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大自然的下水道工程

大自然的下水道工程

编译:女萝

水,对于农业、工业以及家庭来说都是生死攸关的资源。在海洋、土壤和森林等各种自然系统的帮助下,大自然源源不断地为人类供应淡水。可是,这还不是全部的真相。因为大自然还为我们提供了无价的水源清洁服务。

【一片湿地,供应了1200万人城市的污水处理】

印度加尔各答东部有一大片湿地,在2004年时,哪里就已经有了1200万人的城市,而且竟然只有这么一个由大大小小的池塘、湖泊、沟渠和沼泽组成的废水处理设施。人类排泄物的强烈气味弥漫在空中,这在雨季即将到来的37摄氏度高温里简直要熏死人。不过你要是知道这片湿地每天都要接受近700000吨的未处理过的污水的话,就一点也不对这种味道感到奇怪了。

1

那里修建了一块块小小的绿地。污水从城里沿着沟渠缓缓流过来的时候,固体物被分离了出来,从池塘里捞出来的黑乎乎的固体垃圾被扔在由湿地隔开的一片片绿地上。这些东西为生活居住在湿地上的人们提供肥料,生产出成千上万吨蔬菜。固体垃圾被打捞出来之后,液体继续流入长满了水葫芦的池塘里,这些漂亮却顽固的植物生长很快,枝干、叶子、花朵和种子的迅速成长不仅能帮助消除水中的营养,还能吸收某些制革厂之类的小工业作坊排出来的重金属和其他有毒物质。等到大部分有机污染物被植物吸收之后,剩下的水被灌入鱼塘。整个湿地总共有300个池塘,总面积达到35平方公里,每个池塘里都有鱼,有十几个品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里每年还能生产13000吨鱼呢。绝大部分鱼都被销售给了加尔各答。住在那里的人们还养了成群的鸭子,鸭子们靠吃池塘里的蜗牛为生,而蜗牛有时吃水藻,水藻则借着水中高浓度的营养物质和光合作用迅速生长。

有五万人靠这片湿地为生,他们有的种植蔬菜,有的做买卖、织鱼网,或者就是维护沟渠的通畅。光是养鱼这一项就需要8000个劳动力。在这样一个经济欠发达的国家,这片湿地真是具有重大的经济意义。它不仅养活了这么多人,还能清理污水,否则又不知道要投入多少钱在管道建设、土木工程和清理工作上。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加尔格达是污水处理的模范,或者这就是我们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但它的确让我们看到人类可原来以如此跟大自然合作。

【一片湿地,19年前就可每年创造不少于375万美元的服务价值】

另外一个面临污水处理重大困难的发展中国家城市是乌干达首都坎帕拉。2003年时这个城市90%的居民都没有污水管道处理系统,帮助这个城市还能够挣扎着勉强维持,没有爆发严重卫生危机的功臣就是纳其乌博湿地。这片湿地从城市中央区域穿过众多居民区,最后注入维多利亚湖。

和加尔各答的湿地一样,这片湿地通过处理、净化生活和工业废水维持了整座城市的供水,而且还帮助维持着一些基础的经济活动,比如说木瓜种植、制砖和渔业。

2

1999年的一份经济评估认为,纳其乌博湿地在污水净化和营养价值回收方面的生态服务价值,每年高达175万美元。另一份计算估计,仅仅是污水处理厂一项,每年就需要200万美元的维护费用。而且扩建污水处理厂不仅仅经济成本高,还涉及人们的生计和其他跟湿地相关的经济利益。正是基于这样的经济计算,原先想把湿地抽干的计划取消了。2003年,湿地区域被包含在了城市绿化带内,不过不幸的是,在那之后,湿地还是因为工业开发等其他压力而退化了。

【根据地域实际情况,找到建立城市和自然保护地之间经济联系的方法】

面对水供应和水处理的巨大压力,我们亟需更深刻的了解大自然在这方面起到的重要作用,更全面地反映整个体系的经济价值。

比如对于坦桑尼亚乌鲁古鲁山区雾林,要做的工作之一是要找到建立城市和森林之间经济联系的方法,让城市来为这个体系的生存买单。立法和发布保护规章制度是很有必要的,下游的人应当为保护上游森林支付费用。

4

而在墨西哥,根据2003年发布的官方计划,土地拥有者可以为环境敏感地区申请环境保护费用,条件是放弃诸如耕作或放牛之类的活动。政府通过认证某一特定区域对于恢复水供应和防洪方面的作用,给它们评定分数。一块土地的分数越高,可申请到的环境保护费也就越高。这个计划实施的前七年,吸引了大约3000户农田主的参与。据估算,减少了1800平方公里的森林损失,差不多把墨西哥的森林消退率从1.6%降到了0.6%。此举带来的好处可不仅仅在于保障了水的供应,还保护了生活在雾林里的野生动植物,这一计划的实施还避免了大约320万吨的二氧化碳排放。

还有很多通过与土地使用者建立合作关系来保护水资源的好例子,比如说法国依云镇的依云矿泉水。能供应依云泉水的自然环境非常脆弱,这一点大家都明白。全镇居民齐心协力保护水源地生态稳定,维护泉水的纯净。在整个高原上分布着100多块湿地,湿地的蓄水量占整个高地蓄水量的10%,但却为山下的出口水提供了30%的泉水。对这片湿地和生活在湿地上的野生动植物的良好管理,为人们带来了显著的经济效益。人们以非常传统的方式使用这片草地和牧场,化学物和人工肥料的使用量被降到了最低,这样做有利于保持这个经济社会价值极高的泉水的纯净。依云矿泉水公司赚到的利润也会分给农民,给他们一些奖励,让他们保证用不会破坏泉水的方式使用土地。

【曼哈顿作为一个成功的城市案例,通过农林合作,用传统做法几分之一的成本,产生了美国最大的无需过滤的自来水系统】

3

当然,近年来瓶装水屡遭质疑,主要是其产生的塑料包装垃圾问题,以及运来运去的能耗问题。但不管怎么说,与供应一个国际化大都市所需的水量相比,瓶装水的消耗量就不算什么了。不过在城市供水问题上,也有很多因土地管理恰当,从而大大降低供水成本的好例子。

比如曼哈顿。曼哈顿无疑是个表面看起来离自然最远的地方。在这么一个宏大的城市里,水管接进了摩天大楼、公寓和成千上万的餐馆里,这些冰凉的自来水源自良好的绿色基础设施,对曼哈顿来说这些基础设施就是科罗顿、卡茨基尔和特拉华山地。

这块2000平方公里的林地为将近900万人提供了高质量的饮用水。如何保护好这块土地,让它能好好的存储并且源源不断地供应水资源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因为这块为纽约市收集雨水的林地,分属2000多个主人。但后来,1993-1996年间建立起来的一个促进水土保持的农林合作方案解决了这一问题。

这一方案旨在鼓励土地所有者们自愿参加保护计划(当然是有经济刺激的)。既能保证土地所有者的生活不受影响,又有利于水源供应的做法,由纽约州政府和美国林业部出钱。这一颇具前瞻性的方案吸引了95%的土地所有者参与。最终的成果是,这一创新方案的成本只是传统做法的几分之一而已,产生了美国最大的无需过滤的自来水系统。

如果安装人工过滤系统的话,虽然可以过滤掉山泉里多余的营养和沉积物,但纽约市就得先掏60-80亿美元建基础设施,而且这些设施每年的维护运营还得花上5亿美元。现在把钱集中花在最优化的农林综合法上,纽约市只掏了10亿美元。这一差异,当然也体现在了纽约市民的水费账单上,他们的水价只上涨了9%,要是建新的水处理设施,恐怕费用就得翻倍了。

而且,还有其他一系列的好处。首先就是这块领地一直保持开放,人们可以在里面远足、漂流和钓鱼。还有野生动物方面的保护,这里的林地和农场环境在保护本地动植物方面,堪称天然。

利用大自然进行水源清洁,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如何建立一个相应的经济模式,来向离自然最近的住民付费,以保证绿水长流。目前对于很多地域来说,比较容易想见的一个方法是通过水费账单,让消费者付款,另一个方法是通过分配地方税收比例来收取费用。当然,还不能确定通过税收或者消费者账单收上来的钱,够不够森林恢复和自然保护的需要,但是基本的经济原理是明确的:与其花钱清理水中的垃圾或者建立新的设施,良好的自然系统的运作更为便宜和可靠,同时还可以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目标。当然了,还可能会产生很多边际效益,比如保护当地特有物种、碳存储等。

所以,我们也期盼能有越来越多的城市,你我握在手里的杯中水,能与某个自然保护地联系起来,那一定是个美丽且奇妙的故事。

本文内容整理自:《大自然为我们做了些什么》(托尼·朱尼珀)

文章来源:保护地友好驿站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j93O-SlreNGuGSCOGl7YiA

图片链接:pixabay.com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