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策观察 > “民宿主义” | 朱慧雯 | 日本的学习型民宿(节选)

“民宿主义” | 朱慧雯 | 日本的学习型民宿(节选)

作者: 朱慧雯

和平之家民宿的菜园

和平之家民宿的菜园

 节选一

70年代,日本的经济开始高速成长,老百姓富起来后开始旅行,虽然有些人会选择温泉旅馆等高级的地方,但在当时宾馆设施不多的情况下,针对去海滨、乡村度假的人,出现了收费相对低廉的民宿,由当地人提供服务。房子多半是日式,吃得不像旅馆那样丰盛,但蔬菜大米都是自家种的,如果是渔村,则餐桌上的生鱼片也可能是主人家当天打的。

80年代滑雪运动盛行的时候,滑雪场附近的民宿开始激增。但与上述有所不同的是,这里的民宿很多是“Pension”,英文原意是“退休金”,也就是指这类民宿的主人多半是退休后回归乡野、拿退休金生活的都市人。

西式的Pension吸引了喜欢时髦的年轻人,那里装饰着女大学生们喜欢的花边窗帘、软软的弹簧床,吃的也是西餐——面包牛奶、自制果酱等。而Pension的主人大多热爱交际,其中不少人有着丰富的人生经历,具有独特的个性和魅力,说话风趣,这是吸引客人的一大因素。

旅游业的衰退导致传统民宿数量锐减。直至1992年,日本推出新的农业政策,学习欧洲的旅游模式,打出“农业旅游”(GreenTourism)的口号振兴农山渔村。三年后开始实施《农山渔村余暇法》,正式启动了农林渔业体验民宿的登记制度。

1996年,位于九州大分县的安心院町开始了独特的实践活动,以农村常见的自然和田野以及生活文化作为旅游资源开展了农家民宿的尝试。

客人在院子里捡鸡蛋、到后山采摘蘑菇、到田里收获蔬菜,然后在围炉边和农家夫妇一起吃家常菜,心与心的交流由此产生。这种都市与农村的交流受到瞩目,被称为“安心院方式”,各地竞相效仿。

客人和主人一起动手享用自己制作的美食

客人和主人一起动手享用自己制作的美食

 节选二

现代文明为我们带来了物质上的极大丰富,但同时,作为过度掠夺自然资源的代价,严重地破坏了我们的生存环境,导致人们被迫陷入各种威胁到生命安全的污染之中,不仅是对于我们而言最重要的水、空气和土壤,还有没有意识到的光和声音,其实都影响着我们的身心健康。

而有一种民宿,为我们暂时远离嘈杂的城市环境、在自然中学习如何改变生活方式来摆脱困境创造了机会。这种以“可持续”与“自然教育”为主题的学习型民宿,我将之称为“自然学校型民宿”,当然,反过来也可以称之为民宿型或者家庭型自然学校。在70年代的“民宿热”过去40年后的今天,我们已经可以看到这种民宿正崭露头角。

安云野的“健爷”可说是这类民宿最早的开拓者。健爷骨子里就是个属于大山的男人,曾经管理过山中小屋,1977年来到长野的安云野,和同伴们一起亲手建造了一所“自然共生型民宿”。

健爷

健爷

当时正值西式民宿的繁盛期,而健爷则果断地选择了自己来造房子!因为他相信“一个专业木工加上八个青壮力”就能建起一个家。在专家的指导下,他们搬运木材、整理现场,能做的都自己做。就这样花了整整三年,终于大功告成——这就是之后成为当地人气民宿的“Shalomhutte”(希伯来语,意为和平之家)。

30多年来,健爷和夫人朋子——一位幼儿自然体验教育先行者——在这里开展自然农法、华德福教育、社区货币、共同体、公平贸易、朴门可持续农业设计等等多样的体验和学习课程,“Shalom”成为日本最早提倡可持续生活方式的民宿之一,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关注环境问题、向往更加自然的生活方式的人们。

节选三

三年前第一次到访这里是为了参加他们的“自给自足的生活体验”系列讲座,一年共8-9次,平均每月一次,冬季除外。每次都有一个与可持续相关的主题,比如“食”、“农”、“佛教”、“朴门”等等。而我参加的那次则是关于衣食住行中的“衣”。

现在的日本,大多数人受雇于大企业,整天忙碌只为挣钱然后去买高价的名牌。“Shantikuthi”通过带领学员们体验纺线染布,让每个人自己去体会用双手创造生活的乐趣,从中获得自信,同时不可思议地获得了心灵上的平静。

民宿客人参加草木染学习活动

民宿客人参加草木染学习活动

衣食住里的“食”可以说是“Shantikuthi”最注重也最具特色的部分。主楼后的斜坡是健爷结合“不拔草不除虫不施肥”的自然农法和利用大自然规律的朴门设计创造出的一个充满野趣的农园。

住客可以参加自然农法的体验,兴趣来了还可以参加更加专业的讲座。用自然农法种出来的美味蔬菜自然会出现在餐桌上,还有无农药的糙米、用全麦粉和天然酵母做出来的面包。除了自家产的,还有朋友、邻居送来的食材丰富这里的餐桌。

推开木门进入Shantikuthi,你会发现这里简直就是一个童话世界,而一切的美好都来人与自然的共同创作——可以烘烤面包、披萨的大型土窑;看似杂草丛生不知为什么一切却又显得那么错落有致的菜园、两座可爱至极的“霍比特屋”——一个用来收藏、保存原生种;另一个则是孩子们最爱的“绘本图书室”。

可以烤面包的土质烤炉

可以烤面包的土质烤炉

更有奇思妙想的环保设计不胜枚举——生态厕所、天然冰箱、长脚的房子、雨水利用装置、能源完全自给的小木屋……就这样,在结合传统智慧与现代技术之后,你会看到,自给自足的自然生活并非不可实现。

在这里,你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清晨的瑜伽、朴素但用心制作的可口食物、充满思想撞击的讨论和交流。适度的身体劳作带来恰到好处的疲劳感缓解了平日里累积下来的精神压力。晚上,在半山腰的香草温泉彻底放松了身体,22点,又有现场演奏的印度音乐带你缓缓地进入就寝状态……

童话小屋般的自造建筑

童话小屋般的自造建筑

 节选四

Shantikuthi开张后,最初几年Shalom的管理仍由健爷负责,在他的指导下,年轻员工开展住宿、有机餐厅、森林幼儿园的运营工作。然而,不久之后健爷开始感到“领导型的经营时代已经终结”,于是2011年,他毅然决定退出Shalom的管理层,将运营全权交给在那里工作的数十个年轻人,只收取收入中的一部分作为房租。

年轻人们获得了自由发挥的空间,Shalom也开始有了新的变化。经过近几年的各种尝试和挫折,今年Shalom终于迎来了新纪元——他们将远近闻名的有机餐厅转型为由主人和客人一起运营的“社区餐厅”。

经过一个月的试运营,他们有了很多新发现,比如不规定价格,由客人自己决定餐费的方式做起来更快乐;比如客人如果愿意帮忙洗碗,那么做饭的人便有更多的时间和客人聊天等等。于是,餐厅的运营方式变得更加多样。有时候是自助餐,餐费由客人自己决定;有时候则把空间借给专业的厨师,这时候运营方式就和普通的餐厅一样。

住宿方式也变得自由,一晚一般收费2000至6000日元,但如果客人愿意,也可以用帮忙打扫或者做饭来抵消一部分房费。现在每个月末,Shalom举办一次农夫市集,不用说,摊位费也是由各人自己决定金额。

宾至如归

宾至如归

像安云野这样的社区在日本还有很多,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拥有一些具有特色的“民宿”。

比如提出“半农半X”概念的盐见直纪在京都绫部——另一个都市人移居热门地——就有一家我特别心仪的“御用”民宿。

同样的,在福冈的丝岛,有为有意移居当地的人提供短期体验的ShareHouse。

静冈滨松Kunma地区的一家体验式民宿,更与当地的社区营造紧密结合,不仅是国内,甚至国外也有不少客人专程找来。

在我带家人去体验的时候,女主人特别自豪地介绍说,他们总是让客人和他们一起做饭,有一次一批法国客人来这里投宿,民宿主人教他们做了手卷寿司,令客人高兴不已。直到客人快要离店才发现,其中居然有一位是法国一家米其林3星级餐厅的主厨!

静冈滨松民宿中中国客人(左)与男主人一起下厨

静冈滨松民宿中中国客人(左)与男主人一起下厨

注:本文为节选,因微信排版需要,内容有所调整。完整、正式版本请购买纸质版《碧山10:“民宿主义”》阅读。

文章来源:碧山杂志书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dPCDwUigc7kHvA3uWJyqyA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