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在安全的危险中探索世界

在安全的危险中探索世界

作者:丹鹿

1

上周北京接连下了很多天雨,雨住天晴,小区里前面的广场上积了一汪一汪的水,映着天光和绿树。

一个五六岁的孩子穿着专属他的小雨靴,特地挑着有水的地界儿走,腿抬得很高,脚落下去,一朵朵水花接连在他脚边绽开。并不干净的水弄湿了他的裤子,甚至还溅到他的胳膊和脸上。我避之不及的泥水对他来说毫不以为意,那些泛着光的水覆盖的是他的小王国,他是巡逻的小国王。

他走到一小片水中间突然停住了脚步,回过头看向身后的妈妈,脚下水波微微荡漾。五步以外的妈妈也停住了脚步,笑着说“继续往前走呀,不用怕”,于是小国王继续快乐地踏在自己的土地上。

不知道他长大以后会不会记得童年那个雨后黄昏,但我想他未来会长成一个勇于探索的大人,胸中有勇气,背后有支撑,即便在探索途中遇见恶龙也没在怕的吧。

2

龙应台在《目送》中写道,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不用追。

环绕在孩子身外的双臂总会有绕不住的时候,他们会离开家门,独自扑向一片未知,仿佛一转身就做了自己生活的主人,拦不住也不必拦。身为父母,在还看得到孩子背影的时候,总能做些什么,总该做些什么。你时常这么想,想着在孩子成长的路上助他一臂之力,全力保护他,在他靠近所有潜在危险的时候发出警告,对他重复着你小时候听到的那些话,而不再提起年少时你面对世界横冲直撞的心境。

未知不全然是安全和舒适,既然要面对未知,为什么不适度释放他的天性,给他失败的自由,让他去尝试和看似危险的事情博弈,让他在博弈的胜利和失败中厚积薄发。

3

基弗尔·塔利(Gever Tulley)是个充满好奇心、热爱冒险的美国计算机科学家,他认为现在的孩子都被过度保护,父母给孩子划定的安全区域日渐缩小,阻断了孩子探索世界,与周围环境互动的机会。而只有接触危险的事情,孩子才可以积攒到宝贵的经验——克服恐惧、激发想象力和创造力,学习承担后果,继而担负责任。于是,他在美国创办了一所非同一般的学校,“东敲西打学校”(Tinkering School)。

45

这所学校致力于为6岁到更高年级的孩子创造不同的环境,给他们提供工具、自治权和空间,学生和老师一起在项目中敲敲打打,用真实的工具解决真实的问题。他们一起用发射塔、火箭控制完成NASA风格的太空项目,制造可以送花的大机器人,亲自动手为家长建造迷宫。更吸引孩子的是,这所学校没有课程和考试,只有一条规则,即不伤害自己和其他任何人。

「让孩子做50件危险的事儿」

「让孩子做50件危险的事儿」

Gever Tulley在《让孩子做50件危险的事儿》一书中提出一个问题“你觉得孩子多大时能给他尖锐的木棍玩?”,一提到“尖锐的木棍”是不是就会自动联想到“戳瞎眼睛”。但你知道吗,一些因纽特人会给还在蹒跚学步的孩子把玩刀具。因纽特人也像我们一样爱他们的孩子,只是他们的膳食中鲸脂占了相当大的比例,而脂肪极难嚼烂。因此,因纽特父母给孩子提供非常锋利的刀,是为了教会他们如何咬住脂肪,用一只手拉住,另一只手切断它。想象一下,在这一操作过程中,刀尖与孩子们的鼻头距离不过几毫米。

每个活动都有风险,但风险可以通过制订计划、分步骤操作、采取合理的防范措施而转化为孩子成长的机会。面临看似危险的事情,让孩子用手边现有的材料解决问题,鼓励孩子让缺失零部件的事物重新运转起来。而父母不要试图做孩子的超级英雄,像个机器人那样只在必要的时候提供帮助就好,辅助孩子们学会安全地爬树、安全地玩火、安全地使用小刀。要相信,越过危险、经历失败的他们会更强大。

关于“如何培养孩子的能力”的问题,作者在书中作此回答:我们要给孩子机会去分辨,哪些是真正危险的事情、哪些是有风险的事情,从而培养他们的能力;我们需要让他们暴露在有限的、可控的风险中,从而让他们了解风险;我们需要教会他们如何安全地去探索,从而走上自主探索的道路。

文章来源:埃尔特订阅号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80IUUSa3ljNCHubkGv11jQ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