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我们该如何对待泥土?|《泥土:文明的侵蚀》书摘

我们该如何对待泥土?|《泥土:文明的侵蚀》书摘

本文推荐《泥土 文明的侵蚀》一书,作者戴维·R·蒙哥马利是美国华盛顿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专业教授,在地形演化、地貌过程对生态系统和人类的社会影响等方向有深入研究。本书以地球表层的土壤作为考察对象,从时间、空间的角度入手,讲述了土壤与人类社会之间上万年的变迁关系,书中旁征博引,揭示出土壤作为人类文明盛衰关键的实事。从美索不达米亚到美国的工业时代,从亚欧大陆到南太平洋的小岛,书中回顾了不同时间、不同地域的文明因土壤侵蚀而衰落的真实案例,对未来的土地利用方式提出了启示。

716ZfZCrdML

我们对待土地的态度,决定了土地对待我们的方式及其时间纬度。

土壤退化和土壤侵蚀的问题自古便困扰着人类社会,但它却并没有像金融危机、气候变化或其它社会问题一样被严肃对待。作者在书中不断强调,土壤是被低估、最不受重视但又最不可缺的自然资源。作为亚里士多德“四因说”中土、气、火、水四元素的首位,“土”是人类生存之根基,万物生命之根本,人类却把它作为廉价商品来对待,导致土壤滥用、泥土耗尽,土壤退化最终达到农业生产不足以支持不断增长的人口临界点,诱发一个又一个文明的崩溃,乃至成为威胁现代社会发展的因素之一。

我们对天体运动的了解,

比对脚下土壤的了解要更多

——莱昂纳多·达·芬奇

生物学家达尔文晚年时期通过研究灰尘和腐烂的树叶通过蚯蚓身体的循环构建起新的土壤,从而塑造英国乡村景观,推论出土壤作为岩石与生命之间的动态界面的认知。土壤作为响应环境变化的动态系统,不仅塑造了土地形态,同时提供了植物生存所需的最基本条件。土壤系统分为ABC层,位于土壤顶层、部分分解的有机物质,被称为O层,O层下面的A层富含有机质与营养元素,是通常所说的“泥土”(dirt)A层土壤肥沃易于耕作,也是世界各大粮食产区形成的背后原因。A层下面的B层被称为心土层(subsoil),B层之下的风化岩石层被称为C层。当一个文明拥有足够的可耕土壤养活人口时他才能存续,但持续的耕作会使土壤中的有机物暴露于空气中被氧化导致土壤侵蚀。传统的农业会加剧土壤侵蚀,且速度远远高于自然侵蚀的水平,成为了人类生存与发展的严峻问题。

2

泥土的时空维度

人类活动正以惊人的速度重构世界地貌,在极短的时间内已造成可与地质作用相比拟的影响。在不同的地理和历史条件下,许多文明都有着相似的发展模式:现实经历缓慢而稳定的人口增长,紧接着便是出乎人意料的社会衰落。古代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由于不懂如何保护土壤,导致破坏环境直至灭亡。中国文明的摇篮山西,有着上千年农耕细作的历史,但由于在黄河上游的坡地上进行的农耕使土壤受到侵蚀,造成水土流失从而增加了下游河流的自然输沙量,带来了黄河频繁泛滥的洪水。

3

为了防止土壤进一步侵蚀,古希腊时期,人们提出了土地承载力(carry capacity of land)的概念;古罗马农户实行“混合种植”的耕作方式。然而新的问题随之而来,经济社会发展使奴隶制逐渐形成并趋于完整,庄园主将农田种植留给奴隶劳动的监工而疏于看管,为获得最大利润而放弃更好的农耕方式等问题导致土壤衰竭,加速了文明的瓦解。纵观古代帝国的兴衰可以发现,即使有创新的适应方式,若不爱护自己的土地,土地也无法维系人类的生存。

4

西方社会自美索不达米亚开始,一步步向希腊、罗马甚至更远的地方推进。16世纪前,欧洲没有任何干草田;通过圈占公地,人民才能在足够的土地上种植牧草,饲养能够提供粪肥的牛羊以提高土地肥力,从而增加作物产量。在公地模式下,农民对自己田里轮作种植的作物类型及耕犁方式没有决定权,且所持各块田地相距较远。17世纪,在农田布满大地的情况下,农地“改良者”开始崭露头角,为了供养不断增长的人口,荷兰人开始在自然贫瘠的泥土里混合粪肥、落叶及其他有机废料。18世纪,人们通过圈地来获得足够大的私有化牧场,用来饲养能为农地供应粪肥的禽畜。19世纪初,英国的农产已经发展成为农牧并置的混合系统。对农耕与畜牧活动同等重视,使庄园有充足的可用以补充土壤养分的粪肥及覆盖作物。然而随着人口的增长,几乎所有的可耕地都已被耕种。带着对帝国发展和宗教自由的渴求,有粮食不足带来的真正饥饿,推动着欧洲向“新世界”前进。随着西方帝国足迹遍布全球,殖民经济也取代了适合本地的农业系统。

与拥有廉价劳动力、缺乏肥沃土地的欧洲人不同,美国对土地资源漫不经心的浪费直至19世纪才截止。在这之前,大量的烟草种植使得美国南方土地养分过分流失,而侧重于土地开垦而非土地整理的方式加速了南方地区的土壤侵蚀。直至19世纪20年代,改良土壤的必要性才在南方各州受到广泛认同,但气候、地形还有奴隶制等原因对土壤的损害已无法避免。

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进入21世纪后,重型农用机械和化学药品被广泛引用,这种农耕方式大大加速了土壤侵蚀。机械化可以开垦和耕犁更多的土地,而不必去担忧已耕作土地上的土壤流失问题。对农民而言,转移到新的地区耕作比修复土壤的成本要便宜的多。农业化学颠覆了过去数千年不断发展改良的农业实践和传统,大规模基于化学药剂施用的农耕模式变成“常规农业”,而传统农耕模式则被视为“替代性农业”。科技无法应对资源消耗速度大于资源再生速度的困境——这种资源终将在某一天被耗尽。

5

虽然人类可以通过改良农耕的方式,做到更少的土地养活更多的人口,但是土壤的健康状况,才是决定其承载能力的核心因素。近期,因土壤侵蚀影响而产生的环境难民,已经超越政治移民,成为全球最严峻的人道主义问题。作物歉收和饥荒通常被描绘成自然灾害;事实上,人类对土地的滥用,在这一过程中与自然灾害承担着同等责任。像资产一样对待土地并将其毫发无损地传递给后代,是一个农民的义务。

一个社会对待其土壤的方式,

也决定了文明的寿命。

土地退化逐渐成为发展中国家贫困的主要原因,一方面土地退化是经济、社会和政治等诸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另一方面,土地退化也是这些作用因素的一项主要推动力。工业至上的理念,将“基因工程能够解决全球饥饿问题”的观点推上舞台,从而弱化了对人口控制及土地改革策略的关注。从长远来看,在面临人口增长和农用地不断缩减的情况下,集约型有机农业以及其它非常规农耕方式,或许能够成为我们维持粮食生产的希望。

6

虽然农业生产背后所隐含的经济学和社会学议题是复杂的,但是无论发生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若要维持农业生产力,就必须保持肥沃的土壤。联系日益紧密的世界经济以及不断增长的人口背景下,土壤管理工作比历史上的任何时期都更重要。

文章来源:中国国土空间规划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x_Z1WRNp-3IzAbVOISPm4A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