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我去乐毛家打工换宿(上)

我去乐毛家打工换宿(上)

1

乐毛家的生态菜园

6月9日,朋友开车在双林小学接上我,驱车90公里左右,来到了成都蒲江明月村。这是我第二次来明月村了。上一次来明月村是2016年,当时非常想采访夏老师,但是被她“无情”地拒绝了,因为,她不喜欢被(无法和她对话的人)采访。时隔2年,明月村的名气也越来越大了,而我也在全国范围内走过了好些生态村落,越来越了解夏老师的“思想”和她到底在做什么,所以,当我看到乐毛家乡土自然学校发布打工换宿信息的时候,赶紧给夏老师交了500元保证金确认了一个名额。

这次见面和上次不一样,乐毛已经3岁多了,夏老师一家为了生活和研究的需要,已经告别之前在小区里寄居的村民家,租下了一个非常有特色的院子开展可持续生活的种种探索。在院子里粗看一圈,有垃圾分类设施和堆肥设施、污水处理系统、生态种植的WiFi菜园……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夏老师给我安排的工作是做饭(中餐和晚餐)以及打扫庭院。一日三餐对我来说是仅次于睡觉的头等大事,而夏老师把一家人的伙食交给我打理,着实吓了我一跳。她的信任,使我这个大龄女青年,有些紧张。尝试了一天,发现活儿不多,何况一共才四人(夏老师,王老师,乐毛和我),我渐渐放松下来,也有心情写观察手记了。

社区营造在乡村

乐毛家带我访问生态小农的茶田

乐毛家带我访问生态小农的茶田

这些天,没少与夏老师各处奔走,见人谈事,感受了一位社区营造工作者繁忙的工作日程。

有一天,我们溜达到与明月村一街之隔的箭塔村。开车路过一片白鹭林,看到树上落着好几只白鹭,真是壮观!听夏老师讲,那片林子的主人非常爱鸟,于是栽了很多树供它们休憩,鸟儿感受到了人的善意,便驻足于此。

在夏老师眼里,箭塔村是蒲江县7个社区营造项目中最有代表性和示范性的。不仰赖政府大撒币,依托良好的生态资源和农业本底,把村上的年轻人组织起来形成发展协会,通过举办“一粒米”、“一杯茶”等自然教育主题活动,把村上的资源利用起来共同发展,并且竹隐民宿、姑妈的凉茶铺、山茶花舍等几个村民自主经营的项目,也做得有模有样。

箭塔村有几户村民加入了夏老师组织的“蒲乡生态小农联盟”,开始尝试生态种植,有种茶的,有种猕猴桃的,还有养猪的……看得出,因为社区营造,或者说因为夏老师一家在这里的生活,已经形成了一股小小的凝聚力。

箭塔村的阳光房——“姑妈的凉茶铺”,是箭塔村通过社区营造发展出来的社区社会企业,兼具6个功能:会客厅、社区中心、妇女就业基地、社区营造展示、手工艺品展示、创业咖啡馆。“姑妈的凉茶铺”的玻璃幕墙外有一块水田,种着本地的代表植物蒲草。蒲草可用来编织凉席、头枕等。

在箭塔村挂职第一书记的猫太郎说:“社区营造改变了每一个人”。高大爷也说:“把群众团结起来,参与村上的公益活动,文化的开发利用,闲置资源的利用等。”这让我感受到了当地政府参与社区营造的积极态度,而政府官员意识的转变,得益于夏老师在本地的“人肉辅导”。

对明月村的小小失望

村民在打了除草剂的田里采茶

村民在打了除草剂的田里采茶

有一晚,在明月夜校听了中山大学旅游学院博士生黄凯洁的演讲。她来这里为毕业论文做田野调查,待了已经有28天。可是,即使她努力为明月村找了几个特点,什么指示牌清晰啦、厕所有厕纸啦……我发现这些与明月村的在地文化联系并不紧密,换句话说其实根本没什么特色。

不过,黄博士提到了一点,与我的感受比较接近,即她与村民混熟后,混过好几次饭了,甚至还跑去参加了2次新村民的生日会和1次酒席。可见,这里的新村民和因为新村民来到而产生的生活方式才是明月村的活力源泉,茶山竹海、松林月色,并不是老天爷赏的那口饭。

说实话,若不是奔着夏老师而来,在这儿真实地生活着,并在她的牵线搭桥下走访了一些农人、村友和他们的家,我对明月村的印象仅仅是 —— 这里有成片打了药的茶田和猕猴桃园。对于经常采访有机农场的我来说,明月村的空气中弥漫着怪味,尤其是当风徐徐吹来的时候。这味儿勾起了我难受的回忆:

有一次受《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的委托,我采访了一家花艺公司。在拥有潮汐技术的现代化恒温温室里,他们栽种着适合家庭摆放的小盆花。在温室里待一阵子,我便感到头晕和恶心。那时是8月,北京中午的马路可以烤熟一颗鸡蛋,但我宁愿待在太阳下透气,也不愿在温室里憋着。

那次经历让我切身感受到了有机农业的与众不同,也稀罕起自己的工作来。看着明月村的茶农背着打药桶行走在茶园中,我的内心百转千回,多想让他们转变,却又无力说服。夏老师一家搬到明月村有三年了,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也做了,而我只来了3天,实在没有立场发表任何见解。我只能将心比心,去体会本地农友的难处,以及夏老师一家在这里建设生态社区的艰辛。

乡村有神医

神医家的药房

神医家的药房

听夏老师说她从清明节起身体就不怎么好,但是她一直一直在等待合适的时机去看村民向她推荐的“神医”。

因为我的到来,她为了带我去“猎奇”,终于把这件事提上了日程。

有一天,雨停了,神医那边也打来了电话,我们立即驱车前往。穿过了一片片竹林,来到箭塔村的深处。还未靠近神医看病的院子,就闻到了药草味。那里聚集着不少人,他们一边看着电视连续剧,一边等着熬好的药被塑封,然后他们作为代购将把这些药寄到外地。这些人不是来看病的,而是替别人抓药!一个产业在这偏僻的乡村产生了。诊所附近众多农舍已经改成了民宿和饭馆,可体察到神医对当地的贡献。

进了诊室,一个中年男子,穿着蓝色T恤,长相和善,面庞中正,给我的印象较好。他为夏老师把了几分钟脉,在闲聊中看完了病。开了两副药,让夏老师回家熬去吧。那药房比较特别,草药全是从地里割下、在现场晒干和压碎的,一个一个大隔间里码着各种干草。抓药的师傅熟练地把碎草塞进蓝色的塑料袋内,很快两个袋子就装满了。看病连同开药的费用,一共25元。

不过那些药拿回来,夏老师熬好了却不敢喝。可能她还需要一些心理建设。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的中药和以前的不一样,像这样在土壤被严重破坏的乡村路边随便扯来的草药,我也不敢喝。

我在乐毛家工换宿期间住的房间

我在乐毛家工换宿期间住的房间

以上为我在乐毛家前三日的流水账,后面的所见所闻更精彩。请多多指教!

—— 草西

文章来源:夏寂书苑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wKLojAo50WeGnndoxRcoBw

草西
草西,有机会网COO,写作爱好者,一个透过写作与世界对话的人;喜欢记录与分享,关注食物、自然、旅行、在地文化和有机生活;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身体力行推广有机。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