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田野对话 | 从山间田野到生态农场,她的足迹就是一张中国生态农业的移动地图……

田野对话 | 从山间田野到生态农场,她的足迹就是一张中国生态农业的移动地图……

作者:玖儿

在玖农圈里,说到贾焱,会说那是个从骨子里就散发出热爱气息的人。

一年365天,将近一半时间不是在出差就是在出差路上的贾焱,作为考察组的品控,熟悉产品及生态农业是她的工作内容。

缘起 | 药材从业者转身投入生态农业圈

2014年6月,从老家回到成都的贾焱,从事起了生态有机农业。在此之前,学药剂出生的她在医药公司工作。

医药公司的工作繁忙而琐碎,换过多个工种的贾焱从事过采购、销售、商品规划等,无一例外,都是被动的、按部就班的工作,有什么做什么的工作状态让她很不喜欢,机械的劳动让她感觉思维会就此固化,没有生气。

汶川旁,海拔2800米,南沟村,村民自家种的花椒树

汶川旁,海拔2800米,南沟村,村民自家种的花椒树

未接触农业之前,贾焱仅有的农业印象是,曾在中药老师那儿听过因现在的药材被打过农药后药效降低,不得不加大剂量。是药三分毒的道理大家都懂,而这被打了药的药是否是毒上毒呢,这人吃下去当真是在治病吗?这件小事给贾焱留下了一个难以抹灭的印象。

带着好奇进入农业后,贾焱主动去学习和了解,这和上班时的被动干活全然不同,随着了解的渐渐深入,所获越来越丰富,贾焱发觉自己越来越喜爱这个行业,久违的热情和活力在身体某处滋生,产生了活力。

南沟村,往下看的路

南沟村,往下看的路

真正让贾焱下定决心在这行钻研和坚持下去是被某一组数据所震惊后,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破碎的声音。

几年前,贾焱去北京参加一个CSA(社区支持农业)大会,来自哈尔滨的医生在会上分享他用有机食物替代菜市场食材来治疗儿童性早熟的案例,而那些被治疗的患者中最小才7个月大。

 深耕 |“只有大家都好起来了,这个行业才会好起来。”

生态有机食材不可能是廉价的,人人皆知。从一到十,选种,育苗,堆肥,病虫害防治,大量的人工,精心的管理,都让生态有机农业与传统农业的成本拉开了距离。

而贾焱所负责的,就是缩短这个距离,降低不必要的成本,在销售方式、渠道、物流快递等方面优化,让有机食材的消费不至于高不可攀,尽量人人都能消费得起。

南沟村,位于山顶望下去

南沟村,位于山顶望下去

六月初,跟贾焱一块出差,在酒店下榻同住一间屋的我们互不干扰,我在看电视,而贾焱在跟人交流水果团购降低快递费的问题,等我洗漱忙活一通后归来,这个交流还在继续,时钟已走好几个时辰。

事后谈起这场交流,原来,为了降低物流配送的成本,贾焱和合作伙伴确认了通过空运的方式,能为每位消费者节省五十多元的运费,并和本地的其他平台建立了第一次落地配合作,这次优化的直接受益者是客户们,间接也拉近了与其他平台的距离。

新疆哈密淖毛湖,中蒙边境接壤处,哈密瓜

新疆哈密淖毛湖,中蒙边境接壤处,哈密瓜

“只有大家都好起来了,这个行业才会好起来。”

市场经济环境下,不学会变通和跟进时代,早晚会被市场抛弃和淘汰。“我们要做这么一个让客户放心的平台,就不止要为生态农人着想,还要替消费者着想,不断的去争取,去改变一些现象,感觉很难,其实做起来了就发现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低谷 | 越是轻描淡写的经历 就越是不可触碰的遭遇

“你能坚持到现在不容易!”这是农业圈和消费群里经常对贾焱说的话。

15年的时候,贾焱有过一个团队,他们一起做过社区、市集、公益、团购等,当时的他们年轻,热情,充满了动力,有无限的憧憬和想象要去实现。

然而团队却解散了,这次解散对贾焱的打击非常大,大到在我多次询问之下都不愿开口详谈,无从知晓真正解散的原因,只知随后贾焱就病倒了。

市集合影

市集合影

大半年时间,整整六个月,没办法出远门的身体和无法保持工作状态的精神几度让贾焱崩溃坍塌,每天仅几个小时的睡眠让神经随时处于断弦的境况中,尽管这样却还是有许多不得不处理的事情要分担仅有的那么几丝精力;什么都不敢,也无法让脑海中烦人的思绪停止,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消耗,这个时候的贾焱感到糟糕透了。

贾焱尝试自种西红柿

贾焱尝试自种西红柿

“那你怎么好起来的呢?”我问到。

“健身啊”“贾焱随口答道。

身体稍好转后贾焱报了健身课,教练定制的课程让贾焱感到特别吃力,每次教练都以为她坚持不住了,而每一次她都咬牙坚持了下去,在贾焱身上,健身和农业这个两个听上去没什么关联的词,在她这儿融为了一体。

《十三邀》最新一期,是许知远采访姜文,问到是否惧怕生活或工作失控,姜文回答,怕啥,失控不到哪儿去。与贾焱交谈时就是这种感觉,许多明明可以大肆渲染的经历和感受,总是被她一笔带过,像雁飞过上空,不留痕迹。

银川,距离生态农业从事者刘红中的地旁,几十米开外另一个常规种植的农户,在未做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喷洒农药

银川,距离生态农业从事者刘红中的地旁,几十米开外另一个常规种植的农户,在未做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喷洒农药

幸福 | 食物是天然赐予的最大礼物

对于吃,贾焱大概是最有资格谈论的一个人;作为经常与农场打交道,大江南北四处考察,贾焱品尝了不少真正生态有机的美食。而作为吃货,贾焱对于好吃是有标准的:“糖度的高低不是衡量好水果的标准,它带给你的味蕾感受才是。”

对比最强烈的莫过于西红柿了,现代农业发展起来之后,为了追求产量,施用化肥长大的西红柿,在生长周期不够就被采摘,又因运输环节多,而选用较硬的品种自然是不能与自然成熟,生长环境优良采用有机生态种植的西红柿相比,“一般菜市场的西红柿味道都是寡淡的,而有机生态的口感完全不一样,它是香甜,沙沙,吃完嘴里还会有回甘的。”

银川,生态农业从事者刘红中,带有口罩,喷洒石硫合剂

银川,生态农业从事者刘红中,带有口罩,喷洒石硫合剂

没做农业之前,贾焱被荨麻疹反复困扰,看过中医西医,吃药针灸各种,已放弃了“挣扎”;没曾想,从事生态农业后,长期食用健康安全的食材,荨麻疹这个讨人厌的东西竟然逐渐消失,再也不曾复发。
“我不能下定义就是生态有机食材治愈的,这个没有实际的数据分析,但对我本人来讲确实如此。”

 行走 | 可以走第三条路的时候 没必要撞南墙

减肥,是贾焱避不开的一个话题,大众审美的环境下,贾焱对别人的看法也略有在意;在大多数人心中,贾焱走南闯北,山里野里,该是个顶天立地的女汉子才能如此坚强独立,实则不然,看似大大咧咧的性格之下包裹着一颗柔软内敛的心。

高原,考察水果路上的贾焱

高原,考察水果路上的贾焱

作为一个非典型处女座,30多岁的贾焱和20多岁时相比,变得包容、接受;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和人,是贾焱做了农产品之后更深的体会,“有时候面临两条路都走不通的时候,我会选择绕一条路。”

“我并不想变成一个干瘪的瘦子,而是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这是贾焱减肥道上的绕行路,而“找不到有机的,那么可以找生态的、绿色的,但是检测标准绝对不会变。”是考察产品时的绕行路,对她来说,不管怎么绕行,心中的原则和底线始终不变,那么就是在前进的路上走着呢。

高原,考察水果路上的贾焱

高原,考察水果路上的贾焱

一个人,开着车行走在高山荒漠里,一想到这儿画面就自动切换成陌路狂花似的煞爽女侠,然而贾焱却从未想过自己是什么女侠,谈及自我定位时,她认真的思索了几分钟,郑重其事的说是”连接者“,希望建立一系列标准,将符合标准的产品经过测试检验传递给消费者,做土地和消费者之间的连接者。

文章来源:玖农生活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3PZzkYKwHmU9iBnUjoUKYQ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