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奔走在希望的田野上——专访有机农业推广专家朱安妮

奔走在希望的田野上——专访有机农业推广专家朱安妮

作者:袁国凤

小档案

她所在的技术团队从事了34年的生物氮肥的研究和有机农业种植技术的探索,试验推广面积达60多万公顷。近年在和中国农业大学合作中,推广试验范围已经涵盖了全国多个省、市、自治区。她的“有机好吃不减产”影响了很多有机从业者。2000年以来,她的身影活跃在许多国际、国内会议的会场上、大学的讲堂上、技术干部和农民的培训会上,行走在考察和传播技术的乡间小路和广袤田野上。

1

一位年过花甲、满头白发的老人在讲台上说道:“如果大众都消费不起,我还搞什么有机农业,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有机农产品就是要为大众服务的。”话音掷地有声。这是笔者在一次生态农业大会上初见朱安妮演讲时的情景。精神抖擞的朱安妮,被来自全国各地的新农人包围着,询问关于有机农业方面的问题。来自广西桂林做有机稻米的摊主向朱安妮请教自家米糠发酵的有机肥料,朱老师用鼻子闻了下道,“这个有机肥料碳源多了,氮源少了点,会影响口感和产量,可以再添加一些豆粕、菜籽粕一起发酵”,并现场教了他用微生物肥料拌种的方法。有人拿着小白菜图片请教蔬菜根长出的白色丝状物是菌丝吗?朱安妮回答,是菌根真菌的菌丝,说明菜很好,它是土壤微生态好的指标。这种激情的演讲和信手拈来的指导来自于朱安妮十几年对有机农业种植技术的潜心研究和实践,敬佩之余,更想一探她的有机农业研究之路。

继承夫志 追寻有机之路

朱安妮的丈夫郭永军是一位生物固氮技术专家,G式微生物氮肥的发明者。早在1984年开始研究生物固氮肥料,即在“人工条件下的非豆科植物生物固氮”技术,利用豆科植物根瘤菌和土壤自生固氮菌,在常温常压生产条件下,制造的生物氮肥,可以用于豆科作物,也可以用于非豆科作物种植上,在某些作物生长养分需求上,可以满足50%—80%氮素的供应量。随着上世纪90年代化肥的大量使用带来的弊端,他们开始转向有机农业种植的实验,并在这条路上不断实践探索,从上世纪80年代末在北京、广州、南京、河南等地减化学氮肥15%、30%、50%开始,到上世纪90年代初在云南的水稻、小麦、玉米上大面积全免化学氮肥示范不减产,又在烟草、苦荞、果树等作物上全免化肥还增产的实验,生物氮肥的成功实践,为这对夫妻研究有机种植提供了技术保障。

丈夫逝世后,耳濡目染生物固氮技术的朱安妮毅然继承夫志开始生物固氮技术的研究。信任、责任与情怀,让她在生物固氮菌肥研究和应用的这条路上艰难地走过了14年。

国际上对有机农业的定义,是一种能维护土壤、生态系统和人类健康的生产体系,它遵从当地的生态节律、生物多样性和自然规律,而不依赖会带来不利影响的投入物质。有机农业是传统农业、创新思维和科学技术的结合,有利于保护我们所共享的生存环境,也有利于促进包括人类在内的自然界的公平与和谐共生。

我国传统精耕细作农业技术种植模式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是物种比较丰富,产量很高的农业大国,历史上曾经可以养活足够多的人口。到了现代,随着工业的发展,逐渐丢弃了精耕细作的传统,对土壤掠夺式的使用,造成了大量资源的浪费和土地污染。加之我国人多地少,在保证环境的前提下,如何保证产量安全、保证食品安全、保障能源与资源安全,有机种植方式是一种效益全面的选择,朱安妮用行动孜孜不倦地走在探索有机农业的道路上,为大众消费得起安全、好吃的有机农产品而努力。

有产有量 有机农业大有可为

通过研究发现,化肥能够给作物带来高产是因氮肥提供的肥力在作物生长高需氮期也叫临界点,能够迅速地提供氮素养分,来满足作物生长对氮的需求。而现在的有机农业大部分重视有机肥的使用,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肥种,就是能够速效地提供植物所需养分生物有机肥,特别是生物氮肥。
用生物肥料来替代化肥的速效性,有机肥的长效性加生物肥的速效性加上矿物肥的多元性,经过实践证明可以做到“有机好吃不减产”,目前在和中国农业大学合作的项目中大田示范3年并推广到了十多个省市。

2009年朱安妮在山东烟台利用有机种植方式使用生物氮肥2公斤和生物有机肥80公斤,并和使用三元复合肥25公斤和尿素25公斤种出的大白菜做了对比,大白菜增产24%。广东开平市苍城镇六合村2013—2014年,用有机肥加生物菌肥种植出来的土豆,产量5000公斤,常规种植土豆产量4000公斤。而在江苏靖江有机芦笋种植,有机芦笋比常规种植产量高出5%。2013—2017年在河北唐山丰南区柳树镇夏新庄村,有机认证水稻种植,实现连续增产,每亩实现615公斤(2013年)、630公斤(2014年)、580公斤(2015年)、650公斤(2016年)、722公斤(2017年)。朱安妮和中国农业大学教授胡跃高在山西灵丘车河村合作有机种植项目,到2017年已有4年,其中2017年遇到大旱的情况下,旱作山地有机玉米种植亩产仍达到400—500公斤。

让农民种得出有机菜,市民吃得起有机菜,一直是朱安妮的心愿。她在河北和北京大兴的一些蔬菜供应基地甚至家附近的菜市场,陆续发现一种打了矮壮素的油麦菜,痛心与焦虑使她彻夜未眠,她决定配合蔬心食客公司,和几位种植技术人员一起去指导农民按有机方式种植蔬菜,并建群随时指导,种出的蔬菜,做了200多项抽检无农残。以比常规蔬菜提高20%的价格,到社区试卖,第一天买的人很少,第四天已经有很多回头客,第11天已供不应求。

科研认识不足 有机农业仍临困境

作为生物技术专家,朱安妮的目光不仅局限在微生物肥料的研究上,她对土壤、对植物营养学都有涉猎。提到口感,她认为,口感好才是食物营养丰富的表现,说明它的内在营养氨基酸、酚类物质组合丰富合理,会表现在口感风味和颜色上。朱安妮反复强调,土壤健康,种出的作物才健康,应该以边种边养的方式来使用土地。

面对人们普遍担心的土壤污染问题,朱安妮认为,对于有污染的土地也因区别对待,如果只是土壤本身就带有的某种重金属超标,可以通过种植一些相应作物来规避,有些作物会对土壤提供的营养做出有选择的吸收;而一些工业污染就要从源头治理了。不打农药蔬菜易被虫子吃掉的现象,她解释道:“真正的有机种植,植物养分均衡时,虫子吃衰败的老叶,而不吃新叶,因新叶有自保功能,而喷洒农药的蔬菜,才逼着虫子吃刚长出来的没有或少有农药残留的新叶。对于有机食品认证,朱安妮认为,有机食品认证是属于商业范畴,有机农业种植属于技术范畴,有机生产技术的可行性是有机认证的前提,这是两个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的有机农业的不同组成部分。

面对目前有机农业推广的诸多困境,朱安妮表示,首先对有机农业种植的机理研究和技术研发不足,研究太少。其次,人们对有机农业的实际能量认识不足,包括很多从事有机种植的人,都还停留在有机产量不高和价格应该贵出几倍是合理的认识上。所以并不把保证产量放在努力实现的目标之中,甚至有人把追求产量当成化学农业的代表性弊端来批判。

朱安妮认为,从事农业的干部、专业技术人员应抱有一种谦虚的心态,向古代先民学习对土壤怀有的谦卑之心;向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先贤思想家学习。土壤的健康对自然对人类非常重要,尊重自然是一个农业工作者必备的科学素养。

文章来源:中国食品报新闻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8LIZPJblZ_gBiGVc55Rpag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