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为什么世界亟需整全科学(Holistic Science)?

为什么世界亟需整全科学(Holistic Science)?

文/ [英]Stephan Harding

译/ 阿迎

现代科学馈赠了我们太多,想想医学惊人的进步,科学对于宇宙和生命进化的诠释,这些都使我们得到很多启发。但就如科学本身所探讨的进化,科学本身也逃不出进化的洪流,其本身也亟需受到这股激流的推动,成为更全面的力量,使人类能更好地理解,进而解决当今我们集体面临的全球危机。

我们知道,”赛先生“是在16、17世纪达到了巅峰,此时正值新教与天主教在欧洲上演持续了30年的宗教战争(1618-1648)。瘟疫和饥荒使人类更加强烈地感觉到自然的危险、深不可测和沉重。在这种情况下,有那么一群聪明的伙计,希望可以寻找到一种可以理解这个世界、与这个世界建立关系的方法,也就不出奇了。他们希望,这种方法可以超越新教和天主教之间的鸿沟,同时能掌控和预测自然。

图片来源:Brainscape

图片来源:Brainscape

这群聪明的伙计,像伽利略、笛卡尔、牛顿等人,发展出了一种新的认识世界的途径,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知晓的“科学”。它是建立在这样一个基础上的:它认为自然是一个庞大的、没有生命的机器;理论上,它是可以被预测和控制的,通过精密设计的实验和数理模型,把世界这个大机器的方方面面简化浓缩至它所有的组成部分。

这种机械化看待自然的模式与那个时代呼应得天衣无缝,直至20世纪初还都运作良好。可渐渐地,物理学的众多新发现,如相对论和量子力学,都揭露了机械化模型的巨大纰漏。到了20世纪中期,这种机械化看待自然的观念,已经影响,甚至说感染了人类生活和社会的所有面向,包括经济、教育和农业。它过于强调纯粹的数理和数量,这纵容了人类对自然的剥削和统治。因此,它直接导致了我们现在面临的三重危机:气候变化、物种灭绝、社会混乱。

2

我们现在面临的困境,是我们依然用着17世纪对自然的科学理解,这种完全过时的观念来审视和应对21世纪的全球危机,这充满了限制和危险,与我们的行动方向背道而驰。那么,科学如何可以进化,使其服务于当今这个时代

有趣的是,答案似乎就是古与今之交融。科学存在前的古老世界观和自然观,与如今的前沿科学领域,如混沌理论、复杂理论、盖娅理论之间的合一。

在远古的世界观里,自然是一个伟大的生命体,宇宙生物体,有伟大的灵魂和心智,而不是没有生命的宇宙躯壳。整全科学帮助我们认识到,就像是所有的生命体,包括咱们人类,自然的很多特性和品质(Qualities)是无法被经典数量科学方法所囊括和诠释的。

图片来源:Scientific American

图片来源:Scientific American

自然的品性和质量,诗意地绽放在其多姿多彩的声音、颜色、形状、图案,所有的美学里;而所有这些都被过分强调推理、逻辑、理性的主流科学所无视,甚至拒之门外。我们有能力用直觉去感知自然,当所有的感官都被打开,我们有能力直面自然的述说和呈现,在我们的思维开始生成理论,去解释自然如何运作之前,去纯粹地感受存在的本身。自然富有的内涵和现象使得我们对于另外的存在(Otherness)和自然的内在价值饱含深深的尊敬,且带着谦逊;帮助我们克制那种想要成为这个星球最高级的物种的控制欲。

如果我们希望发展一种适合21世纪的科学,我们需要培育这种感知自然品性和内涵的能力,它与理性思维与数理分析能力同等重要。在舒马赫学院的整全科学课程,我们借鉴了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发展出来的方法,也就是通过感观力和直觉力锻炼我们对品质的感知。我们与植物、颜色、石头、土壤直接互动、做练习。正如歌德曾经说过,最困难的莫过于是能够真正有深度地看到触手可及之存在。

当我们的意识里融合了数量和品质,我们也就发展出有延展的科学,它不仅使我们聪明,也使我们有智慧。有需要的时候,我们可以动用机械-数理方法,作为一种探索和解决某些问题的工具,但也总能记住,我们对品质的欣赏力和接收力才能赐予我们一幅更全面更真实的自然之图景。在这整全、延伸的科学里,我们不再是自然的主人和大师,掌管自然的一切,而是带着敬意和谦逊的参与者,参与到我们宇宙富有创造性的进化历程之中。

文章来源:舒马赫学苑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V1jb_V8_VjfW5che3-in_w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