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一次跨越时空的共鸣:沃土农耕学校教育模式背后的价值观——海外学者来访记

一次跨越时空的共鸣:沃土农耕学校教育模式背后的价值观——海外学者来访记

整理:甄霞、彭月丽、丁家子

一次跨越时空的共鸣:

沃土农耕学校教育模式背后的价值观

——海外学者来访记

我们相信大家内在的成长

会让他对自己、对这个地球负起责任

2018年7月10日,中美后现代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治河博士、项目主任樊美筠博士、顾问布伯教授(Paul Bube)与克拉克博士(Kevin Clark)一行四人来到沃土农耕学校考察交流,期间与沃土农耕学校校长郝冠辉有一段关于农耕学校创校过程以及教育模式背后的哲学价值观的交流,发人深省,特整理出来与大家分享。

1

外宾

为什么想要做这件事情?

郝冠辉

我是出生在农村,农村长大的,对土地有比较深的感情。对于我们农村长大的孩子,父母对我们的期待都是长大作为一个城市人。他们认为那样我们就幸福了。

在高中时候,我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那时候就开始去探索这些问题,也去思考到底什么是我们想要的生活。

我的高中是在城市中读的,但我自己不是很喜欢城市这种环境,城市污浊的空气使我的身体觉得不舒服。那时我就开始思考,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往城市跑,而不是在农村就可以过一种安居乐业的生活。

那时候的我受托尔斯泰的影响比较大。他曾经在一本小说里面描述过他所向往的乡村生活,当我读到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后来我就主动选择去读农业大学,开始探索一条能够回归土地的路。当我毕业的时候,我去了河北定州的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

在哪儿上的大学?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在陕西杨林。这是中国唯一一个建在乡村的大学。

在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做什么?

在那里是做生态农业的推广工作,有两年的时间。那个阶段是帮助农民做技术培训,同时自己也在做技术研究。

你是怎么开始这个农耕学校的?

说来话长,刚才讲到推广了两年的生态农业技术之后,我们发现,大家种出来了,但是很难销售出去。后来2008年去了广州,开始做一个社会企业——沃土工坊。

沃土工坊的网上销售物流上是怎么处理的?

我们是把所有农夫的货物集中到广州的仓库,然后用快递运输。

小农是怎么把货物运输到广州的仓库的?

通过物流,然后再用快递(例如顺丰)运输到顾客手中。

有个很大的问题是,有些容易腐烂的食物是怎么处理的?

生鲜水果这部分是从产地直发的。

二三十年前美国也有这样的问题。现在你们做的很好,是很有意义的。

大约做了六年之后,开始是帮助小农,后来发现有很多的青年开始返乡从事农业。这部分年青人很重要,回到乡村后,他们对乡村的发展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他们很需要支持,大部分返乡青年本身不是学农业的,大都是半路投身农业。

所以,四年前我们成立了“沃土可持续农业发展中心”。每年我们会举办返乡青年交流会,也组织一些培训学习、出版杂志。

即使他们不学农业,但是他们有其他技能,所以他们所在社群是可以利用他们的其他技能的。

是的。彭月丽那时候是沃土可持续农业发展中心的主要负责人,负责出版《可持续农业》杂志。

目前只有中文版吗?

家子

后面会做一些翻译工作。

月丽

《可持续农业》杂志中的这些技术都是来自于实践者,特别是沃土的这些生产者们。

过去三年做了很多的技术传播——技术培训的工作坊、农民田间学校。

是在不同的地方举办的吗?

是在不同的地方举办。

在美国与欧洲许多地方开始有一种叫转型城镇的运动(Transition Town Movement),人们期待通过这种运动,将城镇转型为生态城镇,从石油农业转向有机农业。每年九月份,在华盛顿州,类似工作坊似的,教大家用堆肥的工具之类的。

家子

中国农业的挑战是区域性的土壤条件差异性比较大。

其实美国也是有11个不同的气候分区,土壤条件也是不太一样的。

下面回到为什么要创办沃土农耕学校这个问题。

我们做了几年之后,发现仍然是不够的。因为我们所认知的农业不仅仅是一种生产方式,在中国传统里面,农业一直是一种生活方式。

我们觉得要让年轻人返乡之前真正做好准备的话,不仅仅是给他们一些技术,而是从根本上改变他们的思维方式。

现在我们提出农业的四种价值,生产价值、生态价值、生活价值和生命价值。

您所指的农业的四种价值,其核心观念是什么?

因为现在农业的哲学基础本身是起源于工业革命的。现在农业可以被称为是工业化的农业,把植物和动物都物化掉。我们觉得所谓的有机农业(或现在我们提倡的生态农业、生态文明)最重要的区别是重新以生命的方式看待农业。

所以我们在这里不仅仅是学习技术,而是重新认知生命是什么。我们认为人类的集体意识创造了今天的世界。今天的很多问题不可能仅仅通过技术手段获得解决,必须创造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新的生命愿景。

是的。这和小约翰·柯布的理论很接近。

我们在第一、二周的课程里面,都是在谈论深层生态学,谈论工业革命,即还原论的哲学怎么影响了我们今天的社会和生活。

我们会重新回到东方哲学里面,比方说从中医的视角去看待生命到底是什么。用现代术语去说的话,我们认为中医是最古老的整体科学和深层生态学。

这跟小约翰·柯布的思想是异曲同工,他的思想也强调宇宙是一个有机整体。

是的。我们很认同柯布博士的观点。

你是怎么知道小约翰·柯布的?

我在几年前读过他的那本《生命的解放》。

樊美筠

这本书的中文版已于2015年在中国出版了。

王治河

布伯教授当年在南加大的博士论文就是做的柯布的生态伦理学。柯布是我的老师格里芬的老师,这位克莱克博士也是柯布的学生,大家都跟柯老有某种渊源,也算一家人了。

在生态哲学这一块,将来我们可以合作。也许将来可以把柯老请过来和大家交流。看到这么多中国有为青年矢志投身乡村建设,相信柯老一定会很兴奋的。

樊美筠

柯老现在非常注重教育。他四十年前就觉得是否太晚,那个时候他觉得还有时间,但是到了今天,他觉得时间不够了,但是我们能做的就是减轻灾难的发生。一旦灾难发生,如果我们提前做准备,就可以减轻我们的损失,我们就能够幸运地活下来,创造新的文明。

柯老现在已经90多岁了,我们希望在他的有生之年,让他看到有很多这方面的尝试,柯老认为生态文明的希望在中国,但我们在中国的大学看到许多教授们对此很悲观。而我们到乡村,到你们这里来,到温老师那里去,还有到其他的地方,却看到希望,因为你们真正是在做。

我觉得这是教育的一个出路,因为柯老说,现代研究型大学实际上在把社会引向灾难方面贡献更大。所以改变人们的认知非常重要。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现在大家都在谈生态文明,生态文明慢慢变得很具体了。比方说,你刚才说,哲学不一样,文明的类型就不一样,如果说工业文明是建立在机械哲学,还原主义哲学基础上的,那生态文明就是建立在有机哲学,生态哲学基础上的。

柯老他们倡导的哲学,就是有机哲学;中国传统哲学,也是有机哲学,所以这两者就可以结合起来。

此外,双方的科学基础也不一样,一个是牛顿力学,一个是量子力学,这导致我们看世界的方式也不一样,对经济的理解也不一样。

比方现在经济学说时间就是金钱。罗马俱乐部的一个资深成员大卫·柯藤博士(David Korten),他也是我们后现代研究院的一个顾问,他认为时间就是生命。

这也涉及对教育需要有一个全新的理解。怀特海认为,教育是智慧教育,而不应仅仅局限于知识的传授与信息的掌握。

今天知识与信息都能相对容易地得到,但关键的是你怎么用它,怎么选择它,哪些知识与信息真的对我们的人类以及整个星球有益。如塑料袋,人类是否真的很需要它,但它被发明出来,现在竟然弄得人人都离不开它,然而它给环境带来的危害至今还未被人类完全认识到。

这方面还涉及农业。你说的对,现在农业就是工业化的农业,而我们要走的则是生态农业之路。

这意味着生态文明需要一个全方位的变革,需要所有人的共同努力。柯老在《21世纪生态经济学》一书里,曾专门提到教育在其中起到的作用。他认为,现代教育体系是为现代工业文明服务的,那么你怎么能指望它培养出为生态文明服务的人呢?那绝对需要一种新的教育体系。

对,是这样。

樊美筠

可见,我们有共同的理念,就是建立一个生态文明。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双方可做的很多,可以合作的也很多。

例如,美国有一个土地研究院,研发出多年生的小麦,不用每年种,可以保持土壤,保持水分。因为它的根很深,一般现在农业的一年生的小麦,根大约只有一米深;但土地研究院的多年生小麦的根有三四米深,这些新技术就完全可以用起来。

所以我觉得像美国土地研究院和你们沃土学校所做的真的就代表一种希望,如果光坐而论道,则往往令人看不到希望。

郝:

回应您刚才所说的,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就是在探索一种新的教育模式,培养生态文明所需要的人才,包括我们整个的教育方式是不一样的。传统的教育只是用脑袋,我们是头、心、手的教育。

我们在这里最重要的是三门功课,一个是重建内在的链接,一个是重建和人的链接,一个是重建和自然的链接。

我们在培养三赢的这种人才,就是照顾到个人成长,社区发展和地球永续。

你是怎么从短期的工作坊到接手这边的农场办一个学校的?这是怎么转变,怎么过渡过来的?

就是觉得短期的工作坊不太够。这种意识层面的转变需要一个环境。简单来讲就是重新建立大家感知力的一个过程,这需要一个过程。

学生们是怎么找到你们的呢?

用微信,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招生消息。

在学费这一块是免费还是?

因为我们本身没有资金来源,我们计算了一下,我们培养一个学生的成本大概是3万,这是一年的,第二年,如果他们愿意,可以到和我们合作的农场实习,第二年是没有费用的,第一年的费用,场地的租金、请老师、吃的食物等等算下来,一年每个学生大概要3万。

我们计算了一下,让学生们在这里参与劳动,大概能抵一万块的学费。所以实际的费用是2万,这2万我们又设立了奖学金。这部分奖学金是由一些社会善心人士所捐助的。

不是所有老师都教农业吧?

其实我们只有一半的课程是农业相关。每周一个学习主题,比如说,这一周是非暴力沟通课程,又叫自我觉察。整个课程体系的设计,我们有一个“课程生命树”,参加农学教育、哲学教育、生活教育和生命教育。

对于气候变暖,气候变化,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案吗?

就像我刚才所讲的,我们从整体科学的角度或者从深层生态学的角度来看,我们中国人讲天人合一,就是我们内在的发展和外在环境是相互影响的。

我们相信大家内在的成长会让他对自己、对这个地球会负起责任。

非常好的想法,谢谢。显然,您的沃土学校是个与主流大学不同的另类学校。

的确,我心中设想的大学是跳出整个现行大学体制的。参加完我们两年的培训后,我们的学生会成为一个生态学者,相当于是一个生态导游,能够引领生态生活。

樊美筠

你这个学校感觉就像美国加州的深泉学院,每年十来个学生,两年的时间,学生也要工作。所有学校的工作,包括管理,都是学生在做。

我觉得你们这个就有点像他们一样。他们是1917年就建立了,他们的入学招生也是非常的严格,一年只收13个学生。

显然,你们的沃土学校是立足于中国的现实的,是呼应生态文明的需求而产生的,你们的探索非常有意义,我们回去后要把你们的探索分享给美国的同仁,希望启发更多的人踏上生态文明之路。
2

文章来源: 沃土可持续农业发展中心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ru-pVx6a1mh4kcSKCZ0hxw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