲述要热爱自然善待动物的同时告诉他们这些可爱动物们的肉有多美味。

同样矛盾的还有某些小动物保护者的逻辑。一方面他们强烈地反对屠杀诸如猫狗之类的小动物,而另一方面他们却大嚼猪牛羊鸡鱼等动物的肉。这是一种很明显的种族歧视,用人类的思维来划分哪些动物该被保护和当作朋友对待,哪些动物则该死该被人类吃掉。对于这种矛盾的价值观,我也实在无法接受和灌输给我的孩子们。

我们必须正视自己身上在人类社会中习得的一些自欺欺人的思维方式,看清自己内在那些混乱而矛盾的认知,带着一份警醒,真正把“众生平等,天下一家”的理念活出来,这样我们心中的那份大爱才会开始流淌,它不只是一种慈悲,更是一种大智慧。

在这样的生命状态下,在这样的意识状态下,我们自然会知行合一、出离自我分裂与自我矛盾的状态,与天地万物相感应,善待和爱惜包括动物和植物在内的一切众生。即使是对于那些诸如衣服、桌椅、杯子等没有生命的物件,我们也会以平等心善用和爱惜。

对于人类该吃荤还是吃素,有着太多的争论,但世间事物其实真的没有绝对。德国人智学鼻祖鲁道夫·斯坦纳(Rudolf Steiner)的态度非常实在,他并未一味地叫人放弃肉食,也不进行道德评判,只是列举了一些大家未曾意识到的思考角度,让人们自行去判断和选择。

▲ 鲁道夫·斯坦纳(Rudolf Steiner)

▲ 鲁道夫·斯坦纳(Rudolf Steiner)

斯坦纳认为:人类像食草动物一样,有能力依靠植物性食物生成人体生长所需的动物蛋白。这种能力是与生俱来的。在努力依靠自身合成动物蛋白的过程中,人会发展出一种力量,这种力量会让他的神经系统更加有活力。 如果人类通过吃肉来获得现成的动物蛋白而不是自己去合成,人类的这种合成动物蛋白的能力就会退化。而且,动物性食物还会把很多动物的特质带给人类。

但他同时也认为,素食更适合那些致力于灵性成长,注重自己内在的人。而当一个人在生活中如果需要发挥某些动物性的特质,在诸如战场、运动场商场和官场等环境中去打拼,从而实现个人野心时,就需要依靠肉食来获得精神和肉体的力量。

与斯坦纳同时代的灵性大师葛吉夫也谈及过吃肉和吃素的问题。他也强调不要绝对地看待事物。比如爱斯基摩人,或是西藏地区的人,地理环境使得他们无法获得充足的植物性食物,肉食成为了他们生存下去所必需的食物。

▲ 无菜可吃的爱斯基摩人

▲ 无菜可吃的爱斯基摩人

生命是天地间最大的奇迹,进食让这个奇迹得以延续。

作为灵长类的人类,本来靠瓜果和种子就可以生存,也不会缺乏营养,理论上根本无需牺牲其他植物乃至动物的生命来维系我们的生命。但是对于食物品类和口味不断膨胀的需求,让我们将越来越多的生物种类纳入我们的食物版图。

这就意味着我们生命的延续必须以牺牲其他生命为代价。而进食,也就成为了其他生命融入和滋养我们生命的一个神圣过程。

经常听到有人这样批判素食者:“植物也是生命,你们觉得杀死动物来吃是残忍的,不人道的,那么杀死植物来吃呢?它们也是生命呀!”

有的素食者会辩驳说:“植物的意识层次较低,感受不到痛苦。”

但美国的克里夫·巴克斯特(Cleve Backster)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就已经通过科学实验证明了植物也是有觉知的,而且还会因环境的刺激而放射类似快乐和痛苦的生物电信号。

我赞同“生命皆有灵知,一切众生平等”的理念。

站在这个更加没有分别心的角度来看,以上的伦理道德争论其实可以平息。无论你的盘子里装的是荤是素,知道那是为了你生命的延续而牺牲的其他生命就好。

于是,进食这件事便多了一种神圣的味道。我们不仅感恩造物主的厚爱和赐予,感恩生产者和加工者的辛劳,同时也会衷心地感谢那些为了滋养我们而牺牲的生命。

这种感恩和珍惜不应只是进食者的一种心态,料理者也需要以这样的精神去料理食物。
唯此,才能告慰和荣耀那些牺牲的生命,才能净化和荣耀盘中的食物,让它们充满精神和物质层面的正能量。

唯此,才能打开造物主赐予我们的食物中蕴含的全部祝福,让造物主的光和爱透过食物照耀和滋养我们的身心。

文章来源:生态分子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TAR_G67ieWdxPQ1Zzo9gzQ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