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生活 > 从密西西比河畔的设计师,到休斯敦的城市农场

从密西西比河畔的设计师,到休斯敦的城市农场

这篇文章记述了我走向可持续和有机生活的转折点。景观设计师到农场志愿者,从按部就班的生活跳入未知,开启了新的生活方式和个人意识的转化。当时几番周折,前路不明。回头看,时间给出了答案——

新奥尔良著名的法属区

新奥尔良著名的法属区

在美国学习景观设计毕业工作后,我来到了新奥尔良,美国南部一座老城。它离海盗曾经出没的加勒比海不远,也融合了加勒比风情。被贩卖至此的奴隶引入西非宗教和音乐,加上美洲原住民印第安人、从加拿大来的法国后裔……各人种与文化在此汇聚。有人说,新奥尔良是美国最特别的城市,或者说,最不美国的城市。

我的老板是我之前的老师,一对非裔美国夫妇Austin和Diane。平时我们在他家的客厅工作,很有家庭氛围。Austin是大众传媒博士,曾是电影导演,喜欢将景观设计与视觉传播结合在一起教学。他的眼界开阔,认为生活是设计的土壤,鼓励员工们多融入新奥尔良的生活。我租住在Austin家同一条街上,步行5分钟距离。这个安静的社区叫下九区,街上是一个个新奥尔良特色的“shotgun”小木房子。

Austin(右)和Diane在工作室

Austin(右)和Diane在工作室

我的房间挂满房东的艺术品,他是艺术家,一辈子做了各种各样艺术,生活也像一场行为艺术。打开房门是一片宽阔的草地,早上雾气氤氲,穿过去走上堤坝,在眼前的便是密西西比河。新奥尔良位于密西西比河的入海口。作为北美洲最长的河流,密西西比河滋养着美国近一半的土地,被誉为“老人河”。

150年前,生长于密西西比河沿岸的美国作家马克·吐温曾在河上做了1年领航员,将水手生涯写成了自传体作品《密西西比河上的生活》,追述”大河及其传说”,”大河及其探险者的足迹”。马克·吐温这个笔名是测量水深的术语和轮船安全航行的必要条件,可见那是他最为留恋的一段时光,以至于“从驾驶台上最末一次瞭望之后,来而复逝的二十一个年头,只用几句话就可以带过。”远离了自然,生活和心灵都变得十分无趣。在他的笔下,密西西比河以一个富有生命力的、变化多端、难以琢磨的任性形象出现在人们眼前,它的泛滥既具有巨大的破坏性,又养育着大河流域广大土地上的人民。对没有受过多少学校教育的马克·吐温来说,这河是一所大学,使他认识了自然的奥妙和社会的复杂。

密西西比河也是我们的重要学术研究对象。原创作品。

密西西比河也是我们的重要学术研究对象。原创作品。

密西西比河水涨落会直接影响种植园与城市的兴衰。新奥尔良因密西西比河而兴盛,它依河而建,形状狭长如月,故名“新月城”。19世纪随着开凿运河、整治航道,这里成为贸易中心。20世纪初,这里的船只可以抵达世界各地,曾是世界第三大港。当年沿岸遍布的是甘蔗和棉花种植园,黑奴承受繁重的劳动。Austin曾带我们了解过这段历史。现在新奥尔良三分之二是黑人,许多人的祖辈在种植园生活过,包括Austin。

Diane的后院

Diane的后院

Austin和Diane在后院种菜,平时在农夫市集和有机食品合作社购买食品,素食少食。Diane每天早上游泳,活力充沛,身形纤瘦。Austin喜欢动手DIY,改造自己的房子。在嗜甜如命的美国,他很少吃甜食,说精白糖太甜“有毒”,以蜂蜜代替。他是个神人,拥有街头智慧和深邃的心灵,非常博学幽默,任何人和话题都侃侃而谈。散发一种四两拨千斤的轻盈,他是我心中老子“无为”的代言人。他们很关注环境公平、社区重建,和自身的权益,热衷社会活动。Diane比较活跃激进,Austin更随性。在白人价值观为主的美国社会中,他们都进入学校的管理层。非裔普遍懒散,他们始终保持对生活的热情。这种开放的精神和新鲜的生活方式,逐渐影响着我。

不过工作与在校不同,往往要向客户妥协,很难采纳设计和环境上的最佳方案。有时做了很久的项目因为资金搁置,或者改了数次的方案只应景而已。这些让我反复问自己,设计的意义在哪里?我的意义在哪里?上学时目标明确,学新的科目,求考试拿个好成绩,完成几年的学业;可工作中的项目一个接一个,一天又一天坐在工位上,周末属于自己的时间显得很短。社会中没有统一标准,一不留神便被裹挟,种种让我感到苦闷而茫然,不自觉的寻求改变。

5

新奥尔良作为爵士乐的发源地,别称“大快活”。每年有40多个节日,几乎每周末都以美食、音乐庆祝,我也学着享受生活。这里有着美国南方悠闲的生活节奏,气候温暖湿润,经常万里无云。有时下午工作累了,我会去后院走走,那个自然与植物的世界让人不自觉的放松下来。我希望像植物一样自由的生发,首先是拿回自己的时间。我发现每天工作5小时以内,我会保持愉快的心情和较高效率,于是和老板商量调整工作方式,取得工作和生活平衡。那时我开始对朴门永续设计、自然教育、可持续生活感兴趣,空闲时间我上相关的网络课程,参加当地的种植工作坊。

景观设计行业的从业者多少希望通过自己让这个世界更美好,我的初衷也是营造适宜人居的环境。现在看来,通过传统的方式比较难,恰好工作室的项目告一段落,于是我离开了新奥尔良,来到休斯敦三橡树农场(Finca Tres Robles)做志愿者。

三橡树农场

三橡树农场

创办人是一对兄弟,其中Tommy负责日常运营。他通透、简单而坚定,像一阵清新的风。五年里,他在美洲三家不同规模的农场工作学习,2014年建立了家乡第一家城市农场,因院子里有三颗大橡树得名。从他的介绍中,我知道在缺乏新鲜、健康食品的“食物沙漠”,人们容易购买高脂高盐、易储存的廉价食品。“人如其食”,饮食与人的性格、生活环境相互影响。在步行距离内提供当地当季食品,是三橡树的初衷。

就这样,被设计界炒得火热的“城市农业”,要从图纸上的概念变成我双手要做的工作了!刚去农场时没种过地,兴奋的左看右看,Tommy总要提醒我“小心,踩到苗了”。我学会了育苗,初识厚土栽培,松土时发现了蜗牛、甲虫、蚯蚓、蚱蜢……多样性是生命本来的面貌呵。有一天我们半跪在地上除草,Tommy和我说话的时候阳光照耀下来,一只大甲虫在他身上爬,那是我看到的最美画面之一。那一刻我们和甲虫没有区别,都是地球上可爱的动物。之前我很怕昆虫,有趣的是当它们出现在土地里和谐多了,我还心怀感激——这些消费者和分解者在帮我们把土壤变肥沃呢。

有天我梦到自己在一块稻田里耕作,醒来后我想,是时候开始种植了。恰好这时养了只新生的小猫,我又成了猫奴。我参与它们的成长,给它呵护,我们相互依存。这个创造的过程让我感到满足。每天清晨醒来,浇浇花,添些猫粮,曾经认为麻烦的事变得乐此不疲。植物和动物让我的生活更加完整,照顾它们让我懂得了责任的意义,不再只关注自己,尝试理解不同的生活方式。

7 8

 从最初的几粒种子到盆栽,再到现在的花园,与植物同行的每一步

从最初的几粒种子到盆栽,再到现在的花园,与植物同行的每一步

微缩的自然界让我和大自然保持链接。我看到生命每天都是不一样的:这里蚯蚓做出一个小山丘,绿豆的花骨朵上总是爬着小蚂蚁,今天的萝卜变粗了,不知从哪飘来的一颗小种子发芽了,下过雨湿润的土里长出了小蘑菇,从农场移植回来的柠檬草转绿了,牛油果终于裂了一道缝,水仙还没有动静……它们有着自己的速度,长成它们想变成的样子,我能做的只是陪伴。明白很多事情计划不来,我学会了用更多的耐心去对待生命,包括我自己的。

种下一枚种子,竟然可以长出一棵植物,是什么力量让它们生长呢?一直觉得很神奇。我会背很多植物的拉丁名,直到亲手种植,让我从标签中脱离出来用心观察,领略生命的神圣、脆弱、坚韧与美丽。那段时间没什么比看种子发芽更快乐了。

在社会分工细化的今天,许多人在工作之外对其他领域知之甚少,导致分离与缺失,没有可持续性的整体观念。我们学了知识,却没深入真实的生活,不知耕种食物、喂养自己这样生命最基本的学问。许多补上这课的人都感到极大的喜悦,因为与生命的根基相连。

10

希望知道食物从哪来,我参加了三橡树农场的社区支持农业CSA项目。每周取回一布袋农场的菜,送回上次的袋子。菜品丰富,有时像开福袋一样惊喜,比如收获的桃子做成冰淇淋送给我们。如果不是这样,按我自己的饮食习惯,很难吃到芝麻菜、唐莴苣、辣木等查字典才认识的菜。农场的胡萝卜是我从没吃过的香甜;薄荷放一点在汤里,整碗味道醇厚、唇齿留香。

袋子里每次附一封Tommy的农耕手记,用文字谈论天气和菜势,读来朴素温馨。他说最近的雨水比往年多,或来了一场寒流,菜被霜打,生菜最后一次送,豆角在成熟中……工作人员Zoy也写过信,说在农场工作一段时间,比想象的累,也带来意想不到的满足。之前是律师助理的她,现在生活越来越有活力。她写出了我的心声,接触有机生活后停不下来的实践,因为它为我自己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变化,有种越走越开阔,越来越明亮的感觉。记得Zoy刚来时胖乎乎的,不善言谈。后来在农夫市集看见她,好久才认出来,她瘦了快20斤,晒黑了,也清爽多了。

社会与世界的可持续发展,首先从个人开始。Tommy的公司名叫“小地方”,标语是“小地方很重要”。三橡树是这样一个小地方,却改变了Zoy和我,和许多与它连结的人。正是大世界,小森活,微改变,渐不同。

文章来源:有机会

图片来源:有机会

本文由Lindsey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