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意发现 > 即将来临的变革 | 《疗愈场》序言

即将来临的变革 | 《疗愈场》序言

作者:琳内•麦克塔格特(Lynne McTaggart)

s27304677

关于本书

一群来自世界各地、勇敢前卫的科学家要告诉你,人类求知和沟通的能力远比我们所了解的更为深奥、浩瀚。我们每天、每分钟都在创造这个世界,我们其实远比自己所想的更有本事,我们可以自我疗愈,更可以疗愈世界。

《疗愈场》序言

我们正处于一场革命的开端——它和爱因斯坦发明相对论所引发的那场变革同样大胆,且影响同样深远。科学前沿的新观念纷纷出现,质疑我们对世界运作的一切信念,也挑战我们对自己的定义。这类发现证实了宗教的主张:人类的非凡特性,远远凌驾于肌肉和骨头的组合之上。从根本的层面来讲,这门新科学为困扰科学界数百年的几项问题作了解答。从深远的范畴而论,这就是一门研究超自然奇迹的科学。

几十年来,来自世界各地深受尊崇的科学家在各自的专精领域,做了许多精心设计的实验,所得结论显然违背当代生物学和物理学原理。总的来说,这类研究产生了丰富的信息,让我们更理解支配人类身体和宇宙其他现象的核心组织力量。

他们的发现令人震惊。从人类的基本元素来看,我们并不是一种化学反应,而是种能量蕴藏。人类和一切生物,都是一种能量场里面的能量组合,而且和世界上的其他东西全都彼此相连。这种脉动能量场,就是我们的本质和意识的核心动力机,我们存在形式的组成要素。

我们的身体和宇宙之间并没有“我”和“非我”的二元分界,这其中只有一个基础的能量场。这个场就是我们心智较高功能的成因——指引我们身体成长的信息源头。这就是我们的脑、我们的心,还有我们的记忆——没错,这正是古今世界的蓝图。决定我们健康不健康的决定力量,并不是细菌或基因,而是必须引用这股力量,身体才能摆脱病痛。我们都隶属于这个世界并投入其间,无法与之分割,而我们唯一的根本真理,就是我们和世界的关系。”场,”爱因斯坦曾经扼要地说,”就是唯一的实在。”

milky-way-3548327_1280

直到近来,生物学和物理学都还是牛顿这位现代物理学之父所支持观点的奴仆。我们对这个世界以及我们在其中所处的位置的一切信念,全都引申自17世纪时形成的观念,而且时至今日,这依旧是现代科学理论的基石。根据这些学说,宇宙间的所有元素都是彼此独立的,可以分割,而且完全自成格局。

追根究底,这样便造就出一种带分离属性的世界观。根据牛顿所描述的有形世界,物质分子各自遵循一定的运动定律,在时间和空间里面移动——宇宙是一部机器。在牛顿构思出运动定律之前,法国哲学家勒内·笛卡儿已经提出了革命性创见,他认为我们——以我们的心灵为表象——和构成我们身体的无生命物质是两回事,身体只是一台运作顺畅的机器。世界是由一批互不相干的细小物体所构成,而且其如何运行是可以预见的。这其中,疏离较多的就是人类。我们身处宇宙之外,冷眼旁观。尽管基于不明原因,我们的肉体和真正的自我是分离的,不过我们还有“另一个”我——意识心灵——来进行观察。

尽管牛顿的世界始终是如此中规中矩。却总归是个孤寂的荒僻处所。世界继续运行,对于这个庞大的齿轮箱来说,有没有我们都没有关系。牛顿和笛卡儿只用了几手灵巧的招数,就把上帝和生命从物质世界抽离了,也把我们和我们的意识全都抽离出我们所处世界的核心。它们把心和灵魂从宇宙中分离了出来,只留下一堆环环相扣却毫无生机的组件。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正如丹娜·左哈尔在《量子自我》一书中所述的那样,“牛顿的见地把我们从宇宙的构造中撕了出来”。

随着达尔文学说的发展,我们的自我形象也愈加凄恻。根据他的进化论,生命是随机出现的、具有掠夺性、没有目标,且独立存在(不过,目前新达尔文派已经作了理论修正)。要么就当最好的,要么就别想生存。人类并不是进化中偶发的产物。归结到最基本的层面,人类承续自祖先的庞杂生物遗产,只有一个核心:求生存。取食或被吃掉。人性精髓就是一种基因恐怖分子,能够有效处理所有比较弱小的环节。生命不是要分享和相互依存,生命就是要求获胜,要抢先抵达。倘若真的存活下来,那么就要独自生存于进化树的最顶峰。

这种把世界当作机器,把人类当作求生机器的思维典范,促成我们由技术角度来认识宇宙,然而对于我们来说,至关重要的真正的知识却几乎没有。就心灵和形而上学层次来说,机器典范却造就出最绝望又最冷酷的孤寂感受。这种典范也没有帮助我们认识人类本质的最根本奥秘:我们是如何思考,生命是如何开始,我们为什么生病,单细胞是怎样转变为五脏俱全的人类,还有,在我们死后,人类意识会陷入什么处境。

尽管这种机械式分离的世界观并不令人信服,纵使这与日常体验并不相符,我们也只能继续倡导。许多人向宗教寻求庇佑,但求脱离我们眼中那种严酷又空虚的存在现况,也祈求宗教一以贯之、共享社群和有所为的理想,这或许能够提供帮助,然而其所凭借的世界观,却与科学信念相抵触。追求心灵生活的人,都要陷入这种对立世界观困境,徒然挣扎,无法调和这种两极观点。
……

然而,一切都太晚了,革命势不可挡。《疗愈场》中提到的科学家,只是先驱人士中的少数。另外还有许多人紧随其后,提出质疑、进行实验、修正自己的观点、投身钻研真正探索者都该从事的研究。科学不应该只因信息不符现有科学的世界观就被斥为无稽之谈,正统科学必须开始回应信息,调整现有的世界观。这时也该适度降低牛顿和笛卡儿的地位,两位先知提出的历史观点,如今则已经落后于时代。科学完全是种进程,宗旨是要了解我们的世界和我们自己,科学并不是一套恒久不变的定律,每当新思潮涌起,旧观念往往就必须被扬弃。

《疗愈场》陈述这场变革的发轫历程。就像其他革命一样,刚开始也只有一小群叛逆分子,他们分头集结众力并凝聚气势——在一个领域有所突破,在其他方面产生发现,这不是齐头并进的大规模改革运动。尽管他们对彼此所做的研究都有认识,不过这群男女都是实验学家,通常并不喜欢大胆逾越实验的界线,全面检视所发现的东西有何蕴涵,或许他们也没有时间比对最新科学证据来探察究竟。这群科学家分头踏上发现之旅,也各自找到一桶泥土,却没有人有勇气宣布这是一片大陆。
《疗愈场》就是这方面的初期代表作品之一,本书试图整理这些有分歧的研究,统合构成完整体系。在这个过程中,这本书还提供了一些领域的科学论证,这些领域主要是在宗教、非传统医学以及新时代猜想。

尽管本书的论述内容,都是以严谨的科学实验为凭据,但我偶尔还是要揣摩推敲,由相关科学家提供协助,帮我统一整合,拼出全貌。在此我必须强调,就如普林斯顿荣誉退休院长罗伯特·雅恩经常说的,这套理论是一项“进行中的研究”。《疗愈场》部分篇幅所提出的若干科学证据,有些还没有经过其他独立团体重新验证。所有新观念都必须以初期尝试看待,《疗愈场》也是如此,本书试图收集个别发现,整合构成模型,其中部分将来必然要再进行琢磨。

同时我们最好把一句著名的格言谨记在心:正确观念永远无法被彻底证实,科学充其量也只能否定错误的观念。本书详尽说明的新观念也历经考验,若干知名科学家,曾经以正当试验做法,多次尝试,想要让这类观念名誉扫地,不过至今还没有人办得到。除非有证据批驳或再琢磨,否则这类科学发现依旧成立。

本书是为一般读者撰写,为了以浅显内容来传达十分复杂的理念。我经常必须借用隐喻,这只能粗浅显现真相。有时候,本书所呈现的新观念相当极端,必须耐心铺陈,我也无法保证这些部分都很容易被读懂。就笃信牛顿、笛卡儿的读者而言,书中有些理念会显得相当艰涩。因为在你们的眼中,世界万物往往都是毫无纠葛的独立的单元。

这里也有必要强调,这些全都不是我的发现。我不是科学家,我只是个记者,偶尔也做点诠释工作。荣耀要归于从事实验工作的学者,他们多数都默默无闻,只是在日常工作中发觉、领悟了惊人的真相。然后往往就在他们并没有完全理解的情况下,其研究成果便改头换面,演变成探究不可能的物理现象的学问。

琳内·麦克塔格特
2001年7月于伦敦

文章来源:Amazon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