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我去乐毛家打工换宿(中)

我去乐毛家打工换宿(中)

乐毛家的小动物们

1

乐毛家的小狗“车车”也点了雄黄

来到乐毛家的第七天,遇到了端午假期,隔壁的“朴园”又热闹了起来。城里来的游客,到了夜里,心仿佛膨胀成了气球,噼里啪啦炸个不停,吵醒了宁静的睡眠,也令车车亢奋得四处乱窜。

车车是乐毛家的奶狗。因为太小,尚未定性,所以,它无法抵御周遭的诱惑。虽然院子有栅栏门,但以它目前肥小的身材来看,进出还是自由的。
与车车不同,过火车路、竹林笋子和玩具多就矜贵多了。它们是三只猫,名字是夏老师和王老师的儿子乐毛取的。过火车路是一只杂色猫,它的娃娃玩具多起初是纯黑色的,随着吃奶日子的增加,花色也渐渐多了起来。只有竹林笋子,披着纯白的大衣,也不管夏天的阳光打在它身上有多刺眼。

“过火车路”和它的孩子“玩具多”

“过火车路”和它的孩子“玩具多”

“竹林笋子”特别白

“竹林笋子”特别白

乐毛每次从外面回来,走进院子的第一件事,便是赶猫。那些猫本来气定神闲地躺在软塌的垫子上,被他一追,跑的跑、跳的跳,装出一副胆战心惊的样子。我想,猫还不至于完全没记性,它们早洞悉了游戏的玩法:“逗逗孩子,让孩子以为他在逗我。”

和乐毛家一起在这里生活的,还有放养着的两只鹅,把屎屙得满地都是,使得人无法落脚。我住的屋子里,待着各种生物,金龟子、白额高脚蛛随时出没,墙缝里还有蛇蜕,猫在夜里的房顶放肆,常让我感觉有个身怀绝技的毛贼正飞檐走壁……

永续生活从垃圾分类开始

王老师挖的堆肥池

王老师挖的堆肥池

三只猫常待在厨房的后门外,那里放着猫粮和水。竹林笋子老趴在厨余堆肥桶的盖子上。那里被它的爪子挠出了一个窝,用来放屁股。王老师在一个小坡上挖了一个洞,叠上三个轮胎,盖了块圆形的厚草垫,一个简易的厨余堆肥池就在小小的菜园诞生了。

别家种菜,菜比较受关注;乐毛家种菜,却是为了甩掉厨余。厨余是湿垃圾,在乡下住,蛮容易实现对湿垃圾的分类处理 —— 我每日做饭,切下来的瓜皮、择出来的老藤、扔掉的烂叶子,还有剩菜等,都进了堆肥池的大肚里。除了堆肥池,乐毛家还有波卡西堆肥桶,周六有几个本村的孩子来乐毛家学习,我看他们用堆肥桶也很熟练,一打听,他们5个人已经坚持了快半年,每周六都来乐毛家“玩中学”。

村里的孩子在乐毛家感受永续生活

村里的孩子在乐毛家感受永续生活

乐毛家的污水处理系统是王老师自制的,也很有特色。废水进入直排管后,先经过油水分离器,又经过种有绿植的小池子进行二次过滤,将废渣固定住,然后废水再顺着种有水生植物的沟渠流向更低处的茶园。而且在乐毛家是用茶籽粉洗碗,所以一些汤汤水水可以倒进水池。洗碗水经过了两次过滤再排到土壤里中去,至少不会引起我的良心不安。

王老师研发的污水处理系统

王老师研发的污水处理系统

在农村,垃圾是个大问题。湿垃圾还好办,农民的习惯是“垃圾还田”,但是现在什么塑料、玻璃、金属等,都拿火烧,烧不掉的扔给土地公公,也不管他老人家多大岁数了,自个儿看着办吧。为了解决干垃圾回收利用的问题,乐毛家想了很多办法“变废为宝”。废纸箱自制的鞋柜摆放在正房一侧的显眼处,鞋柜旁是两大包已做好分类的干垃圾,一袋装着塑料,一袋装着纸箱。袋子装满后,王老师就开车送到村上的回收点,换空袋子。我看那袋子精致得很,上面印有绿黑色的“aobag”(奥北)字样。这是一个叫汪剑超的小伙子在成都创办的垃圾分类与回收公司,用手机扫袋子上的二维码,便能参与垃圾分类了。

乐毛家的鞋柜和垃圾分类处

乐毛家的鞋柜和垃圾分类处

夏老师和王乐毛一起分垃圾

夏老师和王乐毛一起分垃圾

作为低碳生活榜样的夏老师,为垃圾分门别类的功夫可说是出神入化。快递箱、快递袋上的胶带被她硬是一条条撕了下来,再把纸箱撕成小块放进奥北袋子。不到四岁的乐毛对垃圾更上心,包裹内经常出现的泡沫、气垫等填充物逐一被他放进了回收袋内。我们去生态小农的农场拜访时,他还特别留意环境中的垃圾,谁扔了垃圾或者土地不干净,尤其是看见有人打农药,他总要嘀咕一番,像是学校的教务主任,专抓不听话的孩子。

像一条蜿蜒流淌的河

在明月村绿道上飞驰的乐毛

在明月村绿道上飞驰的乐毛

在村子里,人与人的关系时而紧,时而松,变幻多端,像极了小时候玩的翻绳游戏,翻来翻去到最后都不知是何模样了。

当初夏老师一家图的只是在乡下把乐毛带大,所以乐毛一岁的时候就带他住进了明月村,还把北京的房子卖了在这儿买了块地,准备起土盖房。没曾想乐毛就要满四岁了,房子还没开工,夏老师“办一个自然乡土学校,和志同道合的家庭互助带娃,建设一个生态社区”的心愿,跟随那蛙声四起的黄昏,照进了时间的荒芜中。

下雨天,菜园的南瓜藤挂满了水珠,被虫子啃食得摇摇欲坠的茄子叶,生命也充实了起来。乐毛拿着量杯,站在屋檐下接雨水,过了一会儿大声报告:“妈妈,有二零零了!”大雨让他的杯子很快就接了200毫升的水。孩子们见他耍水耍得安逸,纷纷模仿起来,各个端着小盆接落下的水。就这样,直到雨停。

有一天在择苋菜时,发现了只尺蠖,我把它送给了乐毛。他把它放进了一个玻璃奶瓶里,养了起来。他说,那是他的“研究瓶”。他扭了些新鲜的菜叶喂尺蠖,不让它饿着。我和他坐在桌前,看着瓶子里的尺蠖爬上了新叶子,伸直了身子,头冲着我们。“看,它在看我们!”我对乐毛说,“它感谢你给他好吃的!”“它谢谢我给它好吃的!”乐毛一边重复着我的话,一边上下晃着腿。和他生活了七天,我已经知道,这个动作表示他此刻非常开心。

写到这里,我想起刚来的时候,有一天晚饭后去健身步道散步,乐毛骑着平衡车带我去看“断李子树”。我十分好奇,来到李子树前,才发现它的一根树杈因为结了太多果实而(被人)折断了。夏老师摘了一束挂着三颗果实的枝条,送给我带回房间。走到半道,遇上了一个嬢嬢,她看着我手中捏着的李子说:“那是烂李子,不能吃的。”我说,这是拿回家做装饰品的,但却没好意思告诉她,刚刚自己吃了一颗。

回家后,我把这枝李子摆在床头柜上—— 那里还放着乐毛喜欢的《十四只老鼠》绘本,在我不写作的时候,他会来我的房间和我一起看。我第一次发现,原来绘本那么好看。

在乐毛家,我们的时间老这样,玩着玩着就不见了。这样的日子,真像是一条蜿蜒流淌的河。

最后放一张和夏老师一家去买菜的照片

最后放一张和夏老师一家去买菜的照片, 我觉得这也是一堂课

以上为我在乐毛家前十日的流水账,预计再过三天将会发出最后一篇。感谢大家的支持和留言。请多多指教! —— 草西

文章来源:夏寂书苑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wKLojAo50WeGnndoxRcoBw

草西
草西,有机会网COO,写作爱好者,一个透过写作与世界对话的人;喜欢记录与分享,关注食物、自然、旅行、在地文化和有机生活;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身体力行推广有机。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