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传统 > 听极简大师墨子讲他的生活观

听极简大师墨子讲他的生活观

作者: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卜松竹

当代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可以说是富足且精彩。但为什么我们常听到有人说生活无聊呢?其实很多人,是因为物资过度的“充沛”和“丰富”而抬升了兴奋阈值。

心病还要心药医。对于这种“无聊症”,我们今天开一剂“心药”,就是《墨子·节用》。让我们看看古代的贤者,是怎么在纷繁中保持定力,以极简的生活方式,背负起远大理想的。一个人如果有了大目标,并能践行,可能对“身外之物”的理解,会有些不一样。

nature-3355546_960_720

聚焦真正的“价值” 不为“虚物”支付溢价

《墨子》里的《节用》是一组文章,本来应该有三篇,但保存到现在的只有两篇,分别是《节用(上)》和《节用(下)》。闻题度意,我们不难判断,它讲的就是怎样节制用度。那么为什么要节用呢?根本原因在于,墨子认为当时一些人的许多生活消费,是不必要的。他这样说:“其为衣裘何以为?冬以圉寒,夏以圉暑。凡为衣裳之道,冬加温、夏加凊者,芊诸;不加者,去之。其为宫室何以为?冬以圉风寒,夏以圉暑雨。有盗贼加固者,芊诸;不加者,去之……凡其为此物也,无不加用而为者。是故用财不费,民德不劳,其兴利多矣。”人们发明衣装、房屋等一切日用品,是因为它们各有独特的功用,可以满足人们不同方面的生活需求。那么只要制作出来的产品能够达到满足需求的程度,就可以了。在“功能性”之外的各种各样的附加,例如华美的镶嵌,繁缛的雕工等等,都是不必要的,也就是浪费。把这些东西省掉,就能在产出不增加的情况下,使社会的财富得到增长。

这个论调,我们其实今天也很熟悉。大的不讲,就拿最近的端午节来说,很多人都要买粽子,常常还要和亲朋好友分享一些。曾几何时,每年这个时候,市面上成品粽子的价格常常很贵。有的打着鲍鱼燕窝等高档食材的旗号;有的包装得富丽堂皇,一个大盒子一层一层剥开,不过是普普通通几个粽子。俗话说一分价钱一分货,可这种时候,多花了钱,真的买到更好的东西了吗?恐怕未必。多花的钱去哪了呢?支付了噱头、概念等“虚”物的超高溢价,支付了过度包装、夸大宣传产生的外部成本。

所以无论对于粽子,还是月饼、汤圆、年糕,我们是不是能看淡它们的包装,而用心于它们的核心——味道和营养呢?

进一步说,到底什么是“好”的产品?现在,一方面企业都在谈论转型升级,另一方面消费者都在强调使用体验。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说,聚焦于功能和体验完美统一,抹平冗余的产品,才是好的产品呢?日本一位设计师曾说,设计界曾有一种观念是“够用就好”,或者说“刚刚好”。这种分寸的拿捏,不就是“节用”吗?

墨子也追求美 但有节制

也有人说,你这话不对。“包装”现在越来越变成一种创意性的行为,变成一种艺术。而且不仅是商品,每个人在日常生活中,也在想办法提升形象,塑造仪表。这是现实的需求,并非不切实际的虚荣,实际上它已内化为产品,及自我价值的一部分。没错,追求美,追求精致,既是一种生物性,也是人类特有的精神需求。可口可乐可以为一个瓶子的设计支付高额费用,服装品牌可以邀请艺术天才来掌控设计,这些行为确实提升了产品的美感,也给消费者带来了更多的愉悦。但是我们需要搞清楚的是,所谓美,一定是在一定的边界、规则之内,实现尽量多的可能性,实现信息输出和情感共鸣的最大化。这实际就是寻找“节用”和“丰沛”之间的动态平衡。这种平衡也是我们常常说的“张力”。

所以我们今天讲的“节用”并不是寡淡,也不是贫乏。经过2000多年,社会已经发展到墨子所无法想象的程度。医疗发展带来了普遍的健康长寿,农业进步几乎从根本上解决了吃饭问题,工业企业不断地供应着各种“用品”,教育,文化、艺术等精神产品也触手可及,无处不在。春秋战国时期需要花巨大心力才能完成的许多事情,现在只要很少的人力和时间就可以解决,那时就连玻璃都是贵族才能享用的奢侈品,现在呢?成本的普遍降低,财富的普遍增长,使得“节用”的“水位线”在不断提升。墨子的确说过,盖房子只要“其旁可以圉风寒,上可以圉雪霜雨露,其中蠲洁,可以祭祀,宫墙足以为男女之别”。但如果他穿越到现在,应该也不会强行要求大家家里的墙上只能糊泥巴,炕上只能铺草席。别忘了,他也看重“蠲洁”,说明他绝不是陶醉于脏乱差,也是追求“美”的,但这种追求非常节制。

当然,墨子是大贤。他有一般人所没有的坚强毅力和坚定信念。他可以穿着朴素的衣衫,踩着草鞋,胼手胼足、近乎苦行地奔走,推广他“兼爱”“非攻”“节用”“尚贤”的理念。用他的节制力来要求多数人是不切实际的。但是我们是否能认真体会一下他所追求的那种极致境界,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尽量做到有度且丰沛呢?

聚焦专业领域 优化资源配置

那么好了,有人说我干脆就不出门了,安心当个“死宅”,这样包管把一切生活花费、能量消耗减到最低。这最多称之为最低端、最无用的“节用”。要知道,墨子是一个践行者,可不是键盘侠。他的“节用”观,至少还有两个层次的引申意义,其一是专业精神,其二是资源的最优配置方案。也就是说不但不能宅在家,还要积极努力地去干事。关键是要通过效率的提升,实现集约效果。

他在《节用》中这样写:“是故古者圣王制为节用之法,曰:‘凡天下群百工,轮车鞼匏,陶冶梓匠,使各从事其所能’”。这是第一层意思,就是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让专业能力在不断地磨砺中得到进一步强化。这两年有人提倡的极简主义生活观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要排除无谓干扰,聚焦于自己的专业领域。在专业领域之外,可以选择1~3项真正的兴趣,比如绘画、书法、舞蹈等等,认真钻研,力求达至较高的水准。

在饮食方面,墨子还说:“不极五味之调、芬香之和,不致远国珍怪异物”。他强调节制,强调自律,不要为了珍奇之物,而不远千里去寻求。今天随着物流的高度发达,地球真的变成了小村庄,普通人能享受到异域珍奇。只要在手机上动动手指,新西兰的蓝鲍,北冰洋的王蟹,就能跨越万里送到家门口。从“满足需求”的角度讲,好像确实很便利。但在这个过程中产生各种外部成本,比如燃油的消耗,尾气的排放,额外的包装,大家一般也不会去关心。古人云:“不时不食”,对于不当时令,不在本地的东西,是不是应当有所克制?

文章来源:广州日报

原文链接:http://culture.newssc.org/system/20180717/000891604.html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