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向过往学习,我给共识社区实践者的建议

向过往学习,我给共识社区实践者的建议

作者:Bill Metcalf
编译:Jing

作者简介:比尔·梅特卡夫博士(Dr. Bill Metcalf),出生于加拿大,是一名社会学家,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环境学院的教师,他写了大量关于共识社区的学术和通俗文章,还写过七本关于共识社区的书,最近的一本是《社区生活》(Community Living)。他曾任国际社区研究协会主席,多年来一直担任《社区》杂志的国际记者。本文摘自《社区》杂志第176期。

504583939_1280x720

向过往学习

这一期的《社区》杂志邀请我们从自己居住过的共识社区中学习,并从我们自己的个人经历中学习——包括在社区内或在社区之外的个人经历。这让我反思了我45年来的研究、写作和教学,以及在全球各地共识社区的生活体验。

译者注:什么是共识社区?——共识社区是一个从筹办初期就精心规划的社区,以期具有高度的社会凝聚力和团队精神。一个共识社区的成员通常具有共同的社会、政治、宗教或精神愿景,并且通常遵循生态环保的生活方式。他们共同分享责任和资源。共识社区有多种形式,比如共同居住社区、生态村、修道院、公社、荒野营地、集体农场、静修处和住房合作社等。共识社区的新成员通常是由社区现有成员选择的,而不是由房地产经纪人或土地所有者选择的。

1972年,是我的社区试验的开始。当时还在读研究生的我,和四个朋友一起组成了一个城市公社。事后看来,考虑到我们当时都是新手,能把这个社区维系两年之久、并且最终友好地解散,也算是个奇迹了。

从那时起,我的大部分生活都是在共识社区中度过,几乎一直是在研究过去和现存的共识社区,并写了七本书。我的博士论文,以及数十篇学术和通俗文章也是关于共识社区运动。作为《社区》杂志的“国际通讯记者”,我报道过不少世界各地的共识社区。

这里我想分享一些我学到的东西。

web-1-450x300
全球范围的趋势

首先,我知道共识社区存在已久,可能在有记录的历史之前就已经存在。在625年,Homakoeion由毕达哥拉斯在现在的意大利建立,一些人认为这是已知最早的共识社区,而另一些人则认为,印度的一些静修社其实就是更早期的共识社区。但很可能有比这些更早的共识社区没有被正式记录下来。

全球共识社区的形成和发展,确实存在着高峰期和低谷期,但人们似乎就是有一种天生的愿望,想要通过更紧密的合作来创造一个更好的社会。虽然这些共识社区中有一些是高度公共的,但也有一些限制了日常的社交互动。例如,一些社区会将男性和女性成员的生活隔离开来。

从这一千多年的发展趋势来看,有一个现象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多数人类群体变得不那么集体化了。我们在今天的共识社区也可以看到同样的现象——很多社区逐渐从集体主义转向了个人主义。如果不多加留意,这显然会导致社区的终结。大多数共识社区终结时的景象不再是大吵大闹,而是默默的“呜咽”。因为,不受约束的个人主义已经削弱了集体的力量,一些共识社区不是以“崩溃”的形式结束,而只是不再存在了。

创立社区

每当人们问我“如何创立一个共识社区?”,我通常会先回答“别去做!”接着我会澄清,“至少,等到你在几个共识社区生活了足够长的时间之后,你才会知道你真正想要什么,热爱什么,什么是你可以收获到的,什么会让你发疯。”

我还会提问:“你确定自己适合共识社区生活吗?”“你确定现在已经有的那些共识社区不适合你吗?”“你是否拥有丰富的情感、社会和财务资源和背景,让自己的项目有很大的成功机会?”

那些没有适当技能的人浪费掉了大量的钱财和精力。他们试图建立共识社区,但因为没准备好,这些计划中的社区几乎没有诞生的机会,更不用说生存下去了。

th

加入社区

我了解到,当任何人想加入一个共识社区时,有足够的自我觉知和社会意识是很重要的,这样才能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社区。

有些非基督徒在加入以基督教为基础的共识社区后会感到沮丧,习惯常规着装的人在加入一个衣着随意的团体后感到不安,我亲眼见过这些以及其他类似的荒谬事件。加入共识社区的过程有点像寻找一个生活伴侣,人必须首先非常清楚地了解自己。

招募成员

当一个共识社区尝试寻找新成员时,同样的规则也适用——现有的社区成员必须坦诚公开说明他们是在做什么,他们想要什么样的新成员,以及社区能够提供什么。

假如引诱某人不明不白地加入一个社区,那是不公平的,甚至几乎是欺骗性的。重要的是,新成员需要理解并认可社区的理念,社区为什么要做他们在做的事,他们如何运行,等等。当然,所有这些都可以改变,但假如一个社区吸纳了一个想要“改变一切”的新成员进来,那是相当愚蠢的。

社交活动

我了解到,在共识社区中,最重要的社交活动不是发生在会议上,而是在共同就餐、聊天、共同工作等场合。在某种程度上,在那些成功的共识社区中,社交活动几乎是一个不变的特征——即使只是像温暖的眼神交流这样简单的社交。我们都需要“休息”(回到私人生活),但太多私人生活就意味着社区生活的终结。对于那些想要加入的人来说,重要的一点是,了解他们的期望并评估他们是否乐于社交。

是否要完全“共识”?

许多人认为,共识社区必须在完全达成“共识”的基础上运行,而这种共识意味着失去个人的独立性。我学到的是,这观念是完全错误的。

只有当人们足够亲密,拥有一种“集体意识”,即认为“我们”比“我”更重要时,共识的决策方式才能起作用。这常发生在普通家庭,也会发生在长期的伴侣身上。

共识也有可能发生在共识社区,但前提是这里已经做了大量的人际工作。这样,决策可以基于“什么对我们最有利”而不是“什么对我最有利”。在一个群体达到这种人际亲密程度之前,最好遵循某种民主决策形式,比如在某些问题上少数服从多数。良好的管理,即便是非共识的,也可以带来人们的自信和相互信任——然后,共识可能就会像春天的花儿一样自然萌发。

应对冲突

每当人类发生互动时,冲突就可能会出现——而很多冲突都是有益的。当我们有不同的目标、观点、意见或偏好时,我们就可能产生冲突。

问题不在于如何避免冲突,而在于如何建设性地处理冲突。在冲突中,我们必须格外用心倾听,试着进入对方的头脑/心灵空间,试着理解他/她的立场,接着试着平静而清晰地分享自己的观点。只有这样,人们才能寻找彼此的共同点。在共识社区,就和主流社会一样,有时会有赢家和输家,这就是生活。

projectImage1

儿童和老年人

许多人认为,共识社区中有较多的儿童是好事,而有过多的年长者则是负面的现象。但我已经了解到,有证据表明,共识社区对儿童成长是有好处的,但并不是说孩子越多就对共识社区越有利。

养育儿童需要成人投入精力和资源,并且社区成员可能因为孩子造成的吵闹或混乱而产生冲突。如果在一个共识社区有过多的儿童,可能意味着成人几乎没有精力和时间投入公共管理、人际关系成长,以及冲突应对等等事务。由于这些原因,许多成熟的共识社区对接纳过多的儿童持谨慎态度。我的另一个观察结果是,有年幼孩子的父母往往非常保守,可能会阻碍社区发生一些必要的改变。

也许与我们的直觉相反,年长的成员往往最愿意做出大幅度变化,尝试新的社区运行方式,等等。他们通常有更多的自由时间投入公共活动,有更好的社会成熟度,更好的人际洞察力和社交技能,等等,因此他们通常能成为一些共识社区的核心成员。

无常与不执着

佛法的告诫之一就是“无常”,万物永远都在变化。在共识社区中,比如,去年建立并运行良好的规则,现在却可能不再贴切。因为我们上次做了一件事并成功了,我们就必定能再次照做吗?因为你我在过去有过冲突,我们就一定会再次发生冲突吗?共识社区,就像其他所有社会结构和个人一样,总是在不断变化的。

改变既不是“好”事也不是“坏”事——改变就是改变。不执着并不意味着漠不关心。因此,尽管社区成员不应对变化漠不关心,但他们也不应太过执着于一种行事方式,以至于难以承受任何变化。共识社区是关于所有层面的成长。

问题出在何处

我很惊讶的一点是,在很多共识社区中,人们常常致力于把大量精力投入到稻草建筑、太阳能和有机园艺等项目,却忽略了人的维度。正如凯伦•利特芬(Karen Litfin)在《生态村:给可持续社区的教训》(Ecovillages: Lessons for Sustainable Community)一书中所写的,“从来没有一个社区因为缺少太阳能电板或堆肥厕所而崩溃,但当人与人的信任变得薄弱时,社区就会四分五裂。”

我认识到,失败可以成为一名伟大的老师。那些蓬勃发展的共识社区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他们从以前的错误中吸取了教训。每个人都会犯错,但只有傻瓜会不断重复同一个错误——他们不懂得学习。先专注于人与人的关系,接下来太阳能电板、稻草建筑和有机菜园都会自然到来。

共识社区的未来

我所到之处,共识社区似乎都在增加。最著名的两种形式是生态村(ecovillage)和共同居住(cohousing)团体。我相信新的生态村将在全球不断形成,但增长速度将会下降。

另一方面,共同居住,尤其是老年人的共同居住社区,我预计,会随着婴儿潮一代的老龄化而迅速增长。这是一种共识社区的明显形式,目标人群往往拥有比较好的经济资源、社会成熟度和人生经验,使得这一工作得以实现。

我预测另一种即将迅速增长的共识社区是城市公社,这种公社在普通公寓/单元街区或是独栋房屋都可以存在。在大多数西方国家,不断上涨的房价、不断下降的结婚率、越来越多的独身者,以及对环境问题的担忧,等等问题都集中在一起,凸显出了城市社区生活的优势——这种社区比较可能是10人或更小的群体。我报道过一个这样的社区,Mish ‘ol,在《社区》杂志的#149期(2010年出版)第57-59页。

在现代社会中,城市公社的另一种形式似乎正在急剧增加,那就是“多代共居”,(这并非传统的大家庭),是由至少一个有三代人的大家庭组成核心成员,其他人(不一定与核心家庭有血缘关系)也可以加入其中。这样的社区能够有经济能力购买大型的城市住宅,他们较广泛的年龄范围也意味着更好的运行效果。这种形式的共识社区肯定会增加。

结语

我相信,共识社区,无论是大是小、理念如何,都能满足很多人的需求,所以共识社区必然会不断增加。尽管如此,大多人仍然对这种社会生活方式不甚了解。有的人尝试后失败了,然后愚蠢地得出结论说,集体生活方式本身存在严重缺陷。

生活在共识社区,是一种集体实验,是一场将会持续终身的个人成长课程。社区生活,就像任何形式的人类社会互动,如交朋友、养育孩子或寻找生活伴侣一样,都需要学习和磨练。对于那些认真投入的人来说,回报将是巨大的。

本文作者Bill Metcalf的部分著作(包括其作为共同作者的著作)

本文作者Bill Metcalf的部分著作(包括其作为共同作者的著作)

有机会编译

原文链接:https://www.ic.org/learning-from-our-past/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1. weibo1085288390 07/19/2018
    又是一篇佳作!激动万分!感谢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