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理性消费 | “万物可租”时代要来了?

理性消费 | “万物可租”时代要来了?

作者:新闻晨报记者 姜欣愉

如何只花1000块,过上月入3万的生活水平?一个字:租!

在“万物可租”的时代,从6块钱租一套衣服、13块钱租一台手机、到20块钱租一台无人机……不管是高频使用的日常用品,还是价值颇高的数码奢侈品,如今都能通过租赁获得其使用权。

这样一种“及时行乐”,甚至成为不少90后年轻人追求潮流和品质生活的新方式。

在这种新方式的背后,是大众消费需求升级和租赁经济的崛起,更是我们迈向信用时代的一个信号,以及信用等于财富的理念升级。

playmobil-1467477_1280

从衣服到数码,万物可租

90后上海白领小石是名摄影爱好者,只要一放假,她就会租个镜头,背着单反去旅游,在她看来,相机的标配镜头早已无法满足她外出摄影的需要。“有的是拍全景,有的是拍人物,但好镜头太贵,平时又用不到,也就旅游的时候出去用用。”小石说。

对她而言,通过网上租赁,就成了一件既省钱又方便的事情。以一台售价6000元的索尼黑卡5数码相机举例,在支付宝芝麻信用的信用生活里,租一天的价格仅为69元,如果你信用分数够高,就能全额免押金,而租来的相机则会在租期开始日前一天送达到你手中,长租的话还能免一部分运费。

除了价格昂贵的数码产品,服装也成了很多女性钟爱的租赁商品。同样是在支付宝芝麻信用平台上,一条米白色长裙的租金只要6.6元/天,下单后,消费者最快于24小时之内便能收到货,而到手的衣服则被内外两层包裹得严严实实,即便想要更换,商家也会很快将快递叫到你面前,而且包邮。

在传统租赁时代,似乎只有高价的东西才适合被租,而在当下新租赁时代,一件衣服、一本书、一个儿童玩具,都成为被租借的对象。有调研数据显示,目前租赁消费者最偏爱的是高价值产品,其次是户外场景产品,第三受欢迎的则是生活类产品,这种趋势变化,不难看出是消费者需求多元化的体现。

“多元化意味着商品用了一段时间就不想用了。买下来再想换,就有较大的转换成本,而租的话,随时可以退,随时可以换新的东西。”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副院长、副教授刘晓明博士说。

另一方面,“万物可租”也反映出年轻消费群体对购买力和生活方式的新理念。调研数据表明,那些热衷于“租租租”的人群画像大多为95后、高学历、未婚无房,他们虽然收入并不太高,但普遍愿意在生活品质上进行投资,愿意尝试新鲜事物,也重视个人信用。

租赁经济的崛起

如果你想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平台上租一套衣服,可以搜索到好几个相关租赁平台。“消费品租赁这一细分市场的兴起,是消费者和商家共同推进的结果,原来消费者以为没法租的,现在商家发觉都可以做。”刘晓明博士说道。

当“买不如租”的观念被越来越多人所接受后,租赁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发芽发展,租赁经济慢慢崛起。

“探物”就是芝麻信用上的一个科技数码租赁平台,目前包括游戏机、无人机、VR智能穿戴等高价数码产品等,都一并能租到。在COO周晓东看来,做租赁平台关键是在重风控、重供应链和重服务。

“一开始想要做数码租赁这一块,我们做过实地市场调研,线下的传统租赁需要全款押金,流程不透明,消费者对于商户是不信任的,商户对用户做减免押金也不放心。”周晓东这样表示。

第三方征信机构的出现,则让租赁这件事变得亲民起来。目前,探物已和芝麻信用达成合作,能让信用优质的用户通过“免押金”的形式,用低成本享受到高价产品。

对租赁平台来说,押金是一个“痛并快乐着”的东西。事实上,免押金可以降低用户参与门槛,同时如何挖掘除押金之外的盈利模式,也成了不少租赁平台的头等大事。

以“女神派”等租衣类平台为例,消费者在租衣前需要办理会员卡,有包月,也有无限换会员卡。据其官网显示,当前普通会员每月花费258元,即可在会员期内一次性租上4件品牌服装,如若办理价格更高的卡,衣服的挑选余地和更换次数就会更多。

像“探物”这样的数码产品租赁平台,主要盈利模式是租金。“一开始就没想过通过押金来盈利,未来押金迟早是要被消灭掉的。”周晓东说。在制定商品租金方面,“探物”也有一套自己的定价模型,同时,他们还会参考该样商品的市场热点程度和需求情况。

小石每次带着租来的“贵重物品”出游都十分小心,“就怕弄坏,因为赔偿很麻烦。”对此,目前“探物”已经推出保险服务,消费者可在租赁时一并购买,一般为商品售价的1%,一旦发生意外,最多可免赔70%,某种意义上,对租借物品的小心和仔细,也成为信用方式的一部分。

商业模式上,租赁企业也在寻求更多突破。以“探物”为例,它们在上游端直接和品牌方进行合作采购,下游端则将残值商品运至二手终端市场。据了解,“探物”会根据商品的不同种类进行定期淘汰,像是短租类产品就在一年左右。

th

距信用时代还差一个FICO

实际上,无论是年轻人的生活新方式,还是租赁经济的崛起,背后都离不开芝麻信用这样第三方征信机构的支持。某种程度上,这就是一种制度信用,在当前这样一个大规模陌生人社会,制度信用则是不可缺少的,越是“万物可租”,越是证明我们向信用时代又迈进了一步,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信用可能是会让租赁经济发展遇到不小的障碍,但它不应该成为租赁经济的障碍。”复旦大学社会学教授于海说道。

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有一套较为成熟的FICO个人信用评价方法。它在建模之后,会根据每个消费者的信用、品德及支付能力等指标,分档次进行计分,最后按照不同指标分别进行加权,最后算出每个人的对应总得分,FICO信用分就如同每个人身上的标签,如今已被美国社会广泛接受。

然而,中国目前还并没有形成一个类似FICO这样有统一标准和规范的个人征信体系。早在2015年,人民银行同意芝麻信用等8家机构进行个人征信业务准备,之后,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联合它们,共同组建了一家市场化个人征信机构。

刘晓明博士对此认为,这样少数企业参与的形式,容易变成你有你的标准,我有我的标准,没有形成国家层面的推动,没有标准化的东西就很难被推广,而构建标准化个人征信体系最难突破的壁垒,就是数据共享和跨行业的数据整合。

“未来线上征信数据是主流,但还是有线下的实际信用表现。目前只有比较零散的机构会做线上审核,线下专人实地考察,线下费时费力,成本高,难度大。”刘晓明说。

信用评级固然是相对客观,不过每个人的信用本身其实是主观的。尽管我们在迈向信用时代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中国的租赁经济也还在萌芽阶段,但在于海教授看来,都会慢慢变好起来的。

“征信体系最终的结果,还是让人知道不可心存侥幸,因为现在做的所有事情都会有电子痕迹,大多数人到最后养成一个习惯后再犯规,就比较难受了。”

文章来源:新闻晨报

原文链接:http://newspaper.jfdaily.com/xwcb/html/2018-06/06/content_87336.htm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