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农大副教授朱毅:有机食品不是有机可乘食品,也不是投机食品,是人和环境的契约

农大副教授朱毅:有机食品不是有机可乘食品,也不是投机食品,是人和环境的契约

作者:朱毅

朱毅,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副教授,今日头条优质内容创作者,专注营养和食品安全研究,常年在央视、央广等权威媒体进行食品安全知识科普。

对于有机食品(国际上对无污染天然食品比较统一的提法),人们一直有诸多质疑。有人说有机食品就是用大粪泼出来的,有人说购买有机食品就是在交智商税,还有人说发展有机食品会使农作物减产,有饿死人的危险。

6月2日,在第一期海绵演讲活动现场,朱毅副教授一一纠正了这些误解,她说,有机食品不是有机可乘食品,也不是投机食品,有机食品是人和环境的契约。对消费者、农民、环境都大有裨益。

以下为朱毅“海绵演讲”现场视频:

以下为朱毅“海绵演讲”文字实录:

《你误会了有机食品》

大家好,我是来自中国农业大学的朱毅,今天和大家澄清一些关于有机食品的误会。

首先,我们要定义一下什么是有机食品。有机食品是按照规范的有机耕作原则生产出来的、货真价实的有机农产品。有机食品不是有机可乘食品,也不是投机食品。在这样的前提下,我展开今天的分享。

在说这个自带争议的话题之前,我再表明一下我的态度:我并不敌视农药和化肥,在我看来,给作物洒农药就像人生病时需要吃药,给作物施化肥就像人在缺乏某种元素时用膳食补充剂,合乎情理,但是我们不应该像吃饭吃菜那样去吃它。只要农药和化肥能够走上精准农业的道路,降低使用量、提高利用率,我对它们就是没有意见的。

今年我们国家的恩格尔系数已经降到29.3%以下,已经具备了选择有机食品的物质基础,是时候拿出真金白银来,让我们精心呵护的绿水青山,变成让农民富起来的金山银山了。

1

有机食品是泼大粪的吗?

化肥在我们国家的历史并不长,1949年时全国只有一家化肥厂,产量一共2.7吨。70年代时,谁要能找到装化肥的袋子,做件衣裳穿在身上,周围的人还挺羡慕的。

80年代时,我还记得有农民拿着长长的粪勺,到我们学校的厕所底下去掏粪放入粪桶,用扁担挑着就走了。前美国农业部土壤局局长富兰克林·H·金教授认为,中国用粪便做肥料是伟大的农业技术措施

富兰克林·H·金教授想着,美国人的粪便排到大海里太可惜了,要是每天100万个美国成年人的粪便都能够施用于田间地头,那看到的不是密密麻麻的粪肥,而是1吨的磷、2吨的钾肥,土壤一定会吃得饱饱的。

这些年,我到有机农场去考察时,发现粪便拿来做肥料的情况很少见了,不是嫌脏,而是怕畜禽的粪便因为饲料的原因抗生素残留、重金属超标;而人的粪料则不那么好搜集,里面还可能有避孕药、抗生素残留,还可能夹杂着溶解不掉的卫生巾。所以,现在最大的遗憾是粪便品质不高,“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那为什么中国几千年都拿粪便作肥料,并没有爆发大规模的消化道传染疾病呢?有两个解释。一是中国有烧开水泡茶喝的习惯,茶有消炎收敛的功效;二是粪便在发酵处理变成堆肥、沤肥的过程中,可以杀菌、杀掉寄生虫的虫卵。

2

所以,粪便只要根红苗正,高温堆肥时温度把握得好,那么有机食品这朵鲜花是可以插在“粪便”上的。

有机食品是收智商税吗?

2012年时斯坦福大学做了一个很周密的研究,他们发现,有机食品里面的农药残留量至少比普通食品少了30%。

2016年时,德国联邦绿党把2011-2013年德国官方监督的食品安全数据进行了一个分析,发现德国市场上的普通蔬菜农药残留量居然是有机蔬菜的31倍,普通水果是有机水果的347倍。

当然我们都知道,农药残留和农药残留超标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说到农药残留限量标准,美国 1 万多项、日本 6 万多项、欧盟 14 万多项,我们国家这两年紧赶慢赶 6 千项的样子。在普通食品的农残限量标准上,确实寒碜了一点儿。

不过,我们国家的有机食品标准是全世界最严格的:有机食品中一律不得检出化学农药。就凭这一条,有机食品就从普通食品、无公害食品、绿色食品当中脱颖而出,而且有机食品里面的硝酸盐含量也远远低于普通食品。

3

我还要说一句“剂量决定毒性”这个金句的坏话。不少的农药都是环境内分泌干扰物,就是我们俗称的环境激素,并不一定是遵从剂量/ 毒性的线形规律的,很可能微量的暴露就有健康风险。当然,这些都是从个体角度来说的。

那么我们换一个角度,扩大一点视野看,现在我们国家使用农药造成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是农药的使用量高,大概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5倍;另外一个问题是利用率低,只有30%到达了作物上,70%漂浮在空气中、土壤里、水里污染了环境。

站在食物链的高端,这70%兜兜转转是会让我们自食其果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购买有机食品当然不是交智商税,是对自己好,对环境好。

发展有机食品会饿死人吗?

我们可以看一下有机农业蓬勃发展的德国,他们很有雄心壮志,希望尽快让德国的有机耕作面积达到(全国耕作面积的)1/5。我们可以感觉到1/5很安全,大家没听说哪个德国人饿死。

我们国家的有机食品起了个大早,但现在份额小的可怜,我国有机食品占整个食品市场的份额只有1%。所以,就算发展有机食品的人有饿死人的心,也没有饿死人的量,真的没必要担心。

4

不过我们可以做个远景规划,万一有一天我们全部都是100%的有机种植了,情况会怎么样?比如说特别依赖农药化肥的蔬菜水果会怎么样?研究农药化肥的专家说了,如果一点都不用农药和化肥,蔬菜水果会减产40%-60%。

现在我们就来看一组数据。2016年,我国蔬菜产量是 7.98 亿吨,水果产量是 2.75 亿吨,这几年大概都是这个数,蔬菜在 7 亿吨以上,水果在 2.5 亿吨和 3 亿吨之间波动。

每人每天最佳摄入量是一斤蔬菜和半斤水果,可能达到这个量的人很少,但我们就用这个量来算,我们这么多的蔬菜水果产量,可以让 43 亿人每天都吃一斤蔬菜,可以让 34 亿人每天都吃半斤水果。如果减产 60%,还能够让 14 亿中国人每天一斤蔬菜半斤水果,甚至还可以剩一些,分给外国友人吃。

5

我希望仍然有这方面担心(发展有机食品会饿死人)的朋友,可以到我们中国农业大学衢州实验站去看一看,实验表明,长期有机种植模式的产量是不会低于常规种植模式的。

而滥用化肥和农药,人是不累了,但除草机一洒,土地会累。土地累到一定程度就撑不住了,到那时才真有吃不上粮食的风险。

有机食品对农民有好处吗?

有机食品对消费者是好的,但对农民有什么好处呢?

每年5月份是农残超标率检出最高的月份,这时有很多记者来问我,蔬菜水果哪个农残多哪个农残少,再教点办法支点招,包括怎么洗怎么处理。消费者关于农残的焦虑总是浓得化不开。

这时我总是在安慰与解释,现在中国的食品安全形势总体向好,就是在5月,叶菜类的农残超标率在城市也不会超过5%,我们能够吃到农残超标的蔬菜概率没有我们想象的这么高。

另外我也特别希望这些消费者能够从小焦虑里走出来,换一个角度看,事实上农药暴露风险最大的人群不是吃的人,而是种的人。据世界卫生组织的估计,每年有300万人急性农药中毒,其中 25 万人死亡,主要发生在生产农药的工人、喷洒农药的农民之间,还有自杀。

另外,世界各地很多研究最后都发现,暴露于农药中的孩子,他们的生长发育、学习能力、短期记忆能力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消费引导市场,市场引导种植,如果我们都能更多地鼓励有机农业,用钞票购买有机食品,那么农民就会选择有机耕作方式。有机不仅仅是一种生产方式,对于消费者和生产者来说,也是选择了一种环境友好的生活方式。

6

有机食品,是人和环境之间关于食物的一个契约。对自己好一点,对农民好一点,对环境好一点,那么,绿水青山就是看得见、摸得着的金山银山。

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海绵演讲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LnaTwme9J-sGvN5kW0J_Qw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