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生活 > NVC 工作坊回顾 | 从学习到分享:共同创造一个新的世界

NVC 工作坊回顾 | 从学习到分享:共同创造一个新的世界

作者:若醒

学校里面同学种的向日葵

学校里面同学种的向日葵

7月10日至7月13日,我在沃土农耕学校进行了4天的非暴力沟通工作坊:从内在觉知到共赢文化工作坊 ——基于非暴力沟通(Nonviolent Communication,以下简称“NVC”)。本文分为三个部分,记录这段经历:

  • 从学习到分享
  • 工作坊笔记
  • 作为“协作者”的收获

从学习到分享

从阅读马歇尔·卢森堡的《非暴力沟通》,到参加IIT的培训,再到第一次带领4天的NVC基础工作坊,时间并不算长。对于这个充满未知的挑战,我也曾感到焦虑、自我怀疑,但是分享NVC的强烈愿望给予了我迎接挑战的动力。

感谢舒马赫学苑阿迎的引荐,沃土农耕学校郝校长的邀请。这次工作坊给我机会,跨出从学习到分享的第一步,从个人成长延伸到支持他人成长、贡献于社群建设。

从确定日期到工作坊开始,仅有三周的准备时间。我每天沉浸在NVC的世界中,体会到“教授是最好的学习方式”。

代表非暴力沟通语言的“长颈鹿”

代表非暴力沟通语言的“长颈鹿”

在分享NVC的4天中,我感受到生活在那样一个世界中的美好,与自我连接的美好,理解他人的美好。

工作坊笔记

DAY 1:非暴力沟通是一种选择

我希望以NVC的精神来分享NVC,所以不断强调非暴力沟通是一种选择,是我们在每个当下做出的选择。工作坊的目的是给参加者一个尝试的机会,去体验另一种与自我、他人、世界沟通的方式。

这种选择并不容易,有时甚至是十分困难的。但是通过一些方法、训练,我们可以更加容易地做出有意识的选择。

我很喜欢培训师Miki对于非暴力沟通的“意识”与“实践”之间关系的澄清。NVC的意识包括世界观假设(Assumptions)与使用NVC的目的(Intentions)。NVC的实践包括将注意力集中于四个要素——观察、感受、需要和请求,以及一套用于练习的语言模板。

NVC的世界观假设(部分) Assumptions

基本假设:在所有人类行为的背后,都是那些人们试图去满足的需要。理解并且承认这些需要能够为连接、合作,以及更为广泛意义上的和平创造一个共同的基础。

感受与需要之间的关系:感受反映出需要是否被满足。感受可能会由其他人的行为引发(trigger),但是其他人的行为并不是感受的原因(cause)。

人的本性:我们天性乐于助人,当我们能够与自己和他人的需要相连接,并且出于自己的主动选择。

来源:Miki Kashtan, Online Course “Principle Based Teaching”

创始人马歇尔·卢森堡及很多培训师都强调,创立、使用NVC的目的并不是以某种套路说服别人,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也不是盲目地牺牲自己的需要去满足他人。

使用NVC的目的(部分) Intentions

  • 以慈悲之心对待自己、倾听他人;
  • 以真诚的方式自我表达;
  • 将彼此的连结置于优先位置;
  • 对自己的感受和行为负责;
  • 与未满足的需要和谐相处;
  • 增强满足自己需要的能力;(通过NVC的技能,与自己和他人建立连接,创造更多样化的策略)
  • 提升觉知当下的能力;
  • 平等关心每一个人的需要;
  • 仅以保护性的目的使用强制力。(Protective use of force)

来源:Miki Kashtan, Online Course “Principle Based Teaching” 

非暴力沟通的应用包括三个方位(在上一篇文章中有所介绍):自我连接、同理心倾听和诚实表达。我在之前几天分别介绍了这三个方位的应用,并在第四天使用Dance Floor将它们在对话中的应用呈现出来。

练习对话的13步骤Dance Floor

练习对话的13步骤Dance Floor

DAY 2:豺狼语言VS 长颈鹿语言

“Out beyond ideas of wrong doing and right doing, there is a field—I’ll meet you there.”

——Jalaladin Rumi

通过角色扮演,同学们从经验与分享中学习什么是“与生命疏离的沟通方式”。(也称为“豺狼语言”Jackal Language)

角色扮演的剧本,现场参加者的发挥更加精彩。

角色扮演的剧本,现场参加者的发挥更加精彩。

这种“与生命疏离的沟通方式”在我们的生活中十分常见,我们在这种语言环境中长大,也无意识地使用这些方式与自我和他人沟通。它使我们与自己和对方的感受和需要相疏离,服从于外在的标准。

每个人都不喜欢被人评判,被贴标签,被责备……这使我们感到愤怒、悲伤、委屈;使用这些方式对待他人,将无法获得对方的友爱、发自内心的协助与支持。

我们尤其不喜欢被人命令,因为我们有自主性和选择的需要。即便这种命令是来自内在的“应该”,也会令我们感觉被束缚,失去行动本可以具有的乐趣。

评判                  好/坏/对/错

贴标签             我是……/你是……/他们是……

责备                 你的错……/我的错……/他们的错……

应得                 应该被惩罚/应该被奖励……/理应获得……

别无选择         不能……/必须……/不得不……

强迫                  应该……/一定要……

命令/要求        要是不服从……

“与生命疏离的沟通方式”,来源: “Jackal Cafe”。

接下来,我演示如何使用非暴力沟通的四个要素进行表达,然后让大家分组讨论这种方式所带来的不同效果以及背后的原理。很多人都分享了从观察与经验中获得的智慧;这使我看到体验式、参与式学习的魅力。(感谢之前参加的善导组织的TOT培训 : p)

同学们分享使用非暴力沟通四个要素背后的原理

同学们分享使用非暴力沟通四个要素背后的原理

DAY 3:自我同理心& 同理心倾听

“有趣而又自相矛盾的是,当我接受自己真实的样子之后,我反而能够有所改变。”

——卡尔·罗杰斯

当我们感到充分被理解、被爱,才有能力去理解他人、爱他人。与自我相连接,觉察当下内心的感受与需要,是我们慈悲心的源泉,是我们能够给自己的最好的礼物。

自我同理心在非暴力沟通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当我们与自我进行连接之后,才会拥有倾听他人的能力与意愿。自我连接的过程还能帮助我们找到更好的策略去满足自己和对方的需要。

我们的文化倾向于把关注自己的需要看做是“自私”的行为,这使我们不敢承认自己的渴望,而试图去忽视、压抑自己真实的感受与需要。然而,不被觉察的需要将以潜意识的方式影响我们的行为,可能会以一些并不明智的方式寻求满足。

长颈鹿站在内在与外在的分界线前

长颈鹿站在内在与外在的分界线前

 “当你感到很痛苦的时候,如果有人能够真正地倾听,不带任何评判,不去为你负责或者想要改变你,那种感觉真是太棒了!这种时刻,我感觉到内心的紧张得到放松。它使我能够释放恐惧、内疚、绝望和困惑的感受——这些都是我经验的一部分。当我被倾听、被理解,我就能以一种全新的方式理解我的世界,然后继续生活。”

——卡尔·罗杰斯

在对话中,以同理心倾听他人(Empathy)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对方,与对方建立连接,看到对方的感受与需要。在与对方建立连接之后,我们能够更加容易地发挥创造力找到满足双方需要的解决方案。

同理心倾听还具有强大的治愈力,我们以不带评判的方式聆听对方,能够帮助他(她)与自己相连接,更好地认识自己。更多同理心倾听的内容,可以参考我的上一篇文章:NVC体验之旅 | 一花一世界,“非暴力沟通”之基础、拓展与正念。

DAY 4:化解敌人意象

对于寻求改变的人来说,经常会感觉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将一些与我们观点不同的人视为“敌人”。

“化解敌人意象”练习的最主要目标是为了我们自己内心的平静。它能够满足我们的需要——理解这个世界,理解那些和我们不同的人,帮助我们我们疏通内心阻滞的能量。

“化解敌人意象”,来源:Dorset 在Bali IIT的课程资料。

“化解敌人意象”,来源:Dorset 在Bali IIT的课程资料。

作为”协作者”的收获

自我连接

在工作坊的几天中,我的NVC意识达到了这几个月以来的最高点——保持高度的自我觉察,与自己的需要相连接。

每当我感到焦虑、自我怀疑的时候,我都去探索自己的需要。我为什么来到这里,为什么分享非暴力沟通?于是我发现我想要有所贡献的初衷,并从那个愿景中获取力量与创造力。

与参加者之间的连接

学校的饭菜都是由学生轮流准备

学校的饭菜都是由学生轮流准备

最让我感动的是工作坊的参加者——沃土农耕学校的伙伴们。在工作坊以及课后的交流中,我和很多人进行了深度的连接,听他们分享美丽的梦想和过去的伤痛。

我感激他们的信任;欣赏、赞叹他们进行自我探索的勇气。与这样一群拥有梦想、充满激情的人们合作第一场工作坊,我感到非常满足。

沃土伙伴在翻堆牛粪,劳作是每天的固定“课程”

沃土伙伴在翻堆牛粪,劳作是每天的固定“课程”

最开心的时刻是发现非暴力沟通对于参加者有所帮助——帮助他们改善与自己的关系,与他人的关系,重新审视自己对于世界的假设。

有参加者通过觉知感受与需要,更加深入地认识自己,自我疗愈。

有参加者一直忙碌于满足他人的需要,而忽略了自己的需要,受到工作坊的启发,她看到自我连接的重要性。

有参加者发现自我接纳、自我关爱是通向真正的自由与爱的重要道路,并且决心不断地深入探索。

也有人由于过去的创伤,对人性比较悲观,通过“化解敌人意象”的练习,逐渐发现原谅那些伤害过自己的人的可能性。

还有人在工作坊中坦诚地表达了自己内心的脆弱,与他人开启了更深入的沟通。

在演示13步骤的对话练习中,见证了几位伙伴通过“自我连接”、“同理心倾听”、“”诚实表达”,化解了与同伴之间的心结。那是多么美丽的时刻!

这让我更加信任NVC拥有强大的转化力量,也意识到自己工作的价值。

共同创造一个新的世界

我相信,创造一个新的世界不仅是物质层面的改变,还包括精神层面的全新视角与全新意识。非暴力沟通为这种意识的转变提供了具体可行的实践方式。

每天的“晨圈”,大家都围在一起分享感受与需要

每天的“晨圈”,大家都围在一起分享感受与需要

四天的工作坊结束之后,我心中充满光明。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尽管前途依然充满荆棘与坎坷,还将面对种种来自内心的挑战,但是梦想已经起航,种子已经萌芽,道途即是目标。

农场路边的野花

农场路边的野花

附:将悲伤与痛苦转化为梦想与力量

当我们对于这个世界上的一些事情感到痛苦、抑郁、悲伤的时候,我们可以尝试使用另一种表达方式,问自己:“在不满的背后,你的愿景是什么?你所珍视的是什么?”发挥想象力,去想象我们想要看到的那个世界是什么样子。

例如,我因为环境的污染感到愤怒与恐惧。在这背后,我的愿景是一个安全、优美的环境,人们能够健康、愉快地在其中生活,从生态系统中获得滋养,与自然保持和谐的关系。

这是我带领的最后一个练习。有人分享说这个练习使他充满能量,心情变得阳光起来。
练习的作者Miki Kashtan说,想要创造一个不同的世界,她愿意采取的方式是好像这个世界已经存在,并且过一种与她的愿景相一致的生活。这种态度的核心是,将注意力集中于我们想要创造的事物,而非我们所反对的。

我也深有同感,当我透过痛苦和悲伤看到自己的愿景,就与内心中力量的源泉相连接,从而拥有了转化自我与他人的能量。向他人表达我们的愿景,也更容易引起人们的共鸣,进而参与其中。

另外,当面对来自外部环境的压迫时,我们可以选择以同理心看待世界,通过合作寻求改变。

在外部环境的压迫面前,人们通常有四种选择:1、忍受;2、抗拒;3、逃避;4、合作——创造一个所有人幸福生活的新世界。

对于想要成为带来改变的人(Change agent)来说,我们的最佳策略是以同理心看待这个世界和相关的人,看到在表面的“邪恶”背后,他们深层的需要——与我们共同的人性,尽可能地合作,寻求能够满足所有人需要的解决方案。

(练习来源:Miki Kashtan在线课程“Courageous Living Towards the World We Want” 。)

以上。

文章来源:沃土可持续农业发展中心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8LxNgz0IDMSoDofC_o0Taw

本文由Lindsey授权有机会,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