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全球变暖”还是“全球变冷”?现代科学争议源于科学的局限性

“全球变暖”还是“全球变冷”?现代科学争议源于科学的局限性

作者 江晓原(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院长)

科学争议中有三个原则:发言权、利益维度、安全问题

为什么会出现科学争议?江晓原解释,首先,科学争议不是指科学发展中的内部争论,也不是指科学活动中的不端行为(不端行为当然也会造成争议), 此处专指科学应用中出现的争议。科学始终在不断发展,也总是有局限的。科学的局限性在于没有无限的精度,没有绝对的确定性, 验证许多结论需要时间。另外,结论也需要证据、反例、证明、存疑。虽然科学无限趋近真实,但总有人为建构的成分,纯粹客观的科学并不存在。今天,科学已经告别了过去的纯真年代,向科学要生产力没有错,但得到了生产力的科学不再纯洁,追求经济利益,这是科学争议越来越多的主要原因。

科学争议中有三个原则:发言权、利益维度、安全问题。科学争议中的一种荒谬逻辑是只有专家才能发表意见,一种常见的强词夺理之法是指不出对方发言有何错误时,就质疑对方的发言“资格”。正确的原则应该是:安全或利益被涉及的人都有发言权。

06

农药有害仍与人共存,科学的局限性体现在“精度和时间”

“科学不断在发展,发展就是因为前面的结论不完美。因此,任何此刻的结论都是有局限的。”江晓原认为,科学的局限性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一是精度,“科学没有绝对的精度,所有的精密科学再精密,我们发射一个宇宙飞船飞到火星上,它着陆在我们指定的位置上,这仍然只是有限的精密,没有绝对的精度,也没有绝对的确定性,确定性可以是99.999999%,但是通常它不会是100%的”。二是科学是需要时间去论证的,比如今天我们知道农药对人体是有害的,而农药最初发明出来的时候,人们觉得这是个非常实用的东西,“农药用了几十年之后,现在大家对农药唯恐避之不及,即便包装写着绿色食品没有农药,人们也不信,回去还要泡在清水里泡一会儿,因为科学家告诉大家绝大部分农药是可以溶解在水里的,泡一会儿会感觉安心一点”。

然而,经过15年论证之后,人们虽然确定农药有害,但已经无法避开农药了,“因为你不用农药,别人田里的虫子就会跑到你这里来。所以,为了平衡我们不得不一直用着。现在我们的空气、土壤、水里都是农药的残留物。我们没有马上被农药毒死是因为那些虫子更容易被农药杀死,因为人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经常接受农药之后,人的身体里会产生耐药性。”所以,虽然人们知道农药有害,但仍然不得不与它在一起共存。

life-863034_960_720

近50年地球在变暖,因工业排放多还是地球恰在变暖的周期

在谈到科学争议中的“安全问题”时,江晓原直言,“安全不是客观的东西”,因为如果有纯粹客观的“安全”,那么必然面临一个问题:这个“安全”由谁来宣布、由谁保证?最后人们还是落入笃信专家的窠臼。江晓原以现场的报告厅举例:“如果有人告诉大家这个报告厅很快就要坍塌了,你会不会信呢?通常你不信,你希望有一个建筑专家来告诉你。”其实,如同“杯弓蛇影”的典故一样,不存在绝对的客观安全,只有自己感到安全的时候,才可能是安全的,“安全不是客观的,安全是一个需要你自己主观参与建构的过程”。

以全球变暖及排放问题为例,江晓原阐述了“科学是有局限性的”这一观点。世界主流舆论都认为全球真的在变暖,罪魁祸首在于工业排放。但真实情况是气候科学不是精密科学,存在严重的局限性。科学研究者无法准确得知古代的地球温度,无法分离工业排放的影响,也无法推测地球未来的周期变化。江晓原认为,全世界有现代形态的气象记录不过100年左右,在此之前根本没有记录,所以我们很难知道一千年前地球到底是什么温度。“在没有任何准确科学数据的情况下,科学家通过树木的年轮,通过地底下取出来的冰等物体来间接推测,这种推测是没有精确度可言的。”地球的温度存在周期性变化,由于我们无法准确知道古代的地球温度,所以科学家也不能清楚地判断地球温度变化的规律,“他们建构了各种各样的模型做出各种推测,这种推测就形成了各种关于气候变化的周期,有些周期长达数十万年,短的则是几千年。周期之间还互相叠加。

所以,今天我们说最近50年地球在变暖,它到底是因为工业排放多了导致地球变暖,还是因为这50年地球恰好就在一个变暖的周期上呢?”耐人寻味的是,在全球变暖这个说法变成主流之前,西方的气候科学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主流是论证全球变冷。所以,一些新兴能源行业会支持“全球变暖说”,但是一些传统能源行业则会支持于此相对的“全球变冷说”。

当人工智能替人类完成了所有事,人类可能面临衰退

人工智能也是一个充满争议的问题。在江晓原看来,人工智能的威胁可以分三期来看,近期首先是引发大规模的失业,当失业的人数超过传统社会所能承受的比例时,现有社会就会面临严重的考验。中期则是许多科幻小说中已描述过的人工智能失控。但最致命、也是人们目前还没有意识到的远期危害,是对人类文明的终极危险,人工智能把所有事都替人类完成了,到那个时候,人类这个物种可能面临衰退。

“科技是一列欲望号特快列车,没有刹车,却有加速机制。”江晓原总结,就目前的发展形势看,人类社会可能被科持。谁也不知道列车的目的地,每个人(国家)都无法下车。为了尽最大可能避免这种情况,我们应该习惯平视科学。“科学就像是厨房里的切菜刀。菜刀有用,可以切菜;但菜刀也会伤人,使用时要格外小心。”

文章来源:科学的历程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3AaIMmHxhkI_wiGc5eWaNg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