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跟着夏莉莉考察菜场文化

跟着夏莉莉考察菜场文化

请不要剥夺我劳动的权利,即使我老了、颓了、身体不听使唤了……

蒲江大塘镇曾以木业为主,后产业逐渐衰退了

蒲江大塘镇曾以木业为主,后产业逐渐衰退了

一碟拌有泡菜的口水鸡端上了桌,农贸市场晨间游接近尾声了。夏老师点了份清汤抄手,我点了清汤面。虽说是清汤,但里面放了肉末和猪油。成都这边的面条可以一两一两点,甚至半两也行。一碗一两的面条,对我来说恰到好处,多吃一口就腻了。

之所以在菜场吃早饭,是因为夏老师难得来逛农贸市场,她要带我体验菜场生活。她是一位在乡村践行社区营造的老师,平日工作繁忙,又要带娃又要搞事,得闲来逛市场,虽说是为了观察社会和时蔬,但女人天生的购物欲却仍在骨子里发酵,她买了比上次王老师多一倍的菜,有萝卜缨、土耳瓜藤藤、豆腐干、土黄瓜、李子、豇豆、茄子、笋子等。夏老师、王老师都喜欢买本地小农的菜。说是小农,实则因为他们种菜是为了自己平时吃,但论年纪的话,他们都上了岁数,所以称老农更合适。

我在成都蒲江明月村乐毛家乡土自然学校打工换宿十天。乐毛家有女主人夏莉莉(夏老师)、男主人王健庭(王老师)和小主人王乐毛。

卖菜的本地老农

卖菜的本地老农

不只我们未吃早饭,来赶集的老农也是空着肚子赴约的。他们在菜场花一两元就能买个烤面包或煎粽子吃,这样既不耽误赶集也不妨碍守摊。与其说那是面包,不如说是馒头更合适。另外我也想不通,为什么粽子要过了油吃。我从老农的摊位前走来走去,但一句吆喝声也听不到,眼睛不朝他们看过去,他们就像不存在似的,但只要瞥见了,又会牵挂起他们安于一隅的脸。他们就像潘家园古玩市场里那些堆在空坝子里头日晒雨淋的石雕佛塑,但比石雕多了木头的年轮感。

摆摊的老农里,嬢嬢比较多。夏老师选的斑竹笋,就是在一个两鬓皤皤的嬢嬢那儿买的。我给了嬢嬢一张20块,她嫌面额大。我左翻右翻没找到3块零钱,她只得勉强收下。我们等着她找钱,但老人似乎担心收到假钞,神情略有迟疑。想起曾经在云南大理的古城,妈妈也给了一位卖小玩具的老年人20元现钞,打算买一个2元的小响鼓,但那嬢嬢执意不收,宁肯放弃买卖。问及原因,晓得她是收假钞收怕了,于是,我们不得不去临近的铺面换了零钞,才促成了交易。多年过去,虽然现在电子支付占据了上风,但对这些老人来说,时代却并未照顾他们的身心,为其习惯提供延续的可能。

煎粽子

煎粽子

一个人的习惯无关紧要,但一群人的话,就可能沉淀为一种仅属于本土的智慧和文化。一个满是陌生人的交易市场,对老人来说风险还是不小的。他们从家里背多余的食材来卖,贴补少少家用,倘若遇到给假钞的人,一天的劳动可能就白干了。

千头万绪正涌向我时,嬢嬢撩起了衣角,在深紫色的针织腰包里数起了钱来。她的右手带着一串佛珠,两手的中指和无名指都戴着银戒指。她先掏出了一张十元的钞票,又拿出一张五元的。“还差2元啦!”我们示意道。她又撩起了衣服,打开了腰包,挑出了两张一元面额的钞票递了过来。除了怕收假钞,金额算不清也是遇到过的事儿。在看到顾客拿出红色的钞票时,菜场里的老农恐怕心生反感多过欣喜吧!

吃完了面条,我坐在凳子上休息,头转向一侧,看到一位背着背篓的老嬢嬢,站在原地啃叶儿粑。她那伸长了的脖子就着够食物的嘴。她吃一口,便要把手放下歇息一会儿,仿佛一个叶儿粑的重量沉过一个西瓜。她的嘴哆嗦着,手也不停颤抖着,使我怀疑她的嘴角已沾满了米糊。但即使身体状况已成这样,她仍来赶集,仍背着一筐不知是菜还是果的食物来到了热闹的菜场上。

端午那天卖药草的嬢嬢(乐毛家/图)

端午那天卖药草的嬢嬢(乐毛家/图)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死亡,谁也无法剥夺她劳动的权利,因为她为自己工作。即使她年老了、体弱了、身子不协调了、四肢不听使唤了,她仍可以做些事,仍可感受到生而为人的价值。可是,现在灵光的人儿啊,竟以逃避劳动为乐,他们工作,是因为不得不工作;他们挣钱,是因为不得不挣钱。否则,银行里滚动的贷款利息将卷走他们光鲜亮丽的生活,一同被卷走的,还有他们活着的信心。

眼见这一幕,我心酸极了,她都那么大年纪了,生命却依然坚韧活泼,而我呢,尚未远离患得患失的泥沼。我不同情她,因为我没资格;我也不嫉妒她,因为每个人有自己的生活;但我敬畏她,正如我敬畏所有真实勇敢的生命一样。我默默地望着那位嬢嬢吃完了手中的糕点,若有所思地随乐毛一家离开了饭馆。

走到菜场门口,一辆银色的卡车贴满了桃红色的布告纸。凑近一看,我发现是旅游线路推销广告,有长江三峡5日游、十三朝古都西安双汽4日游、北京天津石家庄双飞6日游……如果菜市场是“淘宝”的话,那这卡车就占据了开屏广告位,是所有流量进出的必经之地。一位身穿蓝色衬衫、外套黑背心的大叔正跟路人介绍着优惠方案,估计他就是这辆车子的主人。原来乡村的信息并不闭塞,即使没有网络,也不影响大家吃喝玩乐。这使我稍稍有了安慰,对那些老人来说,旧有的生活还不至于土崩瓦解。

乡村招贴广告

乡村招贴广告

逛完菜市场回到村里,我想起菜场上有散装的菜籽油、香油和酱油等卖,这不就是城市农夫市集提倡的“散打”吗?数千年的生活习惯,兜兜转转又回来了。落寞的心情又好了些。

随着在乡下居住时日的增加,我逐渐感受到了与本地村民融合而居的快乐,那感觉远比独辟一块桃花源更令人有充实感。在老农的生活里,处处藏着本土的智慧与文化。这些,容我以后慢慢道来。

图文来源:有机会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