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孟山都败诉了,“除草剂—转基因”帝国终于撕开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口子

孟山都败诉了,“除草剂—转基因”帝国终于撕开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口子

作者: 李尚勇
1

【导读】

美国州法院一审判决孟山都除草剂败诉意义重大。因为,它将孟山都编织构建的“除草剂—转基因”帝国撕开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口子。

美国的孟山都公司是全球“除草剂—转基因”的旗舰级企业,因为近几年“转基因作物全面失败”而金蝉脱壳,于2018年6月由德国拜耳公司所收购。

虽然有些“和尚”跑了,但“庙”实际上还在。

于是,2018年8月11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法院裁决:因为孟山都公司刻意“隐瞒除草剂危害”,致加州学区一名使用孟山都除草剂的园丁(原告)罹患癌症,判决孟山都公司赔偿该园丁2.89亿美元(约19.8亿元人民币),这包括2.5亿美元惩罚性赔偿和超过0.39亿美元补偿性赔偿和其他费用。[①]

这是一个标志性判决!

因为,一直以来,孟山都公司都通过各种手段和途径(包括学术造假),宣称其行销全球40多年的草甘膦除草剂(其商标为“农达”)“可安全使用,不会致癌”。

2

与此同时,孟山都公司还通过各种人们难以想像的手段游说各国政客,甚至干扰各国司法。[②]在这种背景下,尽管起诉孟山都的官司数以千计(仅在美国就有数千起),但都没有结果。这包括前两年北京市民申请行政信息公开,要求农业部公开孟山都公司为草甘膦除草剂进入中国市场提交的安全性试验报告。该部以涉及“商业秘密”为由拒绝公开。甚至,当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在2015年认定草甘膦“有致癌可能”后,情况仍然没有改变。

当然,按照美国司法程序,孟山都还可以上诉,并且它也的确在上述判决当日表示,“会提起上诉”。我们与大家一起等待上诉结果。

尽管如此,美国州法院一审判决孟山都除草剂败诉,仍然意义重大。因为,它将孟山都编织构建的“除草剂—转基因”帝国撕开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口子。

如果孟山都二审败诉,那这个口子便补不上了,以此为例,全球数以千计的同类官司便会缠上孟山都,令孟山都除草剂,连同它的“除草剂—转基因”帝国,一起全面崩溃。

如果因为考虑到孟山都帝国崩溃的后果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太过严重(因为涉及其生产、使用和“消费—吃下去”的人口都太多),以至于美国上诉法院也难以秉持公道,而推翻一审法院的判决,那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真相已经揭露,“除草剂有益无害”的神话已经被戳穿。

显然,无论如何,孟山都帝国都会因为这一番严重折腾而“原气”大伤、“气数”巨耗。
不过,“姜还是老的辣”——2个月前,卖了40多年草甘膦除草剂的孟山都公司已经“被收购”,有些“和尚”已经跑了。

看看下面这张图,也为中国草甘膦除草剂生产企业捏一把汗:

3

附:孟山都转基因大豆的“侵华战争”

想当初,孟山都为了推销它的草甘膦除草剂,“弄”了一个“抗除草剂”(又称为“除草剂耐受性”,简称HT)的转基因种子,使得它的除草剂大卖。例如,转基因HT大豆下种前,需要先将土地耕三遍(间隔一星期左右),边耕边喷洒草甘膦除草剂,然后再下种大豆。最后,田里就只有转基因大豆能够生长,其余植物全部被除草剂杀死。“杀”了三大遍,全部死光光。

4

在如此被除草剂毒杀过的田地里生长出来的大豆,对人体无害,你相信吗?你不相信?这没有关系。孟山都精心准备了据说高达“800项科学研究报告”,认定“草甘膦可以安全使用,不会致癌”。

这其中就包括,孟山都公司以各类名目(如科研经费)给众学者“酬金”,然后由孟山都的“学术枪手”替学者写论文,声称草甘膦安全无害,供学者发表,或者由学者提交监管机构审查;也包括,孟山都组织人员,“对提出草甘膦安全担忧的记者和科学家进行毁誉”打击……[③]

这还包括,孟山都公司为草甘膦除草剂进入中国市场提交的所谓“安全性试验报告”,并帮助中国官方包装成所谓“商业秘密”以逃避公众(包括学者、科学家)监督。

然后……,然后,孟山都公司便获得了转基因大豆进入中国市场的许可。

再然后,便发生了孟山都转基因大豆的“侵华战争”。其实,早在战斗正式打响之前,孟山都的转基因大豆“尖兵”已经悄然大规模入侵中国。

这一战争的结局是,中国大豆全面崩溃:

1995年以前,中国一直是大豆净出口国(1995年大豆出口38万吨,进口29万吨[④])。1996年7月,美国首次批准孟山都抗除草剂转基因大豆的商业化种植[⑤],此后孟山都转基因大豆的商业化种植在美国、巴西和阿根廷等国迅速扩大。(见下图)

5

从下图可见,与转基因大豆强劲扩张一致,中国的大豆进口在1997年以后同步迅速增加。战争初期,孟山都转基因大豆“尖兵”利用中国“不设防”(超低关税)的空档,迅速攻城略地。到2001年,中国进口大豆1394万吨,已经逼近国内大豆的总产量[⑥],两年后(2003年),中国“防线”全面崩溃,最终沦为世界上最大的(转基因)大豆进口国[⑦]。

6

2001年5月,国务院颁布《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2002年1月,农业部颁布《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管理办法》。本来,人们期望这两个转基因管理法规的颁布可以遏制住国外大豆凶猛的进口势头,但现实的情况却是,中国大豆进口仅仅在2002年有小幅回落,随后便以更加凶猛的势头上逼4000万吨大关。2009年,中国大豆进口总量达到4255万吨,这是中国大豆产量的2.9倍[⑧],占中国大豆总需求量的77.9%[⑨]。2010年,大豆进口进一步上升到5480万吨,中国大豆进口依存度高达84%,占全球大豆进口量的61%。[⑩]中国本地大豆及豆农的生存空间被压缩到极至。

2011年之后的6年,中国大豆进口以年均增长10%的速度递增。2017年,中国大豆进口量达到9554万吨,较2016年的8391万吨大幅增加1163万吨,增幅高达13.9%,连续第六年刷新历史纪录。(来自中国海关总署的统计数据)

目前,“美国、巴西和阿根廷是全球最大的三大大豆生产国,预计2017/18年产量分别为1.20亿吨、1.13亿吨、4700万吨,分别占全球产量的35%、33%、14%”[11],而这些大多是孟山都的转基因大豆。

7值得回味的是,孟山都转基因大豆的侵华战争,“操作手法都很娴熟,很高明,也很有技术含量”。比如:仅仅用了5年时间(1997—2003),对手便利用超低关税,迫使中国从大豆净出口国变为最大进口国,大豆价格控制权易手;随后,国外金融资本寻机操纵期货价格,将大豆价格一路拉高,中国榨油行业大量买进大豆,3个月后,船还没到岸,大豆价格大跌(跌28%),榨油行业全线被套,全线亏损,工厂关门,国外产业资本大量收购陷入绝境的榨油企业,中国食用油行业控制权易手。[12]

在这个过程中,外资的低调、精明强干和娴熟老辣与我们的傲慢、愚蠢自负和贪婪腐败形成强烈对照,这使得本来就力量悬殊的贸易角力雪上加霜。

参考消息

[①]新华社消息:《孟山都被判赔偿近3亿美元》,《深圳特区报》,2018年8月12日,第A06版。

[②]美国调查记者凯莉•吉兰:《证词》(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与食品安全委员会和农业农村发展委员会联合听证会上的发言),2017年10月11日。

[③]美国调查记者凯莉•吉兰:《证词》(在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与食品安全委员会和农业农村发展委员会联合听证会上的发言),2017年10月11日。

[④]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1996)》,中国统计出版社,1996年。

[⑤]贾士荣:《转基因植物的环境及食品安全性》,《生物工程进展》,1997年第6期。

[⑥]记者庞瑞锋:《进口大豆冲击3000万豆农》,《南方周末》,2002年1月17日。

[⑦]杨军等:《中国大豆进口的预测与分析》,《系统工程理论与实践》,2006年第6期。

[⑧]国讯报告网:《2009年我国大豆产量情况分析》,国讯报告网∕行业资讯∕农牧行业,2010年1月6日。

[⑨]万宝瑞:《振兴我国大豆产业的根本途径》,《求是》,2010第9期。

[⑩]程国强:《当前粮食供求形势与中长期趋势》,《改革内参》,2012年第18期。

[11]智研咨询集团:《2017-2022年中国大豆市场运行态势及投资战略研究报告》,2017年1月。

[12]李尚勇:《无奈制度机制不如人——写在中国入世十周年之际》,财新网/财新博客,2011年12月1日。

文章来源: 生态分子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2FvcI9VMK01Pmr3a4OVs0Q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