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华德福幼儿教育中 创造性游戏为何如此重要?

华德福幼儿教育中 创造性游戏为何如此重要?

作者:琳·欧德菲尔德

儿童的游戏和成人的工作之间只有一点不同。成人让自己适应外在世界的需要,他的工作取决于外在的需要。儿童的游戏取决于内在的需要,孩子发展过程的需要,孩子展开自己的需要。

——鲁道夫·施泰纳·多尔纳赫

01

某个周二早晨,巴纳比(四岁)垒了一排宽30厘米的砖头,这些砖头绕着教室围了一圈。然后他试图在砖头上搭上木板,他又用一根绳子(在墙壁和砖头中间)围绕他的整个建筑一圈。过程完工后,他跑到老师那里,很骄傲很满足地咧嘴笑着说道:“我是建筑工人,我给幼儿园装了新的暖气!”

某个周五的上午,艾尔莎和帕洛玛(四岁和五岁)准备搭建房屋。他们用木头架子做了外墙,床单做了屋顶,在里边,一个倒放着的盒子成了灶台,一个碗做了汤锅,一把板栗成了土豆。艾尔莎说道:“我们来过家家,我当妈妈,你是我的小姑娘。”午餐准备好了,他们去购物,真的很有居家过日子的感觉。突然,有人敲门。“我可以和你们一起玩吗?是梅甘。”屋子不够大。不够三个人”,艾尔莎回答道。梅甘显然很失望。这时候老师的建议和支持来了:“梅甘可以是一个友好的邻居!”“好主意。我们可以共享这个社区!”然后他们很快建起了另一座房子,两座房子连在一起,梅甘入住了,她确实是个好邻居。15分钟后,老师观察到房子变成了医院,因为帕洛玛在院子里工作的时候弄伤了自己的脚丫,艾尔莎和梅甘正在作为护士照顾她。那只受伤的脚丫得到了清洗和包扎,那些板栗现在变成了药。

有一天,天气晴朗,乔和西奥(均六岁)在花园里挖土,他们看到了幼儿园的蔬菜区,有些兴奋。他们开始奔着蔬菜去区的方向挖一个沟。很快他们挖到了两个区域之间的一排分界石头处。他们想办法从石头下面挖沟,最后挖到了蔬菜区。然后西奥从附近的水池旁找到了一个水罐,他们开始往沟里倒水——真是引人注目的灌溉工程。

有一个上午,就在圣诞节后不久,两个五岁的女孩子宣称,”我们想念圣诞节,我们想要自己做圣诞树。“但是当时连根绿色的树枝都没有,怎么做圣诞树呢?她们将一盒子拉到教室中央,放一块木块在上面。然后再放一个盒子,再放一块木板。这样,(圣诞树的)塔形就形成了,这吸引了很多孩子,他们都对这一活动产生了兴趣。一个孩子观察到:”它不像圣诞树那样亮闪闪的!“经过讨论后,有个孩子在塔顶又放了一个盒子,在每块木板上放了一个闪耀的灯笼。另一个孩子被派去找老师要更多的灯笼。制作圣诞树的工作很快成了团队合作,四岁的孩子负责”取东西“,五岁的孩子执行复杂的建筑工作,六岁的孩子不停地给予指导。

被攻击的游戏

没有游戏的童年是不可想象的……现在的孩子玩游戏吗?成人工作,孩子游戏…….是这样的吗?家长经常抱怨他们四五岁的孩子在学校里是“应付学习”,而不是“蓬勃发展”。

被误导的早期教育——识字和算术能力——无情地摧毁了孩子的童年。我们期待五岁的孩子能有六岁孩子的表现,四岁的孩子具有五岁孩子的认知能力。孩子最大的牺牲是创造性游戏的缺失。

游戏是什么

“很久很久以前……我们来假扮……你演……我来演…….”从这些话开始,孩子进入了一个无限扩展的世界,充满了丰富的学习机会,这是他们发展中重要的阶段。我们只是看和听,就会对我们所看到和听到的感到无比吃惊。

孩子的游戏需要必须首先被认可。成人的工作通过“外在”得到表达;儿童的游戏来自“内在“整合经验的冲动。鲁道夫·施泰纳说:“孩子需要通过他的意志反应力和他的游戏,吸收他的经验成为他自己。”

这里有个例子。一个四岁小女孩的个哥哥去世了。葬礼后的第二天,她用一些毯子和枕头堆出来一个小“土丘”。她非常悲伤,她要“把她的雅各布带回来”。在一些被战乱剥夺宁静生活的地区,教师需要观察孩子表达他们的焦虑的方式,他们通过游戏、情景模拟释放压力。游戏治疗法是教育专家针对受虐儿童的标准治疗方案。当孩子难受的时候,要停止游戏;当游戏重新开始的时候,说明孩子的状态转好。
浸在游戏中的孩子最安心。

02

孩子们也是梦想家,在孩子的想象中,也有一些精神的东西。在一个漫长的、梦境般的发展过程中,周围的点点滴滴和孩子的记忆结合在一起。他们玩电子游戏的时候就不会这样做梦。他们静下来沉思的时候才会这样做梦……他们有时间的时候才会这样做梦……我们夺走了孩子的时间。

——利舍·格拉尔德,《观察家报》

对游戏的误解

对游戏的一种定义是:“一个自由选择,自我导向,内在驱动的过程。幼儿或者少儿跟随着自己的直觉、观念和兴趣,用自己的方式,为自己,决定和控制游戏的内容和意图。”

早期教育转向“结构性游戏”和“趣味学习”的趋势,消弱了游戏的内在根源。

这种来自“外界”的,指导游戏的概念带有强加的意图。比如,为了理解数字“5”的概念,用5只泰迪熊在野餐作为例子,这完全违背游戏的真正意义。游戏应该来自儿童的内在需要,满足儿童的原始动力。这种动力可以来自儿童根据印象扮演工人铺设管道的需要,可以来自幼儿扮演幼儿园教师讲过的童话故事的需要,或者为了体验斯坦纳所描述的“对行动的热爱”。因为游戏也是一种意志力行为,儿童对环境印象的展示也是一种模仿行为。

我们必须清楚:游戏是一种强烈的、存在与儿童发展过程中的内在需要。当游戏被外在的意图操控的时候,游戏就失去了其本真。

儿童意识的转变和游戏的阶段

要唤醒儿童内在的本真游戏,还有一些附加条件。我们需要理解游戏活动的意识本质。就像孩子经历的身体变化一样,长高是身体机能的需求,同样,他的意识或“醒觉”也在发生着变化。如果我们将睡眠、做梦和清醒状态联系起来的话,这种意识的演变就非常容易理解了。人类“醒觉”的各个阶段和儿童早期发展的各个阶段相对应。

儿童早期发展阶段,游戏的重要意义已经被发现和记录,比如在福禄贝尔和皮亚杰的研究中。儿童各个阶段的游戏类型也被广泛记录,被观察,学生和老师都很乐意承任他们的发现,当然,如果儿童被剥夺了游戏的机会,这些观察和发现也将不存在。

被破坏的游戏

在这种理解的基础上,我们可以看出任何加速儿童觉醒、鼓励自我意识的状况,都会消弱儿童重新进入想象性游戏世界的能力。“唤醒”的状况包括持续地过度刺激大脑,儿童表现出过分的自我意识和自我觉醒,过早地失去游戏所需要的梦幻状态。不幸的是,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不会玩的孩子。电视禁锢了孩子自己创造画面的能力。因为吸收了太多的电视画面,有些画面甚至会禁锢孩子的思想。我们的孩子是被动画创伤的一代。过早地入学,受到了过多的的约束,不稳定生活方式导致焦虑感,父母忙于工作长期缺席家庭——这些常见的因素消弱了儿童进行正常游戏的能力。

从一个更加简单、更加直接的层面上来说,游戏中的儿童的隐私需要被尊重。突发的提问和侵犯的语言会将幼儿从本真游戏中拉回现实。想象一下你正在写一本书,作一首曲子,画一幅画,但总是不停地被人用问题或者评论打断思路:“你接下来会做什么?”“真够蠢的!”“再大一点儿。”那么游戏中的孩子被打扰了,会是什么感觉呢?

儿童游戏既需要足够的时间和合适的场所,也需要合适的设备。让他们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一个玩具消防车的作用是很局限的,但是一筐旧床单、一堆木头盒子、一些木板、一筐贝壳和浮木就不同了,它们今天被组装成了房子,明天成了火车,后天又变成了商店。孩子们乐此不疲。华德福幼儿园提供的材料,有助于儿童发现材料潜在的作用,以及一件物品和另一件之间可能建立的关系。这为日后的创造性思考打下基础。在《孩子的意识变化》一书中,鲁道夫·斯坦纳描述了游戏材料的价值:”…..每次看到自己完成的作品,孩子都难以抑制内在的狂喜,于是一个非常微妙的幻想世界被打开了。”

今天孩子们被塑料玩具、电脑游戏等无数物质诱惑所迷倒,这些诱惑保证他们永远不会无聊。华德福幼儿园的游戏设备,以及孩子与自然接触的大量游戏时间,允许孩子冒险,主动思考,解决问题,自由地、充满想象地探索和表达自我——这些品质将会在未来影响他们的生活。当孩子厌倦了价格高昂、功能简单的玩具时(比如一个塑料的救火车仅仅是一个玩具救火车而已),孩子们很快会发现华德福游戏环境中无限的创造可能。

游戏对未来发展的重要性

国际儿童教育协会高度认同游戏的重要性:“理论家赞同游戏在儿童发展中的重要作用。精神分析学家相信游戏对于精神创伤和障碍的治疗是必须的;心理学家相信其对于自我掌控和日常学习的必要性;构建主义者相信其对认知能力发展是必须的;成熟论者认为在任何一种文化背景中,其对于能力建设和社交功能都是必要的。

让我们回到”建筑师“巴纳比的故事。他在家中看到过如何安装暖气。这一活动肯定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足以他重演这一幕。他的游戏是一种模仿。对他来说,将木板平稳地放在砖头上绝非易事,每次木板掉下来,他都需要重新放好,他表现出了令人钦佩的毅力和耐心。他也发现了绳子不够长,他只好又跑去找些绳子,将它们系在一起。他在不停地解决问题,他用绳子充当暖气管道,这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解决办法,表现出难能可贵的应对挑战的主动性。

而梅甘来到艾尔莎和帕洛玛的“家”也意味着挑战。这一游戏体现了解决问题和社交能力,展示了(宽容、同情、灵活性和仁慈)的发展。谈判和妥协让孩子在“我想要什么”和“你需要什么”之间找平衡。房子从“家”变成“医院”,土豆变成药,邻居变成护士,显示了角色游戏灵活可变的特质。

而孩子们共同制作的圣诞节也包含着思考,解决问题,合作,艺术视觉和体能的元素。利用可利用的材料体现了令人敬佩的积极主动性,他们并没有因为找到了“真正的”绿色而放弃。

四种游戏中,每个孩子都得到了自我表达和自我导向的机会,我们总可以在创造性游戏中发现这两种品质。儿童的自信心和自尊心得以加强。所有的孩子都有机会体验“我也能做事情!”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一方面,我们的社会高度重视自信心,另一方面,儿童却因此而过度紧张,他们经常会说“我不能”或者“我只是配合“。游戏也具有培养同情心的功能。因为在角色游戏中,儿童可以体验”我是妈妈(保护你们)“或者”我是建筑师(帮助你们)“。

第一位华德福幼儿园教师,伊丽莎白·冯·格伦琉斯相信儿童对游戏的热爱意味着他们成年后对工作的热爱,因为她们在游戏中体验了成人工作所需要的所有品质;热枕、合作、毅力、契约、主动精神、想象力和灵魂。

美国高度教育研究基金会的劳伦斯·斯文哈特追踪两组三四岁贫困家庭的孩子经历,一直到他们成年。劳伦斯观察到:“从学术氛围浓厚的幼儿园出来的孩子,成年后有一半会面临情绪障碍。而那些从以游戏为主的幼儿园出来的孩子,只有6﹪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后一组孩子因为重罪被逮捕的比例更低,因为情绪障碍被迫接受特殊教育的时间更短。”

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第31条公开表明儿童游戏的重要性,在华德福幼儿园,教师对童年充满敬畏,会尽力创造条件使真正的游戏可以蓬勃发展。

人类”想象“的能力不可以被低估——它是真正的天才的源泉——我们能在儿童早期的创造性游戏中发展它的根源。

文章来源:华德福驿站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YxczHpGI9LGNPmdUGz_Ghw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