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teddeleted
首页 > 环保大家 > 青蛙爸爸:且让我们与自然共生

青蛙爸爸:且让我们与自然共生

青蛙妈妈和青蛙爸爸的肖像

青蛙妈妈和青蛙爸爸的肖像

借参加“第五届东亚地球市民村”活动的契机,我在岑卜村小住了一段时间,并认识了来自台湾的青蛙爸爸——园林环境规划专家薛璋先生。

2018年5月19-21日,第五届东亚地球市民村(简称“东民村”)活动在岑卜村举行,活动由中日公益伙伴秘书长朱惠雯统筹、中日韩三国志愿者执行。值得一提的是,第一届(官方宣传为第零届)东民村活动就是在岑卜村举办的。“地球市民村”的名字强调这是一个没有国界的聚会,每年在东亚各国轮流举办,是一个为社会上具有较高改变意识的人群提供交流互动的平台。

“东民村”最初的发起人是日本作家、翻译家、环境运动家星川淳先生。他曾经任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日本分部的负责人,后来创办了一般社团法人Act Beyond Trust组织。《半农半X的生活》作者盐见直纪就是受到星川淳的著作的启发,才开始他的半农半X探索的。

小葑漾

小葑漾

岑卜村是上海唯一一处能观察到两种萤火虫的地方,也是一座国家级的生态村。村内有一小湖——小葑漾,属于淀山湖水系,串联起了北边的淀山湖和南边的金泽水库。淀山湖是上海的母亲河和饮用水源地、黄浦江的发源地,远离工业污染,四周茂密的涵养林畅快地呼吸着,湖面上漂着水葫芦、水鳖等植物,滋润着每一位生活在这里的乡客。

青蛙爸爸来自台湾,是岑卜村的新村民,也是保育当地生态环境的能人。2012年前后,年近70的他带着青蛙妈妈从上海虹桥搬到了岑卜村,在这江南水乡纵横交错的河道间,改建了一所民居。

青蛙妈妈轻言细语地对青蛙爸爸说:“我们从今天开始做个大地的志愿者,就这样在村里过过小日子吧!”这是他们安居于此的初衷。流水落花、春去秋来,每当月色朦胧,青蛙爸爸不免与唐人的思绪遥相呼应。

小院儿里的青蛙雕塑

小院儿里的青蛙雕塑

青蛙小站

青蛙小站

但凡从青蛙小院经过,人们总被矮矮的院墙、农田式的花园、生机盎然的植被和错落有致的风光吸引,忍不住踏进院子一探究竟。每个来访青蛙小院儿的客人,都有机会从青蛙妈妈手里获赠一个青蛙形状的卡通标贴,遇热后可黏贴在服饰上。

活动结束、大队人马散去,我赶紧和大福一道,找青蛙爸爸闲聊去。大福是本次活动的日语翻译志愿者,他参加的几场活动都是在青蛙爸爸家的茶室举办的。茶室由柴房改建,小小的瓦房,斑驳的石墙,还有摆放整齐的坐垫和精致的茶具。每每活动开始前,青蛙爸爸总会端来沏好的良茶,供一群探讨环保和自然主题的人士消遣。

前往青蛙小院的路上,我问大福:“你对这个村子有什么感受?”“我没有什么感受哟!”他答。是啊,这次活动忙里忙外、来去匆匆,我们还来不及探寻水乡的美丽,就要离开了。我看见村民在马路两侧逼仄的土块里种上了丝瓜等作物,便对大福说:“你看,他们好会利用空间哟!这么小的地方,还种东西耶!”走着走着,脑中浮现出夜里回住处时,摸黑撞到一群小狗被围攻的囧事,又对大福兴致冲冲地说道:“你看!这个村子好少路灯噢!”“是噢!”大福有一搭没一搭地讲。

左边的房子是改建的茶室

左边的房子是改建的茶室

在院里拍照的我俩,正好撞见下楼泡咖啡的青蛙爸爸,他便带我们逛了小院。正门前一右一左两个陶缸内的洋葱发芽了。一边被青蛙爸爸使劲灌厨余,洋葱茎足足有七八公分粗;另一边的没有堆太多厨余,长势正常。“自然的东西腐烂后,释放了它的能量,供应给其他生命。”青蛙爸爸是这样看待“有机肥”的。

小院虽乱,却活泼生动,这就是生命。“它们会寻找它们的生存方式,这些树都是自己长出来的!”他指着那些从缝隙里钻出来的绿色植物说。

两边的洋葱粗细不同

两边的洋葱粗细不同

虽然青蛙小站的生物长得开开心心的,可是,青蛙爸爸还是要与村民做小小的抗争:“他们很容易就把我的东西砍掉了。”他指的是草。公共区域没有像青蛙爸爸那样的绿化,村民认为草就应该除掉。“我这些植物都是自然生长的,小鸟含着种子飞来,落在了这儿。”青蛙爸爸惋惜道,“我经常跟阿婆讲,我种的东西你不要管。我留了一颗卷心菜,放在那儿给虫吃,有些东西本地人就想不通,他们觉得那个弄得太脏了。我说,你们每天都在土里来来回回的,为什么觉得脏呢?”

大福在看给虫虫吃的卷心菜

大福在看给虫虫吃的卷心菜

院墙砌得越来越高,甚至到了两三米,风被挡在了外面,房舍失去了控温的作用;家门口的大树砍了,瓜棚菜地也沒了。从此以后,美丽家园绿化庭院的传统理念消失殆尽。“家家户户朝南一整片水泥硬化的前院,夏日经过一整天的太阳辐射让室内温度一整夜也凉不下来,冬日无遮无拦迎来多些寒意;更严重的是农村永远失去了‘东籬下’那种人文居家庭院的生活逸趣。”青蛙爸爸在他的博客里写道。

新农村里人们对环境的关怀、爱护、共生共荣都遗失掉了。如今,大树被砍掉,野草被拔掉,光秃秃的空坝阻隔了土地与日照的会面。“以前的人家生了小孩,就在田边种一棵树,这叫子孙树。二十年后起码可以用来做房梁。”青蛙爸爸说,“乡间的思维不是那么简单的!”每一个景观,每一个植物,都有其背后的人文内涵。青浦区的副书记赵明曾讲过:“一个乡村如果没有大树,就没有文化。”大树是生命力的象征,有树的地方就有人气。

美丽乡村建设在各地开展得如火如荼,“让乡村成为真正的乡村”是当前新农村建设的共识。超前起航的村落,因未遵循乡村自身的发展规律,乡土味道、乡村风貌遭到了或多或少的破坏,处境变得有些尴尬。反而迟迟未有“发展”的村落,传统建筑、生态环境还能触手可及,岑卜村就是在这博弈中,等来了一批又一批关心、疼爱它的客居者。

青蛙爸爸

青蛙爸爸

萤火虫晚上为什么发亮?因为它要谈恋爱。为了保护萤火虫,村上只在拐角等比较重要的位置安装了感应灯,夜里,仍是乌漆墨黑的一片。

岑卜村是不一样的美丽乡村,因为这里有不一样的人。正是有了青蛙爸爸、康洪莉等新村民的争取,岑卜村保留了原始的、生活的、自然的风貌,也给了老村民萤火虫一个交代。

文章来源:有机会

图片来源:有机会

草西
草西,写作者,有机会网COO,一个透过写作与世界对话的人;喜欢记录与分享,关注食物、自然、旅行、在地文化和有机生活;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为多家知名杂志撰稿,推广有机生活。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