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一年成长为有机铁粉,家人也从怀疑到支持 | 我的有机生活入学年小结

一年成长为有机铁粉,家人也从怀疑到支持 | 我的有机生活入学年小结

作者:周生

【小编荐语】这篇文章的作者周生,既是咱们有机会的读者,也是志愿者和撰稿人。说起他现在用业余时间做的这么多有意思的事——不论是各处拜访有机农场、参加行业活动,还是在家做堆肥,从零开始学做农活,以及组织自然教育活动……真看不出他接触有机理念才刚刚一年,倒觉得像是个有模有样的资深实践者了呢!看来只要真的有兴趣,飞快的进步就会来得自然而然,原先的怀疑也都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对新生活的坚定。他很认真地写了这篇“有机生活入学年小结”,希望更多朋友读后也能发现,即便住在城市,我们也可以换一种思路,去过更加亲近自然、健康又有趣的生活,并且以内心的力量感染越来越多的人。

相会有机会,开启新生活
—— 有机生活入学年小结

回顾过去一年,仿佛是上帝有意安排,一件件事,巧合又顺当地串在一起,带我相遇有机食品,喜欢上有机生活。

1 巧遇和疑虑

说来也巧,去年3月份,因为带女儿参加周末英语幼儿园,一家人来到了位于上海杨浦区大学路的创智天地企业园。这片曾经上学的地方,也是好多年没有光顾,破旧的小马路如今变得小资又现代。午休时刻,散步小广场,碰巧遇见了“方寸地生态农艺市集”。
起初,我以为这不过是个马路小菜场,和农夫交流后才知道这些蔬菜不打农药、不施化肥,稍加清洗就能食用。“这不就是当年国外读书那会儿超市里常见的 organic food 吗?”我心想。没错,早在十年前有机食品的小草就已种在心里,当十年后在家乡街头看到有机蔬菜的身影,亲切又自豪。

在方寸地市集上,我们特别关注了江西云耕农场,他们正在推广“认养一亩生态田”项目,就是客户支付一笔认养费,然后获得这亩地上保底250斤大米的产出。农场承诺采用生态种植方法,不洒农药化肥,并邀请会员到位于井冈山脚下的农场亲自参观体验。在展位上,农场主还带来了田里抓来的泥鳅,看着这些生龙活虎的小泥鳅,农场生机勃勃的画面仿佛就在眼前。

我对食品价格并不懂行,只觉得在能承受的范围内,吃点好的很有必要。对比超市里动辄十几元一斤的有机大米,想想3000多元就能认养一亩田,折下来十多元一斤,还组织农场考察,很是心动。下午女儿上课的时候,我就在家长休息室开始百度“有机农业”、“生态农场”等关键字。

稍一了解,就很容易对食品安全问题产生焦虑,尤其考虑到孩子,就不自觉地琢磨起怎么让家庭饮食稍稍升一下级。但是,当我回家把想法告诉父母,得到的回应却是:“不打农药都被虫吃了,怎么可能,多半是骗人的”,“我问过菜场里的人了,大米蔬菜不可能不打药,顶多少打一点”。

父母的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究竟是真生态田、有机菜,还是仅仅编了个故事?我无法给出判断。不过,可能因为成长在一个社会信用相对较好的环境里,我直觉地对这些有机、生态农业者持信任态度。我继续做着研究,希望能获得更多证据。
这就是我巧遇有机的故事,带着疑虑的相遇。

(方寸地生态农艺市集,图片由方寸地提供)

(方寸地生态农艺市集,图片由方寸地提供)

2 一场讲座,一发不可收拾

巧了,就在我们邂逅农艺市集不久,太太在育儿社区里发现一个讲座,她说可能和我正在研究的有机农业有关。于是我付了费报了名,这果然是一场“来得正好”的讲座,主讲人是分享收获农场的创始人石嫣博士,她在一个半小时的课程中介绍了自己关于有机农业的研究成果和创办有机农场的收获和感悟。

讲座的题目是《我做农民这十年》,在听讲座之前,我已经从网上搜集了不少关于有机农业的零星知识,还从自己的剪报里发现一份多年前收集的《第一届社区支持农业大会访谈录》。石嫣博士的讲座将我原本碎片化的知识体系串联成整体,带我全面认识了有机农业在国内外发展的历程和现状,知道了CSA社区支持农业的真正含义,更相信了发展有机农业的重要意义。

“当你做正确的事情时,全世界都会帮你。”爱好有机就是这样一件正确的事,后来的故事简直可以用“一发不可收拾”来形容。

讲座过后没多久,我参加了上海万科和青浦微笑农场联合举办的母亲节特别活动,全家人一起种植了“一米菜园”,听农场主现场讲解了CSA模式,还用农场的有机食材做披萨和“菜花束”。女儿在农场里尽情地嬉戏、劳动,让我觉得这才是童年应有的样子。

微笑农场归来,有了直观的体验,我对有机生产者更加信任,于是决定先把家里的时蔬换成有机的,可是我该选哪家农场呢?机缘巧合,我遇见了有机会网,网站有一份农场地图,这正是有机新手所需要的。细读有机会网的文章,更有相见恨晚的感慨。有机会网所倡导“对环境友善、有利身心健康的、负责任的生活方式”,不正是自己一直以来向往的吗?于是,我收藏了有机会网的公众号,准备把网站的推荐文章逐篇细读。

借着有机会网提供的资讯,我锁定了几家待选农场。碰巧中国国际有机产品博览会 BIOFACH CHINA 2017 开幕了,我就报名参会,盼望更近距离了解中国有机食品的发展情况。会场上,我遇见了不少圈内大咖,包括致力于推广有机食品十年的胡删老师、自然农法实践家金旭东老师,还认识了些志同道合的新朋友。

下午,我又驱车赶到位于浦东川沙的百欧欢农场,原本只是为女儿的周末英语幼儿园考察自然课堂活动基地,同时为家里考察蔬菜宅配的待选农场。但是,通过和农场工作人员的深入交流,我不仅学习了有机农业在上海的发展现状和各种合作发展模式(如CSA、PGS),而且明白了有机种植不只是不施打任何农药化肥,更重要的是防止除草剂对于土壤的伤害,以及保育生态多样性,这才是有机农业回馈大自然最重要的价值所在。我为新农人们的生态情怀深深感动。

在周末英语幼儿园的家长会上,我分享了近两个月来对于有机农业和自然教育的调研结果,大家都很感兴趣。一周后,我们租下了创智农园的场地,在朴门导师的带领下,成功举办了一场自然教育课堂。孩子和家长们在都市农园里认识植物、种植蔬菜、学习大自然生长循环的知识。一天的活动转眼就结束了,放学时大家意犹未尽,在农园里许久不肯离去。

这就是自聆听石嫣博士讲座后发生的事,且让我称其为有机开学年第一学期。在和朋友们交流分享有机生活的过程中,我还发现食品安全、健康生活几乎是每一个人的需求,只是大家很多时候并不知道怎么去实现。有机食品供给质量层次不齐、消费者和生产者缺乏互信等问题都阻碍着有机事业的发展,不过我相信这些问题都会慢慢改善。

(百欧欢农场一角,拍摄者:周生)

(微笑农场“一米菜园”,图片由微笑农场提供)

(百欧欢农场一角,拍摄者:周生)

(百欧欢农场一角,拍摄者:周生)

3 第一次抛秧和父母的转变

石嫣博士在讲座中分享过一个故事 ——

3月份农场地里还什么都没有,显得有点荒凉,现在想起来觉得消费者和我们一定是怀着相同的梦想,消费者没有过去的体验经历,我们一群学生也没什么种植管理经验,但我记得一个消费者说:“选择你们,即使种不出来,我们最多半年损失2000块钱菜钱,这是可以测量的;反之,我们吃到不安全的食物,身体的伤害难以估量。”

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心中涌起一阵暖意,我忽然意识到原来消费者也是可以改变世界的。每次消费行为其实都是投票,是投给大量施打农药化肥的常规农业,还是给生态农夫们一次机会?如果把心态放得宽容平和些,这个选择并不难,至少在有限次数里做些尝试,是完全可以的。

思想至此,我决定把疑虑先放一边,抱着大不了赔一年菜钱的心态,报名了江西云耕农场的“认养一亩生态田”项目。不料,这张信任票换来对方的热情款待。端午节,我们一家受邀前往位于江西万安邓林村的农场实地考察,同行的还有不少来自南昌和万安本地的会员。

我们一家于端午小长假前动身,太太挺着5个月的大肚子,一起坐了十小时的绿皮车到达吉安。女儿是此行最开心的,第一次坐卧铺,和同车厢的一个小姐姐一起上蹿下跳,玩得不亦乐乎。在吉安过了一夜,农场主一早开车接我们前往万安邓林村。坐落于井冈山余脉一角、紧邻赣江的邓林村原先经济较落后,几百亩良田已经好多年没有认真耕种,但恰是这若干年的摞荒,给生态农业在这片土地生长提供了必要的空间。既然常规农业无法给村子致富,农场投资人和当地合作社合计,利用这些年摞荒恢复的自然肥力发展生态农业,就这样闯出了一条“互联网+生态农业”的特色发展之路。

在邓林村的老祠堂稍事休息后,大家伙一起走进田里开始今天最重要的活动 —— 抛秧。虽然我这个城里娃从来没有做过农活,但是来到云耕农场前我认真做了些功课。一般农村里常见的是插秧,农人们弯着腰把秧苗整齐划一地插入水田,或者直接用插秧机方便快捷地操作。抛秧是另一种技术,捏住一把秧苗,潇洒自如地甩向天空,秧苗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抛物线,然后借着重力作用坠入水田。这样播种的秧苗,虽然不横平竖直,但是排列更加自然,而且不会像插秧那样稍有不慎就伤到苗根,人还更省力。用合作社刘师傅的话讲,抛秧就像“天女散花”,借着自然之力完成播种。

大家伙忙了一上午,终于完成了两亩地的抛秧活。我和女儿在水渠里洗净满是泥土的脚,回到祠堂。此时,乡亲们早已摆好“四盘五碗”,用招待贵宾的标准宴请我们来自四面八方的“一亩田主”们。酒足饭饱后,大家一块儿包了粽子,品尝了田里刚摘下来的新鲜西瓜。下午,有些人随乡亲们去赣江边沙滩玩耍,我们一家则跟随农场主来到田边水塘钓鱼。

(村里款待贵宾的“四盘五碗”,拍摄者:周生)

(村里款待贵宾的“四盘五碗”,拍摄者:周生)

钓鱼的时光总是那么的惬意,静静坐着,不用想太多事,田野里也听不到汽车轰鸣,只有当风吹过稻田,稻花沙沙地翻滚。上午也许因为人多,田里除了一只大黄牛,其他动物都躲了起来。下午,田里安安静静,小鸟们开始成群出现。我是爱鸟之人,知道鸟类对环境的要求很是苛刻,大量喷洒农药化肥的田地是看不到鸟的。在云耕的田地里,我看到不同种类的水鸟、雀鸟,正是这些小鸟,让我确信他们在认真地用生态友好的方式种植水稻。

在返回上海的火车上,我读完了胡删老师的《有机让生活更美好:胡老师说有机生活》,认识到人体细胞是由吃下去的东西“合成的”,所以吃生态自然的东西很重要。胡老师书里的理论和案例,结合我这几月的调查研究和亲身体验,我坚定了要将家里食材逐渐升级成有机的决心。虽然会增加些生活成本,但是减少些不必要的应酬,这份生活开销还是能平衡。

回到上海,微笑农场一个月前播种的“一米菜园”也成熟了。收菜回家后,我拿出淘宝上购买的农药快速测试纸,对比菜场买回的蔬菜,实验证明在测试纸所涵盖的范围内,微笑农场的蔬菜是无农残的,而菜场蔬菜都有不同程度的农药残留。

让我意外的是,父母的态度也悄悄发生了转变。我母亲在她同学的推荐下,参观了位于江苏周庄的上膳源农场。虽然我个人不熟悉大型商业化农场,但是从结果来看,他们推广有机食品成效显著,一次农场旅游,半辆大巴的叔叔阿姨们都忍不住成为了农场会员。

农场旅游归来后,母亲说也想试试有机蔬菜宅配,我于是把几个月来的调研结果拿出来比较,又先后尝试了几家不同的农场菜篮子。就食材品质而言,每家农场都很好,难分伯仲,最后我们选择了订购流程比较简单、农场活动丰富多彩的百欧欢农场并成为长期CSA会员。

这就是我有机开学年第二学期发生的事,从理论到实践,从怀疑到信任,一切都来得那么自然而然。

(江西云耕农场“抛秧”活动,拍摄者:周生)

(江西云耕农场“抛秧”活动,拍摄者:周生)

(云耕农场一角,拍摄者:周生)

(云耕农场一角,拍摄者:周生)

4 第一篇投稿,第一次堆肥

花了四五个月时间,终于通读了一遍有机会网的大部分文章,对有机会网推崇的生活哲学深感赞同。这期间还补习了纪录片《里山》,收听了裘成的微课,在有机圈的熏陶下,自己对于生态平衡、人与自然和谐友好的理想世界满怀憧憬。

正巧,去年9月有机会网推出了《有机人类修炼手册》线上版,网站编辑们将有机生活最主要的理念、方法和案例都浓缩在这本小册子里,对我半年来的学习做了总结复习。文末,编辑草西留下了联系方式,诚邀爱好有机生活并愿意为这份事业贡献点滴力量的朋友加入。毫不犹豫地,且怀着感恩的心情,我联系了草西,并很快得到了热情的答复。就这样,我成为了有机会网的志愿者。

和编辑们交流之后,我对有机圈的现状多了一些更现实的认识。有机食品在中国经历了十多年的快速发展,消费者群体虽然不断增加,但占比仍然很小。参与推广有机生活、传播有机理念的人则更少,这其实是个挺小众的圈子。

草西很高兴我在上海,希望我能够报道一些上海这边的有机生活相关活动。很巧的,就在草西给我“布置作业”后不久,我得知第九届上海生态创意市集(Eco Design Fair)将举办。这是一个和生态生活方式有关的市集,内容涵盖了都市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且还有多场有机领域的大咖讲座。于是那个周末我抽出时间横穿半个上海,仔细地逛了生态创意市集,认识了一些有机生活圈的新朋友,包括朴择和 Zero Waste Shanghai (上海零废弃)。

一个月后,我把自己在生态创意市集上的所见所感投稿给了有机会网,在网站上发表了第一篇报道。与此同时,也就是在认识上海零废弃不久,我带着女儿参加了她们举办的一堂生动有趣的堆肥课,制作了生平第一个堆肥箱,学习体会了厨余垃圾循环利用的概念。

(上海生态创意市集,拍摄者:周生)

(上海生态创意市集,拍摄者:周生)

堆肥是一件看似简单,却寓意丰富的活动,至少蕴含着“倾听”、“慢”、“自然”、“劳动”等有机生活关键词。堆肥课后,我和女儿都怀着激动的心情回到家,女儿回到学校用PPT介绍了这堂堆肥课,小朋友们听得滋滋有味,而我则很激动自己完成了《有机人类修炼手册》六个小试验之一,做一次厨余堆肥。可事实是,做堆肥箱容易,养蚯蚓难。不到两周,我们就先后遇到了堆肥箱过潮、喂食不当、蚯蚓外逃等问题。更要命的是,我查阅了很多资料,尝试了很多“标准”处理方法,都无济于事。

就在即将放弃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一个小小的堆肥箱,其实是一个小自然,每个箱子由于制作的不同,可能需要不同的方法解决问题。既然标准方法不管用,我决定就眼前这个堆肥箱认真观察,把自己想象成这些蚯蚓的一员,倾听它们的感受,试试看能否找到更合理的处理方式。倾听果然奏效了,我找到了问题所在,我们的堆肥箱因为排水不畅,加上过快喂食,造成箱体内水汽过剩。为了抵消箱内水汽,我尝试在每次喂食之后,在厨余上方铺一层干燥的椰棕,堆肥箱过于潮湿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可是没多久,新问题接踵而至,堆肥箱里长出了大量白色菌丝,起初我并不知道这些真菌是有利于分解厨余的。我咨询来“标准”处理方法,把表层蚯蚓土翻了一遍,埋掉菌丝,这下蚯蚓们不乐意了,纷纷出逃。再一次,我静心倾听,我感觉还是因为排水不畅,我们的堆肥箱底层仍然过潮,表面的椰棕吸水层则过干,只有中间一层干湿适中的泥土适合蚯蚓生活,这次翻土可能是破坏了它们有限的生存空间,所以外逃。事实就是这样,在堆肥这件事上,我们得尊重自然,同时要意识到自然是因时因地的。当菌丝再次大量出现,我不再翻土,不再扰动蚯蚓的居住环境,而是买来山泥盖上一层,问题迎刃而解。

六个月后,堆肥箱满了,当我和女儿把堆肥土层层挖开,我们惊呆了 —— 蚯蚓粪肥均匀地混合着椰棕和山泥,散发着森林雨后泥土的清香,我心想这大概是很高级的有机肥吧。这次堆肥实验让我很感慨,原来只要我们认真倾听自然的心声,不急不躁采用尊重自然的方法,根据实际情况协助大自然劳动,并不用费太多劲,就会得到大自然美好的馈赠。

这就是我有机生活开学年的“期末设计”,一篇投稿,和一次本以为失败、却最终发现了新方法的堆肥实验。

(第一次堆肥,拍摄者:周生)

(第一次堆肥,拍摄者:周生)

5 午后的思考

从邂逅生态农艺市集,到清理完第一个堆肥箱,日历恰好翻过了十二页。所经历的事,顺其自然,环环相扣,恰似上天的安排,使我成为了一名忠实的有机生活爱好者。订了近一年的有机蔬菜和大米,可以感受到身体的正反馈,比如口腔溃疡明显较以往少了。最显著的效果还是在小朋友,雾霾来袭,大女儿不再那么容易发烧肺炎,而小女儿从一出生就是有机宝宝,结实可爱。

3月的午后,阳光和煦,一家人躺在小区草地上,看着树叶和云朵,听着微风拂面,在大自然中放慢脚步打开感官是如此的惬意。第一回认真地仰视树木,忽然想起“没有两片树叶是完全一样的”道理,平时只见树冠外层的叶子,大小均匀,互相相似,但是从下往上看才注意到树冠内层的树枝和树叶,细小却密集,共同撑起整个树冠。

过去一年阅读有机会网和其他有机生活相关公众号的最大体会是,我们看到的大多是有机大树的外层树冠 —— 有机生产者的故事。看着有机生产者的队伍不断扩大,读着新农人返乡创业的成功案例,见证有机大树在中国茁壮成长让人欣慰。但脑海中也出现一个疑问,追求更高品质的有机生活是否应该回归乡村呢?

能够喜欢上有机生活的人,我猜多少都有“农夫山泉有点田”的梦想,但真要返乡实践田园梦,还是有难度的。不仅要解决收入的问题,还要面对子女教育,父母医疗等诸多难题。就我自己而言,自小生长在都市,也很喜欢城市,喜欢城市的便捷,喜欢城市的教育医疗,喜欢城市的文化艺术。弃城返乡,需要做出根本性的取舍,需要很大的勇气。
仰望树冠,看着里层和外层不同的树叶,我想起了《来去乡下过日子》的作者加藤大吾在一次采访中说过的话:

“人生有很多选择,在城市里幸福生活着的人肯定有很多,但是也有很多人在农村过得很精彩。这么多的选择中,去感受自己最舒适的生活方式才最重要。我的生活方式和我的幸福,只是凑巧来自于这种偏僻的山林之中。那么大家最喜欢在什么地方,过什么样的幸福生活,还有自己的妻儿是不是也能感受到幸福,需要我们认真去寻找。”

我忽然明白了,纠结要不要返乡没有意义,向内求问,理清当下自己的真正向往才重要。就内心而言,我向往的其实是都市有机生活:敬畏自然,关爱生态,生活在城市却也不时来到乡村体验,做好自己的工作,照顾好自己的家庭,并在闲暇之余支持有机事业。

在中国国际有机产品博览会 BIOFACH CHINA 2018 举办前后,我了解到一些人和组织,证明了都市有机生活不仅是可行的,也是重要选项之一。这包括从事人力资源工作、同时推广素食和简约生活方式的上海男生顾凡,“为病人开出有机食品处方”的萧长江博士、邓宇虹医生等人,还有在城市里积极推动生态环境公益的昕耕工坊、为蓝低碳发展促进中心(GoalBlue为蓝)、社区花园促进会等组织。

(上海首个位于开放街区中的社区花园——杨浦区创智农园,拍摄者:周生)

(上海首个位于开放街区中的社区花园——杨浦区创智农园,拍摄者:周生)

6 后记

花了一个多月时间,利用乘坐地铁等闲暇时光,终于完成了这篇有机生活入学年小结,既给自己留份记录,也希望借此结识更多有机生活爱好者,尤其是和我一样向往都市有机生活的朋友。

过去这一年,特别感谢太太和家人,太太顶着大肚子陪我往返江西,父母则从怀疑到支持,全家人一起努力走上了有机生活之路。

城市是地球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城市里能够多一些有机消费者和爱好者,享受都市生活的同时,也学着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让关爱地球渗透到都市生活中。相信随着都市有机生活爱好者和乡村有机生产者的良性互动,有机大树将更加强壮,树冠将更加丰满,为子孙创造一个更加生态环保的生活空间,将不再是遥远的梦。

文章来源:有机会

图片来源:有机会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