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依循自然农法,做好土地守护者

依循自然农法,做好土地守护者

1

人与土地是合作关系,而非隶属,人不能向土地无限索取。这就是自然农法———依靠自然的规律耕作,减少人为干预。

当农人不施肥、少除草,借由干净水源与洁净的土壤,并经过在同一块土地上一代代「自家采种」的培育,作物便能慢慢回到它原本较为自然的生长过程,最后人们也得以吃到健康的食物。
下面我们就来介绍这3位吃饭不吃肉、种地不用药的自然农人的故事,他们对自然农法的展现与关照,对土地的一种生命寄望与爱的朝花西拾。

一、安金磊像对待朋友一样对待土地

2

安金磊今年37岁,曾是他的家乡枣强县马屯镇东紫龙村不多的几个考上大中专院校的年轻人。15年前,他从衡水农校毕业,分配到当地一家国营农场当技术员,故事就从这里开始。在此之前,他一直上学,父母是小商人,家里只有三亩地,没让他干过农活。

第一次下地,是到果园里喷除草剂和农药,拧开农药瓶,一股刺鼻的农药味扑面而来,熏得他喘不过气来,他心想,这么大的气味,这得有多大的毒性?果树能受得了?残余在果子上,人吃了会怎样?这时他又听到附近一家农民遭遇不幸的消息:一个孩子中毒,原因是大人给他弄了块西瓜吃,没想到中了毒。最后化验出原因,西瓜地里使用了过量的呋喃丹(一种杀虫农药)……

安金磊经常爱找农场附近村庄的老人们聊天,而老人们说,几十年前,地里有虫子,但很少形成虫害,使用了农药后虫子越来越多,好多虫子都有了抗药性,于是农药越来越毒;使用了化肥和转基因种子,产量是提高了,但粮食和蔬菜越来越没有味道……

他们说,现在种地图省事,除草剂、农药一喷,化肥一撒,就等着收庄稼,闲着打麻将、玩,世界上哪有全好的事?全好的事就有大问题!安金磊了解到,农民们使用除草剂和农药、化肥和转基因种子已非常普遍,这些化学产品的确使农产品一时增加了产量。

但他注意到滥用化肥农药对土地所造成的伤害——尽管化肥用量在逐年提高,地力却在不断下降。他分析,很大程度上,增产是由于现在有了机井等灌溉设施的结果,是以大量抽取地下水为代价。

从第二年起,安金磊就在自己负责的地块上开始“有机农业”实验,他用鸡粪代替化肥,用翻耕和手拔代替除草剂。当年他的地块上西瓜的品质明显优于使用化肥农药的地块,而且产量也不低,只是他付出的汗水比别人多些。

3

在农场工作了7、8年,他坚持着有机农业的尝试,但总因为农场是国有的放不开手脚。到2000年,机会来了,他的家乡东紫龙村有40多亩贫瘠的土地,过去每亩每年只有几元钱还没有人愿意承包,安金磊和妻子张秀双商量好,他们双双辞去了农场的职务,回村包地,他们出的价格是每亩每年50元,这让人们认为他们犯了傻。

中专的同学们许多进城当了干部,对安金磊的举动更不理解,他们认为,安金磊应该想办法进城才是。但安金磊认为,只有自然的、田园的生活才是最健康的生活。

早在上高中时,他偶然买到一本庄子的书,喜欢得不得了,充满了和谐思想的传统文化经典在他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后来他又读到了《齐民要术》、《本草纲目》等中国传统的农业经典,了解了神农、伏羲。

他认为,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有大智慧,那就是尊重、顺应自然规律。“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他和妻子张秀双每天4点多起床,傍晚看不到手指时收工,村人惊叹着他们的勤劳,也在惊异着他们的做法。

不使用方便省力的化肥,他却从附近藁城等地的养鸡场买来鸡粪;不使用除草剂,40多亩地全部用人工除草,而且要留一些以涵养水分;不种整齐化一的单一作物,而是棉花和玉米、芝麻间作;不使用转基因的种子,而是自己筛选培育……

5

农田里的活计因为现代农业技术而变得越来越省力,但安金磊反其道而为之,整日在田里劳作,村人问他累不累,他说,其实我很闲,心闲,和土地在一起,我几乎什么心思都不动。

安金磊认为,土地本有一个天然和谐的系统,包括植物、昆虫、鸟类、微生物等等,这个系统越丰富就越稳定。“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使用农药,表面上一时除去了虫害,但把一些对庄稼有益的虫也杀死了,比如蚯蚓,在使用农药和除草剂的土地里就很少见,土地就板结了,而机械的深耕也不能使土地恢复原本的松软。不使用除草剂、农药,大量的蚯蚓繁殖起来,它们就成了耕田的帮手。

6

而对昆虫是“害虫”、“益虫”的定义本来就是片面的,比如认为是“害虫”的蝼蛄,它可以起到间苗作用;各种蚂蚁,在深秋时会把草籽收藏起来,作为过冬的食物,而第二年地里就不会闹草荒;一种所谓的“害虫”,恰恰是另一种“害虫”的天敌,只要种类足够繁多,它们相生相克,哪一种都不会形成虫害……

地里间种了芝麻,多种棉虫就会躲避芝麻的气味,旁边种几株玉米,又使它们有了比棉花更好的食物;豆类有固氮菌,会在地里保留天然的氮肥,下一季正好可以种玉米;保留适当的杂草,可以涵养水分……

每天凌晨或者夜晚,安金磊经常在地里,倾听庄稼地里的响动:几十种昆虫,蛐蛐、七星瓢虫、蚂蚱……它们的叫声都 是不一样的,各有各的声部;还有庄稼拔节、抽穗的声音,露水的声音,在安金磊听来,都是无比美妙的天籁。

另外,每个昆虫的声部都是一个重要的信息,哪个声 部多了或少了,就意味着田里的种植结构该进行适当的调整了。数个秋天过去了,不使用丁点的农药,他的农田里一次也没有像乡人们的地里一样发生严重的虫害。

7

在他的眼里,土地也和人一样需要尊重、需要“养、藏”,每年他用轮作休耕的方式让疲劳的土地休息。

他坚持不在地里打手机,怕手机的辐射伤害了禾苗和昆虫。

如今,安金磊的田里不但可以见到60多种昆虫,还可以见到燕子、老鹰、喜鹊等16种鸟,有时还可以见到平原上稀罕的野鸡呢。

8

他常年素食,他认为素食是最健康的,而且一个肉食者对自然的消耗是素食者的10倍。他没给儿子买过一粒糖果或者冰糕,他认为,即使是糖果冰糕这种非自然的很小的工业产品,也意味着能源和环境的消耗。

他认为现代农业一味追求产量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因为粮食的一大部分都是用来当了生产肉制品和奶的饲料、做了酒、甚至燃料。而这些都是追求产量而使用化肥和农药、需要抽取大量地下水的一个原因,不仅粮食的品质下降,更严重的是,在化肥、农药的使用过程以及生产环节中,对环境和能源的破坏不可估量。

二、“IT神童”务农八年

将稻田变成了一个百草园和动物园


视频 / 昔日神童 为农八年 (3′34″)

八年光阴,他从一个命运的弃儿,变成时代的宠儿。

从一个少年得志的热血愤青,变成隐身乡野的自然农耕者。

他不用农药、化肥,让他的稻田变成了一个百草园和动物园。

八年积累的个人诚信,为他奇迹般带来了1300万元众筹资金。

为了不让信任染上一丝瑕疵,他主动封存了近百万元的可疑大米。

他一个连蚊子都舍不得拍死,却要学会做一个强有力的CEO。

……

他,是一个传奇,也是一个谜。

一个回答了1000遍的问题

Q: “你是不是真的没有用农药?” A: “哇哇……我都快成祥林嫂了,不相信你自己来看吧,365天每天都行。”

不用除草剂,稻田除稗是个难题

不用除草剂,稻田除稗是个难题

不用农药、化肥和除草剂种植的农品,看相比市面上的差,价格又要高出不少,何让大家相信并为之买单?

李明攀说,根本没有捷径,投再多广告也没有用,只能做给大家看。他这八年,就是在做这件事。

几乎每个对谦益农场有兴趣的人,都会问李明攀同样的问题:“你是真的完全不用农药化肥吗?不用农药化肥真的可以种出粮食吗?”

李明攀每次都要耐着性子解释一通,到后来都觉得自己像个祥林嫂,最后急了干脆就说:“谦益农场一年365天随时欢迎实地考察,天天盯着咱们总可以吧,还可以采访附近的乡亲,他们不会说谎。”

李明攀笃信,自然界原先就是一个平衡的生态系统,是农药、化肥的滥用打破了这一平衡,如果放弃使用农药化肥,这个系统就会逐渐修复。人和动物都能各取所需,和谐共处。

10

“动物吃剩下的,才是人类的,我们只拿我们该拿的。”这是谦益农场一直在说的一句话。

在大别山深处、海拔将近600米的蕲春虚心谷基地,每到秋夜,野猪就会成群结队到田里拱食稻子,靠山边的稻田成了重灾区。

对肆虐成灾的野猪,有村民建议用电打,李明攀直接否决。第二年,他开始在山边种红薯,专门让野猪吃,这招还真灵。

稻田里的蝾螈

稻田里的蝾螈

山间稻田里还有很多蝾螈,对水质要求很高,打了农药、撒了化肥的田里,它们是不会光临的。有山下的村民上来捉,到市场上当做宠物去卖。

李明攀发现后,专门跟当地主管部门商量,在村口树了一块警示牌。现在的虚心谷,已成了一个小型自然保护区。每到六七月份,成千上万只萤火虫同时在山谷里飞舞,不少武汉市民驱车200多公里,专程前来赏萤。

谦益农场虚心谷基地

谦益农场虚心谷基地

虚心谷基地俯瞰

虚心谷基地俯瞰

虚心谷稻田宴,分享收获

虚心谷稻田宴,分享收获

虚心谷客栈同时也是谦益农场构建用户信任感的基地。在这里,在母校建筑系谭刚毅教授的帮助下,农场将废弃的村小学改造成了一个充满竹元素的生态建筑,可以同时接待近60名来客,吃饭睡觉就在稻田边。到过的人,看到田地里大量的蜘蛛和青蛙,没有人再问李明攀:“你田里到底打了药没有?!”

一个蚊子都舍不得拍的农业CEO

儿子踩蚂蚁,挨他一顿打;员工买鱼吃,被他偷偷放走。善人怎么当一个合格的农业公司CEO?这是个问题。

日趋壮大的新农人团队

日趋壮大的新农人团队

一边是重建生态、改造乡土的农人情怀,一边是融入商业社会、将高成本的生态粮食销售出去的现实压力,还有日益庞大的团队需要管理,李明攀开始感到有些hold不住了。

增广贤文云:慈不掌兵。熟悉李明攀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大善人,平时连个蚊子都舍不得打。碰到蚊子叮,他每次都是轻轻拂去;一岁多的儿子在地上踩蚂蚁玩,他上去就是一巴掌,打得小朋友哇哇叫;

有一次,小田带了一条鱼回仓库,准备晚上炖汤喝,结果到了晚上鱼却不见了,原来是被李明攀同学偷偷地放了;每年,他都要给黄梅县里的福利院和附近的寺庙赠送农场的大米……

在家中,李明攀有被父母和姐姐们宠爱的孩子,但在农场,他必须学会当带头大哥。这个带头大哥,正在慢慢找到感觉,农场也在他的带领下不断长大。

谦益农场全国基地布局图

谦益农场全国基地布局图

三、“悦意”十五年的坚持

让子孙后代可以更好的生活

17

悦意集团董事长伊永波先生做客《CCTV-超越》栏目录制现场,对话央视著名主持人朱迅,讲述悦意15年一路走来不忘初心的坚持和背后感人的故事。

慈心,是我们种植的标准。在不喷洒化肥农药除草剂、不使用转基因种子的基础上,我们还不会破坏当地的生态环境,包括水源,土地,乃至于不伤害田间的小动物,小昆虫。

18

八亩,是悦意的慈心种植始于八亩黑土地。早在2002年,现在的悦意集团董事长伊永波先生就在黑龙江省大庆市的林甸县启动了不使用农药、化肥、除草剂的有机种植!
凭着一颗光复大地,关爱生命,回报万物的赤子之心,感召了许多人的参与和付出,当大家面对现状感到无奈时,他总是用实际行动亲自带领我们走向一条充满无限希望的道路……

19
那个时候,悦意没有人懂得如何耕作,都是城里人,但是就是凭着那股力量,慢慢的学习摸索,从零到有,从不可能变成可能,硬是走出了一条悦意之路,并用实践诠释了悦意“诚信、健康、快乐”的理念,秉承着这种理念,我们坚持到了现在。

种植面积从最初的八亩地到现在已经达到了7200 亩,仅仅是小麦的种植面积就已经接近了5000亩。

关于有机肥

我们特别重视有机肥的质量,种植前到各地有机肥厂去参观考察,历时近1个月,最后确定选择以牛粪为发酵原料。选好合作厂家后,我们吴总负责全程跟踪制作,把控每一个细节,并确保氮磷钾含量≤ 5%。

21

关于除草

现在整个种植过程中基本上不会涉及到除草,因为每年4月开始播种后,麦子会先长出来,与此同时便抑制了草的生长,等草长出来的时候也是低低矮矮的小草,对我们没有太大影响,反而形成了麦草丛生的美景。

由于使用除草剂会对土地造成很大的伤害,为了我们恢复大地生机的目标,我们不做任何处理,不会向别人那样以牺牲大地为代价换取更高额的利润,如果能让土壤得到足够的疗愈,我们宁愿放弃那一部分的产量!

22

关于虫害和病害

这么多年下来,我们的农场基本没有遭遇过病害和虫害,这也是得益于本地的生态环境,由于昼夜温差大,环境空旷,有害菌极难产生,所以我们的麦子就这样自然的生长,听吴总说,播种的时候带着有机肥施下去,只要雨水充足,基本就不用怎么管,8月初就可以进行收割了。

关于合作农户

韩哥是和悦意合作的当地农户的负责人,他带领着当地农户与悦意合作已经5年多了。为什么选择与悦意合作?这就要从韩哥和他爱人到公司考察时说起了,他到大庆悦意参观结束后情绪激动的说到:“悦意人太可怕了!”

为了改良酸化的土壤,让子孙后代可以更好的生活!他们是在真真实实的做着利益他人的事情!夫妻二人被悦意所有的员工的拼搏和付出深深的打动,被悦意的企业文化所震撼。

当他们了解到,如果农药、化肥、除草剂、化学添加剂再继续使用,最后人类只有三种选择:毒死、饿死、战死。不是被农药、化肥、化学添加剂毒死;就是土地酸化板结,长不出东西,人类被活活饿死;最后为了争夺粮食,互相残杀而死。

于是回去之后他和所有的农户说,“我一定要和悦意走到底,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们都一定要挺过去!”这样的决心在当地也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九三电视台多次对我们的农场进行了报道。

24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熬过了艰难的几年,终于我们看到了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重环境保护和身体健康,也就有更多的人享用到了我们的劳动成果,农户的利益也终于有了保障,大家的辛苦没有白白浪费,以至于到现在我们可以开辟更多土地,让更多农友和我们一起获得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的双丰收!

悦意人,不仅在倡导理念,引发思考,期待觉醒,更是在踏踏实实一步一步的亲自去做,没有利益的时候,我们敢做,有了利益的时候,我们敢共享,大家都已经跨越进来的时候,我想也是我们向下一个目标进发的时候了。

悅意人的期望

虽然我们现在做的健康有机农业,在整个有机产业链中还很小,我们的力量也很微薄,但是只要我们共同努力,建设“不使用农药、化肥、除草剂”的有机种植生态圈,不伤害大地母亲,保护青山绿水,让所有人都吃到健康食品的期望并不遥远。

“即使我们只有萤火微光,也要把它捧出来温暖这个世界”,传递到每个人心中!所有小小微光汇聚在一起,就足以照亮前方的灿烂光明之路,并会绽放出无尽光芒!!

四:央视发声:要用有机肥减少化肥!


日前,国内27名专家联合发出《提高中国耕地质量倡议书》,提出大力推广施用有机肥料和测土配方施肥,尽量减少化肥用量,改善耕地质量从而保障国家粮食安全。

 耕地“亚健康”现状,呼唤提升地力

“我国过去30多年化肥尤其化学氮肥施用太多,以致土壤出现了诸如土壤酸化、养分不平衡供应、土壤生物活性下降等问题。”倡议书发起人之一、南京农业大学副校长沈其荣说,“另一方面,我国化肥利用率较低,当前只有35%左右,与世界45%左右的水平差距较大。”

科学家发现,长期单施氮肥,不仅使农田生态环境、土壤的理化性状以及微生物群落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还使作物病虫害增多,增大农业生态环境的潜在污染。

目前我国耕地土壤养分失衡现象严重,氮磷钾养分供给不平衡,肥料利用率降低。耕地土壤生态功能差,30年来我国土壤有益线虫数量从每公斤土壤3000至5000条下降到500条,蚯蚓数量急剧减少,部分农田已经完全看不到蚯蚓了!

要想地不亏,多施有机肥

数据显示,目前发达国家有机肥施用已占肥料养分总用量的近半,而我国却只占不到10%。这些有机养分来源于土壤而没有归还给土壤,只能靠化学肥料补充。

据南京农业大学植物营养系主任徐阳春教授介绍,增施有机肥,蔬菜品质比如番茄当季就能看到改善。增施3年,玉米、水稻等大田作物品质改善明显。

自古人们就知道要尊重自然规律,农业对自然资源的利用要“取之有度”。正如布袋和尚所说,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也许回归本源,才是真正的发展啊!

文章来源:有机农业者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vsSC6Kxea2nc5pa39H51eA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